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TXT全本小说网哦!真正无限小说网,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死亡的艺术(1)

    眼前美好的画面撑不过三秒,程玖的灵魂便受不了阳光的照射躲回娃娃的躯壳中。

    “等晚上,晚上我就可以随便出来了。”

    “没关系的。以后会越来越好的。”程舟抱起沙发上委屈巴巴的小人儿,温柔安慰。

    “你回来得刚好,我们马上就要进入下一场游戏。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手机里显示的存活时间仅剩下十个小时,程舟几人早已做好准备,推开了通往下一场游戏世界的大门。

    “欢迎玩家进入游戏——死亡的艺术,正在传送游戏情报,请稍后。”

    这本该是一个平静的午后,如果崔静香没有死的话。

    三个小时前,崔静香和她的丈夫崔雄光刚结束了一场争吵。其实也说不上争吵,因为只有崔雄光自己在一个劲的数落,而崔静香始终静静地低着头,面目平和地接受崔雄光所有的抱怨。

    终于,忍受不了自己唱独角戏的崔雄光拿起大衣往门外走。

    “我去工作了。”

    崔静香呆呆地看着关上的门,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起身,收拾掉餐桌上还未动筷的午餐,打理了整个屋子的卫生。

    做完了所有的家务之后,崔静香才回到卧房,在衣柜中挑出了一条白裙子给自己换上。

    这条白裙子有些年头了。是丈夫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每一次她穿着这件白裙子时,都会忍不住转一个圈,让裙摆飞舞起来。然后她会回头问她那位一直温柔地笑着的丈夫。

    “我美吗?”

    崔静香捏着裙摆回过头,身后没有那个曾经爱着她的男人,只有镜子中孤独的自己,和那一张已经被岁月侵蚀的脸庞。

    没有得到答案的崔静香毫不在意。反而高高兴兴地坐到梳妆台前,给自己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拿上新鲜的花束,躺到浴缸中,自言自语:“我们家雄光啊,对家务真的是一点也不擅长呢,我可不能弄脏地板和墙壁。在这里的话,随便冲一冲就行了吧。”

    说完最后的一句话,崔静香安然地闭上眼睛,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刀子,送入自己心口之中。

    视频的最后一幕,是一张崔静香最后的照片。充满生机的花束,安详睡去的女人,和被鲜血染红的白裙。照片不断褪色,里面的所有东西只剩下黑白,除了她身上的血液依然赤红,依然不停地流动。

    “高级情报发放完毕。”

    “游戏加载中,请玩家程舟、关明宇、贺暻书、赵凡凡、吴愁做好准备。”

    “加载完毕,游戏开始。”

    【欢迎玩家程舟进入游戏世界——死亡的艺术

    游戏时长:5天

    主线任务:完成崔静香的心愿

    支线任务:找到代表死亡的艺术品

    主线任务完成奖励:积分1000分。主线任务失败惩罚:立即取消生存资格

    支线任务完成奖励:找到艺术品1奖励1000积分,并随机抽取游戏精美礼品一份。

    游戏奖励于结束时统一发放。祝您游戏愉快。】

    “姐,醒醒。”

    程舟张开眼,发现自己正抱着程玖坐在一辆车上。旁边坐着的是她的弟弟关明宇,他膝上还卧着他们的宠物小黑。

    “干嘛叫你姐,离照相馆还有一段距离呢,让她多睡一会。”坐在副驾驶的女人低声责备了一句,又转头对程舟说:“没事啊,舟舟,你接着睡,等到了照相馆妈妈再叫你。”

    在驾驶座开车的男人爽朗地笑了两声:“明宇啊,我们家的男人就是这么没地位,你还没习惯吗?”

    “姐”关明宇有些无措地看向程舟,对这样温暖的家庭有着些许的不适应。

    就连程舟也微微抱紧了手上的娃娃,闭着眼靠在椅座上,装作睡着的样子。

    他们两个,真的很像曾经的爸爸妈妈啊

    又过了20分钟,车才停在了一家照相馆门口。

    “这家静香照相馆的首席摄影师崔雄光可是获得过很多国际上的大奖哦,妈妈可是托关系约了好久才终于答应给我们拍一个全家福。”程妈妈不断翻阅着手上那一本照相馆的宣传册子,对自己能够成功约上这位著名摄影师而感到十分自豪。

    “妈妈。”程舟拽拽她的袖子。“那本册子能不能给我看一下。”

    “当然。”程妈妈见程舟感兴趣,连忙将手册塞了过去,一边和她分享自己听来的八卦。

    “听说崔雄光出名是因为他拍的一张女儿死去的照片呢。他的女儿是出车祸死去的,因为司机酒后驾车,将油门当刹车踩,直接撞了上去,小姑娘当场死亡。当时崔雄光就拍了一组相片。想用亲身经历来警醒别人酒后驾车的危害。那组照片最后得了当时世界上最权威的摄影金奖,崔雄光也跟着红了。”

    册子上也印了这张照片。一个女孩倒在一辆车下,手里抱着一个纸袋,里面的水果滚落在血泊中。女孩头发散乱,面色惊恐,两只眼睛睁到最大紧盯着镜头,像是在看着照片外面的人,让人不寒而栗。

    图片下方备注一行小字:2015年7月16日,永远回不到家的女儿。

    “肇事者呢?”

    “好像听说是判了两年?”程妈妈也不太肯定这个答案。

    “两年?!”

    “虽然崔雄光的女儿因为酒驾致死,但是因为驾驶者自首了,认错态度良好。还是崔雄光的好朋友,后面家属也不追究了。而且听说崔雄光当时也在车上呢,不过因为醉酒睡死过去了。”

    “喝酒了怎么不能直接打车回来?要是我的女儿,别管是不是朋友,我都一定要追究到底。”关爸爸一把揽住程舟的肩膀,十分气愤,顿时不想进这个照相馆了。

    “全家福要不找别人拍也是一样的吧?干嘛非得找这种人。”

    “不行。”除了关爸爸以外的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反驳。

    “我这约了多久啊,你说不去就不去了?”程妈妈愤愤地瞪了一眼。

    最后反抗无果的关爸爸还是被一家人拖进照相馆。

    “您好,是程女士吗?”前台一位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姑娘迎了上来。“请跟我来吧,摄影师已经准备好了。”

    工作间内,拍摄的场地已经布置好。摄影师崔雄光懒洋洋地坐在一侧的沙发上,一只手捏了只香烟,另一只手把玩着手里的相机。见他们过来,斜眼打量了一番,将手里的香烟丢到一旁的烟灰缸里。

    崔雄光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眼角的皱纹都无法掩盖住的英俊的脸庞,和周身成熟的气质。他穿着棉质的纯色上衣,下身是亚麻色裤子,整个人看上去就让人觉得非常舒服。

    “辛苦你了。”崔雄光走过来,揉了揉带路的那位小姑娘的脑袋,柔声说了一句。“你继续去忙吧,客人我来招待。”

    小姑娘红着脸,崇拜地看了崔雄光一眼,点点头带上工作间的门,离开了。

    “我们开始吧。”崔雄光指引他们摆好姿势,手上相机的闪光灯不断闪动着。

    在拍摄的过程中,他完全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除了时不时提醒他们换姿势和角度以外,别的一句也没有说。但程舟分明看见,躲在暗处的他偶尔抬眸看向自己的眼神,越来越痴迷,给她一种说不上来的恶心的感觉。

    终于,等到拍摄结束,离开相机的崔雄光恢复了自己云淡风轻的样子,走到一家人跟前,给他们看了几张相机的底片。

    “还满意吗?后期还会再修一下,然后加一个背景。”

    “哇!”程妈妈惊喜地叫道:“这拍得也太好看了吧!”

    “舟舟,你看你和明宇两个的照片,拍得真好!”

    “他们是姐弟?”崔雄光状似无意的说了一句。“长得真好,身材也好,有没有兴趣做我的模特?”

    “是啊。”程妈妈满脸自豪。“不过模特就算了,他们有自己想做的事。”

    崔雄光又仔细地打量了程舟姐弟,脸上流露出些许不舍。“或许,我可以帮他们免费拍一组照片,不做盈利的用处,就是放在我的收藏室里。你们还可以顺便看看我的得意之作。”

    程舟目光一亮,和关明宇对视一眼,立刻点头同意。

    得到许可,崔雄光转身进了一个小房间,给两人拿了一件白裙子和一件白色t恤。

    “你们先去换上,我们一会去外面草地拍照。你们还可以带着你们的娃娃和猫一起。”

    衣服不像是有人穿过的样子,上面散发着清新的洗衣粉和阳光烘烤过的味道,干净的衣服显然被人小心地熨烫过,看不见一点褶皱。

    程舟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有说出口,顺从地换上白色裙子。

    “这两身衣服果然适合你们。”崔雄光这下才打起精神,一改刚才懒散的样子,盯着二人左看右看好不满意。“你们就去草地上随便玩,放轻松些,用你们最自然的状态就好。我会看情况抓拍的。”

    镜头底下,少女倚着树站着,手里抱着一个可爱的娃娃,微笑地看着倒在草地上和猫咪玩耍的少年。微风吹拂而过,树上雪白的花瓣掉落下来,程舟的裙摆微微摆动,隐约可见其曼妙的身材。关明宇的头发已经乱糟糟的,汗水布满额头,但笑容却格外明亮开朗。

    “这张照片拍得真好。”程妈妈忍不住凑到相机前,又向老公招招手。“孩子他爸,你也过来看看啊。这张照片我一定要把它洗出来挂在我们家客厅里。”

    崔雄光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瞬间又变回那副温和的模样,好脾气地冲程妈妈笑道:“我拿去让人帮你洗出来,你们现在这里休息一会,稍后我带你们去看看我的收藏室。”

    待崔雄光回来时,他的手里的相机已经不见了。

    “走,我的收藏室在这里。里面的照片比较少,因为一直没有能够拍出让我满意的。”

    虽然听了崔雄光的话,但真正见到这一大间收藏室里只挂着六张照片时,程舟还是忍不住惊讶。

    这些照片而无一例外,都带着非常明亮的,充满生机的色彩。有躺在地上将自己柔软的腹部露出来,一双眼睛信任地看着镜头求抚摸的小猫;有放学了在田埂边追逐打闹的两个小男孩;有捧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脸色泛红,面露羞怯,等着女友到来的少年照片的主人公各不相同,但都是一些让人一见就忍不住弯了嘴角,柔了眼眶的美好。

    程舟的目光停留在其中的一张照片。那上面的主人公赫然是曾在视频中见到的崔静香。这是一张极具年代感的照片。照片已经泛黄,上面的图像也不那么清楚,但仍被小心地用相框裱起来,放在收藏室的最中央。

    照片中的崔静香穿着的正是她死去时穿的白裙。年轻时的她外表十分靓丽。她一只手握着一束不知名的野花,另一只手提着裙摆,在草地上舞动着,对着镜头的笑容里充满阳光。照片的右下角写着1999年,吾爱铃木静香。

    “这是我太太,是不是很漂亮?”崔雄光轻轻地抚摸着照片中女人的脸庞,眼神充满怀念。

    “她是日本人?”

    “对。后来跟着我来了中国,才改了和我一样的姓氏,叫崔静香。”

    “我听说,您的妻子”程舟试探地问道。

    “是的,他自杀了。”崔雄光的脸上堆满痛苦和悔恨。“一直到她死后,我才知道她原来有很严重的抑郁症。因为语言不通,所以没什么朋友,而前年我们孩子的意外对她来说打击真的很大。如果,我能更重视她一点,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

    看出程舟几人脸上略微尴尬的表情,崔雄光立刻收敛起悲伤的神色,微笑道:“没关系,我没事。静香也一定希望我好好生活。”

    说着,又指向旁边的那张照片。“这是我的女儿,十五岁生日的时候拍的。”

    照片上的小姑娘带着生日王冠,脸上被人抹上了蛋糕上的奶油,被一只白色的大狗压倒在地上,身后摔了一地的礼物。女孩艰难地从狗狗身下挤出一个脑袋,看着镜头爽朗地大笑。

    “请您节哀吧。”关爸爸拍了拍崔雄光的肩膀,安慰了两句。见气氛着实尴尬,朝程舟几人使了个眼色,才向崔雄光提出离开的想法。

    “时间确实不早了,那我也就不挽留你们了。照片洗好了之后我会给你们寄过去的。”随后,又拿起手机看向程舟和关明宇。“我能不能留一下你们的联系方式。之后把底片给你们发过去。要是可以的话,希望我们还能有合作的机会。”

    交换过联系方式,几人才离开了照相馆。

    “姐,中级游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趁着父母不注意,关明宇凑到程舟耳边小声地交流。“这个世界就没有鬼吗?也没有什么坏人?还有这场游戏的名字,和这次的游戏任务,我怎么全都看不懂了呢?”

    “崔雄光能拍出这样的照片,确实不像个坏人。而且他妻女的死和他又没有一点关系。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有几个瞬间,突然觉得他的身上充满违和感。”

    “这个人一定不仅是现在看到的这样,这个世界也不可能没有鬼。”程舟捂着脑袋瘫在座椅上。“这个世界太和谐了。但最诡异的就是这份和谐。”

    程舟闭上眼睛,脑海中反复回忆着自己从进入照相馆到出来的所有细节。

    我到底,漏掉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TXT全本小说网 VIP小说免费看,真正无限小说网-真正清爽无广告小说网- 最值得收藏的小说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