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TXT全本小说网哦!真正无限小说网,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2.春夜行江水

    这边厢仲爷把手放在嘴边发出了个鸟叫声,大门就开了,一个黑脸小子探出个头,似是特别熟,黑脸小子见着蒙面男一下就露出了大白牙,笑开了:“仲爷回来了!寨主还没睡,在大厅等着你呢。这姑娘是?”

    “嗯,我给有嵊那小子带回来的媳妇儿,上次那个他不是不满意么,这次我琢磨着能成,带她去风姨隔壁的厢房,叫蒙滋看着她。”

    李盛棠一边跟着大黑走着,一边看那仲爷走远了,顾不得浑身酸痛和喝酒之后的头疼,眼珠子一转,十分狗腿的问道:“我可以叫你大黑哥么?”

    “你怎么知道我叫大黑?”

    李盛棠心里暗叹,谁叫你长那么黑!脸上却堆着笑:“瞧着气质觉得只有这名儿符合呀,不过大黑哥,这儿是哪儿啊,其实我跟仲爷有点小误会。我不是什么小媳妇儿。”

    大黑站住不走了,甚是生气的模样:“你的意思是我们有嵊哥配不上你?”

    李盛棠连忙接道:“哪儿能啊,是我配不上有,有嵊哥。其实我已为人妇!”说完还一副誓死不从的模样。

    “仲爷不是会随便掳良家闺秀回山寨来的人,上次那个姑娘听说是给有嵊哥当媳妇儿,人十分乐意的自个儿就奔来了。那你铁定是死了丈夫。怎么仲爷这次给有嵊哥找了个小寡妇,”说完一把握住李盛棠的手:“不要紧,我瞧着姑娘你这般实诚,嵊哥又是这般真男子好丈夫,定不会嫌弃你的。”

    “大黑哥,我其实是想说,我没过门他就死了,说明我克夫啊。着实不妥当。”

    大黑似乎觉得这个确实有点严重,一路上不再说话,直到到了厢房叫蒙滋来看着他都没有再开口说一句。临到要走的时候,转身对着房间里的李盛棠说:“你放心,我会跟有嵊哥如实说的。”

    “大黑哥,仲爷让我给你带个话,他说这个小姑娘十分狡猾,让我们不要轻信于她。”一个小伙子从院子外探了个头说了句就跑了。

    李盛棠:“。。。。。。你这个大叔算什么好汉,背着说人坏话。”

    “我那是当你面说的,没背着你。”仲爷哼了一声,像个老顽童一般踏进院子里:“你不是想回家么?只要你让有嵊不讨厌你,不来跟我说要你走,我就考虑考虑放你回家。”

    “真的?”

    “当然,我仲爷是真性情大丈夫。”

    “可是在树林里的时候你也夸过我是真性情大丈夫。”

    “那个时候你不是睡着了么?”

    “我那只是喝醉了,没睡着,为了让你放松警惕而已。”

    “哼,我就说你这个小姑娘心眼子多,说的话不可信。”

    蒙滋:“。。。。。。”

    大黑:“。。。。。。”

    蒙滋和大黑看了看彼此一眼,大黑默默地说道:“真想去查查这姑娘是不是仲爷背着花姑在外面生的。”

    蒙滋使劲点头:“嗯,这俩人太像了。”

    李盛棠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好不容易出趟门就被人劫了,还是个山寨,越想心头越闷,正辗转反侧,一阵笛声就传了过来。

    李盛棠只觉得心头的闷气渐渐竟消散开来,睡意袭来,临睡前,嘀咕着:“明日醒来一定要问问那个讨厌的大叔,是谁在吹笛。。。”

    清晨,李盛棠满足的打了个哈欠,还没睁开眼就叫道:“三月,爹上朝去了没?”

    “上没上朝我倒不知道,反正京城有消息,说有位李姓大人入狱了倒是真。”

    “大叔,能不能一大早别在人姑娘房里!不对,刚才你说的是谁,我爹?”

    “正解。”

    “不行,我要回去,马呢?马呢?我要回去!”李盛棠说完就奔出了房。

    “你这个小丫头怎么听一出就是一出的。”仲爷连忙拦下她,“你不是说你外公你师父很厉害吗,他们都还在呢,你爹铁定死不了!”李盛棠一听,稍稳住了心神,不怒反笑道:“我就不懂了,既然你知道我是官家小姐,你们也不是灭门杀手,干嘛要劫走我?”

    “我不是说了么,我真真的是瞧着你不错,我义子又还没有媳妇儿,正好就把你接过来跟我义子处一处,要是他满意,你俩就成亲。”

    “知不知道你们这样是触犯了大商朝法律的?”李盛棠沉了沉心,可是话音刚落自个儿立马就想通了,随即暗腑道:罢了,我就看看你们要耍什么把戏。

    “嘿,你相中了我义子,要跟他私奔,我又劝不住,我又有什么法子呢?闺女你别担心,我义子那是一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

    “仲爷,别忘了去打探消息。”说完竟十分安心的又坐了下来,顿时没了刚才慌乱的模样,道:“再说了,古往今来,但凡说了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都不是俊才,这些词儿都是形容纨绔子弟的。不过你这般形容,铁定是你没看过民间话本。这也不能怨你。你长得这般性情,着实也不像是读书之人。”

    “李盛棠,你这嘴厉害,不过我也能治得了你。醒了就赶紧去,去厨房给有嵊做点吃的给他端去,你这姑娘,要做人家媳妇儿一点眼力见没有。”仲爷说完十分鄙视的看了看李盛棠,鳖了眼嫌弃的走了。

    李盛棠气的直捶胸口:“这仲爷真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啊。”

    待到李盛棠熬好了放了乱七八糟佐料的粥,已是正午时分。看着自己都不忍下咽的粥,李盛棠在厨房里实在呆不下去了。找个角落,背对大门沉默的坐了下去。

    “大娘怎么午饭还没好,饿死我了,诶,这碗粥能喝不?”李盛棠见大黑哥又来了,还端起了自己熬的粥,于是更加沉默的走出了厨房。

    “噗,这是狗食么,谁把喂狗的吃食放在厨房案板上了!!

    李盛棠只得加快了脚步。一上午耗在厨房,边做边吃厨娘做的,倒是现在也不饿。就是有点愁心,想着爹怎么就入狱了。但是自己这处境,面对仲爷那样油盐不进的人也没辙。只能去找找看寨主了看来。

    暗下决心之后,一路问去寨主的院子,李盛棠由着说自己是仲爷给传说中的那位有嵊哥找的媳妇儿,一路上屡试不爽,到哪儿碰到人都很热情,看来这什么有嵊哥人缘极好啊。

    寨主书房。

    “他身边新来位谋士,那张人皮做的不错。可能就是咱们要找的人。所以,李盛棠这步棋要走得好的话,对我们来说有极大的好处,东水。”

    “是,寨主。”

    “有嵊那样的性子,定不愿那样做,所以到时候我会设法让他带上你。给你半年的时间,务必从她身上套出线索。”

    “是,寨主。”

    这寨子盘山而建,其中更是以花圃树林房屋等作了八卦阵,李盛棠找了半响也没找着她要去的地方。不巧,刚从一片草地走过就看到不远处仲爷走进了一间房。

    李盛棠眼睛一转,鬼鬼祟祟的跟了过去。躲在门口,蹲在地上从缝隙里往里看,只听见仲夜满口的好儿子乖儿子,李盛棠听得睁大了眼睛往里瞧,等看清了那人模样,气得肺腑道:这算什么才俊?真真是瞎了狗眼才信你的话,本小姐不奉陪了。

    正一转身,就看见离自己一步之遥站了个男子。不,瞧这模样倒像个俊才。

    见对方要开口,李盛棠不管不顾立马上前捂住对方的嘴,甚正经的小声道:“我乃金凤寨厨娘的远房侄女儿小金花,我本只是前来探亲,谁知仲爷相中了我,竟要把我许配给他的义子,就是里面那位于有嵊,你瞧瞧,那位于兄台长相委实惊人。我瞧着你就不一样了,面相正义之气浩然非常,想必兄台亦是位侠士,不如就当什么也没瞧见?”

    被捂住的男子似乎轻笑了下,然后点了点头。

    李盛棠嘴角轻扬,松了手一溜烟就从回廊走了。

    男子正想转身离去,一摸腰间,发现少了东西,叹了口气慢悠悠的朝着李盛棠离开的路走去。

    待到周围没有什么人的时候,男子一个翻身便站在了李盛棠的面前,手摊开,声音动听悠扬:“还我。”

    “原来昨夜吹笛的是兄台,不知道能不能教教我?”李盛棠双手奉上,腹诽道:要不是见你身手了得,你看我还不还。

    男子接过笛子,负手而立,含笑道:“也不是不成,不过首先,你得要有一个笛子。”

    李盛棠见人好说话,也放松了许多,背靠长廊柱子,闲话张口就来:“我其实有一个笛子,比你这个模样还精致,就是忘了是谁送的了。没带在身上,要是你能送我回去的话我就把那个笛子给你瞧瞧,定比你这个强多了。你这个也就是一般的竹子制的,我那个可是上等的白玉。”说完坐在长廊围栏上,“说到这再给你说件怪事儿,几年前我跟着我娘去寺庙,遇上一个怪人,她看着我挂在腰间的玉笛,竟然看着我意味深长的笑了,后来我娘去给我求姻缘的时候,她竟然又成了那个解签的和尚,还给我娘解签说什么,很多时候,命运再一次降临时,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哪怕是第二次去做某件事,去相遇某个人,都会跟第一次的时候一般无二。你们凡人管这叫命,其实不过是前世注定。”

    男子似乎觉得有趣,便也坐了下来:“然后呢?”

    “你怎么还没听到重点,她竟然说的是你们凡人!”李盛棠神秘兮兮的说道。

    男子又笑了笑,“你叫什么?”

    “小金花呀。”李盛棠眼珠子一转,问道:“你呢?”

    “我——”

    “有嵊哥!有嵊哥!原来你在这,寨主找你!”不远处大黑挥着右手,扑腾得欢实异常。

    “你,你,原来你就是有——哎哟!”李盛棠结巴得从围栏掉在了长廊外的花圃里。

    于有嵊走到她面前,挑了挑眉道:“看来我长得委实惊人了些,怪不得把你吓成这般。”说完伸出了手。李盛棠正准备去握的时候只听见对方语气怪怪的又说了句:“原来你就是仲爷给我找的小媳妇儿。”

    “咚!”李盛棠又倒了下去。

    “哈哈哈。”于有嵊十分开怀的转身便走了。

    “呸!”李盛棠顶着一头花花草草,十分抑郁的把嘴里的一根草吐了出来。

    待李盛棠回到房间,正看见仲爷翘着个二郎腿在榻上晃。

    李盛棠拿下头上最后一根草没好气的看了一眼仲爷,也不管他,自己坐下来喝了几口茶。

    “哟,我说,你这是跑哪儿去了?”

    “你来干什么?”

    “你不是担心你老子嘛,我已经派人去打探消息了,你就安心留在金凤寨,一有消息我就过来跟你说,就这样啊。”仲爷交代完事儿就要走,路过李盛棠的时候被她一把拉住衣角,“你不会是真的要把我给那个什么于当媳妇儿吧?”

    仲爷发怒:“人生大事岂能是儿戏!”

    李盛棠不怒反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占了不儿戏的哪条?”

    仲爷变脸哄道:“哎哟,我听黑子说你俩不都见面了嘛,这不相处的挺好的。”

    “仲爷。”

    “嗯哼?”

    “我爹是刑部侍郎。”

    “我外公是翰林院大学士。”

    “我师父是总捕头。”

    “说这些个伤感情的做甚!”

    “我想要回去。”

    “我们寨主有一个宝贝。”

    “嗯?”

    “岂止是用灵丹妙药来形容的,说是太上老君的仙丹也不为过。”

    “。。。。。。”

    “咳咳,好吧,说大了,但是用处还是有的。”

    “有何用处?”

    “岂是能说与你一个外人听的?”

    “。。。。。。”

    “不过你要是不走我就告诉你。”

    “那失忆能治否?”

    “那是自然,多大点事。”

    “唔,厨娘做的樱花点心倒是不错,凑合着还能再对付两天。”

    “成交。”

    “不过我为何要相信你会帮我?”

    仲爷深呼一口气,道:“献药的恨东水我真真是讨厌死了这个人!”

    李盛棠听得仲爷的颤音都出来了,憋着笑说道:“那可是真讨厌啊,我信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TXT全本小说网 VIP小说免费看,真正无限小说网-真正清爽无广告小说网- 最值得收藏的小说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