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TXT全本小说网哦!真正无限小说网,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初遇

    姬蘅回到宿舍闷闷不乐,戴雨回家曾曦曦也和社团的一起出去了,6b810剩两个嫩雀儿神仙一声一声车轮叹气。

    池茧:“你怎么了?”

    姬蘅:“你心情也不好?”

    池茧:“因为路道扬?”

    姬蘅:“因为付清?”

    两人沉默,重重地唉声叹气。

    她们把椅子搬到阳台,中间放一张小几,一壶龙井一盘桂花糕,手枕在脑袋后面四条大长腿搭在栏杆上,宛如在海边享受日光浴。

    池茧:“先说说你的吧,为什么不开心?”

    姬蘅闷闷道:“我在湖边看到路道扬和熊茹,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我看着不舒服。”

    池茧:“以前会这样吗?”

    姬蘅:“不清楚,没见过他和女生待在一块儿。”

    池茧:“那你怎么想的?”

    姬蘅:“什么怎么想?”

    池茧看向姬蘅,“他对于你而言,是什么样的存在?”

    姬蘅拧眉闭眼想了一会儿,外面明明寒风恣意,树叶被吹得摇头晃脑,她却微微扬起唇角,缓缓睁眼。

    “路道扬,自我降生以来牵扯最深的人,我心悦他。”

    池茧有些诧异姬蘅会这么直接坦然承认。

    但是姬蘅画风一转,拍着小几愤愤道:“可是这混蛋居然和别的女生约会!”

    池茧笑起来,“那你怎么不直接问他为什么和熊茹见面?”

    姬蘅:“我又不是他的谁这种事怎么问得出口。再说了……从小到大,我问他的问题基本上就没正经回答过。”全是讥讽冷笑。

    姬蘅回忆道:“我初次到帝涯府,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当时他正在受罚,一个人在帝涯府大门口举着一块一人高的巨石扎马步。我们九空从来不用这种方式罚人,觉得很新奇,所以他举了多久我就在旁边看了多久。他那会就是一个半大小子,眼神倔得很,明明已经举不动了还在那儿咬牙硬撑,我挺佩服他的。直到太阳落山他才放下来,你猜,他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池茧琢磨路道扬的性格,试探道:“他不会……把惩罚的大石头给劈了吧?”

    姬蘅举起大拇指,“非常正确!”

    池茧:“……”

    姬蘅接着道:“我看他累得不行满身汗,好心好意递了一块手帕给他,结果他盯了我好半天用力把我给推开了。我哪想得到这种展开,摔了个屁股蹲儿,地上还有碎石痛得我当场就想跟他打一架。你说,怎么会有这种不领情的臭家伙!”

    小男生,当着小姑娘的面挨惩罚觉得特没面子特丢范儿,恼羞成怒也正常。池茧忽然明白为什么路道扬明明老早就喜欢姬蘅偏偏还能和她处成死对头的原因了。

    一个脸皮薄,一个开窍晚,是需要岁月多多折腾才扯得明白。

    池茧问:“你既然喜欢他,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姬蘅想了想,“顺其自然呗,喜欢一个人对方总是能感觉到的。”

    池茧若有所思神色哀苦。

    姬蘅:“那你呢?为什么心情不好?”池茧的故事像话本子一样传遍了仙门洞府,可从来没听她自己说过,那一段往事究竟是怎样的。

    这段往事不是一个he,池茧不主动开口姬蘅也不曾多问,但两人关系亲密后,这样的闺房话似乎可以倾吐出来。

    池茧:“其实也没什么。付清的女朋友被我们撞到出轨,我不忍心让他知道这个真相,只能引导他认为和女朋友并不合适,想借此让他们分手。可付清竟然早就察觉到女朋友的异常,还处处忍让包容。我气不过,昨天晚上对他表白了。”

    其实结果已经显而易见,“那……那你……”

    池茧苦笑,“他居然没有半分犹豫拒绝了我。还当着我的面,删掉了我所有的联系方式,拜托我不要再纠缠他。”

    姬蘅握住她的手,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当年池茧为了能和恋人再续前缘,以不能继续修炼为代价窥了地狱轮回道,受尽磨难。经历了一世又一世,等来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姬蘅犹豫道:“小茧,凡界因果无常,我们无法事事掌控,这一世如此,下一世,再下一世呢?你有试过别的选择吗?跟我回九空,我师父也许能替你消了这毒咒。”

    池茧摇头,“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他爱我,我知道的。”

    池茧对姬蘅讲述了当年和付清第一世的故事。

    当年,池茧没有现在的御姐气质还只是一个活泼的青葱少女,在海兰院学习小有所成初次独立执行任务。不料任务途中遇到变故,被几个妖怪追杀,负伤的池茧躲进了一户大户人家屋里。

    付清正是这户人家的公子哥。

    缘分就是这般巧妙,池茧翻进去的正是付清的房间,当时付清正在屋子里泡澡,两人大眼瞪小眼许久,付清对池茧一见钟情,死皮赖脸地说池茧轻薄非礼他,要池茧对他负责。

    池茧没遇到过这样长得俊秀胸中有墨的的泼皮无赖,更何况对方包吃包住,请最好的大夫给她养伤,一来二去,池茧也动了心。

    那一世的付清身体不好,平时看不出来与常人无异,为了不让池茧担心便瞒着她,可谁知两人大婚当晚付清忽然发病,池茧当时的修为是一点办法没有,眼睁睁看着爱人死在自己怀里。

    临走前,付清抚着池茧的脸对她说:“我知道你是天上的仙女,如果我有来世,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池茧哭成泪人,对他许下承诺——

    永生永世,至死不渝。

    池茧找到付清的第二世,两人相依相伴,可惜付清还是早早离世。

    沉默良久,姬蘅轻声道:“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的。”

    总有……一天,那一天何时才会来?

    池茧松下一口气,“这些话说出来也没有那么难,谢谢你,姬蘅。”

    她眼角有泪,对于痛失所爱两次的池茧来说,能陪伴在付清身边看着他平平安安已经足够了。

    时间转眼来到一月,图书馆送走了四六级的、考研的,终于迎来备战期末考的。

    送了郑子谦手绳之后,姬蘅刻意避嫌,需要的参考资料全部借回宿舍,一头扎进知识的海洋,目标直指90+。

    傲羽这学期的活动暂时告一段落,曾曦曦把游戏放到一边和戴雨搭伙啃书,池茧倒是不太在意这些,刷刷电视剧偶尔兴致来了翻两页书。

    一切看似这般日常。

    朔月夜,月亮不见踪影,天色比往常暗沉许多。

    路道扬接到熊茹的电话,说她父亲想邀他一聚,详细商讨魔界双道同修实验的事。

    路道扬没有理由拒绝,便答应。熊家早已经派豪华专车到学校接路道扬,熊茹自然一起,两人坐在轿车后座,一路无言。

    熊家宅邸位于郊区的一座半山腰,专车不疾不徐开在盘山公路上,这一代山水灵秀,不失为一处修炼的好地方。

    熊茹今晚格外忐忑,父亲命令她必须约上路道扬到家里去,她本来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竟然答应了。可父亲再三叮嘱,无论今晚发生什么,都要不择手段地将路道扬留在这里,甚至将传家法宝交给了她,必要时……

    她悄悄看他一眼,暗暗祈祷路道扬不要突然反悔。

    入夜,学生宿舍大多穿梭在淋浴间和阳台洗澡洗衣服,女生们敷着面膜聊着小天忙活着自己的事。

    女寝顶楼,一姑娘刚洗完衣服准备把自个儿面膜卸了,宿舍正中的天花板忽然落了一块下来,一个面无表情的男生站在瓦砾中……

    她刚一张口本能尖叫,男生的尾骨处居然长出一支长长的狼尾,将她口鼻卷住。

    ……

    姬蘅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戴雨一本习题册杵她脸上,“姬蘅你给我讲讲,这个问题为什么是这个解释?”

    通过不断的探究学习,姬蘅的成绩俨然已经是班里的佼佼者,但这不代表她随时随地帮人答疑解惑,“先一边儿呆着去,我还要洗衣服呢,一会儿再说。”

    戴雨灰溜溜回到位置上,屁股刚一坐下,尖细的惊叫声此起彼伏从女寝的各个地方传来!

    四人赶到过道,不同楼层的部分女生发了疯似的从宿舍逃出来,越来越多的人出来围观,看清追在她们后边的是半人半魔满身是血,手里拖着一妹子尸体的怪物之后,整个宿舍区开始走向失控。

    姬蘅和池茧面面相觑,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她的结界毫无反应!

    这些鬼东西究竟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能突破她的结界防御!

    每栋学生宿舍分为a、b两个区,是两栋独立的公寓通过每层架起来的天桥连接在一起的,共享电梯和应急通道。

    电梯和应急通道全部修建在a区,b区的人需要通过天桥才可以到达。每层的天桥有三座,边上两座宽约两米,通过后走几步便是应急通道,中间那座最宽,约6米,正通电梯和一个应急通道。

    可有的楼层的天桥上正站着那种怪物,大部分的人只能选择从两边的天桥逃走,这样势必造成拥堵。

    两栋楼的人在惊慌失措下,拼了命想逃离,应急通道无法容纳一拥而上的众人,堵得水泄不通,推搡踩踏已经不可避免。

    池茧看着情势不对,拉住曾曦曦问付清的女朋友在哪栋楼几零几。她们这层比较幸运,没有一间宿舍遭殃,但是也被惊得不清,一时在逃与不逃之间徘徊。

    曾曦曦被这混乱的情景吓懵不少,愣愣答她就在同一栋,6b518。池茧越过栏杆一跃而下。

    戴雨和姬蘅交换一个眼色,戴雨在这一楼层奔走相告,这一层的b区大多是她们生科院的,都是大熟脸说话还算听得的进去,一番努力下总算把人聚齐在天桥,没有增加混乱。

    这些怪物和嘉年华的那个有些相似,但又有不同,至少到现在,定魂没有给到姬蘅半分反应。

    她召出定魂,尝试敲出一阵音波,意料之中毫无效果。

    莫非是个进阶版的?

    一回生二回熟,姬蘅将定魂往半空一推,霎时间变成了一座巨大的青铜钟,姬蘅破岚在手调整灵力,重重往上一敲,响彻整个宿舍区的澄澈之音终于让那些突然发难的怪物停止动作,陷入各自的混乱中。

    这一次她灵台稳固,没有受到过多的反噬,很好,继续这种状态。

    “姐姐,这个钟的声音太寡淡了,我们换别的游戏玩好不好?”沐沐稚嫩的童音忽然响起,连姬蘅都没有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沐沐大刺刺坐在姬蘅的定魂上,把玩定魂上的黑红绳带。

    “是你!”姬蘅手里的破岚握紧。这孩子邪门得很,姬蘅到现在都没有看破他是什么来路。

    “这里人太多了,我有好多悄悄话要跟姐姐说呢。”只见沐沐拎起那黑红绳带,偌大的青铜钟形态的定魂被他拎小鸡似的拎到了楼顶。

    这个沐沐显然比那些作妖的半人半魔棘手得多,她只能把疏散人群的工作交给戴雨。

    “放心吧,这个程度我还是可以的。”也别无办法了不是吗?

    曾曦曦也从一开始的茫然中回过神,拍拍自己的脸醒神,“我也要帮忙!”

    姬蘅第一反应是联系路道扬,可电话拨出去才发现信号已经被屏蔽了。她低骂了一句,一道白符窜上夜空,像烟花一样绽开——这是地裁所的求救信号。

    她追了上去。

    沐沐并不想和她正面冲突,躲避她攻击的同时还能平稳和她聊天,内容全是一些毫无营养的对话,比如昨天早上吃了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

    姬蘅能做的,只有每个五分钟敲一次定魂,控制局势不要更加混乱。

    眼看6栋的妹子撤离的差不多,戴雨在一楼电梯口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学委?”

    郑子谦从图书馆赶来,顾不得危险,大喘气问:“姬蘅人呢!”

    戴雨忙活半天一时没反应过来,指着上面道:“在顶楼。喂!学委你快回来,那里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TXT全本小说网 VIP小说免费看,真正无限小说网-真正清爽无广告小说网- 最值得收藏的小说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