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都市小说 > 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 > 第255章 公允
    就那么不想要看到自己啊。沉怡柳咬着嘴唇在旁边磨着墨。屋子里面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只听得到写字和磨墨的声音。沉怡柳也不抬头,你不理我,我还不理你呢。

    “好了。请问主子还要磨多少”沉怡柳将一砚台的墨放了回去,然后没好气地说道。

    太子一只手撑着自己的额头,听了沉怡柳的话,轻声地说“不用了,你先在一旁坐着吧。那边有些果子,你吃吧。”

    沉怡柳坐了回去,心里还是堵得慌。她坐在那里,心里有些不舒服,偷偷抬起头来看太子。太子低着头,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似乎有往自己这边看来的迹象,沉怡柳连忙低下了头。

    屋子里响起了一声低笑,接着是一阵脚步声。沉怡柳知道他是向自己走过来了。但是,她现在很不想和他说话。

    那双鞋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却久久没有声音响起。最后她沉不住气了,抬起头来,正要说话,一个黑影朝着她直接砸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沉怡柳一下子站了起来,正好接住了太子。她看着紧闭着双眼的太子,非常的感慨他怎么睫毛这么长

    “主子生病了”沉怡柳一听到了那个大夫的话,顿时就一蹦三尺高了,那声音传了出来,差点没把屏风前面的大夫吓了一跳。

    那总管皱了皱眉,还是对着大夫道;“大夫,你可诊治清楚了这主子到底有什么不适。”

    “草民不敢有所欺瞒。太子爷怕是染上了这瘟疫了。”那大夫的话,瞬间揪紧了沉怡柳的心。

    接下来的大夫和管家说的话沉怡柳都没有听到了。她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到了太子得了瘟疫这一严重的话题上面。太子,怎么会她的手顿时抓紧了自己的裙子,牙齿咬着自己的嘴唇。

    总管送了大夫出去以后,就回过身来,将屏风后的沉怡柳叫了出来。

    沉怡柳低着头,完全是一副没有精神的样子。

    总管见了她这样,心里倒还是欣慰了不少,不枉费太子如此的待小云啊。总管想到刚才的大夫说的话,脸色沉重地对着沉怡柳说“小云,方才大夫的话你也都听见了。太子的身子从上次受伤后就没有完全地复原,如今这连日的奔波劳累,这才染上了瘟疫。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别人再知道”

    沉怡柳听到了最后一句,抬起头来,点了点头,说道“所以管家您的意思是,让我照顾主子”

    “是,那大夫我已经将他给留下了。现在要做的事,就是要将这人心稳住。你刚才是全部都听到了的。所以,这件事由你来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总管的声音充满了凝重。

    “可是,太子这么久不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面,大家也是会怀疑的啊。”沉怡柳觉得他这样的做法就是欲盖弥彰。

    管家的脸色显得忧心忡忡“能瞒多久是多久。你要知道,太子的身边,并不都是太子的人。若是他们拿不出铁证,这件事也最多不过是猜测。我等会儿以一个借口将月红调出去,你整日里一个人服侍太子就是很名正言顺的了。”

    这话,怎么怪怪的沉怡柳虽然觉得这话有些窘,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那,我想问个问题”

    “什么”管家有些愣住了。

    沉怡柳纠结了一阵,说道“那个,我,在这边的话,能洗澡吗”

    管家的嘴角不禁抽搐了一阵,最后忍无可忍了“若是你服侍的不好,就不可以。”说完,他拂袖而去。

    沉怡柳的目光落到了床上躺着的人的身上,轻叹一口气怎么,你也会生病吗

    每天轮番地送药上来,沉怡柳看着一碗又一碗的黑汁,闻到那味道,都觉得心里一阵恶心。可是,太子还得将这些药一碗一碗地喝下去。沉怡柳每次在喂他药的时候,看着他靠在那枕头上,苍白的脸庞旁边垂下几缕发丝,更显得他整个人瘦削不已。

    沉怡柳看了,只觉得心里一阵说不出来的感觉,却是有些软软的,潮湿的。她将那药一勺一勺地递过去。太子有时候会睁开眼睛看她,只是那目光也有些虚弱,偶尔会张开口想说什么,却是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多数时候他是昏迷着的。她会叫他张嘴,他每次都是乖乖地张嘴。

    这一举动,一度让沉怡柳完全忘记了他去巡视了之后对自己很过分的那些事,而觉得他也是个需要人疼需要人照顾的孩子,更像是个可怜巴巴的小动物。这也直接导致了她的一个习惯,就是在吃完药后习惯性地摸摸他的头,安慰小朋友一样。

    她晚上这些就在太子房间的外面床上上夜,预防着他要喝水什么的。其实,更多的应该是怕他出意外或者是让其他的人来打扰他吧。

    这天晚上,沉怡柳喂了太子药,将他的唇角擦干净后,就将药碗交回了。那管家在门口亲自接了托盘,轻声地问道“太子爷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要不要换个大夫看啊。”沉怡柳觉得这药吃的好象都没什么作用。

    总管想了想说“若是明天还是如此,我就再找个人来看看。没什么事你也先歇下吧。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沉怡柳就关上了门,长舒了一口气。这时,一阵风从窗外吹了进来,正好吹熄了那灯。她走过去关了窗,回身来想点燃灯的时候,突然,她察觉到了不对劲,这房间里有人不对,是除了自己和太子外,有第三个人。

    “你是谁要干什么”沉怡柳的声音里充满了戒备,她的手已经摸到了自己的耳旁的簪子。

    黑暗里一个熟悉的声音道“你觉得,是你的手上的动作快,还是我的动作快你的命重要,还是你主子的命重要”

    这个声音沉怡柳绝对不会忘记。她听到他出声,自己反而平静了下来。虽然黑暗里看不清,她还是朝向那声音处看去,冷笑道“原来大皇子就是这样待你的亲兄弟的不知道皇上见了,会有什么感想”

    “胆子不小嘛,现在都敢威胁我了。”大皇子的声音带着些压迫,他竟然低笑了起来。

    沉怡柳却是全身都处于警戒状态“你到底来干什么这外面可都是人,若是你真做了什么,今日你也不会那么轻易脱身的。”

    大皇子倒是不期然沉怡柳竟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说道“若是我真对太子做了什么,你就是不让我脱身又如何呢难道,那时候,你们谁还能拦住我不成”

    沉怡柳默了,他说的的确没错。但是,她最讨厌这种以身份去压人的人了。她冷笑一声,说道“你当然不怕。我们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可是,若是全天下的百姓都在传太子如何大皇子如何的时候,你想,皇上又会怎么样”她从小不是被吓大的姐姐看宫斗文的时候,你还在哪个犄角旮旯里面玩泥巴呢。大皇子听了她的话,眉眼间沉了沉,突然语气轻松了些,说道“果真是齐国的第一女子,这说话的气势就是不同也罢,我只不过来瞧瞧我的弟弟,也被你说的如此不堪。既然这么不受欢迎,我走就是了。”说着,他真的就直接走到了门口,拉门出去了。

    沉怡柳等他走了以后,连忙冲上去把门关好,然后又点燃了灯。等到屋子里面重新出现光明的时候,她机警地将周围全部扫了一遍,确定这屋子里面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她才长出了一口气,额上都出了汗。她就不懂了,怎么这些人都喜欢翻窗户。

    她长舒了口气后,习惯性地往床帐看去,却对上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她先是吃了一惊,差点没尖叫起来,后来脸上一阵欣喜,说道“主子,您醒了吗”

    太子点了点头,看着她,一双眸子漆黑漆黑的,映着两簇灯火。沉怡柳注意到他的脸色不对,突然间想了起来莫不是,方才自己与大皇子说话的时候,太子已经醒过来了吧。可是,他这样的眼神望着自己是什么意思。沉怡柳的倔脾气也上来了,就这么默默地看着他。

    太子看了她半晌,目光突然变地温柔了许多。他轻声咳了咳,然后说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都天黑了吗我睡了多久”

    沉怡柳看着他,半晌后,自己还是沉不住气了,说道“难道方才我与大皇子说的话,太子您不感到好奇吗”

    听了她的话,太子似乎想说什么,谁知道一张口,他竟然没有预兆地咳了起来。他本来脸色是苍白的,这一咳,直咳地满脸通红。

    沉怡柳心里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连忙去了桌边倒了一杯水,然后递到了太子的身边,一边帮他拍着背,一边给他喂水。

    太子就着沉怡柳的手喝了几口水,才觉得好了许多,只是一张白净的脸上全是潮红。沉怡柳还要给他倒水,太子摆了百手,自己靠在了那枕头上面,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沉怡柳被他盯着看了许久,那股子不自在简直是从心底散发出来的。她忍不住低下了头,站在床边,手上拿着杯子。那样子,真的只有一个词能形容手足无措。

    “我可没忘记,当时我去他那里把你接出来。”太子半天才说了这么一句。

    “啊谁那里”沉怡柳抬起头来,目光里有惊讶,似乎是已经忘了那回事。

    太子听了她的话,心里却没来由地松了些,说道“我们几兄弟之间的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要不父皇也不会发这么多次火了。所以,他和我都很清楚对方的底牌。”言外之意是,你刚才威胁他的那些,也不过是小儿科了。要是真的要对质的话,两人能拿出更多的东西让对方翻不了身。

    沉怡柳听了他的话,不知道为何,从话里竟然就听出了一丝解释的意味。他,好象不在意那话里说的齐国什么什么的他怎么就那么笃定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了她的脑海。她瞬间就明白了,不惊讶不是因为他笃定,而是因为他早就知道了所以说,自己那么费尽心思藏的自己是什么刚过门的寡妇之类的事,怕是他更是知道了。沉怡柳想到这里,心里有些酸酸涩涩的感觉,低下头一句话不说。

    太子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屋子里的气氛一瞬间有些诡异,却是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沉怡柳居然先开了口,说道“既然主子都已经查到我来自于林家,那主子为什么还肯收留奴婢。而且,如果奴婢真是齐国人,主子就不怕奴婢对您做出什么事来”还带自己出来当他的贴身丫鬟。

    “怕。”太子很快给了她一个很准确的答案。

    似乎是听出了话语里的肯定意味,沉怡柳的心落了一半却又浮上了一层失落。果然还是不可能不在意。所以,这个时候,就该是摊牌的时候了吧。她的手在自己的身侧握成了一个拳头,还是自己开口说离开吧。

    “所以,我在等你,自己说出来。”太子的声音,直接让沉浸在思绪里的沉怡柳呆掉了。

    “回大皇子,通过下官这些日子的巡查,这城里的瘟疫已经没有再扩散开来的趋势了。那些得了病的最严重的人,据大夫们所回报,也是在康复之中了。”青州的知州正在躬身向着那最里面的主位的大皇子回报着。

    大皇子的手上翻查着卷宗,似乎在认真听那人说话,又似乎根本没有在听。等到那知州说完,他的手指将那些卷宗全部合上,目光里却是丝毫不饶人的凌厉“那出城的流民呢为什么这方面没有一个人管过。”

    那知州本来以为自己这些日子每天起早贪黑地做事,不说自己得这位皇子的称赞,至少也能将之前关城的过给抵了。谁知道,这位皇子一开口,就是这么的不讲情面。他顿时就愣在了那里,头上还是一头的冷汗。

    大皇子的目光就这么冷冷地凝视在他的身上。半天没有见他的反应,直接面无表情地将那些卷宗掷回了桌上,端起茶道“花些时间来巡查做这些面子上的工作,不如做些实际的事。张大人,以你进士出生的本事,不该只是做到这种地步就够了的。”

    那知州已经是冷汗涔涔,连忙跪在地上,声音也有些胆怯了“还请大皇子息怒,属下这就去将那流离失所的人都给记录在案,定会安排好他们的食宿,请大皇子放心。”

    大皇子清淡地应了声,然后转头来,对着另一边的主位上那个表情轻松自在地喝着茶的太子道“不知道太子爷对这事的处置可有什么看法没有”

    “大哥的处置一向是很公允。这可是再好的不过了。幼弟不过是路过此地,见此处城门关着,也不知是何故。既然遇到了,也只好勉力管了管,还好大哥来的及时。”太子的一副笑容当真是让人觉得他什么也不懂的,“既然事情也差不多办妥了。幼弟请大哥去那最知名的酒楼喝上两盅,兄弟好久没在一处喝酒了。”

    书友群,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277600208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