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TXT全本小说网哦!真正无限小说网,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6.第 6 章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的抵抗很英勇,但不得不说这都是徒劳无功的。”伏地魔低柔冷酷的声音直达众人的脑海中。

    众人纷纷捂上耳朵,也有人撑着这股压力,趁机击杀对手。茉莉甚至大声吼道:“杀死一个敌人就是我们的胜利,我们会胜利的!去死吧!”

    “每一滴巫师的血都是宝贵的,我不希望因为这些徒劳的抵抗,而加深这严重的损失。因此我会下令撤军,之后你们可以安置死者,让死者体面地走。”伏地魔似乎听到了,声音更加低柔,咝咝作响,能起一身鸡皮疙瘩。

    伴随着伏地魔的话,食死徒警戒着,慢慢退出了战场,凤凰社和老师学生们也放松了下来,关闭了霍格沃茨的大门。

    突然,伏地魔的声音在哈利耳边响起:“哈利·波特,我直接与你对话。”

    直接的点名,毫无感情的语气,让“三人组”一个激灵,停下了脚步,“今晚你居然听任你的朋友因你而死,而不愿来面对我。这太可耻了……到禁林来找我,面对你自己的命运……如果你打算藏起来,我会杀光任何私藏你的人,不论男女老幼。”冷笑了一声伏地魔切断了对话。

    “哈利!”赫敏上前握住了哈利的一只手,“哈利,别想那么多,我们支持你。”

    罗恩也揽住哈利的脖子:“是啊哈利,我们都知道你是在为打败伏地魔努力!”

    哈利想对他们笑一下,扯扯嘴角还是没笑起来。虽然战争不是他发起,但战争中有很多因他而死的人,让他有深深的负疚感,在午夜梦回之时,被噩梦惊醒,难以入眠。

    虽然已经习惯背负战斗的使命,但他也常感迷惘

    ——战争会胜利麽?什么时候能够结束?该怎么结束?还会多少人在这场战争中失去生命?我会活下来吗?如果活下来又要做什么呢?这些常常让他陷入自我厌恶与怀疑之中。

    曾经的奥罗梦早已随着对战争的厌恶消散了,现在只有一个迷茫的哈利波特。在内心嗤笑自己一声,没有说话,拉着赫敏罗恩到了礼堂门前。

    门前空无一人,只余碎石断木才能看出此处这里发生过多激烈的战争,寂静无声,唯有三人轻微的脚步声呼吸声在回响。

    “这里的人呢?”赫敏轻声的问,谨慎的观察四周,一面担心有埋伏,一面担忧凤凰社和老师同学们去哪了。

    “也许在门里面。”罗恩说,弯腰握紧魔杖指着前方,缓慢地推开门尽量不发出声音。“嘭——”罗恩突然不管不顾的推开门,向前跑去。

    不少人回头看了一眼又开始做自己的事了。但是还有人死死地瞪着哈利,那是仇恨的眼神,哈利看的分明。

    哈利和赫敏直起腰来,看向前方,只看到韦斯莱一家的红头发——少了的费雷德·韦斯莱躺在地上,抱在一起互相安慰。赫敏看了哈利一眼,抿抿嘴,走向正伏在弗雷德身体上颤抖流泪的罗恩。

    哈利慢慢的向前走,看着医护人员抬下伤者去治疗,无亲人的尸体也被放在担架上聚在一处,收拾的干干净净;有亲人朋友在的,他们的亲人朋友或木然擦拭干净死者,或绝望的悲恸大哭;一些人在安慰被战争吓得浑身战栗嚎啕大哭的孩子们;教师指挥另一些人打扫战场。

    “哈利!”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正在为一个学生处理伤势,看到哈利过来笑着打了个招呼,低下头继续处理伤伤口。看的出预期而来的战争,让他丢掉了思想上的包袱,丢掉了不敢对上伏地魔的恐惧,坦然面对战争。

    走到韦斯莱一家前,他们只是冷漠的看了哈利一眼,别过了头。

    看来他们还是在埋怨自己,哈利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嗤笑自己异想天开。蹲下拍了拍罗恩,安慰了一下,又抱了乔治一下,其他人或不看他,或只是冷漠看他,连一向崇拜的他的金妮也板着脸扭头不看。

    哈利放下抬起的手臂,打算走开,站在旁边的赫敏轻轻拍拍他的手,半是安慰,半是示意他不要计较。

    哈利点点头,继续向前,看着莱姆斯和唐克斯并排而躺,表情平静。他走过去,将他们的手放在了一起。

    麦格远远地看着哈利,眼带悲悯——为哈利的命运,也为这场战争的牺牲者。但她也只是远远看着,没有前去说什么——不论说什么,都抚平不了这个勇者的创伤。

    哈利漠然转身,直接走向校长室。

    “黑魔王。”他试着密语,没开。

    “西弗勒斯·斯内普、混血王子。”门仍然没开,“鼻涕虫、月光花……”哈利开始试他记得的所有魔药材料和药剂,仍然没开。

    “阿不思·邓布利多。”哈利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试探道,“哈利·波特。”石狮子哧哧的动了起来,哈利彻底确定了心中所想,但带来的只是内心更深重的悲痛罢了。

    进入校长室,校长室与邓布利多在时没有太大区别,画像依然在窃窃私语,银器仍咕嘟嘟冒着白色的雾气,只是光泽黯淡,凤栖木空荡荡的挂在分院帽上方,福克斯也不知去了哪里。现在的校长室与邓布利多在相比,显得颓废而毫无生气。

    吱呀——一扇柜门突然自己打开了,哈利看去,正是冥想盆。将冥想盆拿出放在桌上,倒入斯内普的记忆,深吸一口气,哈利把头埋入盆内,进入记忆。

    记忆中传来小女孩清脆的争执声,两人不欢而散。一个小号的西弗勒斯出来安慰着莉莉,也许是还没有受过过多磨难,他的笑脸青涩而纯净。

    画面转过,已经到了霍格沃茨,哈利尽量保持平静看着西弗勒斯学生时代的生活,那些与劫道者们的争执打斗,与莉莉的从互有灵犀到分道扬镳。

    预言……原来是西弗勒斯告诉黑魔王的。

    一道白光,闪到了西弗勒斯,也闪到了哈利。眯眯眼,哈利继续看下去。

    “别杀我!”西弗勒斯一身黑袍,面容悲戚,带着走投无路的绝望疯狂,半跪在邓布利多面前,向邓布利多投诚。

    “预言里没有说女人。”邓布利多眼神犀利而直接,满怀对西弗勒斯·斯内普的怀疑,“说的是一个出生在七月底的婴儿。”

    “是,但是那是莉莉的儿子。”哈利从来没有见过西弗勒斯·斯内普如此卑微,如此悲伤绝望,如此感情外露,“他要找到他们一家,把他们杀光!”

    他苦苦的向邓布利多哀求着:“把他们藏起来!都藏起来,求你了!”

    “那你那什么交换呢?西弗勒斯?”邓布利多亲切的叫着斯内普的名字,语气却冷酷无比。

    这是哈利从来没有见过的邓布利多。

    哈利紧张的咬着唇,看着西弗勒斯怔了一下,随即慢慢收起了所有表情,面无表情,眼神空洞:“什么都行!一切!”那一刻,心紧紧揪起。

    “哈利,我爱你,我们爱你!”莉莉柔和的声音传来。

    “妈妈!”哈利湿着眼睛看记忆中鲜活的妈妈,对自己说着爱语,叫出了声。

    “哈利,我们是如此的爱你,非常爱!……哈利,妈妈爱你,爸爸也很爱你。哈利,你要安全的活下去,要健康,要坚强!”莉莉抚着婴儿的脸蛋,柔声进行人生最后的叮嘱。

    哈利第一次看到如此鲜活的母亲,如此直接的感受到母亲对他浓浓的爱。虽知道母亲听不到,仍然不由自主地啜泣着回答:“我会的,妈妈……我会的……”

    绿光闪过,伴着莉莉的尖叫,屋子爆炸,一只老鼠一闪而过,藏到了废墟。

    “你说过……你说过的……你说过,你会保护她的安全的。”西弗勒斯压抑着哭声的指责断断续续传来。

    邓布利多背对着斯内普看着窗外,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莉莉和詹姆他们信错了人,西弗勒斯。你不也是吗?”邓布利多转过了身,面容平静,“但是她的儿子还活着。”

    西弗勒斯似是没想到邓布利多推卸的一干二净,也没想到邓布利多继续压榨他,楞然地看向邓布利多,嘶哑的吼道:“他不需要保护!黑魔王已经死了!”他愤愤地看着那个柔弱的小婴儿,带着对于哈利波特在莉莉牺牲的保护下而活的怨愤。

    “黑魔王还会回来。到那时这个孩子就有危险。他有着他妈妈的眼睛。”邓布利多笃定,“如果你真的爱她……”

    斯内普慢慢的挺直了佝偻的脊背,收起了所有感情,嘶嘶发声,“不许告诉任何人!任何人!”,接下了这个没有期限的任务。

    “你确定不让我告诉别人你善良的一面?你确定你能每天冒着生命危险保护这个孩子?”

    “是的。”

    画面又换过,已经是哈利来到了霍格沃茨。也许是哈利太像詹姆斯·波特,斯内普将哈利与詹姆斯混为一谈,“他就像他爸一样,傲慢无礼,有点名气就沾沾自喜。”而没有看出哈利压抑着的忐忑不安。

    斯内普拿着邓布利多焦黑的手,那只手上戴着镶嵌着复活石的戒指。“把它喝下,它能把诅咒锁在手部,但只是暂时的。”担忧的又检查了一遍,“迟早会扩散。能让我检查一下诅咒媒介吗?那样我才能解开诅咒。”

    “我还有多久的日子?”邓布利多避而不答。

    “大概一年。”斯内普也明白,不再追问,转身离开。

    “别走,西弗勒斯。”邓布利多叫住了斯内普,“你我都知道黑魔王派马尔福家的男孩来杀我,如果他失败了,我想他会让你来杀我,”

    严肃的看着斯内普,邓布利多接着道:“必须由你杀了我,西弗勒斯。只有这个办法,只有这样,伏地魔才能完全相信你。”

    “他也可以 。”

    “但是那个男孩的灵魂仍是纯洁的。”

    “我的灵魂呢?阿不思?”默然对视半晌,西弗勒斯平静地问。

    满室静默。

    许久,邓布利多继续说:“等到时机成熟,你要告诉哈利·波特一件事。但一定要等到伏地魔最虚弱的时候。”

    “必须得告诉他什么?”

    沉吟着,似乎是在整理如何说,“伏地魔去戈德里克山谷杀哈利·波特的那晚,莉莉·波特用身体挡在他们中间,魔咒反弹了。那时伏地魔的一片灵魂碎片,附在了那件房子唯一的活物——哈利·波特身上。

    所以哈利会讲蛇语,能连接伏地魔的思想,这些都是有原因的……伏地魔的一部分就活在哈利体内……”

    “……所以,到了那时候,那男孩儿必须去死?”西弗勒斯不敢置信的看着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心虚的眼神游弋,不敢看西弗勒斯散发着熊熊怒火的眼睛,“……是的,他必须死……”

    “你让他活着,就是为了让他在适当的时候死?……你养着他就像养着一头待宰的猪?”西弗勒斯质问,怒气澎湃,袍角无风而动。

    “不要告诉我你对那个男孩产生了感情,西弗勒斯。”邓布利多耸耸肩,玩笑着说道,试图松动这凝滞的气氛。

    “呼神守卫!”一头漂亮的银鹿跑出了窗外。

    “莉莉?”看着漂亮的银鹿矫健的飞跃而出,邓布利多惊讶出声,“这么久了,你仍然爱着她?”

    但哈利分明看到那是只未成年的雄鹿,和自己的,和引着自己找到格兰芬多宝剑的那只一模一样。

    “……永远。”西弗勒斯没有提醒邓布利多这个小小的错误,再次确定,“所以到了那个时候,那男孩必须死?”

    “是的,而且必须由伏地魔亲自动手。这才是关键!”

    “邓布利多那个老疯子把我们当傻子一样耍,那个混蛋要让哈利死!”西弗勒斯袍角滚滚,面容狞狰,在卧室内转来转去,大吼大叫,“我不惜背叛黑魔王,一次次的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他,让他平安长大,难道就是为了让他去送死?!!!”

    “绝不!我绝不会!”西弗勒斯快步走到床前,哈利才发现还有一个人存在,竟然是卢修斯!

    西弗勒斯抓着卢修斯的肩膀,目眦欲裂,“我绝不会让我的男孩就这样送死,卢克!”哈利惊讶的听到西弗勒斯用昵称称呼马尔福。

    “冷静,西弗勒斯。”马尔福坐在床上,来回轻抚着西弗勒斯的手臂。哈利心里有些不舒服,不无嫉妒,他从不知道西弗勒斯和马尔福关系这么好。

    似乎是个聚会,但不同的是西弗勒斯坐在首位,发号施令……画面一闪而过,没有更深入。

    “西弗~”甜腻的叫声,声音很熟悉,是自己。记忆中的自己半裸着身体,趴在沙发上,甜蜜的笑着叫西弗勒斯,眼神勾人。

    哈利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段记忆,面红耳赤,心砰砰的快要跳出胸口,但丝毫不记得什么时候发生过这件事。他想,也许是被一忘皆空了。还想继续看下去,但是已经没有了。

    “呼——”哈利从离开了冥想盆,跌坐在了椅子上,大口的喘着气,思绪纷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TXT全本小说网 VIP小说免费看,真正无限小说网-真正清爽无广告小说网- 最值得收藏的小说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