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都市小说 > 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 > 第325章 离去
    凌煜望着沉世柳脸上的忡忡,不禁有些失神。

    “二皇子,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见凌煜一直盯着自己看,沉世柳不禁摸着自己的脸。

    “唔,没有。”凌煜一怔,回过神来,脸上微微一红。

    “那你看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长得真好看。”凌煜一说完,脸色更为朝红了。

    沉世柳一愣,瞬间也红霞布满天,迅速的低下了头,二人之间开始沉默。

    凌煜望着沉世柳的女儿家姿态,目光却是沉淀的,与他刚才的表情仿若二人。

    此时在怡园,瑞祥皇后正坐在亭内品着上等的乌龙茶,一双凤目虽是打量着亭子四周围刚植入土内的野山梅,但时不时的却会瞄上坐在自己二侧的凌飞与龙倩儿几眼。

    “龙倩儿,这山梅花好看吗”瑞祥皇后笑望着端坐着的龙倩儿。

    “好看。”龙倩儿稚嫩的声音道。

    “你说谎。”对面的凌飞突然站了起来,一手指着龙倩儿喊道。

    小龙倩儿心中一吓,嚅嗫的道“我没有。”

    “哼,你来怡园后根本就没瞧这些梅花一眼,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凌飞走到龙倩儿的面前,却见龙倩儿一直低着头,便道“你干嘛一见我便低着头呀,我又不是老虎。”

    “我,我――”

    “飞儿,看你,都把龙倩儿给吓着了。”瑞祥皇后摇摇头,拉过龙倩儿,抱坐在腿上,笑道“龙倩儿啊,皇宫好玩吗”

    龙倩儿没有吱声,过了一会才道“好玩。”

    “那想家吗”

    “想。”龙倩儿软绵绵的声音在旁人听来异是好听,但听在凌飞的耳朵里却是黑了他的半边脸,一听到龙倩儿想家,凌飞心中就觉得不痛快,可不爽在哪却又说不上来。

    “呵呵既然龙倩儿想家了,那明天就回家去吧。”瑞祥皇后轻抚着龙倩儿柔顺的黑发,笑说道。

    一旁的凌飞听母亲这么一说傻了眼,但龙倩儿却是双眼一亮,抬头望着瑞祥皇后,开心的道“真的吗明天我真的可以回家吗”

    “那是当然。”皇后眯眼一笑,却在见到儿子的表情时,关心的道“飞儿,你身体哪不舒服吗”

    “没有。”凌飞闷闷的道。

    “那怎么你的表情看着很难过似的”

    凌飞正欲回答,却见龙倩儿也正望着自己,一时不知是哪来的气,狠狠的瞪了小龙倩儿一眼,才对着母后说道“我才没有难过。”说完,便飞快的跑出了怡园。

    深冬的寒意似乎又肆虐了几分,带着刺骨的寒风席卷了整个东山村,这个时候,按常理早已是阳光普照大地,老人们拿着长凳子,靠背椅到院里晒起太阳来,但此刻整个东山村还是笼罩在一片寂静里,今晨的寒冷显然让大家是宁可在被窝里待上一个早晨,也不愿出来受这分冻。

    竹笙舞舒服的睡在暖坑上,小身子紧挨在杜胜热乎乎的身子旁好梦怡然,小脸上满是幸福,过了一会,她翻了个身,睁开了睡眼蒙胧的小凤目,掀开被子,猛然间身子打了一哆嗦,轻呼一声“好冷。”欲把身子缩回去,但摸了摸早已饿了的肚子,只得硬下了床。

    “小舞,你干嘛去呀先把衣服给穿上,别着凉了。”睡在对面坑上的杜母早已醒来,只是大冷天的不愿意起床,见竹笙舞只穿了小挂便下了地,赶紧提醒。

    “娘,我饿了。”竹笙舞披上了棉衣,对着杜母道,说完,便跑到灶上找了昨夜的剩菜吃去。

    “饿了”杜母赶紧利索的从暖暖的被窝中爬了出来,边穿衣服边说道“小舞,别吃冷饭,会吃坏肚子的,娘这就起来给你做饭。”

    “哦。”竹笙舞点点头,赶紧回到坑上欲睡下,但在看到门缝里偷射进的太阳光时,惊呼一声“娘,胜哥哥,太阳都出来了。”说完,赶紧把门打开,顿时,满屋子都是凉叟叟的冬寒以及散落了一地的太阳光线。

    “呦,真的呀,今天真是睡死了,平常这个时候早该起床了。”杜母一看这光线的角度便已知道此刻怕已过了戌时,便催促还睡着的儿子,道“胜儿,该起床了,都已戌时了,再不起来赶不上早上的市集了。”

    “马上。”杜胜一听已过了戌时,睡意全消,三三二二便掀开被子穿上衣鞋,来不及洗脸便到驴棚准备他这几天雕刻的小玩艺,那可是他们一家生活的来源呀。

    “奇怪了,阿黄哪去了平常太阳一露白它便会叫我们起床的呀。”竹笙舞走出了院子,开始寻找起那条伴随了她四年的老黄狗来。

    “别找了,小舞,快将昨天的剩菜与做好的窝窝头拿到锅里去热热。”杜母折断了细长的柴枝塞进火灶里开始生火,道。

    “哦。”竹笙舞再次望了院子一眼,还是没见着阿黄的影子,才进了屋。

    “放心吧,阿黄估计是贪玩,等会就会回来的。”杜胜已整好了东西,洗好了脸,刚出来倒水便见到小舞脸上担忧的表情,便笑道。

    “嗯。”见杜胜如此说,竹笙舞才放心的微微一笑,便进屋帮起杜母弄早点来。

    不一会,热呼呼的窝窝头已然出炉,竹笙舞又赶忙进里屋拿出一天的干粮递给杜胜,如一个小妻子般的嘱咐“胜哥哥,在外面要一切小心哦,如果看见别人在打架,你就避远一点,知道吗”

    望着小舞小脸上的一本正经,杜胜忍不住闷笑一翻,捏了捏她红朴朴的小脸,道“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胜儿,给。”杜母将已然热好的霉干菜塞进了窝窝头里递给儿子,又拿了几根玉米棒子塞到儿子的包袱里,道“快去快回,路上小心呀。”

    “知道了,娘,那我走了。”杜胜大大的吃了一口窝窝头,便背上一大袋子的雕刻品上街去了。

    望着儿子离去的背景,杜母叹了口气,打心眼里便觉得对不住儿子,才14岁便要他负担起养家的重任。

    “娘,别叹气了,小舞长大了会帮胜哥哥赚钱养家的。”竹笙舞见母亲叹气,道,小脸上闪着坚定。

    “好孩子,快吃饭吧,你不是说饿了吗”杜母低头望着小舞,欣慰的一笑。

    “好,等会我也要上山拾柴去了。”师傅还在山上等她呢,今天去得这么晚,怕是要挨骂了,不过师傅一向等她亲如女儿,自是不忍心责备她的,竹笙舞边想边接过杜母的玉子棒子啃着。

    “山上要万分小心,知道吗”杜母不放心的叮嘱。

    当太阳已升至半空时,东山才稍有了暖意,被吹了一夜寒风的小樟树也开始精神焕发,一身的绿点缀了这满山的颓废枯木,成为山里唯一的亮点。

    “丽姨,怎么是你呢师傅呢”爬至半坡的竹笙舞已是满头大叹,气喘吁吁了,当她看到站在自个平常习武的地方见到的不是自已的师傅时,一怔。

    “大公主,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师傅。”明丽漠然的望着竹笙舞,目光虽是恭敬,却少了一份温暖。

    “为什么师傅不是教得好好的吗”

    “这是夫人的命令,明丽只是遵从。”

    “是吗”竹笙舞心里有些难过,自责的认为定是自己没有好好的习武,师傅对她失望透顶才让丽姨前来教她。

    “大公主,你今天迟到了。”

    “嗯,今天太冷了。”内心虽难过,但竹笙舞的调子却依旧散慢。

    明丽的眼中闪过不快,道“今天是很冷,可公主忘了吗就在这样的大冷天时,我东胡国的士兵们为了保家卫国,浴血战场,最后全部战死,永远的睡在了冰冷的地下。”

    “我没忘。”师傅一直在她的耳边提着,她怎么会忘呢

    “是吗可公主如此懒散成性,明丽真怀疑公主是不是也想有朝一日想与他们一起

    长眠于冰冷的地下。”明丽的目光有着仇恨。

    “丽姨,我”竹笙舞欲说什么,明丽却突然大声的喝道“说,是不是”

    竹笙舞吓了一跳,想也未想,便道“我不想。”

    “好,那就把它给杀了。”明丽拍了拍手,立时一个女子她背后的树后走了出来,将一袋子扔在地上。

    竹笙舞不明白的望着明丽。

    “打开它。”明丽朝手下示意。

    “是。”女子解开了袋子的绳子,将麻袋内的东西倒出。

    “阿黄”竹笙舞惊叫,女子从麻袋倒出来的赫然竟是杜家养了四五年的老黄狗,不过,它已然一动不动,若不是它的四肢不断的抽动着。那模样仿佛已死去般。

    “它已中了毒,不出一个时辰将会死去。”明丽望着竹苍白的小脸,道“这种毒药一旦毒发,死的过程将会很痛苦,此刻,这条狗的内脏已然开始腐烂,你可以一刀了结了它,解轻它的痛苦,也可以望着它直至全身腐烂的死去。”

    明丽一说完,便把一把长bi shou扔在了早已被眼前的一切惊吓得说不出话来的竹笙舞面前,朝着手下打了个手势便转身离去。

    老黄狗的舌头已然发紫,黑色的血丝不断的从它的嘴里溢出,但双眼却还能转动,它哀求的望着这个跟它一块玩到大的主人,像是要传达什么,但最终却只是痛苦shen y而已。

    “阿,阿黄你不要死。”竹笙舞的声音颤抖得很厉害,仿佛此刻才回过神来似的,突然朝明丽离去的方向追去,“丽姨,丽姨,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让阿黄死,不要,我求你了。”然而,她追了很久,依旧不见明丽的影子,竹笙舞的心开始慌了。

    半柱香后,她又急匆匆的跑了回来,小脸上的苍白让人看了心疼,她跑到老黄狗的面前,小身子似乎颤抖的更为厉害了,木然的望着生命迹像在迅速消息的阿黄,蹲下,颤抖的双臂欲抱起老黄狗,无奈力量太弱,无论如何也抱不动,竹笙舞已然急出了眼泪,但她依旧奋力的想抱起它来,然而,她每动老黄狗一次,老黄狗的痛苦shen y声便越重,不知道过了多久,竹笙舞痛哭出声,声音覆盖了整个东山头,山林似乎感觉到了这个小女孩哭声中的无助焦急与痛苦,将这声音断断续续的延伸着,直到云宵。

    “这是它心脏的位置,只要把你手中的bi shou刺入这里,它便不会再痛苦了。”明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竹笙舞的身后。

    “丽姨丽姨,求你救救阿黄吧,舞儿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一见明丽,竹笙舞停住了哭声,眼中突然有了希望。

    “大公主,连一只畜生你都不舍得杀,以后你还怎么杀人”明丽目光中透着阴冷,那眼神让竹笙舞全身一颤。

    “我会杀的,我能杀的,丽姨,只要你能救活阿黄,舞儿一切都听你的,好不好”

    “是吗”

    “嗯,你相信舞儿,舞儿一定会杀了凌帝的。”

    “可惜这话太迟了,这条狗注定是要死。”

    “不,我不要,丽姨,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呀”竹笙舞的小脸更白了。

    “办法只有一个。”

    “什么办法”竹笙舞擦干眼泪欣喜的道。

    明丽微微一笑,俯身对着她道“把手给我。”

    “嗯,好。”

    电光火石之间,明丽纂紧了竹笙舞的拿着bi shou的小手狠狠的刺在了阿黄的心脏处。

    扑――竹笙舞素蓝的麻衣上染上了一道血迹。

    “这便是唯一的办法。”明丽冷笑一声。

    竹笙舞陡的睁大了眼。

    明丽对竹笙舞的养成计划现在可说拉开了维幕。

    皇宫。

    “龙倩儿,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呀”二皇子凌煜一进沉世柳住着的寝宫,便见龙倩儿与沉世柳二人正嬉闹着,便奇道,自从沉世柳在后花园晕倒后,他与这二对姐妹花倒渐渐的熟络起来,也知道这小龙倩儿在宫里可说是惊弓之鸟,天天担忧着三皇子凌飞找她麻烦,从未见她如此开心过。

    “煜哥哥,我要回家了。”一见是凌煜,龙倩儿便兴奋的冲动他的面前,豪不陌生的道,却在见到他怀里的小白猫时,开心的道“煜哥哥,这小猫好可爱哦。”

    “喜欢吗”凌煜抚了抚龙倩儿还未扎上辩子的,疼爱的道。

    龙倩儿点头如捣葱,可见其喜欢的程度了。

    “送给你的。”凌煜将小白猫递给小龙倩儿。

    “送给我”

    “是啊,知道你要出宫了,这个就算是送给你做留念的。”凌煜虽说是皇子,但从小没多少人喜欢他,更没什么朋友,自龙倩儿来了后,他只觉多了个小妹妹,对她是欢喜得很,有时还真希望龙倩儿就是他的亲妹子,而沉世柳虽说是一个女孩子,才七岁,但其胸襟与知识却并不下于他,令他赏识万分。

    “谢谢煜哥哥。”龙倩儿欣喜的抚摸着小猫的峰子,便径自到一旁玩去了,然而,当她刚将小猫放至地上时,猫儿喵的一声,竟一溜烟的跑出了寝宫。22

    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