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玄幻小说 > 我的战歌 > 第四十五章 妈妈的电话
    大睡醒来,安逸伸了个懒腰,感觉神清气爽一点不见昨日的疲劳,反而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看了一眼时间,又见床上的小白还睡的很熟的样子,四肢张开毫无防备,他不禁笑了笑。

    今天是有训练的,来到洗手间洗漱完毕,擦完脸上的水渍,看着镜子的自己,精神饱满,神元气足,轻轻微笑。

    穿上迷彩服去训练,今天正好是跳伞训练,可以学习新的技能,对此他觉得还是蛮高兴的,在学校可学不到这些技能呢!

    他有过一次跳伞的经验,但那并不够,他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在地面上学习半天,下午的风力良好很适合跳伞训练。

    这是安逸第二次坐上直升机,感觉还蛮新鲜的,打量着直升机内部的情况,基地里没有新人,所以今天的训练只有他一个人。

    陈教官一对一对指导训练,就为了他的跳伞训练居然就使用了直升机,有点浪费啊!他一个月工资都买不了直升机的几个零件吧!

    直升机起飞,在一千多米的高空上,舱门打开,安逸看着下面的训练场地,有些紧张,吞了吞口水。

    “你紧张什么,这是自动的降落伞,又不用你动?”陈教官给了他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我只是有些紧张,难道教官你一出生时就会跳伞吗?”安逸反击,“教官你第一次跳伞说不定都尿裤子了!”

    “靠!你小子跳不跳,再不跳我踢你下去,让你尿裤子啊!”陈教官说着就给了他一下,以前怎么没发觉安逸话这么讨厌呢!

    “跳,马上跳!”见陈教官面色渐怒,连忙收起嘴巴,看着天空,好像云彩都在他的指尖流动。

    直升机的驾驶员听着他们说话,无聊放起一首音乐,

    “我要飞得更高…”

    安逸一呆,然后深吸一口气,都上来了,可不能退缩,异兽可比训练还要可怕呢!

    安逸忽然大叫一声,直接跳了下去,陈教官懵了一下,看着跳下去的安逸,连忙也跳了下去。

    无边无际的天空,这一刻他仿佛傲游的飞鸟,享受着降落带给他的速度,心灵在颤抖,身体却在复苏,真是太刺激了。整片天空都仿佛他的游泳池,任他傲游。

    随着速度的变快背后的伞包突然打开,他的身体猛地向上一提,速度逐渐慢了下来,他这才回过神来看清了身边的环境。

    想起自己还在高空跳伞训练呢!刚才居然沉迷于这种感觉之中,呼!还好是自动的降落伞,要不然就完蛋了。

    不过这种自由的感觉可真好,难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沉迷于极限运动中不可自拔。

    心里吓出一声冷汗,落地之后发现腿都软了,他暗地提醒自己,千万不能沉迷在这种感觉之中,保持本心才是最重要的。

    这种自由翱翔的感觉太爽了,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因此而死亡,极限运动其实就是陪伴死神运动。

    “安逸,你不会是尿裤子了吧!”

    陈教官落地,找到他之后发现他瘫坐在地上,忍不住遐想起来,脸上憋出笑来。

    “太高了,有点刺激。”安逸笑了笑,手撑地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深呼吸一口气,努力把天空的记忆记住,深刻的认识这种感觉,这种爽快感是不能沉迷的。

    “确实很刺激,那可是天空啊!”陈教官看他模样,满脸通红,眼睛里闪烁了一下。

    体力消耗的太多,休息了许久才开始第二次的跳伞,安逸这次很冷静的跳下,张开双手让气流从他身边路过,快速的气压变化让他再次感受到了那种痛快自由的感觉,他立马清醒过来,看着身边的环境,这才是真实的世界。

    身体像之前一样猛地向上一提,降落伞从伞包里出来,控制着身体朝着降落地点落去。

    他猛地爬起来修炼,早点到一级,就应该能早点休息去见妈妈。

    深吸一口气,抱起了在一边打盹的小白,对她说道:“一起加油哦!”

    洗完澡躺倒床上,看着窗外的夕阳,他在心里给自己今天做了个总结:压力太大了,背负这样大的责任他的心理还是没太转变过来,还是想回到以前的生活,没有训练、没有责任、也没有压力。

    安逸苦笑,确实很累,还有战斗呢!“还好吧!也不是很累。”

    “那就好,不过当兵苦一下是好的,可以改改你身上的懒毛病!”妈妈放心了,不过又没好气的说道。

    在他修炼之时,如果他睁开眼用灵力观看,就会发现自己的身边的灵气比之前浓郁了许多倍,在这样的环境里修炼,他的修行速度加快了许多,这就是灵力生物的神奇,也是四十年来灵力世界唯一定义为“天才地宝”的生物。

    “训练累不累,听说新兵的训练很累呢?”那边的妈妈很担心,怕他吃不了苦。

    “喂!是妈吗?”坐起来把小白重新放到床上。

    “呃!”有些尴尬,又有点想哭,妈妈的声音已经很久没听到了,好想见他。

    “好了,我要去吃饭了,不打扰你了。”

    “嗯!好呢!”

    是手机响了,他拿过来一看,是家里的电话,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接听。

    落地之后只是体力有些损耗,但精神良好,之后又进行了几次训练时间太晚才回到宿舍。

    “嗯!小逸你还好吧?”妈妈的声音听起来很惊喜,他不禁吸了吸气。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

    随着那边挂断,妈妈的声音就消失了,看了一眼时间,妈妈那边应该是下班了吧!不知道她在工厂做的怎么样,身体好不好,腰伤有没有再犯,可这些他都没问,好像习惯了那边问他回答,却几乎没有关心他们的情况。

    安逸叹了口气,想去看妈妈,可自己还在新兵的训练中,不能外出,只能等以后了。

    安逸张嘴,却发现自己没什么跟妈妈说的,听着还没挂断那边传来妈妈和朋友聊天的声音,忍不住倒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