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TXT全本小说网哦!真正无限小说网,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069被送进了戒网瘾体校

    晚上七点, 汽车站已经没什么人了, 只有几个旅客拎着行李匆匆从里面出来。

    陈教官打听过, 江芦汽车站最晚的一趟车就是从中林开来的, 等这趟车的旅客下车出站后,今天车站里不会有其他车子进来了,也就是说,这是今天最后一批旅客, 待会儿下车的全是从中林来的旅客, 不会有其他地方来的人。

    正是因为几乎没多少旅客了,汽车站里摆摊的小贩纷纷收好摊子走了,所以车站里也没了其他闲杂人等, 倒是方便了他们行动, 他们只要盯紧这一车人就行了。

    陈教官站在柱子后面的阴影处,一眨不眨地盯着出来的人。一个拎着蛇皮袋的中年农民,一个背着包的年轻女人,一个牵着孩子的妇女, 一个

    五分钟过后, 车站里已经走出来二十几号人,但都不见林老实的踪影,而且现在人已经很少了,几十秒才偶尔出来一个人。陈教官心底发沉, 感觉今天这一趟恐怕是白跑了,很可能找不到人,他安静地站在那儿, 又等了两分钟,再也没人出来。

    跟陈教官同来的尹教官抬头看了一眼像泼墨一般黑沉沉的天,有点焦虑“人都走光了,还不见那小子出来,该不会是搞错了,他没上这趟车吧”

    这可不好说,陈教官心里也有这种担忧,但他没说话,拿起手机给守在入口处的同事去了一个电话“你那边没人出去过吧”

    守在入口处的教官看了一眼黑洞洞,像只怪兽嘴巴一样的汽车站入口,低声说“没有,司机都走了,现在里面黑漆漆的,应该没有人了。”

    陈教官挂了电话,对尹教官说“你守在这里,盯紧了,我进去找找。”

    江芦是个县城,汽车站不大,就入口和出口这两个可以随意进出的地方。只要守住了这两个地方,就不怕人跑了。

    嘱咐完了同事,陈教官翻身进了汽车站。

    晚上,汽车站里的灯都关了,只有西侧有一只路灯亮着,发出朦朦胧胧的光亮,依稀照亮了车站,里面各式各样的大货车依次停在那儿,粗略估计有好几十辆。

    陈教官进去之后,沿着车子一辆一辆地找。这些汽车的门窗都锁住了,林老实肯定不在里面,他要是还没出站,那应该藏在车子边或者旁边候车的座椅上。

    但陈教官找了一圈,没找到林老实,倒是遇到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躺在汽车站蓝色的塑料椅子上。

    他拿了一支烟给流浪汉,然后问道“阿叔,我来接我一个亲戚,但没接到人,他的电话也打不通。这站里现在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

    说话间,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红色的钞票,在流浪汉眼前晃了晃。

    流浪汉瞧见钱,眼睛发亮,但还是摇了摇头说“没有,所有人都走了,车站里就我一个。”

    “这样啊。”陈教官收起了钱,把抽了半包的烟丢给了流浪汉,大步走了出去。

    出站后,他让尹教官继续在那儿守着,自己走出去,站在车站前的空地上,掏出手机给闫主任打了个电话回去“主任,我们在江芦汽车站没找到人,车站里我都去找过一遍了。”

    闫主任听了后说“辛苦你们了,林老实他爸说得信誓旦旦,说有人看到林老实买了车票上了车,可能是中间出了漏子,我再打电话问问他。”

    也只能这样了,陈教官挂了电话等他的消息。

    闫主任一挂断电话后,马上给林父打了过去“林先生,你的消息来源准确吗我们的教官六点半就去了江芦车站守着,等了大半个小时,人都走光了,也没看到林老实,去站里找了一圈,也没有人。”

    林父傻眼了“怎么会找不到,那个人说了他买的是最后一班去江芦的客车。你们再找找,用心点找。”

    闫主任不乐意了“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汽车站都下班了,哪里还有人啊。再说人是你们做家长的接回去跑掉的,可不关咱们学校的事啊”

    林父本来就是个暴脾气,不讲理的,听到这句话很不乐意“闫主任,这怎么能怪我们。要不是他在学校里生了病,迟迟不见好,我们怎么会把他接回家养病要是你们学校弄两个好点的医生,不要搞得一个感冒拖拖拉拉的,十来天都治不好,还越来越严重,咱们会把人接走吗再说,当初接走的时候,你们也是同意了的,还说他表现很好,回家养病也无妨,怎么现在都赖到咱们家长身上了还有你们学校不是有心理师,科学评估学员的心理进程嘛,还说这小子已经改好了,我看哪里改好了比以前还恶劣好不好他以前在家可从不偷东西,这第一回偷东西就是去了你们学校回来后才有的,你说说,这跟你们学校没关系吗”

    这一打交道,闫主任就明白了,林父是个混不吝,不讲理的,不把人给他找回来,这家伙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生事端。罢了,找就找吧,等人找回来之后,不就相当于又免费给他们打了一次广告,以后那些家长知道这个事,肯定会对学校更信赖。

    在心里思量一圈后,闫主任马上和和气气地说“哎呀,林先生,林先生,不要急,不要急,没说不找啊,林老实是咱们的学员。我们学校的老师们也很希望能够早点把他找回来,帮助他改正错误,好好做人,咱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孩子好,都想尽快把孩子给找回来。不过要找人,这还得你们家长配合,你说是不是”

    见他服了软,让了步,林父哼了哼“要怎么配合,你们说咱们肯定配合学校,不过那小子的手机丢在了家里,我们现在也联系不上他,除非他主动打电话给我们。”

    闫主任也清楚这一点,要是林父拿林老实有办法,就不会额外花钱找上他们了。

    “这样吧,你把他的身份证号码发给我,我找人去查查宾馆的入住登记记录。他现在在外面,肯定要找住的地方啊,大晚上的总不能去睡天桥吧。你那边呢,若是他给你打电话,你一定要稳住他,不要发火,最好能把他劝回来,就是劝不回来,那也别暂时别吵别闹,搞清楚他在什么地方,咱们才好把人找回来,你说是不是”闫主任劝林父,不要一打电话就发脾气。

    林父虽然是个暴脾气,可如今林老实跑了,他也没法子,只能点头答应“行,他要是打电话回家,我会第一个通知你。”

    “嗯,这就对了,咱们都是为了孩子,没必要起争执。”闫主任笑呵呵地说道,“对了,有空你们再想想,林老实有没有关系特别好的朋友,还有比较近的亲戚之类的。他一个人跑出去,总不能自己满世界的乱跑吧,十有会去投奔关系比较好的人。”

    林父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便说“我想想,待会儿再挨个打电话给亲戚们。”

    闫主任的这个提醒给了林父启发。他回头就给家里还有来往的亲戚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林老实偷了家里的钱跑了,让他们看到林老实,悄悄给他打电话,早点把孩子找回来。那些亲戚一听说林老实偷了家里十几万跑了,都纷纷表示,一有林老实的行踪就通知林父。

    而戒网瘾体校这边,闫主任结束了跟林父的电话之后马上给熟人打电话,让帮忙查林老实有没有住宾馆,然后又给陈教官打了过去“还是没等到人”

    陈教官看了一眼时间,晚上八点了,林老实要是来江芦那铁定早来了。不知道拐到哪里去了,但肯定没在那辆汽车上,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嗯,没见到人。”他如实说。

    闫主任听后,琢磨了一会儿道“可能是中间出了漏子,这小子换了车或者是中途下车了。不知道他的行踪,满世界乱找也不是个事,这样吧,你们找个地方吃饭然后休息,我想办法打听打听他的行踪,等有了消息,你们再立即动身。”

    陈教官点头“好。”

    挂电话时,闫主任又嘱咐“手机充满电,别关机。”

    这个陈教官很有经验,他们又不是第一次抓这种逃跑的学员了,为了避免人跑掉了,什么时候有消息,他们就得什么时候出发,哪怕是大半夜睡着了也得立马翻身起来。

    “好的,我明白,闫主任你放心,我们随时都准备好了。”陈教官拍着胸口保证道。

    闫主任说“好,你们辛苦了,把人带回来,你们这个月的绩效打优。”

    听了这话,陈教官白忙活一场的火气马上没了,立即道“主任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把人给带回来。”

    林老实并没有打算坐汽车走,因为汽车太慢了,而且到了傍晚,也没几趟车了,只要这个戒网瘾体校一查,就很容易查到他的行踪。

    他是故意把车票给那个借电话男人看到的。那个男人看起来就贼眉鼠眼的,借个电话打几分钟就收他十块钱,一瞧就是个贪财的,回头林父林母找上他,只要许以重利,他铁定会把自己给卖了。

    所以林老实就想着利用他一把,转移林父和戒网瘾体校的注意力,争取给自己更多跑路的时间。如果是他猜测了,这个人不会出卖他,那也没什么损失,反正在外面小心谨慎一点总没错。

    为了安全着想,林老实假装进了汽车站,然后从车子开出去的出口走了,出了汽车站,他在路边打了个的,直奔火车站。

    到了火车站,他也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因为原主一直在本地长大,并没有去过外地。亲戚、玩得好的同学朋友都在本地,苍茫之间,林老实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没有特定的目的地,他干脆去电子滚动显示屏上看看今天到长林还有多少趟列车,哪些车有票。

    最后他捡了一个出发时间最近,又有票的列车,买上票,赶在天黑之前上了车。

    这趟车是去隔壁省的,晚上十一点多才到隔壁省会。

    林老实跟着人流下了车,也没去其他的地方,就近找了一家连锁宾馆住下,倒头就睡。这一天搞得就跟打仗一样,累死他了。

    殊不知,他刚躺下没多久,神通广大的闫主任就接到了消息,知道他住在了哪个旅馆,甚至连具体的房间号都知道。

    闫主任又马上通知了陈教官三人。

    陈教官三人连夜开车,马不停蹄地往林老实所住的宾馆而去。

    他们走的高速,速度比几乎每站都停的绿皮火车快多了,到了半夜四点多就到了林老实所住的宾馆,这时候天还没亮。

    尹教官推开门打了个哈欠,骂道“这小子真能跑,半天就跑出省了,害得咱们一晚上没睡觉。”

    陈教官瞥了他一眼“得了,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咱们动静轻点,赶紧把这小子弄回去。有什么不满,等把他带回去了,你们爱咋咋滴,随便你们怎么出气。”

    这话深得尹教官二人的心。

    三人进了宾馆,来到前台,只有一个年轻男子在服务台。

    “三位先生好,请问想订什么房间”服务员微笑着问道。

    陈教官说“要一间午夜房。”

    “好的,先生请稍等”服务员麻利地办妥了入住手续,将房卡、身份证还给三人。

    为了方便行动,他们特意要了跟林老实同一层楼的房间。

    大半夜的,酒店里的客人都熟睡了,电梯里就他们三个。尹教官说“距天亮还有一个来小时,咱们现在就行动吧,不然白天太多人了,被看到容易生事端。”

    陈教官也是这个意思,他扬了扬手里的包“嗯,早点办妥,还能赶回去吃午饭,吃完好好睡一觉。”

    三人的房间就在林老实的房间斜对面。

    上楼之后,他们先进了客房,将东西准备好,然后才开始行动。

    大半夜的,林老实睡得正沉,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他摇了摇头,睁开眼,看了一眼窗帘的方向,外面的天还黑着,四周一片寂静,这说明天还没亮。

    他的手机没带,跑得匆忙,又没来得及买手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但应该还早。这个点,谁会来敲他的门啊

    林老实揉了揉眼睛,走到门口,大大咧咧地问道“谁啊”

    语气放松,眼睛却贴到了猫眼上,往外瞄去,神情戒备。

    外面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皮肤比较黑,头发有点短,露在外面的手膀子上的肌肉一团一团的,看起来很有爆发力。

    听到林老实的问话,他扬了扬手里的房卡说“哥们,我房间里的空调感觉没什么制冷效果,睡到半夜把我给热死了,打电话去前台,酒店前台的人非说空调是好好的,就这个温度。我说别人的肯定不是这样,前台非不信,让我找个别人的来对比,不然不肯给我换房间。晚上快睡觉的时候,我下去吃宵夜,看到你一个人进门的,想着都是单身汉,找你比较方便,所以就冒昧地来打搅你了,哥们帮个忙呗,你看我热得浑身都是汗了。”

    林老实隔着猫眼,看到他的脖子上,胳膊上确实都是汗水,头发上似乎也是湿湿的,像是刚才水里捞起来一样,手还不停地在脸旁扇风,一副热到极点的模样。

    他有点犹豫,别人只是要他帮一个举手之劳,不答应,似乎不近人情,可答应,大半夜的他又觉得有点古怪。

    林老实盯着那人仔细瞄了几眼,别说还真瞄出了端倪。这个人额头上、头发上、脖子上、隔壁上都汗淋淋的,活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但鼻尖却干干的,一点汗珠都没有。

    这不合理,面部血管神经丰富,鼻子上也有很多汗腺,没道理额头上出了那么多汗,鼻尖却干干净净的,一点汗水都没有。更别提大半夜敲别人的门这件事本来就很奇怪。

    林老实的眼神冷了下来,他真是小瞧了这些人的神通广大。他谁都没通知,临时改了道,这么快都能被他们盯上,看来他得想办法逃远一点。

    不过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怎么解决眼前的隐患。门外或者说酒店外面,肯定不止这一个男人,硬碰硬他肯定跑不掉,得想其他法子。

    而且还得尽快,不能拖,不然明天原主的父母肯定也会赶过来,到时候他们说他偷了家里的钱,要带他回去,就是警察来了也不能说什么。

    沉下眼睑,许多个念头在林老实的脑子中打转。他住的是5楼,这么高,从窗户边上逃跑肯定不行。但门外,哪怕这个人暂时退让了,但也不知道他们会躲在什么角落里盯着他,然后给他设个圈套,伺机抓住他。

    所以从门口出去绝对不是个好办法,很容易被抓住。就在林老实犹豫的这会儿功夫,门口又响起了敲门声和那个男人絮絮叨叨的声音。他如此锲而不舍,更加肯定了林老实的猜测,这个人很可能是戒网瘾体校派出来的。

    这些人还真是厉害,他什么都没带,也没打电话回去,跑到隔壁省,刚睡了半觉他们就追来了。他低估了他们的能量,林老实估摸着他们在某些系统里有人,自己在这个信息社会里,只要用到网络、银行卡、身份证、手机等都可能被这些人给追上。但又不能不用。

    既然被追上了,走不掉,那就把事情闹大吧,置之死地而后生,未尝不是一条出来。

    一瞬间,林老实心里有了决断,他走回床边,拿起酒店的座机拨通了110“喂,你好,我要报警,xx宾馆五楼有个人要跳楼自杀,他坐在窗户上。”

    打完了报警电话,林老实坐下来,找了一圈,自己身上没带什么利器,宾馆的客房里也没什么尖锐的器具,找了半天,他才从钥匙圈上找到了一个指甲刀。

    林老实掀开被子,将宾馆白色的床单撕开,撕成一幅长条,然后用指甲刀剪破了左手小指,殷红的血流了出来。他就用这血在白色的床单上写了一行鲜艳的大字“戒网瘾体校还我自由”。

    趁着警察来之前,林老实将这一张红字白底的横幅挂在了宾馆的窗口,然后推开窗户,爬了上去,坐在门窗户上。

    宾馆的窗户不宽,窗户只能推出去一半,一个大人坐在上面实在是憋屈得慌,腰得弯着。这件事闹得越大越好,持续的时间自然是越长效果就越好,林老实想了想,爬下来,抬起脚,重重地踢到玻璃窗户上。

    幸好他今天穿的是皮鞋,连踹了好几下,窗户被他踹变了形,玻璃也碎了,但好歹能完全推开了。

    做好这一切,林老实拿着自己随身携带的包,坐到了窗户上,背靠着窗户,静静地等着警察过来。

    外面,陈教官派出了几乎没跟林老实打过照面的陶教官去骗林老实开门。他们已经准备好了麻醉的针药,只要林老实一开门,他们就冲进去,制服他,给他打了麻药,让他动弹不得后,换身衣服,扶着他下楼。这样,前台的服务员也看不出猫腻。

    但谁料,林老实只说了一声“谁啊”后,里面就再也没有了声音。

    陶教官说完了那番说辞,等着林老实应声,结果等了两分钟都一点动静也没有。他有些绷不住了,眼睛一斜,瞥向贴在门边的陈教官,用眼神询问他接下来怎么办

    陈教官朝他做了一个“敲门”的动作,示意他再敲一敲,骗林老实开门。

    咳了一声,陶教官又敲门,然后笑嘻嘻地说道“兄弟,帮个忙呗,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天热得实在是没法睡,你就帮兄弟我一把吧,今晚请你吃宵夜。”

    他又故意提起宵夜。刚才他就骗林老实说昨晚吃出去吃宵夜碰到林老实来住店,想暗示他比林老实早就住在这个酒店里了,并不是奔着林老实而来的,以此降低林老实的戒心。

    现在旧事重提,不过是想再提醒林老实一回,表明自己的无害。

    可他这番表现注定是表演给瞎子看了,心头产生怀疑后,林老实根本就没守在门口,看他表演,而是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所以任凭陶教官说了一大堆,但都没人搭理他。

    他耐着性子又敲了一回门,还是没人应声。

    自说自话了这么久,可能还会惊扰到隔壁的客人,这出独角戏陶教官没法唱下去了,他再次看向陈教官,征询陈教官的意见。

    陈教官猜测林老实是产生了怀疑,再在门口等下去也没意思,搞不好林老实还会找服务员上来驱赶他们,白生事端。

    犹豫了片刻,他给陶教官使了一记眼色,示意他退回客房,免得动静闹得太大,引起他人的注意。

    回到客房后,陈教官就说“尹教官,你去楼下,坐在车子里,盯着酒店的出口,这个酒店没地下停车场,林老实要是想跑,只能从大门口跑,你盯着他。”

    “好。”尹教官马上推开门下了楼。

    然后陈教官又对陶教官说“你把门稍微开一条小缝,椅子端过去,坐在门后面,盯着林老实的房间,盯紧了,有什么动静立即通知我,一会儿我跟你换班,绝不能让人给跑了。”

    “好的。”陶教官点头,马上拿着椅子坐到了门边,盯着林老实客房的门。

    而陈教官则不顾现在才早上五点出头,拿起电话给闫主任打了过去“闫主任,打扰了,我给你汇报这边的情况。我们到了酒店,找到了林老实,但这个小子非常狡猾,不肯开门,估计是有了防备,我提议让他父母立即过来。”

    他们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跟林老实发生冲突,强制把他带走。但他父母在,这个顾虑就没了,因为他们是听从对方父母的委托,便是有路人想帮忙,顾忌着对方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也不好管对方的家务事。就是闹到警察局,警察也只能调解,和稀泥,不可能干涉父母管教子女,尤其是偷钱逃跑的子女。

    对于这样的事,他们已经做得得心应手,很有经验了。闫主任明白了陈教官的意思,颔首道“好,我马上通知他父母,尽快赶过去,你们在那儿盯紧了林老实,千万不能让他给跑了”

    挂断电话后,闫主任当即给林父打了个电话过去“找到林老实了,他在隔壁省会的一个连锁宾馆中。我们的教官守在那儿,他不肯跟教官们回来,你们两口子准备一下,马上下楼,待会儿有车子来接你们算了,我亲自过来陪你们过去。”

    林父本来还不大满意的,听闫主任亲自出马,大清早就帮着他去把孩子带回来,高兴了“那就麻烦闫主任了,我们在楼下等你。”

    闫主任住在市区,早上五点多,路上没什么车子,不堵,所以速度很快,只用了十几分钟,他就赶到了林家楼下,带着林父林母匆匆奔往隔壁省会。

    陈教官打完了电话后,走到门边对陶教官说“你去床上躺一会儿,我来盯着,两个小时后你来换班。”

    他们都没睡觉,时间长了,熬不住,很容易打瞌睡,就想出了这个轮流休息的办法。

    陶教官点头,站起来打了个哈欠,准备去床上,但他刚走出两步,忽地听到陈教官的手机响了。

    他又不得不折了回来“你先接电话,我盯着。”

    “嗯。”陈教官退后两步,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尹教官,怎么回事”

    电话里,尹教官的声音带着一丝恐慌“陈教官不好了,酒店门口突然来了好几辆警车,好几个警察冲进了酒店。”

    这么多警察过来莫非遇上了临时的扫黄打非真是晦气,扫黄打非不大晚上吗这大清早的扫什么啊

    不过他们又没叫小姐,没参与黄赌毒,也不怕警方来查,唯一要小心的是林老实趁乱跑了。

    陈教官立即嘱咐尹教官“不用管,这跟咱们没关系,你盯紧了,别让林老实跑了。这次要跑了,他有了准备,下回再想抓住他就难了。”

    “好,我知道,你放心吧。”尹教官挂了电话,揉了揉眼睛,紧紧盯着酒店大门。

    而陈教官刚安抚完尹教官,准备接陶教官的班,就听到走廊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听这声音,来的人就不少。他一惊,急急走到门边,透过门缝往外看,然后就看到酒店服务员带着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小跑过来。

    陈教官的心猛地提了起来,在心里骂娘,靠,怎么回事,他刚说跟他们没什么关系,结果警察就奔他们这边来了,该不会真是来找他们的吧

    陈教官的腿有点发软,不过他是白操心了,警察压根儿没注意到他们的门开着,一口气跑到林老实的客房外才停下脚步,打头的酒店服务员迅速用卡刷开了门,几个警察冲了进去。

    陈教官看得目瞪口呆,怎么回事这些人竟然会奔着林老实去

    搞不清楚状况,陈教官很焦虑,又唯恐警察发现了他们在偷窥,赶紧悄悄关上了门,示意陶教官盯着猫眼,他自己掏出电话给尹教官打了过去。

    结果尹教官的电话显示在通话中。

    这个时候了,他跟哪个女人在打电话啊,不知轻重陈教官还以为尹教官是在跟相好打电话,怒了,挂断了电话,吐了口气,又准备打过去,不料尹教官竟然打过来了。

    他赶紧接通,两人竟同时不约而同地问道“刚才你跟谁打电话呢”

    这一问,两人就明白了,刚才就是他们俩在互相打电话,因而很不巧地错开了。

    “行了,赶紧说正事,那些警察竟然是来找林老实的,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该不会是这小子自己报的警吧,他以为报了警,警察把他带走,咱们就拿他没办法了”陈教官冷哼。

    真这样,那简直是林老实那小子自投罗网。他们已经叫林父林母来了,到时候正好让林父林母去派出所名正言顺地带他走。他还以为派出所就是他的护身符了小年轻,天真

    但尹教官难以置信的声音打破了陈教官的自信“陈教官,不好了,警察跑到酒店楼下,让人把楼下的车辆开走了,而且拉起了一条警戒线。那个,楼上的窗户上,好像有个人,该不会是林老实要寻短见吧”

    因为天才蒙蒙亮,尹教官也看得不是很清楚。

    闻言,陈教官意外极了,他怎么都没想到林老实会这么疯狂,连命都敢豁出去了。

    “这么说警察来就是为了这个事你在下面等着,我马上过来。”陈教官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交代陶教官,“林老实要跳楼,还招来了警察,我下去看看是什么情况,你在上面盯着,有情况打电话。”

    陶教官也懵了,似乎没想到林老实会这么疯狂,张了张嘴“他他是吓咱们的吧”

    陈教官皱眉,具体什么情况他也不了解,但这个林老实太能折腾了是事实。他们以往做起来得心应手,异常顺利的抓人行动今天恐怕是遇到了硬茬子。

    “行了,别管这些,你盯紧了门口,留意警方的行动”陈教官拍了拍陶教官的肩膀,推开门,迅速冲了下去。路过林老实的房间时,他扫了一眼,见好几个警察站在门口,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看不真切。

    这该死的林老实,以前在学校还以为他是个上道的,哪晓得是个祸害,这可真是验证了那句老话,会咬人的狗不叫。

    气恼地陈教官匆匆下了楼,一出酒店就看到了门口停着的几辆警察。再环顾了周围一圈,楼下果然如尹教官所说的那样,被警察拉起了警戒线,而酒店五楼的窗户上果然坐了个人,不过光线比较弱,看不真切。

    尹教官瞧见了陈教官,急忙跑了过来,站在陈教官身边,焦急地说“林老实肯定是发现咱们追上来的,所以才去跳楼,事情闹大了,现在怎么办”

    陈教官瞥了他一眼“急什么急咱们做什么了威胁林老实了谁看到了他跳楼是他的事,慌什么慌,先看着,他就是死了也怪不到咱们头上。”

    他这淡定的态度感染了尹教官,也让尹教官冷静下来。

    警察的动静不小,天渐渐亮了,有早起晨练的人,还有趁着太阳还没出来,早上比较凉快,出去买早点买菜的人。这些路人很快发现了警方的行动,听说有人要跳楼,一传十,十传百,不赶时间的都停了下来,站在下面瞧热闹。

    渐渐的,天亮了,光线越来越亮,坐在窗户上,稍微不小心就可能掉下来的林老实也越来越清晰。

    大家看见了,坐在五楼想寻死的是个年轻人。

    有好心的大妈扯着嗓子劝“哎呀,年轻人,有什么想不开的,咱们坐下来好好说,何必想不开啊,不值得。”

    林老实坐在窗台上不说话,任凭警方怎么劝,他都无动于衷。因为天还没亮,事情还没闹得足够大,影响范围也不够广,这时候说什么都是白搭。

    终于,东边天际的太阳冒了出来,刺眼的阳光洒满了大地,照得坐在窗户上的林老实更显眼了。

    清风徐徐,吹得床单猎猎作响,飘荡在他的脚下,一波一波,像涨潮时此起彼伏的水面。

    楼下的人不知是谁忽然瞧见了白色床单上那几个红色的大字,惊呼出声“你们看,你们看,他脚下挂了一条横幅,横幅上面有字呢”

    刚才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林老实吸引走了,现在经人一提醒,马上瞄了过去,仔细一辨认,很快就认出了那一行字。

    “戒网瘾体校还我自由这是什么东西他是因为那个戒网瘾体校才想不开要自杀的吗”

    “看样子是,你们听说过这个戒网瘾体校吗”

    “没有呢,这是什么体校啊,还敢限制别人的自由不成”

    有个会上网的年轻人用手机搜出了答案,惊呼道“我知道,我知道,戒网瘾体校是隔壁省一个很出名的”

    听到这些人的议论,陈教官的脸瞬间变得铁青,他总算明白了,这个林老实哪是要寻死啊,他分明是冲着他们学校来的。

    不行,这件事得赶紧通知闫主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水e清浅、屯里的点点、棉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烟味手 10瓶;苏则 5瓶;奶凶的喵喵 3瓶;22943242、鱼非鱼、一花一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TXT全本小说网 VIP小说免费看,真正无限小说网-真正清爽无广告小说网- 最值得收藏的小说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