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TXT全本小说网哦!真正无限小说网,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二十九本书

    戴思恭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又走了一圈,然后才冷静下来。

    如今的应天府,早就不如之前安宁,这熙熙攘攘间,倒也唯有这太医院还能偏安一隅,算是平静度日。

    只是戴思恭也能感受到那股暗流,不是随便就能压下来的,就算是太医院内,也时常流言四起。别的不说,就说那些需要负责宫内贵人的御医吏目,哪个不是心里打着小九九,生怕在这个关口惹怒贵人,一刀了却了。

    何玉轩的来信看似简单,戴思恭却探出他这弟子怕是另有隐情,指不定在危急关头做出些什么。

    燕王作乱的消息已经传入京城,朝廷纷纷扬扬的流言无法抑制,只近臣齐泰请求建文帝削去燕王的属籍一事就惹起轩然大波。而随着燕军的四处出击,朝廷也很快下令伐燕,只是最终卡在这出兵人选上。

    如今朝中堪当大任的将帅寥寥无几,这是新朝的弊端……而建文帝身边信重的大臣皆是文臣,最终不得不在耿炳文和郭英中做出选择。这两位都是老将,身体早不如往年,戴思恭数年前还给这二位调理过身体呢。

    小老头背着手在屋内踱步,淡淡的药味早已经侵入太医院的每一寸土壤,熟悉得犹如家常便饭。他的眼神清亮,丝毫没有老人常有的浑浊神态,转悠了几圈后,他慢悠悠地走回书桌前,取纸提笔,挥斥方遒,一气呵成把回信给写完了。

    这信再不能走官道了,如今朝廷与北平势如水火,戴思恭这信但凡敢送过去,铁定出事。

    然事态还未彻底爆发,戴思恭还是有些门路的。思忖片刻后,小老头把信遣人送出去,只希望来得及交付。

    戴思恭长叹了口气,“痴儿……”

    只盼那小子莫要偏执了。

    何玉轩是戴思恭看着长大的,他虽看似慵懒薄凉,然触碰到底线时,全然不是个易与的性格。虽惜命,却往往是最先豁出去命的脾性。

    当初那害何玉轩家破人亡的言官重病,戴思恭是特地按住不让何玉轩出面的。

    可后来某日,戴思恭偶然得知何玉轩曾在言官病亡前一日出现在言官家附近。

    便是戴思恭知道,无论如何子虚都不会用医药杀人,却也不禁思忖过他在其中做了些什么……然最终戴思恭也只是默然抹去了所有的痕迹。

    不论何玉轩是落井下石,还是言辞打击,那言官终究罪有应得。

    拥有着所谓“讽议左右,以匡人君”的职责与权力,干着诬陷忠良的勾当,论罪当诛!

    可如今却不是当初的岁月了,戴思恭可不希望再瞧着爱徒钻牛角尖。

    若他真的……那也不是坏事。

    如今的建文帝温文尔雅,推行着不同与洪武帝的政见,身边围拢着由儒家主导的文官集团,推行仁政,信奉着孔孟之思想。可削藩一事中,帝王操之过急又确凿冷酷,戴思恭窥见了这位仁义天子那一脉相承的血统。

    反倒不如那位大方了。

    戴思恭思及此,忍不住摇头。小老头慢悠悠地踱步,只嘀咕了一句,“可莫出了乱子……”

    ……

    暮色沉沉,斜阳西下,淡红日光照落在窗棂上,透出些许昏暗迹象。

    何玉轩浑身发软,若不是饥肠辘辘的身体拖住了他,他现在还想继续沉浸在睡意中不能自拔,困倦的他差点撞上床柱,靠着柱子缓了好一会儿,人才舒服了些。

    莺哥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就怕这位主儿什么时候又到头就睡,简直是让他左右为难。

    何玉轩狠狠睡了大半个下午,到底恢复了许多力气,整个人都显得舒坦了些,瞧着莺哥苦巴巴的小脸有点好笑:“罢了,我并无大碍。只是缺些睡意。”

    莺哥忍不住说道:“虽然您是大夫,可小的听说医者不自医,要是您有其他的问题,可千万记得同小的说。”

    何玉轩敛眉,懒洋洋地笑道:“得了,还能有什么事?且别担忧,让我寻点吃食先。”

    莺哥心细,早就给何玉轩备好了流食,这小孩还真细心。熬过了早午饭,何玉轩现下确实吃不得硬实油腻的食物。

    他慢腾腾地吃完饭后,整个困劲才算是彻底消失了。

    何玉轩回过味来,忍不住摇了摇头,小黑屋目前为止都没做出过激的事,可以说它的行为都有着很强烈的目的,便是为了燕王……当然笼统来说,也可以说是为了燕王和何玉轩。

    何玉轩柔软的手指漫不经心地做着迟来的活动,近乎与手背贴近的手指又缩回去,动作的主人连眉梢都含着淡淡的困惑。

    小黑屋以往还算尊重规则,昨夜那近乎故意的举措……难道是提早预知了燕王可能受伤?那换句话说,小黑屋又是怎么预知的,还是说……

    何玉轩抿唇,似是有所感悟。

    今日事端,其他勿论,倒是让何玉轩思忖起之前已下决断的大事。此时不过七月初十,不过短短五六日,就已经连接发生些许事,无一不是在冲击着何玉轩原本的态度。

    倘若他师傅在,何玉轩倒是能大大方方地承认,确实是源自于当初何家横祸,他才全然厌恶官场朝廷,甚至不愿意再接触,如若不是当初戴思恭希望何玉轩留在应天府,他倒是想去江浙投靠他的师兄楼英,彻底远离朝廷。

    然朱棣超乎了何玉轩的预料,且不论同人的百般恭维,便是何玉轩亲眼所见,也当得王者风范。

    何玉轩出神了片刻,摇头叹息。

    他却是忘了,朱元璋难道算不得英明神武?

    当然是。

    然他染血无数,赫赫威名下同有残暴之名。和朱元璋同出一脉的朱棣……有多大的差别?

    何玉轩从未告诉过戴思恭,如若当初朱元璋未死,待他走到御医那一步……

    何玉轩沉默低头,那双手白皙干净,指骨分明,指腹微有粗茧,微弯的手指扣在温凉的桌面上。

    真是可惜了。

    ……

    夜晚降临,夜色凉如水,安静的院落偶尔响起几声虫鸣。

    外书房。

    道衍和金忠并肩而出,后面有点耷拉着脑袋的是张丘。

    张丘似是不打算和这两位多呆,匆匆拱手说了几句后就率先离开。金忠意义不明地笑了起来,他相貌普通,然气势凌然,让人难以忽视。

    金忠同为燕王信任的谋士,近日才赶回北平。

    “他这般模样,倒是让人生疑了。”金忠不冷不淡地说道。

    道衍:“倒也无关大雅。”

    金忠一身普通的书生打扮,听着道衍的话语,倒也没在原本的话题逗留,“最近听说住持近来在关注那新来的大夫?”他随口提及。

    鼠疫事端几乎是燕王起兵的前置,在小范围内,何玉轩确实在燕王幕僚中拥有着他所不知道的声名。

    “非我非我。”道衍呵呵笑着摆了摆手,“不过我确实与他有些渊源。”

    金忠明了道衍话语里的未尽之意,“那岂不是……”他微顿,然后摇头,“恕在下着实看不出来,这位哪里引人关注?”

    道衍笑道:“有些人的重要并非体现在……”他伸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金忠,“而是在这。”道衍笑眯眯地指了指心口,心理安定同样是一种力量。

    金忠:……他突然对这位不曾谋面的大夫提起了兴趣。

    ……

    何玉轩抖了抖,把自己裹成个球,他好似有点着凉。

    颠倒日夜的睡眠让何玉轩依旧发困,过早地躺在了床榻上,等待着周公和他会晤。

    头一沾枕头,何玉轩秒睡,下一瞬出现在小黑屋里。

    何玉轩捂嘴,一个小小的哈欠被他吞下,单手随意翻了翻书籍,发现这次文章名有点……不知如何形容。

    ——《让我们一起来搞基吧!》

    何玉轩蹙眉,不明其意,抬手翻了翻其中几页。

    【……何玉轩穿越后,深感古代果真没有任何的便利玩意儿,连个肥皂都没有一说,就连医用酒精都无,上次手上还是随随便便包了块破布,毫无生命安全的感觉……】

    【什么都比不上基建重要!】

    【他琢磨了一圈,让我们一起来搞基吧!】

    何玉轩抿唇,先把同人按下不表,半合着眼懒懒地说道:“你最近这些,是不希望我离开北平?”

    不,不只是北平。更似是让何玉轩追随朱棣,夺取天下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TXT全本小说网 VIP小说免费看,真正无限小说网-真正清爽无广告小说网- 最值得收藏的小说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