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69章 怎么处置
    程知节望了望天,幽幽说道:“这天气,眼看着就要下雪了,恐怕我们刚出太原,就会被困在路上。”

    张亮一愣,也跟着望向天空,虽然天气很冷,但是晴空万里,怎么看都不像是要下雪的天气。

    不过,临近年关,下雪也是正常的。

    “那你的意思是,等过了年,天气好转,我们再走?”张亮试探着问。

    “不,我们不走了,就留在太原。”程知节说。

    不走了?

    张亮一脸懵逼,刚才一副坚决要离开的模样,怎么这会儿就变卦了?难道是因为官职?

    程知节低声解释道:“我刚得到消息,一个月前,李密再次对洛口发动了攻击,但失败了。

    “最近荥阳风平浪静,李密没有再起战乱,听说是被朝廷招安了。”

    张亮顿时就明白了过来,如果李密接受了朝廷的招安,那他就是朝廷的人了。

    李渊也是朝廷的人,既然都是朝廷的人,为什么还要千里迢迢地回去投奔李密?

    在太原也是一样的,何况他们现在积累了战功,有了不错的官职,李渊也看重他们,现在的日子比在瓦岗寨舒服多了。

    既然程知节早就知道了消息,为什么还要听从王庾的话去跟李渊告辞?

    “哦!”

    张亮后知后觉地明白了过来,声音不自觉地拔高。

    秦琼三人听到声音,回头看了过来。

    张亮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继续往前走,等到秦琼他们转过身去,他凑近程知节,奸笑道:“原来你早就打定主意留在太原,刚才那一出,是以退为进,为了捞官职的。

    “程兄真是聪明,张某钦佩不已。”

    程知节笑笑,不置可否。

    早已看穿一切的徐世勣陪同在秦琼身边,和他们说说笑笑,仿佛没看见后面两人的小动作。

    ------------

    书房中的李渊正在骂王庾:“他们的两个月是到了,你的两个月还没到呢?

    “擅自进我书房,你挑战失败了,以后再也不许进我书房。”

    王庾不慌不忙,爬到椅子上坐好,心中感叹了一句,还是椅子坐着舒服,然后笑眯眯地看向李渊:“唐公打仗打晕了吧?

    “你去马邑之前就说,只要我背完六十本书,就让我进书房,不限时间。”

    李渊一愣,突然想起是有这么回事,但想到管家跟他禀告的事情,他狐疑道:“你这些日子天天出去逛街,你还有时间背书?

    “我走之前,你还有二十本书没背吧?我不信你这么短时间就背完了。”

    王庾有点嘚瑟:“逛街不影响我背书啊,反正你和二郎、长孙姐姐挑的书,我一字不错地都背下来了。你不信的话就去问长孙姐姐吧,她不会骗你的。

    “再不然,我也可以现在背给你听。”

    李世民暗暗称奇,这小丫头果真是天赋异禀。

    李渊刚回来,一堆事需要处理,不想听她背书。不过看她肆无忌惮的模样,李渊相信了她的话,当然,他还是会去找长孙氏验证的。

    “不用背了,我相信你。”

    王庾想起抬回来的骁果军的尸体,问道:“对了,那些骁果军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都死了?”

    李渊闻言怒气上头,重重地哼了一声,没接话。

    王庾一头雾水,便看向李世民。

    于是,李世民将骁果军暗杀他们的事情讲了一遍。

    王庾听完,摸向左手虎口,久久没有出声。

    看来,杨广真是穿越的,一心想要置李渊于死地,阻止唐朝的建立。

    如今战乱似乎都停止了,各地匪首也接受了朝廷的招安,整个隋朝江山,似乎风平浪静,岁月静好。

    李渊若想揭竿而起,没有合适的理由...

    她正胡思乱想,李渊却说起了苏亶涉嫌杀张雨蝶的案子:“对了,你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苏亶杀人吗?”

    王庾缓过神来,摇了摇头。

    沉默片刻,又道:“我有证据证明他不是凶手。”

    王庾见李渊和李世民齐齐看了过来,颇有点不好意思:“是他们先冤枉我和段志玄、唐俭的,所以我才扣下了证据。”

    接着又将自己的打算说给他们听。

    李渊频频点头:“嗯,不错,做得好。不过这件事我不宜出面,既然你是受害人,那就由你去交涉吧。”

    王庾想了想,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就答应了:“好,我去办。那死了的骁果军怎么处置?”

    提起死了的骁果军,李渊的脸色就很不好看,他冷笑一声,道:“自然是从哪儿来,就送哪儿去。

    “突厥退兵,这是喜事,临近年关,也该让陛下高兴高兴了。”

    王庾心中腹诽:恐怕杨广听到消息高兴不起来。

    提到骁果军,李渊就想起了段志玄他们穿在身上的光明铠,问王庾:“听说你抢了苏威手底下骁果军的装备,苏威没找你麻烦?”

    王庾哼道:“技不如人,他还怎么好意思问我要装备,我说了那些装备是他擅闯唐国公府吓着长孙姐姐的赔礼,他不敢问我要。”

    李渊抚掌,大赞:“做得好,不愧是我唐国公府的人。”

    又给自己脸上贴金,王庾在心中翻了个白眼,不想跟他计较,“对了,那些死了的骁果军,唐公还是把他们的装备留下来吧。

    “那些装备可都是好东西。”

    李渊想了一下,道:“你抢的那些够了,死人身上的东西我不要,晦气。”

    王庾瞟向旁边的多宝阁,腹诽道:怎么不嫌弃多宝阁上那些宝贝,不也是前朝死人用过的东西,真是睁着眼说瞎话。

    转念一想,又明白了李渊的用意。

    --------

    城外官道上,一辆牛车晃晃悠悠地往马邑方向驶去。

    张出尘觑了李靖一眼,见他依然板着脸,很生气的模样,就放软了态度,柔声说道:“其实你完全没必要担心德謇。

    “王小娘子那么聪明,德謇跟她相处几日,说不定能沾点福气,读书变聪明了呢?

    “你不是总骂德謇不省心让你生气吗?现在好了,他不在家,就没人惹你生气了?”

    李靖瞪了过去:“我是嫌他不听话吗?我那是担心他。”

    张出尘笑了:“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刚才你也见到了,德謇在唐国公府吃得好睡得好,不知道多开心呢。

    “再说唐国公府守卫森严,高手如云,德謇能有什么危险?”

    看着她一脸轻松,李靖有苦难言,嘴唇翕动了好几次,终于开了口:“难道你没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