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都市小说 > 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 > 第185章 不允许你侮辱我娘
    “去去去,阿福,赶紧找几个人把这尸体给我抬走,我堂堂沉府门前躺一具尸体成何体统”

    说罢,门前便响起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大门也随之“砰”地一声,本人重重地关上

    是马车要撞死她尸体

    有人死了吗,是不是那个人是谁,为什么崔红胭会那么慌,为什么娘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娘,娘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两行热泪顺着少女昏迷不醒的脸庞滑下,如同晶莹剔透的露珠般,融入身下的泥土。

    天色早已彻底大亮,阳光也暖暖地洒了下来,可是她的身心却是那么地冷,如同寒冷的冬天一般,冷入骨髓。

    一夜凉雨,万朵落梨。

    仿佛上天都在为她垂泪一般,漫天的小雨洒个不停。连破庙里的蛛网,都在风中颤微地瑟缩挣扎,如绝望地逃脱。

    半晌,少女紧闭的双眸终于睁开,带着一丝日光入睑的刺眼疼痛。

    意识恢复的刹那,她早已手脚并用地朝着角落的那道身躯爬了过去,满腔悲呛的歇斯凄凉,“娘”

    娘你怎么了

    “娘,娘你醒醒啊”

    只是任凭她如何呼唤,任凭她千般乞求,娘,都永远地去了

    那双满含疲惫却永远慈爱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

    那双流了一辈子眼泪,也期盼了一辈子的眼睛,再也不会睁开

    可是,她脸上的表情却是那般地安详,嘴巴微微地张开着,像是想要对她说些什么,又像是满含着什么希望的喜悦。

    是的,希望,因为那五两银子。那做狗一样爬到大街对面,用嘴巴叼回的,崔红胭施舍的,却可以救她女儿命的银子

    那是她全部的期盼和希望可以救她女儿的唯一的希望

    心中只觉一股热血呛上来,胸中悲愤处,双手竟已颤抖到连自己都无法控制。

    脑海中反反复复回响的只有一句话娘死了娘死了

    娘死了

    这个世界上唯一对她好的亲人,这个世界上唯一疼她的,爱她的,肯为了她连命都不要的亲人,从此离她远去了

    可是,她却在她意识清醒的最后那一刻,还在对大哥说着她的不是说着娘不爱她,不在乎她,说她不曾放她在心里

    可是,娘却在她不为所知的时候,在她抱怨痛苦的背地里,为了她,连命都不要了

    连命都不要了

    一个为了她连命都不要的人,一个为了她,连自尊也不要,连所有都不要的人,又如何能够不爱她,又如何能够不在乎她呢

    沉鱼,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糊涂的混蛋

    沉鱼,你才是害死了娘的罪魁祸首

    “娘”

    小心翼翼地将娘的身子抱在怀中,如同呵护着一件不允许任何人掠夺的宝贝一般,颤抖的声音极力压抑着嗓间的哭腔,“娘,不怕了,从此以后,我们再也再也不怕了”

    你不是说过吗,有鱼儿陪在你的身边,你就不再怕风,不再怕雨,不再怕茫茫黑夜中的孤寂。

    而现在,娘,您再也不用害怕了

    “娘”伸出手,抚上娘虽然瘦削却依旧清秀美丽的脸庞,那张脸庞依旧那么地安详,带着一抹微微的平静,仿佛只要睁开眼,便会对着她温柔一笑,“你是太累太累了,所以才想好好地休息一下,对不对鱼儿乖,鱼儿会在身边好好地守护着娘,保护着娘的,娘您好好地睡”

    睡醒了,娘依旧会回到鱼儿的身边,鱼儿依旧是娘的乖女儿

    四周静寂无语,天地万籁俱寂。惟有破庙外淅淅沥沥飘起的丝丝细雨,如同读懂了她的心事一般,洒下一地的泪水凄凉。

    白梨花,四月雨,不问卿念否,惟有相思意

    娘,还记得小时候您最爱在鱼儿耳畔轻哼的歌吗您告诉我说,您最最喜欢的就是梨花,只因它洁白素茔而美好,如一颗单纯而剔透的心。

    娘,那首歌,其实是沉正言为您而填写的词吧。娘是洛城第一美人,桃花媚颜,沉盼神飞,任得他是洛城的第一才子,俊朗,也不得不收起经纶满腹,折下贵腰,一见倾心。

    那个时候,是不是娘这一生中最最快乐的日子呢,他的眼里是你,嘴里是你,心里是你,就连夜里梦的念的也是你。

    那个时候,也算得是娘这一辈子最最温柔的回忆吧,哪怕落得日后孤灯相伴,君心薄凉,依旧无怨无悔,终其一生。

    抱着娘,哼着歌,度过漫漫难熬的两天两夜,想要彻头彻尾底陪着娘一直到入土,可是最终还是忍着万分的悲痛,站在了沉府的大门前。

    纵使心中千般恨,万般厌,娘最心底爱的仍旧是他啊,她不想让娘在死后都见不到心上的人一面。

    轻轻敲了敲厚重的大门,极力收敛着内心不断涌的情绪。

    那对狮子铜环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冷冰冰的光芒,亮的刺眼,冷的入髓,就如同对她明晃晃的讽刺。

    欺软怕硬的铜狮子们,如今,竟然连你们也来嘲笑我的落魄了么

    等了许久都不见人来开门,她只得扯开嗓子乞求似地喊了一声,“福伯,求你开门啊”

    福伯是整个沉府的管家,有人来敲门,他不可能不出来看。

    半晌,无语。静悄悄黑漆漆的门缝里,似乎是有人在思虑着什么一般。惟有由近及远的脚步声,告诉着她,有人听到她的话了,门后一直都有人在。

    果真,三天还未过,他们便已开始避嫌了吗崔红胭亦或是沉正言的一句话,他们便忘记了,她们也曾是这个沉府的主人,也曾在这里风光地生活过,狼狈地落魄过。不管以前她们地位低还是高,她们从未对他们冷眼相待过。

    忽然觉得浑身好冷。四月里的阳光,纵是再暖,她的心,却是再也暖不透了。

    等了又半晌,门缝后才传来了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伴随着一阵低低的絮语,仿佛怕她听到,却又想刻意让她听到一样。

    不多时,厚重的大门早已在两个仆人的推动下徐徐打开,身侧福伯的脸上不带有一丝情绪,“老爷说了,去书房。”

    一路上,春草漫地,繁花似锦,蝶舞妖娆,湖水碧春。偌大的沉府花园,仿佛绽放在了一片姹紫嫣红的仙境中一般,梦幻地让人眼花缭乱,却又清晰到让人刺痛。

    这里,她已经两年多都没有来过了吧

    当年,建造这座花园,是沉正言专门为娘而造。

    他说娘有着西子的娇柔与媚妩,是误落凡间的仙女,惟有将她眷养在同样梦般的仙境里,她才不会飞天而去。

    而如今,仙境还在,誓言犹耳,人却终究还是不在了潺潺的泉、蛰蛰的草、泠泠的溪、翩翩的蝶,终究没能抵住九天玄女的离别,也终究只能在泯灭的誓言破碎之后,在一个人的梦中永远地消散。

    娘,是再也回不来了

    穿过曲曲折折的青石小径,书房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福伯毕恭毕敬地退出去之后,书房就只剩下了她和沉正言两个人。

    他在作画,而她,则站在旁边静静地等。

    等着他停下手中的画笔,等着他注意到她的存在,然后,抬起头。

    午后的阳光如同懒散的精灵一般,透过窗棂点点洒在地上,沙沙的笔作声迭沓响起,映了一地的斑驳。

    她望着四周,打量着早已陌生而又曾经熟悉的一切。柔柔的阳光透过眼帘折射到墙中央的画上,将整幅画都铺上了一层莹莹而柔和的光。

    她的眼瞳忽然就扩大了起来。

    她看到了娘。就在西窗下的那副画上。

    她看到娘在画中拈花轻嗅的样子,那般青黛媚柔款款而旋,倾城的脸上神情怡然,笑靥如花。而娘的身后,则舞了一群蹁跹的蝶,煽动着彩色的翅膀,耀了满屋的斑斓。

    娘那个时候,一定是幸福而又满足的吧

    她的心忽然间就被刺痛了一下,为着娘,也为着一个深藏在心中而得不到答案的疑问。

    一直过了许久,沉正言才顿了下手中的毛笔,抬起头来。

    仿佛时间过了那么长,他一直没有意识到她的存在。

    却也只是稍微瞟了她一眼而已,之后又专心致志地将头埋向了画作,只是用了略带不耐的口气说道,“鱼,我记得,你一直都是很倔的。好像除了什么不必要的事情,你一向不屑于踏进沉府前院一步”

    终是任何时候,都不忘奚落嘲讽她啊。

    她紧捏着拳头,极力让语气变得平静,“娘死了。”

    作画的手忽然便猛地顿了一下,似是被针刺痛了一般。却最终还是继续作画了下去,沉正言依旧没有抬起头,只是轻描淡写地点了点头,随意应了一句道,“是啊。”

    那般冷漠的语气,仿佛死的人根本与他无关。

    心,就犹如被捅了一刀,顷刻间鲜血淋漓。

    沉正言那句无关痛痒的应答,让她痛到骨髓。

    只是一句“是啊”而已吗娘,她毕竟是你的结发之妻啊她也曾与你海誓山盟过,她的画像至今都还挂在你的书房,而你,却只是简简单单地说出“是啊”两个字吗

    原来,沉鱼,你终究还是错了,你以为他将娘的画挂在墙上就证明他对娘还有感情,沉鱼,你太天真啊

    想让他见娘的想法,顷刻沉入茫茫大海。

    这样的一个他,又怎么可能会答应她的乞求去见娘呢,她终是太天真

    她咬咬唇,声音有些压低,“我需要银子。”

    就算不让他见娘,可她必须要点银子,娘,还在破庙中等着入土呢。

    “是啊。”沉正言应了一声。依旧是两个字,依旧手中的画笔没停,依旧没有抬头,依旧仿佛她说的话与他无关。

    心里的自尊感忽然就强烈地奔涌了上来,难堪与羞辱满腔。

    紧捏着拳头,从心底里强迫着自己一定要忍。

    不要羞愤啊,沉鱼,为了娘,哪怕就是施舍,就是乞讨,你也要忍

    却见很久之后沉正言抬起了头,满脸疑惑地望向她,眉宇间的嫌弃不言而喻,“还有什么事吗”

    那般地干脆与疑惑,她顿时一怔。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么,赶紧回去,想办法安葬你的娘吧。”沉正言微微沉吟。

    她鼓起勇气望向他,“那银子,我是不是可以去账房”

    “我有说过,我会给你银子吗”却不料话还未完,沉正言的脸上已闪过一丝不悦,“沉素娟,她在临死之前就应该已经料到这种局面了吧。这,是她自己选择的道路”

    说完转身便要离开。

    她的心再次一痛,侧过身子拦住他,鼻腔中早已塞满了哽咽,“可她毕竟是你的结发之妻啊”

    你爱过的,娶过的结发之妻。

    一日夫妻还百日恩呢

    “可那又怎么样呢”他冷冷地扫过她的脸庞,眼中的冷漠如同十二月里的霜雪,“或许以前是,但现在不是了。我沉正言还没富贵到连一个陌生人都去伺候的地步”

    陌生人陌生人一个在你身侧躺了十几年,为你生了两个女儿的女人,对于你来说,竟然只是个陌生人吗

    脑中无数的悲鸣,也抵不住人情冷漠的震惊与绝望。

    话即以说到这个份上,沉正言,是对娘真的没有丝毫情谊了。

    哪怕一丝一毫。

    猛抽一口气,将眼眶中渗出的泪水憋回去,紧攥了衣角,“就算我求求你,都不行吗”

    算我求求你了

    沉正言摇摇头,“鱼,我很想帮你。可是不行。”

    “爹”扑通一声直直跪下,厚着脸皮强忍着满腔的悲痛,“就当做我沉鱼求你,求你看在我是你女儿的份上,出钱安葬我娘,行吗”

    沉正言一愣,仿佛被她这冷不丁地一跪怔到了,眼中的震惊很盛。

    只是沉吟了许久之后,视线最终还是从她的身上移开,语气平静,“鱼,你知道的,只要是我做的决定,就从来都不会改变。你劝你还是好好回去另想办法吧,不要让你娘死无葬身之地。还有,”微微转过身子,略微停顿了一下脚步,“以后,不要再来沉府找我”

    外面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冰冷的话语却如同锥心的刺般,狠狠戳进心里,在上面留下无数难以弥补的洞。

    沉鱼,你不该来的啊。

    你本来就不应该对沉家抱有任何希望的,你不应该

    跪了半晌,直到整个膝盖都变得酸痛麻木,才满身悲呛地从地上站起来,朝着门外挪去。

    刚走出书房门,便听到了一道奚落鄙夷的声音,“老天有眼,才让那个贱女人被撞死,还想进我们沉家祠堂,我呸”

    那般刻薄的声音,一副看了好戏后又借机羞辱的神情。

    忍着身体的疼痛冲上前去,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朝着来人甩了一道重重的耳光,满腔的怒火就如同火山一般爆发开来,“崔红胭,我不允许你侮辱我娘”

    书友群,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277600208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