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都市小说 > 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 > 第333章 求之不得
    “那一辈子在这里陪着姐姐,可好”

    “当然好了,龙倩儿求之不得呢。”龙倩儿欣喜的道,她现在就只有世柳姐姐一个亲人,不和她在一起那和谁呢

    “秋儿。”沉世柳温柔的望了龙倩儿一眼,便对着一旁的宫女说道“去把龙倩儿的随身物品带到这里来。”

    “是。”秋儿领命而去。

    “姐姐”

    “龙倩儿,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正钦殿外的小厢房里吧,和语儿一起在我的身边帮衬着。”这是今天她找龙倩儿来的目的,沉世柳的目光在这一瞬间闪过一丝异样。

    龙倩儿一怔,不知为何当沉世柳说出这翻话时,她的心头浮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却又不知道奇怪在哪里,只是道“好。”

    天气渐渐的转凉,在皇宫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已是初冬,深黄的琉璃瓦下那一层层起伏绵延着的宫殿描上了一抹沉瑟,预示深冬的即将到来。

    此时,在御书房里,凌飞一脸凝肃的盯着下跪在地的男子,面露杀机,一旁,二王爷凌煜,左相沉桧,将军卢成与顾鼎立站立一旁。

    “皇上,北方旱情严重,又闹饥荒,现在天气渐冷,难民根本没有御寒之衣物,民众才会扰乱邻省,唯今之计,是朝廷拔款筹粮济民,而不是武力杀戮。”男子正是当朝将军卢成手下的三副将之一,佟平。。

    “三个月前,朕不是拔了五十万两银子吗五十万两,足以让这些所谓的难民吃饱喝足,但他们非旦不知感恩,竟然还武装反动。”凌飞冷哼。

    “皇上,”佟平凝思,方才道“臣怀疑那五十万两并未到达民众之手,而是入了当地官员之腹囊。”

    “可有证据”

    “臣还没有。”

    “传令下去,让吏部,刑部严查此事。”

    “是。”佟平行了礼之后退了出去。

    “皇上,臣等也告退。”其余众人也一一行礼退出,只有沉桧留了下来。

    “沉相还有事要奏吗”凌飞冷望着沉桧。

    “是,皇上,臣听说皇后娘娘自入冬后身子便一直卧床不起,臣颇为担忧。”沉桧的脸上露着焦虑

    “皇后没事,只不过前几日受凉,朕已着御医医治。”凌飞说得不冷不热。

    沉桧微一颔首,又道“皇上,臣想去看望一下皇后娘娘”哪知,未等沉桧说完,凌飞便道“沉相,后宫是妃子们居住之地,外臣是不能擅入的,这你应该知道。”

    沉桧面色一沉,“臣知罪,臣告退了。”说完,躬身退了出去,刚一转身,沉桧的脸上便如被打了个巴掌般,阴了脸,变得异常铁青。

    远山含烟,雾气飘渺,仿如仙境。

    龙倩儿惦着足望着皇宫北面的东山,一时不禁被山上奇怪的气象所吸引,直到几声轻咳从一旁传来,才回过了神。

    “看来姐姐的风寒还没好尽,今天太阳虽好,却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了,姐姐若是再着了凉,身子可会很沉重的。”龙倩儿关心的道。

    “没事,好些日子没出来了,今天太阳不错,让身子沐浴一下阳光也不是一件坏事。”沉世柳手拿一本诗集,专注的看着。

    “小姐,我们还是回宫吧,这里风大,小心又着凉了。”语儿忙从身后的宫女那拿过绣凤捏珠攒的缎披衣给沉世柳披上。

    “我真的没事,刚才也只不过是喉内干痒,忍不住轻咳而已。”沉世柳失笑,尽管面色苍白了点,但目光却是有神。

    此时,只听得一声温和如春风般的声音在亭外道“臣见过皇后娘娘。”

    宫女们一见来人,原本无聊的目光变得炽热,赶紧行礼,“奴婢们见过王爷。”行完礼后,偷偷的打量着凌煜,那样子,显是饱含春意浓情。

    沉世柳一愣,望着那欣长的身子,满含笑意的眼眸,心突然一窒,一时竟失了神。

    王爷龙倩儿好奇的望着底下的男子,十九,二十岁的模样,身形高致,温文尔雅,一身雪白长衫将他高贵优雅的气质表露,白俊的笑上扬着一抹好看的弧度,星眸闪着暖人心的温情,令人忍不住想要亲近,他望着沉世柳,仿如故人般,亦如邻家兄长。

    “你是煜王爷”沉世柳回过神,这才发觉自己竟然盯着他看了好长一会,一时娇脸挂满了红霞。

    “皇上恕罪。”田御医下跪。

    保不住床上的沉世柳心一沉,一时只觉呼吸竟困难无比,不禁泪如雨下。

    “皇上,老臣有一办法可保龙子无忧,只是――”

    “说。”

    “田御医,只要能保住孩子,不管吃多大的苦,我都能承受。”沉世柳急切的道,她真的好想要一个孩子,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起来说话。”凌飞冷声道。

    “是,皇上,只要皇后娘娘在接下来的九个月里一步不离床,龙子便能保住。”田御医想了想,又说道“在这九个月里,臣与众御医们会片刻不离皇后娘娘左右,势必让娘娘无恙的生下龙子。”

    想也未想,凌飞道“好,如果九个月后,朕的龙子有个万一,就提你们的项上人头来见。”

    刚走进殿内的龙倩儿心中一寒,皇帝说了,朕的龙子有个万一,就提你们的项上人头来见,那世柳姐姐呢如果她的世柳姐姐的生命有个万一,那怎么办呢

    未还未亮之时,正是冬日寒潮最旺之际,丝丝的凉意无孔不入,非要沾粘一些热量去才甘心似的。

    龙倩儿捧着药汁,小心翼翼的走近床前,将药汁放置在一旁的长条案上,才吁了口气,却见沉世柳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不禁娇妍一笑,道“姐姐今天的气色不错哦。”

    “是吗”沉世柳欣慰的笑了笑,她躺在床上也有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她从没敢深睡过,就怕一个转身吓着了肚子里的孩子。

    “嗯。”龙倩儿点点头,却不知为何哽咽起来。

    “傻妹妹,哭什么呀”

    “没什么。”龙倩儿吸了吸鼻子,转而笑说道“姐姐,你给孩子取了名字了吗”

    说起孩子,沉世柳的目光中充满了慈爱,摇摇头“还没有呢,龙倩儿,你帮姐姐想一个吧。”

    “那我可得先翻翻书本来着。”龙倩儿喜道。

    点点头,沉世柳目光柔和的望着龙倩儿,十五岁的龙倩儿长得是更美了。

    “姐姐为什么这般看着我”见沉世柳紧盯着自己的,龙倩儿不禁奇道。

    “龙倩儿,姐姐想求你件事。”

    “姐姐说就是了,妹妹都会照办的。”龙倩儿俯身将耳朵紧贴着沉世柳还未突显出的肚子,脸上难掩兴奋。

    “姐姐希望你能成为皇上的妃子。”沉世柳一说完,明显的感觉到了龙倩儿身子的轻颤。

    “姐姐你刚才说什么”是她听错了吗

    “你没有听错,我希望你成为皇上的妃子。”

    龙倩儿神情有点呆滞,久久才回过神,喉咙动了动,那话竟像是拼出来般“我,我不想。”

    “如果是姐姐求你呢”

    龙倩儿一怔。

    “为什么”她不解,想起凌飞冷冰的面孔,龙倩儿心底打了个寒颤。

    “如果皇上在这个时候不纳妃,那么春季选透势必要提早进行,而我这样的身子,”沉世柳顿了顿,道“选秀的秀女都是要皇后亲点的,我这般,连正钦殿都离不开一步,更何况去主持选秀呢所以,我希望你能出面替姐姐圆圆场。”其实,她是想借这个机会将龙倩儿捧上主妃的位置,毕竟这一直是她的初衷,一直以来,她都想把这个位置交还给龙倩儿,就算不能,也要把原本就属于龙倩儿的东西尽数还给她,所以,她必须在选透之前让龙倩儿将主位坐实了,要不然,众多秀女一进宫,龙倩儿怕是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姐姐,哪些秀女成为妃子,不都是内定的吗内务府只要撂一下牌就行了,皇上与皇后也只是出出面,此刻,姐姐正在养胎,不出面亦是可行的呀。”龙倩儿嚅嚅的道。

    沉世柳一怔,望着龙倩儿的目光不禁多了几份的讶异,“你听谁说秀女是内定的”

    “我自己猜的。”

    “猜的”沉世柳显得有些震惊。

    “是呀,历来的皇帝不都是如此吗为了拉拢大臣们与皇权一心,便会立大臣们的女儿为妃子,妃位也按着各大臣的品级而定,同时也能借这些秀女试探大臣的心意。”龙倩儿说着自己的见解。

    “龙倩儿,你变了很多呀,竟然连这些也想到了。”沉世柳欣慰的笑说道,二年的时间,她一向保护在羽翼之下的妹妹什么时候开始在心里对这些事情也有了圈儿竟能将皇权与秀女的厉害关系看得这么透彻,不过,这真是好现象呀,不是吗

    龙倩儿羞涩的一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想到这些,姐姐一说起秀女之事,脑子里就不自觉的浮起这些想法来。”

    “龙倩儿啊,姐姐是真的希望你能成为皇上的妃子。”沉世柳语气沉重的说道。

    龙倩儿低下了头,久久才道“龙倩儿怕皇上。”

    “姐姐真的希望你能答应,”沉世柳哀声一叹,道“要不然,等秀女们进宫了,我这位置就成为了众女争夺的焦点,只是宫女的你,能帮得上忙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沉世柳以为自己都快睡着之时,龙倩儿突然说道“好,我答应姐姐。”

    奇异的,龙倩儿只觉向来不安的心在这一句话之后,仿佛一下子蹋实了,脑海里不禁想起母亲对自己所说的话“孩子,你要记住,右相府并不是你的家,你的家在王宫,因为你的良人,你的天与地,你的主在那里,从今以后,你的世界里只能有三皇子的存在,而不能存在别人。”然而,心虽踏实了,但那份害怕却依然还是矛盾的存在。

    “那就好。”沉世柳欣慰的一笑,她知道龙倩儿迟早会答应的,王宫与凌飞是龙倩儿的宿命,十多年来那么多人对她教导,就只是为了凌飞,她又怎能逃脱得出这命中注定的缘份

    太阳刚一露脸,沉母柳氏便在宫人的带领下进了正钦殿。

    “娘,您怎么来了”沉世柳一见是母亲,不禁有些激动,自入宫以来,她与家人仿如失去了音讯般,她心里自是清楚这一切都是今当的皇帝所为,个中原因复杂难辩,而她也不愿多想。

    “命妃柳氏见过皇后娘娘。”柳氏朝女儿行了礼,神情亦是激动。

    “快起来。“沉世柳不禁湿了眼眶。

    一旁的语儿忙扶起柳氏,又搬过凳子放置在柳氏的身旁,对着一干子宫奴道“你们下去吧,这里有我侍候就行了。”

    “是。”宫女们躬身退下。

    “世柳,你的身子可好”柳氏激动的上前,紧握住女儿的手,哽咽道。

    沉世柳点点头,亲人见面,一时悲喜交加,竟说不上话来,久久才道“娘,您今天怎么会进宫呢”

    “是你爹爹求皇上让我进宫来看你的。”柳氏从袖内拿出帕子擦去了眼角的濡湿,又道“世柳,你瘦了,这二年在宫里过得好吗”

    “娘放心,女儿过得很好。”沉世柳将自己进宫以来的点点滴滴一一向柳氏道来。

    直到二个时辰后。

    柳氏安慰的道“皇上能对你如此,也算不错了。”随即面色一正,又道“世柳,娘今天进宫来还有一事。”

    “什么事”见母亲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慎重,沉世柳心下也不由得沉重起来。

    “你怎么能提出让龙倩儿当皇上的妃子呢”柳氏道。

    沉世柳一怔,问“母亲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她在三个时辰之前才对龙倩儿提起,别说是宫里人了,就连语儿,她也未说过,母亲又是从哪知晓的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爹爹可是为此事大发雷霆,你太傻了。”柳氏一叹,又朝一旁的语儿道“语儿,你去外面看着,如果有人来了,出个声。”

    “是,夫人。”语儿福了一福,便守至门口。

    “娘,女儿现在的一切本来就是龙倩儿的,若不是因为爹爹,”沉世柳没再说下去,只道“我只是想为爹爹赎罪。”

    “孩子,你爹爹这辈子是做错了一件无法挽回的事,但又怎舍得让你来补偿呢”柳氏语重心长的道“原本把龙倩儿留在宫里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当初若不是你一意孤行,我与你爹爹是绝不会答应的,她若只做一个普通的宫女,也罢,但现在你竟然要让她当妃子,主动将皇上送人,万一她若是知道了那些事,这不是拿刀往自己的身上砍吗”

    “她不会知道的,娘放心。”沉世柳道“这个秘密女儿会把它带进棺材里。”

    “你啊,太天真了,总之,龙倩儿不能为妃,世柳,听娘的话,把龙倩儿送出宫去。”柳氏的态度很坚决,她也疼龙倩儿,但女儿毕竟是她亲生的,轻重一比,便见分晓了。22

    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