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TXT全本小说网哦!真正无限小说网,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番外2

    接风宴只是个名头, 说到底,还是一群人久违的聚会。

    几年过去, 比起刚出国时, 每个人都成熟不少。

    虞星高了几厘米, 带跟的鞋越穿越稳, 不仅不磕不绊, 还能健步如飞。学业与生活同时提升, 大场面见得多,不复当初青涩, 从容、端庄,大家风范十足。含笑看人不说话时,和傅非臣有几分相似。

    而童又靖灵动的眼仍然透着机灵劲儿, 少了跳脱, 多了几分大气沉稳。她的梦想始终如一,朝着自己预设好的设计之路稳步前进。

    除去第一年,虞星和盛亦回来过了春节, 之后再没回国,连傅非臣想见虞星,都得自己搭专机过去。

    童又靖倒是回来过几次,但都不是春节或重大节日, 她休假时间随心所欲, 那几次不巧都赶上苏秋忙的时候, 于是也没见成。

    算算时间,苏秋和他们快有两三年没见。

    一人一只手, 虞星和童又靖拉着苏秋看了又看,三个女人往沙发上一坐,满肚子说不完的话。盛亦被彻底忽略至一旁,他懒得掺和,拣了个靠边的座位,独自喝茶。

    蒋之衍和沈时遇还是那么不靠谱,说要做东,来得比他们还迟,现在还在路上。

    这厢虞星记挂苏秋近况,连着问:“你怎么样,工作辛苦吗阮姨和苏叔叔身体还好不你有没回去看他们”

    她们偶尔网上联系,会聊一聊,但毕竟无法详尽,很多事情不清楚。

    苏秋说:“我爸和我妈挺好的,还是老样子,他们每天都出门晨练。”答到后半句时,稍稍敛眸,“我工作也好,不辛苦。”

    “中午我去小姨那吃饭,她还提醒我让我这几天记得去看你爸妈。”虞星笑道,“我回来的时候给阮姨带了几身衣服,晚点我把图片发给你看,要是不合她喜好我好提前换。”

    苏秋说好。

    童又靖接话:“时间过得好快啊。当时你考电影学院,我还没有实感,转眼你都开始拍戏了。”她拉着苏秋的手轻轻晃,“刚才来的路上星星找了你拍的剧给我看,好漂亮,我都脸红了,感觉特别神奇。”

    苏秋摇头,轻声说:“没有,是化妆的效果。剧组的服化道都很厉害。”

    童又靖侧身对着她俩,苏秋正好在中间。

    手肘顶在沙发靠背上,童又靖掌心托腮,盯着她看了一会,忽地啧声,“我怎么觉得你比以前还腼腆了不应该啊,当演员不是经常要和媒体接触,你这么容易脸红,上电视怎么办”

    说着又凑近,伸指戳苏秋的脸颊。

    苏秋条件反射一僵,肩膀线条肉眼可见地绷紧。

    虞星和童又靖的视线隔着苏秋交汇,彼此都有点莫名。

    苏秋的脸更红了,解释:“没……没有,我们太久没见嘛。”

    虞星扳过她肩膀,感受到她慢慢放松身体,关切地问:“你没事吧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苏秋忙摇头,“没有,前阵子一直在拍戏,没休息好,可能太累了。”

    “你这样哪行。”童又靖调侃,“我碰你一下都脸红,和男明星有肢体接触怎么办”

    “就演嘛。”苏秋平复下来,调侃回去,“而且男明星又不会拉着我的手摸个没停。”

    童又靖尴尬地停了停,接着嘿嘿一笑,越发肆无忌惮地摸她的手。

    一阵玩闹,三人说说笑笑,气氛活跃起来。

    虞星没忘被晾在一旁的男朋友,聊天间隙回头问他:“沈时遇他们什么时候来你一个人坐在那不无聊啊”拍拍自己身旁,“过来。”

    盛亦说没事,“他们快到了。”

    话音才落,没几秒,包厢门被推开,服务生做了个请的手势就退出去。

    两个熟悉的身影进来,门缓缓关上。

    屋里几人都站起来,盛亦近前,和他俩一一拥抱。虞星同他们不用有什么肢体接触,只打招呼:“好久不见。”

    童又靖抬手捶了下蒋之衍的肩,轮到沈时遇,两人眼神对上,没两秒,相继转开。

    “动作这么慢,还以为不来了呢。”

    她这话却不知是对谁说。

    苏秋和虞星一直牵着手,苏秋落在后面,被虞星和童又靖挡住。那厢童又靖刚说完,虞星立刻把她往前拉了拉。

    “这是苏秋,以前见过的。”虞星给沈时遇和蒋之衍介绍,侧眸叫她,“秋秋——”指了指面前,也替她提醒,“沈时遇和蒋之衍。”

    沈时遇笑得热烈:“你好,苏小姐,好久不见。”

    苏秋脖颈僵硬,轻声回:“你好。”

    ——她心里有事。

    一见虞星和童又靖,苏秋心里憋着的那点东西差点就要忍不住。

    她现在和蒋之衍不清不楚,她所有的资源,角色、综艺、代言,全是蒋之衍给的。说得好听点是蒋之衍养着她,说得难听点算什么

    有事瞒着她们,苏秋心里本就已经十分煎熬,加上还要在这样的场合和蒋之衍见面,她从进门开始就坐立难安。明明是见旧友,弄得比见生人还拘谨不自在,差点就被童又靖发现端倪。

    眼下,轮到和蒋之衍“问好”,苏秋连看都不敢看他。

    哪想蒋之衍主动伸来手。

    “苏小姐,好久不见。”

    她硬着头皮,握住他的手。

    面前的视线灼|热难挡,话里颇有内涵。好久,多久前一天晚上他们还睡在一起,今天下午她才从他床上下来。

    苏秋不敢看他,“……你好。”

    蒋之衍不松手,一双眼紧盯着她,“苏小姐怎么了,手这么冰”

    一下子,所有人的视线都看过来。苏秋背脊一紧,用力把手抽回来,“没,没事。我天生手就凉。”

    虞星忙问:“没有不舒服吧”

    她摇头。

    蒋之衍笑着睨她两眼,缓缓松手,和盛亦、沈时遇坐到一旁聊天。

    刹那间,苏秋高悬的心缓缓落下。他们最开始就说好,在虞星几人面前,要假装什么事都没有。这是她提出的唯一一个条件。

    她不想和他说话。在这个聚会上,她不想和他有半点交流。

    ……

    朋友聚会,无非就是聊天玩闹,说笑吃饭。

    盛亦和虞星隔天还有事,没法继续下一摊,吃完便散了。

    走时苏秋拎上包,生怕被落下般勾住虞星的胳膊,“星星,方便送我回去吗”

    虞星当然说好,拉着她,同盛亦一道,三人一齐出去。

    蒋之衍没说话,只说去抽烟,独自走了。

    而沈时遇和童又靖,极有默契地,谁都没有说一句,却一同出去。临下台阶,沈时遇才开口:“我送你。”

    她低低“嗯”一声,旁的一个字也无。

    兵分三路。

    沈时遇开车送童又靖到家,一路上的沉默,在她开车门的瞬间打破。

    “我们聊聊。”

    童又靖一愣,回头就见他已经开了车门,从那边下去。

    在童家铁栅栏大门外,沈时遇和童又靖面对面站在墙下。

    又是好长一阵无言。

    她头发上沾到丁点杂物,沈时遇看着,伸手给她拈净。

    视线微垂的童又靖抬眸。

    “考虑好了吗”他不躲不闪,直接问,“我等了你半年,是不是该给我个答复。”

    她出国的这几年,沈时遇每年都会去看她几回。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为了她,学会下厨,学会打扫卫生。她上课的时候,他就在她的公寓待着,给她搞卫生,做好饭等她回来吃。

    春夏秋冬,每个季节变换,他都会去陪她。他们一起参加泼水节、一起露营、一起滑雪、一起加入街头的万人音乐节狂欢……

    被距离和空间分隔的几年,沈时遇和童又靖没有变得生疏,反而找回了曾经的感觉。

    半年前沈时遇去探望她的那一次,因为一个追她的大学男生,久违地发了脾气。

    那天他喝了酒,阴差阳错,两个人睡到一起。

    次日醒来,童又靖已经去了学校,留下满房间狼藉提醒他前一晚的事。她发消息跟他说,在朋友那住两天暂时不回去。

    还说,如果他愿意等,就等她最后半年学业结束,到时,她给他一个答复。

    于是他半年没打扰她,按捺着,怕尴尬怕失望,一次又一次收拾好东西,再原封不动放回去。他忍着,在国内,在这个开始的地方等她回来。

    “你……”童又靖偏开头,下意识想躲。

    沈时遇哪会给她躲的机会,扳过她的肩膀,将她一推,抵在墙上,“你又想跑是不是”

    “谁想跑。”

    他眉心纠起来,“我看到你回国前的动态,那个大卫又给你留言了,他怎么样,还在纠缠你他是不是还在追你”

    “没有!”童又靖蹙眉,“人家早就有对象了,你想什么呐。”

    “那别人呢这半年,你有没有看上别人”

    童又靖抬脚:“胡说八道什么,我踢你啊!”

    抬头一看,视线相对。

    他们离得太近,四下漆黑,他的目光仿佛钉在了她身上,直勾勾的,毫不避讳。

    童又靖别扭地动动肩,“硌疼我了。”

    沈时遇放轻力道,但没松手。

    “童又靖。”

    “叫我干嘛。”

    “……”

    他不说话,只看着她。

    沉默一会儿,童又靖实在没办法,叹气:“好了,我知道——”

    她正视他,说:“你要想清楚了,沈时遇。如果我们最后走不下去,以后,真的就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你以为我们不在一起就有长久可言别傻了。”沈时遇凝着她,第一次跟她说心里话,“跟你做朋友,然后看着你和别人在一起,这种长久的感情,我宁愿不要。”

    童又靖一愣。

    “你……”

    沈时遇不再给她说话机会,低下头,唇舌堵住她余下字音。

    想清楚了吗他早就想的清楚得不能再清楚。

    所幸,绕了一大圈,好几年,他们终于回到原点。

    ——比当初的原点再进一步。

    从今以后,不止是朋友,他们是情侣,也是爱人。

    ……

    沈时遇的缠人功夫,童又靖不是没有领教过。然而她还是小瞧了他,他表现出的那些算是克制,真正决定“在一起”之后,缠人劲更胜以往。

    一连几天,童又靖被沈时遇留在他的公寓,没日没夜地厮混。期间醒来,或是洗漱或是进食,偶有下床的机会也是在公寓里走动,其余时间则全是在床上过的。

    童又靖才刚回国,这样不着家,家里忍无可忍,第三天,一通电话打来,不得不回去。

    沈时遇精力十足,从清早折腾到中午。好不容易消停,童又靖半气半羞,喘着气骂他:“你迟早肾虚而死!”

    “放心,我身体好得很。”神清气爽的沈时遇笑眯眯,“要不再试试”

    她抬脚踹到他腿上。

    沈时遇顺势下床,下半身围着浴巾,进浴室洗漱。

    童又靖在床上稍作休息,起身,冲里扬声:“我去外面那间浴室洗澡。”

    沈时遇听见,应好。

    童又靖裹着浴袍到卧室外的浴室去洗漱,多年国外生活养成习惯,洗得细致,但并不磨蹭。

    待她擦着头发回来,沈时遇还在冲澡。

    张口正要知会他,却听水声停了。

    “——什么事”

    听见他的声音从里传来,童又靖步子一顿,差点以为是在和她说话。辨明是他在接电话,她提步靠近浴室门。

    “……我当是谁,又是你的心肝宝贝蒋之衍你有点出息行不行。”

    调侃的话语,教本想敲门的童又靖手停在半空。

    蒋之衍的心肝宝贝谁

    这么多年,蒋之衍身边哪有正经对象。

    说来也神奇,刚上大学头一年,他女朋友一个接一个地换,后来却不见他谈恋爱。

    好奇心驱使,童又靖没有出声。

    “不能吧……她要拍戏你就投资,一个角色接一个角色,要什么给什么,你都有求必应了,她还背着你动别的心思”

    里头的沈时遇说着,顿了顿,半晌继续道,“行,你随意……我表弟才有心思搞什么传媒集团,我是不过问这些,反正有事你让人联系我助理,叫他去办就是……好,再联系。”

    一番话,听得童又靖眉头紧皱。

    拍戏角色

    不是非要多想,只是身边朋友里苏秋恰好就是演员,童又靖难免联想到她。

    苏秋和蒋之衍……

    隐隐约约觉得有哪里奇怪,说不上来。

    听得里面挂电话,童又靖快步退出房间。

    几分钟后,沈时遇冲完澡出来,立刻寻找童又靖的身影,“宝贝”

    “啊,来了——”

    童又靖擦着头发,缓步进屋。

    沈时遇噙笑近前,抱住人,脑袋就往细嫩|白皙的脖颈凑。

    “别闹,我还得回家。”童又靖歪了歪头。

    “亲一下。”

    “走开……”

    “一下,就一会会……”

    “你去我家替我挨骂”

    童又靖掐他。

    他难缠得很,推推搡搡,又磨蹭了好半天。

    ……

    从沈时遇公寓出来,童又靖赶回家,在长辈们身边一通卖乖讨巧,陪着吃了顿饭,骂也挨了,训也受了,饭毕,重新被放行。

    早上的事还记在心里。离开家门,她立刻给虞星打电话。

    “——在哪出来聊聊,我有点事跟你说。”新网址:  烦请重新添加收藏! 请牢记:,网址,手机版网址m.meiguixs.,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390012843(群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TXT全本小说网 VIP小说免费看,真正无限小说网-真正清爽无广告小说网- 最值得收藏的小说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