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 > 第326章 前线打仗
    剑锋凌厉而霸气,如蛟龙腾空,以千军万马之势攻向对面一袭劲装的男子。

    劲装男子面对如此杀招,眼中露出赞叹,毕竟他的对手也只是一个不过七岁的娃儿,能将剑练到如此境界,实非易事,他一一将杀招拆开,最后一个凌空回马枪,将二人的比试结束。

    凌飞收了剑望着劲装男子,面对自己又一次的输在他的剑下,小脸露出不悦,道“卢将军,我们什么时候再比”

    “呵呵”已四十开外的大凌朝猛将卢成面对着既是皇子又是爱徒的凌飞一笑,道“三皇子,你的剑法比起半年前已长进不少,再过个四五年,臣恐怕也不会是你的对手了。”

    “要四五年吗我要在二年之内打败你。”凌飞傲然的道。

    “二年”

    “不错,二年之后,我们再来比试,我定当赢你。”凌飞将剑收入剑鞘,坚定的道。

    “好,臣等着,哈哈――”卢成豪笑,赞赏的点点头,他们大凌国历来以善战鼎足于世,每一个凌帝的武艺都是一流的高手,撕杀于战场如拔牛毛般之易,三皇子虽才七岁,却是皇子中他最为欣赏与喜欢的一位,面对他好胜的男儿志,卢成仿佛见到了年青的皇帝与自己,心下更是为大凌国有这样的皇子而感到骄傲。

    此时,凌飞的目光被练场门外的小白点给吸引了,当看清是什么后,他皱起了眉,小脸沉了下来,望着那团白白的东西,凌厉的眼神望向身后的一排太监,厌恶的道“是谁将这猫放进这里的”

    十几个拿着茶点与擦脸绸巾的太监们被凌飞阴沉的一问,吓的跪在了地上,诚惶诚恐的道“奴才们没有。”在他们的心里,三皇子是个喜怒无常的人,不管他是开心还是难过,只要稍稍不如意,自个的项上人头怕会成为三皇子盛怒下的牺牲品,尽管这白猫与他们不相干,但心里还是捏了一把汗。

    “估计是哪宫的娘娘所养宠物,三皇子不必动怒。”卢成见奴才们对三皇子的畏怯,心下赞叹,果然有皇子的威风啊,只可惜长幼有序,哎,若三皇子成为太子,大凌国的天下恐怕会更上一层楼啊。

    “那又如何宫里的人都知道本皇子最讨厌这些小东西,如果让我查出是谁养的,我定让父皇废了她。”凌飞说完,便朝小猫走去,欲把它给蹋出练场大门,哪知走到半路时,却瞧见一个娇小的人影匆匆跑了过来,一见到猫儿便欣喜的道“小猫猫,你在这儿呀,让我找得好辛苦哦。”说完,一把抱起了白猫欲往回走。

    “这白猫是你的”一见是龙倩儿,凌飞的脸上顿时开心起来,哪还有方才一副阴沉的模样。

    熟知就在龙倩儿看到凌飞的一瞬间,竟然吓得手儿一松,猫儿便掉在地上,猫本是轻巧之物,掉在地上也没事,只是闪着一双淡蓝的猫眼,不满的望着二人。

    “三,三皇子。”龙倩儿低头嚅嚅的道。

    “你不是回去了吗”凌飞插腰问,母后昨天不是说今天让她回家吗她怎么还没回去,不过见她还在宫里,凌飞的小脸却又止不住的上扬,不过他自己并未发觉。

    “等会就走了。”说完,龙倩儿又抱起了猫儿,转身便离去。

    凌飞原本开心的面孔染上蕴色,见龙倩儿从始至终就匆匆的望了自己一眼,反而是那只猫儿,她拿着当宝似的,心下不爽,他最讨厌漠视他的人了。

    “不许走。”凌飞走至龙倩儿的面前,脸上的不快几乎使得他俊美的小脸被乌云笼罩。

    龙倩儿站住了脚,用软软的声音怯怯的道“干什么呀。”

    “我讨厌你怀里的猫。”

    “我不是要把它抱走了吗”

    “不行,我要把它丢到宫外。”

    “不要,我喜欢小猫儿。”龙倩儿一听,把怀中的小猫抱得更紧了。

    “我说要丢就是要丢。”见龙倩儿竟然不听自己的话,凌飞索性走过去抢了。

    “不要,你干什么呀,哇”龙倩儿只是使劲的抱着猫儿不让凌飞抢走,无奈力量太弱,双手很快被他扳开了。

    凌飞望着手中的猫儿,得意的朝龙倩儿冷哼一声,哪知就在他拎起猫儿的后腿之际,突然手上一陈吃痛,白猫是野性的动物,被这二个小孩一翻折腾早已不耐,现在又被凌飞拎起了后腿倒挂在空中,野性一来,弹起前腿便往凌飞的手背上一抓,抓出了几道血痕来。

    “该死的畜生。“这一抓彻底的把凌飞给惹毛了,怒火一起,便拔出了腰中的剑将这白猫儿斩成了二截。

    这一切几乎是在瞬间完成,龙倩儿猛的停住了哭声,美目睁得老大,望着地下白猫的尸首,全身开始害怕的颤抖起来。

    “哼,谁让你不听我的话。”将已染血渍的剑丢在一边,凌飞以胜利者的姿态望着龙倩儿,恐吓道“如果以后你不听我的话,下场就会跟它一样。”哼哼,她胆子这么小,吓吓她,这样以后她便不会再漠视他了吧,凌飞在心里下意识的想到。

    龙倩儿已然说不上一句话,才五岁的她语言能力也不是很流畅,这样的血腥场面对她而言也太过了点,因此,她只是害怕的站在原地,一动未动,整个人几乎是呆愣的。

    “喂,我在跟你说话呢”见龙倩儿不理自己,凌飞变得不耐。

    龙倩儿依旧没有响动,直到沉世柳的声音传来“龙倩儿,你在哪呀”小龙倩儿的目光才动了动,望向声音来处。

    当沉世柳与凌煜来到练场时,便见到了一脸苍白的龙倩儿与地上那已被斩成二截的白猫尸体,以及满脸不耐的凌飞。

    “啊――”沉世柳一声尖叫,敢紧将视线从已死的白猫尸首上移开,强忍住那份恶心欲吐的反胃感觉,看到龙倩儿毫无血色的小脸时,慌忙上前拥住了她。

    “三弟,这是怎么回事”凌煜向来温和的脸上有了怒色。

    这时,龙倩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紧抱着沉世柳,将心中的害怕一一倾泻。

    “哼。”凌飞望着龙倩儿三人一记冷哼,转身离去。

    凌煜与沉世柳对视了一眼,皆是无奈,沉世柳低头哄着龙倩儿,知道她是吓坏了,而凌煜却是望着凌飞的背影,目光中闪过一道让人看不懂的阴噬。

    小时候的记忆,总是消失的很快,就连感觉也不见得会存在多少,但在意识的最深处,却将这一切化为了曾经相识,或许在长大后,有一瞬间会朦胧的记起一个片段。

    龙倩儿回到了家后,在父母的安慰下,在亲情的呵护中很快忘记了王宫里的种种,在成长的过程中,父母教导着她成为一个三从四德的优秀的皇子妃,宫里也会时不时的派宫女前来教导一切的宫规,龙倩儿也渐渐的明白了自己的一生都是为了一个男人活着,而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凌飞,他是她的人生,是她的天与地,是她一辈子必须服从的主。

    自龙倩儿离宫后,凌飞并没有感觉少了一个玩伴,偶尔想起龙倩儿时,心里的感觉只有不耐与烦心,他的记忆中只知道自己有一个未婚王妃,她是个胆小,懦弱的人,而这类人向来是他所厌恶的,成长的过程中,他继续霸道,无礼,喜怒无常,然而,随着年轮的转动,在帝王帝后一味的宠爱之下,他变得暴躁而残忍。

    沉世柳依旧娴静,爱书成痴,在她的室寝中,你可以见到全世界所有的书集,哪怕是军事、政治、兵书这些只有男人领域的书,沉世柳一一也没有放过。

    而我们的故事,也即将开始展开。

    江山如画,在这幅画中,没有了女人的点缀,一切只剩黑与白。

    八年后。

    凌国与商国已开战了三年之久,在这三年中,实力稍弱的商国连续吃了几场败仗下来早已是民不聊生,而凌国本身就是个军事大国,其经济实力又雄厚,虽说是它挑起了战乱,但三年下来,经济却并未瘫痪,虽无往日的繁荣景像,但依旧井然有序,国内更无之象,而这些,都得归功于当朝的二位相爷――左相沉桧与右相应承恩。

    凌国的天洪帝是个好战成痴的皇帝,一心想统一世界,成为真正的霸主。他善战,是个极为优秀的军事家,但对经济的发展却并不重视,若不是二相在内坐镇,以卓越的能力与智慧替天洪帝解决了这战争的后顾之忧,凌国估计也会与商国一样,整个国家陷入瘫痪的境地。

    然而,商国毕竟也是个大国,虽然战败了,但也折损了凌军不少的兵力,使得凌军无法一股作气的拿下整个商朝,于是天洪帝下令在全国征士兵,这一次,他将会御驾亲征,不再像前几次那般只做陈前指挥,这一消息令全国上下的热血男儿为之震奋,也令很多壮志未酬的男儿视为平步青云的捷径,顿时,参军民众空前高涨。

    风和日丽。

    春天是忙种的季节,凌朝的子民并没有回为战乱而慌于耕种,毕竟一家人的口粮可都在这小小的一方田上,只要战火不延至家门口,他们是断不会荒废播种的。

    竹笙舞刚从家里拿了几个洒了盐的饭团至田耕,便见着杜母与与杜胜二人似乎在争执着什么。

    只听得杜母道“不行,你不能去,我日子都定好了,再过一个月便是你与舞儿成亲的日子,你若走了,那小舞怎么办娘又怎么办”

    “娘,”杜胜欲说什么,便被杜母截断“胜儿,前线打仗是多么危险的事,你又没一身的好武艺,这有个万一什么的,你让娘与小舞怎么办呀”

    “胜哥,娘,我将饭团拿来了。”竹笙舞虽只听了一半,但已然明白他们为何争执,心下有些苦涩。

    “小舞,刚才我与胜儿的话你都听到了吧”杜母一见她,便道。

    “嗯。”竹笙舞点点头。

    “哎,你劝劝胜儿吧,我是说不动了。”杜母叹气,拿了饭团便走至一旁的树下吃起来,儿子虽然平常话不多,但只要他认定的事,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虽然他要去当兵只是个提议,但必定是已经决定好的。

    碧绿的秧田一望无垠的展现在东山脚下,微风一吹,迎面而摇,合着天边的白云,一副和平之相。

    “胜哥,若去当兵,没个十年是回不来的吧”竹笙舞将提着饭团的小篮放在一旁,自己则坐在了那块凸起的石块上,默默的吃起饭团来。

    “是啊。”杜胜喝了一大口艾叶泡起来的浓茶,淡淡的一笑。

    “那我们今晚成亲吧。”竹笙舞站起来直视着杜胜,目光是姑娘家的羞涩,但却坚定。

    杜胜一怔,面孔也一红,但随即恢复自然,道“小舞,我一直拿你当亲妹妹,我们怎么能成亲呢”

    “拿我当亲妹妹吗”竹笙舞美目望着东山顶,轻喃,半响,道“我还以为是自己长得不漂亮呢。”

    “怎么会呢。”杜胜失笑,15岁的小舞很美,是他见过的姑娘当中最美的,小舞的美不夺目,但在人群中却总能把人的目光紧紧的锁住,她的身上有股无形的尊贵隐隐的散着在周围,就算她的衣上补满了布丁,这气息依旧与她如影随形,或许就是如此吧,他从小只视她为妹妹,从未有它念,直觉告诉他,总有一天,小舞会离开自己,离开这个家的。

    “那是为什么”竹笙舞静静的吃着饭团,表情很淡,但却追问得很执着。

    “别问了,你以后就会明白的。”杜胜轻敲了敲她的额头,疼爱的道。

    竹笙舞望着杜胜,片刻之后才道“你真要去当兵”

    “嗯。”杜胜点点头,凝视着天边出神。

    “那便去吧。”竹笙舞暗暗叹了口气,心情有些复杂。

    杜胜一愣,对于小舞的回答总觉有种说不上来的奇怪,仿佛此刻的小舞跟以前变得不太一样了。

    “小舞,以后娘就交给你了。”

    “嗯,我会照顾好娘的。”说完,竹笙起站了起来,往家走去。

    不是他的错觉,杜胜望着小舞的离去,突然发觉,他一直疼爱着的妹妹真的变了很多,若换作以前,她定会缠着他不让他离去,哪怕是撒泼,耍无赖也定要留住自己,但现在的她却让她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似乎变得有些疏离,又有点冷漠的样子。

    想到这里,杜胜失笑,为自己有这样奇怪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议,定是自己要离开了才让小舞变得如此吧,突然,杜胜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这一想,他猛然发觉,小舞在八年前似乎就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是夜,星空灿烂,月光柔和。

    杜胜推开了院门,转身望着这个他生活了二十年的家,心底有些不舍,但最终,耸了耸肩上的包裹,毅然转身离去,他不愿一辈子做个山野莽夫,更不愿意年迈的母亲与他疼爱的妹子一辈子在乡下吃苦,所以他要去参军,因为他知道这个世上,qiong ren家的孩子参军才是唯一的出路。

    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