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都市小说 > 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 > 第27章 住手
    正在这时,边上又来了一人,凛冽刀锋堪堪劈向二哥,我忍不住急得大喊“二哥小心”

    二哥闻声弯腰向后避过,那个人却立改刀向,清冷锋芒呼啸着朝我胸口招呼过来,我急忙闪身避过。这一闪身,一个坐不稳,身子一歪直直落下马去。未及落地,立即就有冰冷的弯刀贴着皮肤架住了我的脖子。

    “住手”架在我脖子上的那把刀略紧了紧,我随即感觉到脖子上一阵沁凉的刺痛。

    “再不住手,难道想看着你们公主就此殒命么”这一嗓子暴喝,周围还在奋力厮杀的人群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

    身后的那个人横刀将我挟在身前,边说边徐徐向一旁退去。

    “你放了她”二哥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怒意喷薄而出。

    森寒刀刃紧贴颈侧,我回过身,与他的目光深深交错心中陡地怦然,在这晚风清洌的大漠,竟然惊觉其中的那一丝温暖

    他急速下马,拧了眉,步步朝我这边走来。

    “放了她”挟持我的人大笑一声,“怎么”

    他的话语突兀地断了。

    被一把佩剑截断,剑尖洞穿了他咽喉。

    我二哥的箭,百步穿杨,众所周知。可是,没想到,这凌空掷出的佩剑,竟然也能如此精准。

    快、准、狠,一切发生在眨眼之间。掷出的那把佩剑,稳稳扎穿喉咙,裹着缕缕殷红犹自颤颤。

    鲜血喷涌而出的那一刻,我急忙闭上眼睛,侧过头避开去。

    “筱柔,小心”耳边,二哥突然大喝出声。

    胸前一阵刀风袭来,我陡然睁开眼,却被这横空劈来的锃亮刀锋,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掌刀的人正是刚刚和我二哥在马上纠缠的那个红脸大汉。

    这一刀,狠厉决绝,显然是不打算留我活命的。

    “噗”地一声,我听到了刀锋劈入肌理的声音,却不是劈在我身上,而是惊慌着不顾一切扑上来的二哥。

    他闷哼一声,身形紧跟着晃了一下,却终究挺直地站立着,将我紧紧搂在怀里。

    我用力回报住他,一伸手,就握住了满掌的温热。顿时吓得浑身一颤。

    眼前模糊酸涩,隐约泪意被我咬牙忍回,一把夺过二哥手里的佩刀,恨恨抬眼看向那个红脸大汉。

    那个人怔了一下,死死盯住二哥的后背,半天没有挪动一步。他脸色变幻莫测,疑惑,释然,惊喜,种种表情一一在眼底演过,最后猛然一回头,挥手阻止了正端着刀准备上前的那些黑衣人。

    “走”他像是突然回过神来,大喝了一声,率领众人收刀回鞘,纷纷上马。又回过头来,深深看我二哥的后背一眼,终于扬鞭策马绝尘而去。

    空地上腾起阵阵黄沙,那一大群黑衣人迅速消失在深浓的夜色中,转眼就不见了踪影。来得快,去得更急。要不是不远处还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的尸体,而一旁散落的几支火把未及熄灭还在兀自燃烧,我几乎要以为刚刚那一场血战只是自己的错觉。

    见他们都走远了,二哥才放心地吐出一口气,看着我笑了一下,软软地一头栽倒在我肩头。浓重的血腥气,直冲到我的鼻腔里,我下意识地轻抚了一下二哥的后背,手指沾染上已经冷却的一片粘稠,指尖冰凉寸寸蔓延而上。

    四周是死一般的沉寂,晚风吹得我的发丝纠结凌乱,裹着心头溢出的恐惧丝丝缭绕不绝。

    我扶住二哥缓缓坐下。

    “筱柔,你不要哭什么时候,哥哥都不想看到你的眼泪”

    他微微睁开眼,说得很是柔软,但我已经泣不成声,贴着他温热的胸口,就好像这些话由胸臆间直透出来,震入我的心底。

    二哥贴身的侍卫,带着纹箫找了过来。

    一见我们这样,那个侍卫赶紧递了水袋过来,“公主,您不能就这么抱着殿下不放,请让属下先帮忙清理好伤口,再上点药止住血。”

    我没有说话,一把接过他手里的那只水袋,让纹箫帮忙一起翻转过二哥的身体。

    那个红脸大汉,难道就是因为这朵莲花纹身,才匆忙下令后退的么

    “筱柔,怎么了”见我停住手半天没动,二哥侧了脸来轻问。

    “没事”我支吾了一下,不想在这个时候还让他分神。

    “是不是见到我后背的刺青了”他笑了一下,又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的,似乎很小的时候,就在那里了。”

    我点点头,示意他好好趴着别动。

    二哥便不再说话,静静地趴在我腿上。他脸上的冷汗层层渗出,渐渐汇成小股流下,却始终没有吭出一声。

    纹箫跟着那个侍卫去不远处的马背上取药。

    我一直抱着二哥坐在原地,哆嗦着双手一次次地擦拭。可是,那些血液不断从伤口里潺潺流出,像是永远也不会停止一样。我们找出来的所有帕子渐渐都已经殷红。

    “筱柔,”二哥轻轻地叫我,缓缓看过来,“如果,我不是你的哥哥”

    如果,你不是我的哥哥这些天来,这样的假设不时地在心里冒出头,每一次都被我自己狠狠地压制下去。

    在点将台上,于生死交加之际,远远看到你驻马过来,力透纸背,百步穿杨,落英缤纷为了护住我的颜面,甘心自残一臂。那个时候,我就在感慨,为什么等来的只是我的二哥。可是,我不敢想,因为如果想了,我就会贪心,会执着纠缠。

    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的眼泪直直坠落,吧嗒一声砸在他的后背上。如果不是我二哥,我一定牢牢抓住你的双手,这辈子都再也不放开。

    然而,现实如此残忍,我怎么能这样想

    不一会儿,纹箫取来了止血药,我一手接过,小心地敷着。只是,药一倒入伤口,立刻就被鲜血冲了开去,最后我撕了裙裾强行将药裹紧在后背,这才慢慢止了血。

    原地休息了一夜之后,二哥依然脸色苍白,却还是坚持着打马上路。

    我愣住了,低低地说“可是,你的伤还没有好”

    他缓缓抬起手腕,抚着我的头发“这里荒无人烟,若是再碰到什么不测,二哥不要紧,只是我们家筱柔该怎么办呢”

    一路上,我死死盯住二哥挺直的后背,害怕他撑不下去。等到玉门关,立即请了关内军医仔细诊看。

    “殿下背上这伤口,深达寸许,直入肩骨,居然只是上了一些止血药,歇息了一夜,就能骑着马一直坚持到现在,老臣实在是佩服”老军医捋着花白的胡须,一脸的感慨“到底是年轻人,身体底子好啊”

    我微微地笑了。其实他并不知道,我二哥能一直坚持着快马加鞭来到玉门关,并不只是因为年轻。

    在玉门关养了半个月之后,二哥背上的伤才渐渐愈合。等到结痂脱落,那道暗红的刀疤,却是永远地留在了后背上,像是对这一段过往的鲜明记忆,无法泯灭。

    越往南行,天气越热。

    经过近一个月的马背颠簸,我们终于赶在七月盛夏的尾巴上,回到了京城。

    看着不远处久违的帝都城门,我深吸一口热烫的空气,心里却是无比的轻快。

    放慢了马速,正要从西华门进去,一个熟悉身影却从侧门纵马而出,带起的旋风吹得他身上披风高高扬起,一身银甲白盔在碧空之下反射出耀目寒光。

    竟然会是他。

    “上阳公主,久违了。”萧别朗声一笑,目光冷冷扫过众人,狠狠瞪我二哥一眼,最后停留在我脸上。

    “确实是久违了”我也笑了。

    因为你的缘故,我被人莫名其妙地劫虏。以为至少出于道义,你也会来救我,我骗自己说,根本不指望你会来,却还是忍不住地希冀。只是可惜,最后我等来的终究不是你。现在,我回来了,你这样若无其事地跟我说久违,我们之间确实违得太久了,久到我几乎忘了你的模样,也不再总是下意识地记起你。这多好

    “好,好”他侧首看着我,冷笑不语,突然眼中锋芒一掠而过,转向我的二哥“只是,淮南王殿下未经调遣,擅自离京,这又该当何罪”

    “封地藩王回京之后,未经圣准而擅自离京者,理当问斩”他身边的一个副将一脸冷漠地开口。

    “那还等什么庞潜,给本王将淮南王殿下即刻缉拿,押赴诏狱”

    “属下遵命”

    那个叫庞潜的副将立即翻身下马,步步朝我二哥走来。

    “我看谁敢”我实在是太过惊骇,什么都来不及想,赶忙翻身下马挡到二哥前面。你不来救我,这倒也罢了;可真正叫我震惊的却是,你居然如此是非不分,连舍命去救我的二哥你都不放过。

    “你当真这样回护他”萧别冷冷直视着我,隐含愠怒,似是不相信。

    “当真”

    迎着他深不可测的目光,我只觉得全身泛起寒意,却还是挺直了背脊对视过去。

    “筱柔,你让开”二哥下了马,一把将我拽到了身后。

    “上阳公主,请让开”那个庞潜不由得皱了眉,手持佩剑,往前靠近一步。

    “不让,淮南王是为了我才离京,摄政王要抓人,就请把我也一起抓起来”我上前一步,不依不饶。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萧别也下了马,几步走到我面前。

    这一句话,仿佛一桶冰雪从头顶直直浇下,让我刹时寒彻心底他说,别怪他不客气。我冷冷盯着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个人对我到底会怎样地不客气。

    “庞潜,愣着不动手,还等什么”

    萧别话音一落,他身后的将士立即抽刀出鞘,一下子打马围拢了过来。

    而我和二哥身后,一众侍卫也是不甘示弱,纷纷拔剑相向。

    一时间,西华门外,剑拔弩张,就连周围的空气也炽热得像是要燃烧起来。

    “住手”

    正在僵持着,只见不远处,一骑红尘飞驰而来,遥遥呼喝。

    一见来人,西华门外所有人都愣住了,两边对峙的人全都控好了马,僵在原地半天没有动弹。

    萧别身后的几个副将,更是一副见鬼的表情,惊讶地张着嘴,半天都没合拢。

    马上的那个人,头戴僧帽,眉目清明,一身瓦灰色僧袍,出家人的打扮。应该在哪里见过。

    “上阳公主,我们又见面了”她不理众人的打量,驻马之后翻身而下,只对我淡淡一笑。

    我细细看向眼前的这个出家人,许久才想起,原来,她正是我大半年前在淮河见过的那个徒弟。只是,这个人为什么会来这里

    “静慧师傅,别来可好”萧别走向她,一改适才的阴冷表情,一脸笑意地跟她打招呼。

    “摄政王有理了,贫尼不敢当”静慧师傅展眉一笑,缓缓开口“此番前来,还有一事相烦摄政王”

    “三年前,本王前去西北,一路上得师傅多番相助,正不知何以为报,有什么事师傅尽管开口,何谈相烦”

    静慧师傅浅浅一笑,认真地看向萧别“恳请王爷看在贫尼的几分薄面上,放淮南王殿下一马”

    她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向我二哥看过去,回头又看了看她,视线逡巡不定。

    这位师傅竟然认识我二哥我犹疑地侧了脸,发现二哥也是一脸的困惑。

    萧别也蹙了眉,很是不解“哦我竟不知,静慧师傅跟淮南王还会有渊源”

    “还请王爷行个方便才好”静慧师傅也不解释,还是淡笑着轻声重复自己的请求。

    城门外,无遮无挡,太阳炙烤着青石地面,热浪扑面而来。我们一路上都骑着马,长风猎猎,还不觉得有什么,这会儿站在这里,顷刻间就已经是汗流浃背。

    “怎么,王爷不愿意卖贫尼这份薄面”静慧师傅又说。

    她的声音不温不火,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笃定,不管眼下这个人出于什么原因要救二哥,我都是要心存感激的。

    萧别盯着她看了半天,踱着步子来回徘徊,最后终于点头“淮南王擅离京师,按律理当问罪,只是上阳公主被虏,淮南王救妹心切,也算事出有因,适才,确是本王考虑不周”

    书友群,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277600208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