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10章 初次配合
    听到王庾喊出李世民的名字,李渊父子很惊讶。

    李世民目露疑惑:“你认识我?”

    这句话就是承认了他的身份,王庾很高兴,露出了来到古代之后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她握住箭杆,掰断,扔在了地上,然后一步一步地朝着李世民走去,这就是开创了盛极一时的“贞观之治”的皇帝。

    这就是千古一帝——唐太宗。

    这就是天可汗...

    他将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信念,这一刻,王庾突然找到了她活下去的目标,那就是,她要参与“贞观之治”的开创。

    她要亲手描绘一幅壮阔美丽的大唐盛世图。

    王庾在李世民面前站定,伸出了土黄色的精瘦小手:“带我走。”

    李世民怔了怔,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娃儿估计是被起义军抓走的农民,趁机跑了出来。

    不过看在娃儿救了父亲的份上,就救他一命吧。

    “好。”

    李世民牵住她的小手走到马前,双手放在她的腋下,举起她放在了自己的坐骑上,然后与李渊对视一眼,就跃上马继续杀敌。

    周围厮杀声不绝于耳,眼前尸体横飞,鲜血四溢,这本是修罗场,但王庾不觉得害怕,她靠在李世民的怀里,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心安。

    李世民十分勇猛,与王庾同乘一骑,丝毫不影响他的战斗力,左突右击,很快就带着士兵们冲出包围,大肆杀敌。

    正杀得痛快的甄翟儿远远望见王庾坐在敌军的马上,脸色顿时就变得阴沉。

    他说过,俘虏必死,他是不会放过那小子的。

    甄翟儿抽出弓箭,弯弓搭箭,对准了王庾。

    “咻。”

    破空声传来,李世民敏锐地抱着王庾往边上一扭,躲过了箭。

    但紧接着,第二箭、第三箭...极速飞来。

    李世民驱使着马儿躲避飞箭,但周围的起义军围了上来,冲他刺出了长矛。

    在步兵和箭阵的双重夹击下,李世民应付起来渐渐地感到艰难。

    “我来,你专心对付他们。”

    王庾抢过缰绳,驱使着马儿躲避飞箭。

    起初,李世民很怀疑这娃儿的意图,但几个轮回下来,他发现这娃儿小小年纪马术却很好。能驱使马儿精准地躲开飞箭,还能协助他对付周围的起义军,两人初次配合就配合得很默契,就像是一起作战多年的战友,很快就杀出了重围。

    后来估计是没有箭了,甄翟儿不再执着于杀王庾,而是专心对付隋军。

    经过刚才一翻动作,王庾感觉到手臂上的伤口很痛,且在马背上颠上颠下的,头晕得厉害。

    她往战场上看了一眼,两军正是杀得激烈的时候,也不知这一仗要打到什么时候...

    她想了想,从袖子里掏出一团麻布,绕过李世民的腰,将自己和他绑在一起。

    李世民感觉到她的动作,惊道:“你要干什么?”

    王庾在腰间打了个死结,回头对他嫣然一笑:“你说过要带我走的,不许丢下我...”

    说完,头一歪,就没了声音。

    李世民吓了一跳,连忙去探她的鼻息,感觉到她的呼吸时,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还好,只是晕了过去。

    李世民提起长枪,朝着敌军冲了过去......

    这一仗,隋军大胜,甄翟儿损失惨重,不得不带着残余部队逃回了西河。

    **

    “真舒服,好久没睡过这么舒服的觉了。”

    王庾伸了个懒腰,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瞥见袖子,感觉不对,忙坐了起来。

    “嘶...”

    手臂上传来的痛让她记起了之前发生的事,她这是在太原了?

    她身上的衣服被人换了,等等,她的军刀呢。

    “你是在找这个吗?”

    一名女子从外间走了进来,朝云髻上珠钗环翠,眉间祥云花钿,目含春风,面若桃花,红衫窄裹小缬臂,袅袅娜娜地走到床前,伸出了白皙娇嫩的右手。

    躺在她掌心的正是王庾心心念念的军刀。

    王庾一把抢过军刀,塞进了怀里。

    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似乎有点过激,又堆上笑容对那女子说:“多谢。”

    女子笑了笑,对她的举动并不在意,“小娘子不必拘谨,你救了阿翁,就是府上的贵客,以后需要什么尽管说...”

    她说什么?

    小娘子?

    她的女身已经被暴露了?

    怎么会暴露的?

    “等等。”王庾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三天。”

    昏迷了三天啊,难怪被发现了,这么长时间,肯定会有人帮她换衣服擦身子,不像之前她在魏刀儿的军营,只是昏迷了半个时辰就醒来了。

    当然,那些人也没想着给她换衣服,只想她快点醒来,询问袁天罡的下落。

    “这是李渊的府邸?”王庾的目光中带有一丝期待。

    旁边的丫环喝道:“大胆,怎敢直呼阿郎的名讳?”

    “淇水,不得无礼。”

    女子喝止了丫环,柔声对王庾说:“没错,这是李府。”

    王庾歪头想了一下,刚才这女子称她“救了阿翁”,那她应该是李渊的儿媳,也不知道是哪位儿媳。

    “那你跟李世民是什么关系?”

    淇水张口又要训斥,被女子用眼神制止了。

    女子耐心回答:“李世民是我的夫君。”

    夫君?

    那她就是大名鼎鼎的贤良皇后——长孙皇后啊。

    王庾露出敬佩的眼神,从床上走下来,正经地对着长孙氏作揖:“原来你就是长孙...娘子啊,失敬失敬。”

    看见她这种态度,淇水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点。

    长孙氏没想到王庾突然来这一遭,吓了一跳,忙上前扶起她:“小娘子使不得,你是阿翁的救命恩人,该是我向你行礼才是。”

    说完,对着王庾行礼。

    王庾也吓了一跳,在长孙氏弯下腰之前,赶紧扶住了她,不让她行礼。

    “你们在干什么呢?”

    这时,李渊和李世民突然走了进来,长孙氏急忙行礼:“阿翁。”

    王庾不动声色地看了长孙氏一眼,学着她的动作,对着李渊和李世民行了叉手礼。

    仪态不错。

    李渊改变了“她是个农民”的想法,径直走到王庾面前,盯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赞道:“好一个聪明漂亮的女娃,不错,不错。”

    面对未来唐朝开国皇帝的赞扬,王庾露出羞怯的笑容,显得有点腼腆。

    洗去一身灰尘,露出了王庾原本的肤色,再加之这番小女孩娇羞的作态,在李渊眼中更是显得她玉雪可爱,比第一眼的印象要好太多了,李渊对她的好感又多了一分。

    “娃儿,你今年几岁了?”

    问完之后,李渊用眼神丈量了一下她的身高,又问:“六岁了?”

    这让王庾想起了魏刀儿,他也是这般刚问出口就自认为她是六岁的年纪。

    好吧,既然你们都认为我是六岁的小孩,那我就是吧。

    王庾点了点头:“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