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都市小说 > 影后你马甲又掉了 > 第八十五章 你看如何
    “急着离开”

    电梯门打开,露出其内莫衡的身影。

    阮襄挂掉电话笑着回道“朋友在楼下等我。”

    “什么朋友比我妈回国还要重要”

    莫衡淡淡的提问让阮襄瞬间语塞。

    以正常的立场来看,那是从小看她长大的长辈,又是在她父母双亡后将她接到家中悉心照顾的亲人。

    她把人家气到出国做手术,现在人家养好身体回国想要见她,她理应排除万难跟莫衡回去。

    可现在的问题是她不是原身

    她在这里有家人,有血脉相通的家人,在她的心里再没有谁比他们更重要。

    阮襄踌躇,她突然就觉得这层马甲在莫家人跟前不要算了。

    不然时刻担心掉马不说,言行都不自在,难受死了。

    这道念头一起,就立马如果雨后的野草疯狂的蔓延,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她等一下到了医院就要跟原身商量这件事。

    “我周末会回去,会赶在阿姨到华城前回去。”

    这样的承诺还是让莫衡的心莫名的有些不舒服,正欲说什么,阮襄攥在手中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

    阮煜的电话打了进来。

    莫衡看着屏幕中闪动的名字,目光无比幽深。

    阮襄叫来电梯,人跳进去这才在莫衡回身的注视中接起电话,她声音压低略带几分尴尬,可关门的瞬间还是让莫衡听到了那声称呼二哥。

    真是桩桩件件都在指向那个玄幻的可能,莫衡沉声叹气。

    如果真有天生一物降一物的说法,这个莫衡一定是她的克星。

    上到车子里的阮襄轻抚着胸口,心头依旧缭绕着一点烦闷。

    “怎么弄得跟逃命一样后面有人在追你”

    阮煜探头朝车窗外望着,此时地下停车场里零星的有人经过,但以他以往的战斗直觉怎么看都不觉眼前这些人像狗仔。

    “爸妈呢在医院吗”

    “在,爷爷也在,我们准备在家建一间复健室,将小湘接回去,我和大哥都太忙,很难能抽出整日的时间陪在医院。

    “而咱妈你是知道的,让她来医院也跟送菜一样。”

    阮煜打着方向盘将车子驶出停车场,阮襄看都节目组专门用来接送选手的大巴车已经停在酒店门前。

    齐云清的手机贴在耳边,正一脸激动的讲着电话。

    她收回目光,“回家也挺好,不会总有人过去打扰,她也能快速适应新身份。”

    提起这一点阮煜就后悔将车子开了出来,他们兄妹二人应该在停车场把事全都说完再出发。

    “襄襄,我觉得现在的小湘也许永远无法适应你的身份。

    “她心思太过单纯做事有些不管不顾,有些事总是说完做完才发现不对,然后开始后悔。

    “以咱们家的情况,她这样很容易惹来麻烦。”

    他们可以接受多出一个妹妹,但这个新的妹妹用着她永远无法驾驭的身份站在他们身边,他们会一直胆战心惊。

    这样的处境阮襄已经为自己考虑过,可除非两人能换回来,不然就是无解。

    “让她先尽量适应吧,就像我也在努力适应这个全新的身份一样。”

    阮襄的奶奶去世早,在她的脑海中奶奶就只有一点淡淡的记忆。

    阮盛民同她鹣鲽情深,当年妻子去世后还生了一场大病,要不是那时稚嫩懵懂的阮襄天天跑到病床前娇软软的让他早点好起来,他没准也随着妻子去了。

    有着这一遭,在阮盛民心中阮襄的地位谁都无法取代。

    哪怕原身钻进了她的身体,他依旧无法将对宝贝孙女的那份喜爱复制黏贴一份。

    所以哪怕理智上他知道自己应该对这个新孙女好一点,可对着只有脸熟悉的孙女他依旧有些张不开口。

    于是阮襄进门时,就发现病房里过于安静。

    原身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像是在研究世纪谜题。

    “爷爷,爸,妈。”

    阮襄叫的无比自然,这些原本就是她的家人,看着吴兰芝瞬间红了眼眶,阮襄跑上前紧紧的将人抱住。

    “你这个孩子,你这个孩子,你怎么这么狠心一躺就是三年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每次看到你就那样躺在床上,你知道我们心里多难受吗”

    吴兰芝抱着阮襄,想要拍打她的后背,可怀里的是她的女儿,她又怎么舍得下手。

    阮襄也红了眼睛,他们的煎熬她无法体会也无法想象,闭眼睁眼间,时间就向前滑动了三年。

    老天爷非要同他们开玩笑,他们不论是哭还是笑都只能接受。

    一旁的阮旭滨别过头飞快的擦了下眼角,女儿变成植物人,父亲妻子全都因此而难过身体不好。

    他身为儿子丈夫和父亲,心里的煎熬和难过从不比任何人少。

    现在好了,女儿醒来回来了,他们一家人终于又可以幸福的在一起。

    吴兰芝抱着阮襄呜呜的哭着,阮盛民心里极不是滋味的叹了口气。

    视线一转落到躺在床上的新孙女身上,就见她的眼角也滑出泪来。

    想到她十几岁双亲就意外去世,这样的认亲场面她一定接受不了,阮盛民抽出一张纸巾,犹豫了一下还是帮她擦了擦眼角。

    也是一个可怜孩子。

    吴兰芝发泄了一通,三年来心里的沉重终于渐渐变空,她靠在阮旭滨的身上,身子还一抽一抽。

    “爷爷,二哥说你们准备把小湘接回家去静养。”

    “嗯,医院这边人来人往,前一天韩重和芊芊那丫头跑来的情况,难保不会再有下一次。

    “咱们这样时刻提防着也没意思,而且对小湘来说心里负担也会很大,所以还是先回去吧。

    “我让你爸妈把家里的情况仔仔细细的讲给她后,再看到时的情况。”

    阮盛民没直说的是原身这不管不顾的性子也要改,换了身份也意味着换了责任,不管她之前几岁,但现在变成二十六岁,就只能被迫长大。

    阮襄上前间原身的床调起,“潘晓瑜周末到家,莫衡让我在此之前回去,我现在想跟你商量的是我们把实情告诉莫家人,你看如何”,,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