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11章 琅琊王氏
    李渊忍不住赞了一句:“小小年纪,却能只身上战场,真是后生可畏啊。”

    又问:“娃儿,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

    王庾抬起下巴,昂首挺胸,响亮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王庾,颍川庾氏的庾...”

    李渊一惊:“你是琅琊王氏的后人?”

    琅琊王氏?

    王庾眼珠子一转,镇定地回答:“我祖籍在临沂。”

    果真是琅琊王氏的后人。

    众人看向王庾的眼神立刻就变了。

    接下来,李渊说话的声音都温柔了几分:“那你怎么会出现在雀鼠谷?还有,你的父母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王庾低下头,声音哽咽:“我随家人去西河郡探亲,不想遇到了盗匪...家人全都遭了毒手,只有我...逃了出来...”

    看她肩膀耸动十分难过的样子,长孙氏有些心疼,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给她无声的安慰。

    李渊默了片刻,又问:“那你父亲是王氏哪一支?”

    王庾愣了一下,随即回答:“我从小就被父亲送去终南山学艺,父亲不曾跟我说过家族的事,也没人跟我说过,是以,我不清楚。”

    “那你师父是谁?”

    “家师性子淡泊,并不想别人知道他的名号,故而嘱咐过我不能向别人提起他的名号,抱歉。”

    李渊还想问下去,这个时候,一个丫环端着药走了进来:“娘子,小娘子该换药了。”

    这话提醒了众人,王庾还是个伤患。

    闻言,李渊放弃了询问,只是对王庾说:“你小小年纪便遭逢大难,也是可怜。不过你救了我,我自不会亏待你,以后你就安心在我府中住下,缺什么就跟长孙娘子说。”

    说完,又嘱咐长孙氏:“好好照顾这娃儿。”

    长孙氏应下,恭送他离去。

    李世民没走,他好奇地盯着王庾,想问什么,又不开口。

    王庾站在原地,大大方方地任他打量,心里却在吐槽:不知道原主叫什么名字,反正她是叫这个名字,现代的故乡也确实是在临沂。她没骗人,至于他们误会她是琅琊王氏的人,这就不是她的错了。

    当然,后面的话吧,真假参半,但无伤大雅,总要为自己在古代造一个合理的身份。

    这样一想,王庾就更加镇定了。

    长孙氏推了一下李世民:“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我要给王小娘子换药了。”

    “哦。”李世民迟疑了一下,临走之前又看了王庾一眼。

    长孙氏拉着王庾走到床边:“来,坐下,我帮你换药。”

    淇水连忙说:“娘子,还是我来帮王小娘子换药吧。”

    “你毛手毛脚的,别弄疼了王小娘子,还是我来吧。”说完,长孙氏接过淇水手中的药,开始帮王庾换药。

    长孙氏的动作很熟练,也很温柔,王庾几乎没感觉到什么痛楚。

    真是没想到,堂堂一国皇后亲自给她换药,这放在从前,王庾是想都不敢想,但她偏偏就有了这样的奇遇。

    “咦?衣服怎么湿了?定是伤口痛,睡觉不安稳做噩梦了吧?瞧瞧,都被汗浸湿了。”

    长孙氏吩咐淇水:“去拿套干净的衣裳来。”

    很快,淇水就捧着干净的衣裳过来了:“王小娘子,这是我们娘子在你昏迷的时候亲手为你缝制的衣服,唐国公府没几人能有这待遇,你可得记在心里...”

    “多嘴。”长孙氏骂了她一句,接过衣服准备帮王庾换。

    王庾往里挪了挪,有点别扭:“我自己换。”

    “我们娘子除了服侍二郎之外,还没对谁这般耐心,你却不领情?”淇水气愤不已,骂道:“真是不知好歹。”

    “淇水。”

    长孙氏喝了一声,板着脸,看起来是动怒了,淇水连忙退到一旁,低着头不敢再出声。

    见她老实了,长孙氏的脸上重新挂上笑容,柔声对王庾说道:“婢子粗鲁无礼,你不要放在心上,你想自己换衣裳,就自己换吧。”

    长孙氏将衣服递过去。

    王庾道了一声谢,接过衣服。

    等到换了里衣,轮到穿外面的衣服时,王庾就犯难了,手脚并用,最后把自己捆成了一团。

    “那个...我不会穿...”

    淇水转过身看向王庾,“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哈哈...我还是第一次见人穿衣服把自己穿成筒粽的,哈哈...”

    王庾的脸一下子变得滚烫,如煮熟了一般红,直红到耳朵根。

    长孙氏严厉地瞪了淇水一眼,淇水立刻捂住了嘴巴,但她抖动的身体暴露了她抑制不住的嘲笑。

    长孙氏无暇管她,上前帮王庾把衣服弄下来,如同抽丝剥茧一般,一件一件都脱了。

    虽然长孙氏很照顾她的心情,但王庾一看见淇水那张欠揍的脸,就恨得牙痒痒,不会穿衣服有什么好笑的?

    她是现代人,又不是古代人,不会穿古代的衣服很正常的好不好。

    哼。

    低头一看,长孙氏正准备将脱下的衣服给她穿上,她连忙按住长孙氏的手,“我不要穿这套衣服。”

    长孙氏以为她觉得这套衣裳不好看,就吩咐淇水:“去拿另一套衣裳来。”

    王庾一听就知道是女装,急忙说道:“我不穿女装。”

    长孙氏怔了一下,随即笑呵呵地说:“原来王小娘子也喜欢做男装打扮啊,行。”

    “娘子,府上没有适合王小娘子穿的男装。”淇水提醒道。

    “那就去外面成衣铺买,赶紧的。”

    淇水忍不住白了王庾一眼,真是个麻烦精。

    王庾正好看过去,瞧见她的白眼,不甘示弱地回敬了她一个白眼,气得淇水直跺脚。

    长孙氏喝道:“还不快去。”

    淇水终是冷哼一声出去了。

    长孙氏抱歉地看向王庾:“婢子无礼,让王小娘子见笑了。”

    王庾有点不好意思,刚才她的行为也不怎么礼貌,“娘子别这么说,是我任性了些,其实,那丫头挺可爱的。有这样活泼的丫头在身边,生活也能多些趣味。”

    长孙氏闻言不觉惊讶,没想到王庾非但没有借机让她处罚淇水,反而称赞淇水,真是一个心胸宽广的孩子,不愧是琅琊王氏的后人。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淇水从小就跟在我的身边,后来随我进入唐国公府,虽然平日里咋咋呼呼,但总能让我轻快几分。”

    长孙氏看了一眼王庾乱糟糟的头发,突然说道:“我来给你梳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