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TXT全本小说网哦!真正无限小说网,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 23 章

    黑色的保姆车在公路上缓速行驶。

    车内,刘箐正坐在副驾驶低头看着手中的笔记本,同程柠说着今日要完成的行程,“剧组那边的拍摄下午四点左右就能结束,结束后五点有个访谈节目,之后是……”

    一天的行程被安排得满满的,几乎没有空闲时间。

    程柠坐于后座,背靠着背椅,闭目养神。

    保姆车行至影视城附近的地下停车场,车停了下来,刘箐道:“程柠姐,到了可以下车了。”

    程柠轻嗯了一声,睁开眼,正准备开门下车,目光却无意间瞥向了左上角停的一辆红色跑车。

    红色跑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人都带着口罩,看不清原本的面貌,他们动作亲密,边走边耳鬓厮磨,一看就知道是热恋中的小情侣。

    程柠的目光紧随着这对小情侣,眸色幽深,似是在思索些什么。

    开车的司机也看到了这对腻腻歪歪的小情侣,指着那两人,惊诧道:“那不是张承非吗,他搂着的那个女的是谁啊,是他女朋友吗,哎呦喂,这可是大新闻,他谈恋爱的新闻要是被爆出来了,不知道多少粉丝得心碎。”

    司机说话咋咋呼呼的,程柠瞥了他一眼,微微蹙眉。

    “不过吧,这个年纪谈恋爱也很正常,程老师应该也找男朋友了吧。”司机八卦问道。

    程柠笑而不语,推开车门下了车。

    下车后,程柠侧头看向刘箐,淡淡道:“司机换掉。”

    刘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低头应了声好,这司机话太多还爱八卦,程柠不喜欢。

    程柠往电梯口走去,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她回头环视了一圈地下停车场,视线最终停留在了一辆银色轿车上。

    这辆银色轿车所停的位置,车头刚好正对着张承非的那辆红色跑车。

    也就是说,如果这辆银色轿车装有行车记录仪,那么刚刚张承非在车里的所有动作,都会被行车记录仪拍得一清二楚。

    联想到此处,程柠嘴角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幅度。

    “电梯到了。”刘箐的声音拉回了程柠的思绪。

    程柠伸手指向银色轿车,“联系那辆车的车主,他车里行车记录仪里面拍下的东西,花钱买下来。”

    刘箐顺着程柠所指的方向看去,心中虽困惑程柠为什么突然提出这个要求,但却也没有多问,“好的,我待会马上去联系。”

    刘箐之所以能留在程柠身边当助理,且这么多年还没被换掉,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程柠吩咐什么,刘箐只会照做不会问为什么,不需要问的事情就别问,多做少说。

    ……

    《深宫浮云》的预告片发布了出来,预告片很短,一共就四十几秒,很多画面剪辑过后,都是一闪而过。

    配上紧张的背景音乐,竟看得人热血沸腾,通过预告片里短短的几句台词,几个画面,瞬间脑补出了一部后宫的腥风血雨。

    在预告片快结束的时候,背景音乐忽的缓和了下来,画面切到了柳素素和楚映第一次相遇,一人狼狈的躺着,一人淡然站立着,于花丛中四目相对,至此,预告片黑屏戛然而止,深宫浮云四个大字抛了出来。

    这预告片一出来,播放量“蹭蹭”的往上涨,不过一分钟就轻轻松松突破了百万播放量。

    她的她:“我这是姬眼看人姬吗,柳素素和楚映对视的时候,怎么有种爱情要发生酸臭感。”

    素映是真爱:“我粉的素映cp啊,小说里死磕姐妹情,我意难平啊,剧版难道要成真!!!”

    小章鱼八条腿:“角色外貌还原度还挺高,光看预告片的话,好像还蛮好看的,除了男主张承非这个槽点以外。”

    beautiful:“男主是谁?我们需要男主吗,我们不需要,让女主和女配双宿双飞吧,谢谢。”

    吃可爱长大:“演楚映这个角色的演员好像还不错,就是不知道演技怎么样,不过不管演技好不好,光这个颜,我先磕为敬了。”

    正趴在床上看评论的徐倾城,看到一大片求楚映和柳素素在一起的评论,心情不由变得复杂了几分。

    按照剧本后面的发展,楚映会死,且致死柳素素都一直误会着楚映背叛了她。

    楚映爱她这件事,柳素素更是完全不知情,说来说去,楚映这一生都透着悲剧色彩。

    ……

    入冬后天气转凉,风治市的冬天向来很冷,寒风刺骨,就算往身上裹上一层又一层的大棉袄,也依旧驱不散寒意,如果条件允许,这种天气压根就不想出门。

    尽管天气严寒,但《深宫浮云》的拍摄仍需继续。

    徐倾城今天要拍一场落水戏,这场戏本来明天才拍的,不知为何,突然临时提前到了今天。

    大冬天的往冰凉的河水里跳,徐倾城光是想想,就冷得浑身直哆嗦。

    即将开拍,徐倾城站好位置,低头望着脚下的河水,长吐一口气,下定决心,待会就算再冷也一定要控制好表情,不然重来第二次可真就要命了。

    场记拍板,徐倾城敛下所有个人情绪,入戏,按照剧情的步骤一脚踩空,跌入河水中。

    随着“啪”的一声,河面溅起水花。

    河水刺骨,徐倾城双手双脚被冻得瞬间麻木,尽管如此,她仍咬牙坚持着。

    楚映落水,轮到饰演皇上的张承非说台词了。

    张承非拍拍脑袋,佯装懊恼,“瞧我这记性,我的台词是什么来着,忘了。”

    水里的徐倾城心下绝望,完了,得重来。

    张承非看向水底的徐倾城,朝她竖了个中指,嘲讽的笑了笑。

    徐倾城半咬着唇,挣扎着从水底爬了出来。

    重新换衣服,重新上妆,重新拍。

    张承非连续忘词三次,他忘词几次,徐倾城就跳水跳了多少次。

    跳到最后,徐倾城面色惨白,神情陷入呆滞中,手脚麻木到感知不到存在,浑身都在发抖。

    剧组的气氛变得压抑,众人面面相觑,小声议论,所有人都知道张承非是故意在整徐倾城,偏偏没人敢出来说一句维护的话。

    黄简威翘着二郎腿,看着这一幕,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

    吕凡汐面色阴沉,忍到极限,“蹭”的一下站起,吼道:“一句台词,十个字不到,你忘词三次了,智障犯了还是失忆症犯了?”

    张承非耸了耸肩,丝毫没有收敛,“吕导,这演戏也得看状态,我不在状态,需要多试几次调整一下。”

    张承非没有理会暴怒的吕凡汐,转而挑眉看向徐倾城,“徐小姐,为了更好的完成这场戏,为了能拍出最好的效果,让你多跳几次水,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徐倾城擦了擦脸上的水渍,冷冷看着他,没有说话。

    徐倾城浑身发颤,气温太低,湿漉的头发结了一层薄冰,手想要握拳却僵硬到根本握不起来。

    吕凡汐朝自己的助理小陈使了个眼色,小陈立马会意,急匆匆的朝程柠所在的休息室跑去。

    小陈刚跑到休息室外面,就被阿喻给拦住,“她在休息,有什么事,你和我说吧。”

    小陈探头想要往里看,却被阿喻拦得严严实实,“那个徐小姐她……”

    阿喻抬手,打断道:“这件事情我知道,我会转告的。”

    小陈还想说些什么,但阿喻死死挡在门口,压根就不让她去见程柠,僵持一会,小陈只得作罢离开。

    待到小陈离开,刘箐不安的问道:“不告诉程柠姐,这样真的没关系?”

    “告诉她那才叫真麻烦,徐倾城不过就往水里跳几次而已,死不了。”阿喻冷漠道。

    刘箐咬了咬唇,欲言又止。

    程柠在休息室小憩,许是最近太累了,睡得有些沉。

    不知过了多久,程柠转醒,她揉了揉眉心,端起一旁的水杯,喝了一口,道:“我睡多久了?”

    刘箐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心虚的瞥了一眼旁边的阿喻。

    得不到回复,程柠疑惑侧头看过来。

    阿喻走上前,“你再休息会吧,剧组那边有些事,你拍摄的部分延迟了一小时。”

    程柠微微蹙眉,扫了一眼阿喻,目光带着审视的意味。

    阿喻镇定如常,微微笑了笑,不像说谎。

    从阿喻这里看不出异常,程柠转而看向了刘箐,刘箐的道行自然没有阿喻那么深,稍稍被程柠扫了那么一眼,立马就心虚的下意识退了一步。

    “怎么回事?”程柠冷声问。

    刘箐看了看阿喻,又看了看程柠,不知道该不该说,左右为难。

    “说。”程柠的声音更冷了一分。

    刘箐终是抗不住了,磕磕巴巴道:“那个,徐小姐有一场落水戏,本来是明天拍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调到了今天拍,这场戏拍了快一个多小时了,就……”

    听到这里,程柠大概明白了。

    她双拳紧握,当即站起身,快步朝外走去。

    阿喻急忙拦上前,“你答应过我的,不动张承非,不惹麻烦。”

    程柠面寒如冰,看向阿喻的眼神透着几分危险的意味,“可他在动我的人,阿喻,我讨厌别人替我做主,就算是你,也绝对不能触碰的底线。”

    程柠撞开挡在面前的人,疾步朝拍摄的地点走去。

    阿喻站在原地,看着程柠匆匆离去的背影,犹上心头,叹了口气。

    剧组那边,场记举着场记拍,喊道:“第三十一场第一镜第七次,action。”

    第七次重拍了,徐倾城机械的重复着落水的动作,可这次还没能开始往下跳,视线就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脚下也完全站不稳。

    下一秒,徐倾城眼睛一黑,失去了意识。

    场面瞬间混乱,有人喊道:“不好了,她晕倒了。”

    吕凡汐朝徐倾城的方向看了一眼,丢下耳机,快步想要上前去查看情况。

    可还没等道吕凡汐靠近,程柠先一步走了过去。

    程柠小跑上前,将身上的黑色棉袄脱下,裹在了浑身冰凉的徐倾城身上,拍了拍她的脸,唤她:“倾城,倾城?”

    徐倾城并没有完全晕死过去,还残存了一些意识,听到程柠在唤自己,她费力的睁开眼,可睁开了一小会,又再次支撑不下去,闭上了眼。

    程柠眉头紧蹙,眼中满是心疼,不再犹豫,当下伸手横抱起她,朝一旁的场务说道:“喊救护车。”

    场务见程柠一个娇娇小小的女生,竟能轻松的将徐倾城横抱起来,诧异不已,诧异一瞬后又连忙拿出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

    张承非坐在睡椅上,手上捧着热水袋,冷“切”了一声,“至于叫救护车这么夸张吗,搞笑,真是娇气得不得了。”

    张承非裹紧身上的大棉袄,疑惑皱眉,“这徐倾城不是吕凡汐的女人吗,程柠这么紧张干什么?”

    这话刚说完,程柠凛冽的目光便直直看了过来,目光犹如利剑刀刃,似是要将张承非一点点撕裂。

    张承非瑟缩了一下脖子,心下莫名一慌,他竟被程柠的一个眼神给吓到了。

    因为徐倾城突然晕倒,剧组混乱一片,拍摄也不得不暂时中止,救护车约莫过了十分钟左右赶来了。

    冬天在冰冷的河水中浸泡得太久,徐倾城的手和脚都被冻伤,送往医院后,高烧不退,打了退烧针,折腾到半夜才勉强退了烧。

    程柠守在徐倾城床边,寸步未离整夜未睡,徐倾城稍稍有些不对,程柠便会紧张的将医生唤过来,唯恐出现任何意外。

    程柠握着她的手,看着她惨白的面色,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揪住了一般。

    “你都守了一夜了,休息会吧。”阿喻出声劝道。

    程柠置若罔闻,用毛巾擦了擦徐倾城额头的汗渍,动作轻柔,仿佛在触碰一个易碎的洋娃娃。

    阿喻见劝不动,略恼道:“你白天累了一天,晚上不睡的话身体怎么吃得消,你想等她醒了之后,自己再病倒吗?”

    程柠没看阿喻,启唇只说了一个字:“滚。”

    阿喻抿了抿唇,“我是为了你好。”

    程柠放下手中的毛巾,回头看向门口的阿喻,“我说让你滚,听不明白?”

    阿喻摊了摊手,“ok,我滚,但张承非这件事你不能私下乱来……”

    “乱来?我当然不会乱来,我要慢慢的来,一点一点的来,”程柠此刻眼中满是化不开的戾气,“我要彻底毁掉他,我要把他踩到泥里去,我要让他一辈子都别想再翻身。”

    阿喻皱眉,“程柠。”

    “本来我只是想给他一个小教训,现在我改主意了,”程柠笑了笑,笑得阴冷,“我要让她十倍百倍的还给我。”

    阿喻陪在程柠的身边已有十多年,程柠的个性,阿喻最为了解,表情看似好说话其实极端又固执,做事狠绝不留余地。

    徐倾城被张承非刁难时,阿喻之所以拦着不告诉程柠,就是怕程柠会变成这个样子。

    床上的人动了动,紧接而来的是剧烈的咳嗽声。

    程柠当下不再理会阿喻,急忙走回病床边,抚了抚徐倾城的背,好让剧烈咳嗽的她能缓和下来。

    徐倾城只觉头昏昏沉沉的,浑身酸软无力,喉咙火烧一般的难受,“水。”

    “等会,我给你倒。”程柠将事先准备好的温水倒入杯中,扶着她,喂她喝了几口。

    “还要喝吗?”程柠柔声问。

    徐倾城摇了摇头,重新躺了回去。

    程柠摸了摸徐倾城的额头,人醒了,烧也已经退得差不多了,“如果很难受,就再睡一会,我在这里陪着你。”

    徐倾城睁着眼睛,声音嘶哑,道:“睡不着了。”

    “睡不着就躺着休息。”程柠面色沉沉,脸上无一丝笑意。

    以往和程柠说话时,程柠总爱笑,如果她突然不笑了,那就说明,她是生气了或者心情不好了。

    徐倾城正思索着该怎么哄程柠开心,程柠却先一步开口道:“明知道张承非是故意的,为什么还要一遍又一遍的陪着他去重演,你不会发火吗,不会罢演吗,不会来跟我说吗。”

    程柠语气严厉,徐倾城被吼得撅起了嘴,像个犯错的孩子。

    程柠凝着她,并未因为她这个表情就心软,冷声问:“你是不习惯依靠别人,还是觉得,我不是一个不值得你来依靠的人。”

    徐倾城避重就轻,扯了扯程柠的衣袖,“我生病了,你不要吼我。”

    程柠甩开了徐倾城的手,面色铁青。

    徐倾城咬了咬唇,再次伸手去拉她的手,嗲嗲的撒娇道:“我头好疼啊,要呼呼。”

    此话一出,程柠冰冷的神色稍缓。

    徐倾城见有效果,再接再厉,拉着她的手晃来晃去,“你给呼呼一下嘛,头好疼,要呼呼。”

    程柠受不了的嗔她一眼,“你神经哦。”

    哄好了,徐倾城嘻嘻笑了一声,“我撒娇不可爱吗。”

    “可爱,当然可爱,”程柠轻笑,倾身过来,还真就朝徐倾城的额头呼呼吹了一下,“好了,给你呼呼了。”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额头之上,徐倾城的心蓦的一跳,在那一瞬,好像四周的空气都变稀薄了一般,缺氧到呼吸不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TXT全本小说网 VIP小说免费看,真正无限小说网-真正清爽无广告小说网- 最值得收藏的小说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