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157章 谋划逃离
    长安城皇宫。

    遥望天际红霞飞,近观美人花容笑。

    韦妃从美人榻中缓缓起身,纤纤玉手一伸,立刻有宫女上前搀扶。

    凤眼轻扫几案上的信件,那是东都洛阳来的信,她峨眉轻蹙,慵懒地开口:“今日,李三娘都做了些什么?”

    宫女恭敬回道:“还是和前两日一样,晨起练功,早膳后看会儿书,午膳后小憩半个时辰,然后就去了园子里赏花。

    “这会儿恐怕是在西面的花园,那里有李三娘喜爱的芍药花。”

    韦妃露出轻蔑的笑:“小家子气,竟喜欢芍药这种不起眼的花。”

    默了片刻,她肃然吩咐:“盯紧了。”

    是夜,李三娘按照前两日的作息,用完晚膳后看了一会儿书,又弹了半个时辰的琴就歇下了。

    外面的宫女看见李三娘房内的灯火熄灭之后,心里就不由地松懈了下来。

    又过了两个时辰,守在外面的宫女斜倚在柱子边,昏昏欲睡。

    李三娘翻窗而出,瞄了一眼廊下的宫女,就迅速朝院门而去。

    今晚守门的是一个年老嬷嬷,她看见李三娘鬼鬼祟祟的身影并无惊慌,也没有大声喊叫,而是静静地等待李三娘的到来。

    待李三娘近前,她默默地打开院门,并无声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三娘轻声说了一句“嬷嬷放心,我会信守承诺,给你孙子一笔钱,让他离开长安”,就利落地跨过门槛,悄然而去。

    年老嬷嬷眼中闪现着泪光,又默默地关上了院门。

    这只是出了偏殿院门,再往前就是韦妃居住的宫殿正门,外面有禁军侍卫把守。

    李三娘不敢松懈,一路猫着腰,尽量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黑暗中。

    很快,她就到了殿门旁,她四处看了看,见周边无人,便从怀里掏出一根竹管,从门缝中伸出去。

    她对着竹管的一头用力吹了吹,一缕细长的烟雾从竹管中喷射而出,迅速在空中弥漫。

    这是她用了两支金钗从一个内侍手中换来的迷药,内侍称其能迷倒一头牛。但李三娘对其话抱怀疑态度,所以将他手中的迷药全买下,加大了分量对付门外的侍卫。

    吹完迷烟之后,李三娘收起竹管,忐忑地等待。

    所幸上天眷顾,她并没有等多久,就听见外面传来了闷响。

    一....二....

    成了。

    李三娘嘴角上扬,再一次扫视周围,见没有异常,就打开了殿门。

    走出宫殿之后,她又将殿门关上,并将两个侍卫扶到门边,做出一副打瞌睡的模样。

    做完这一切,她迅速往西面而去。

    这三天,她早就探好了路,径直往掖庭宫奔跑。

    当她赶到掖庭宫时,正好看见一辆马车从掖庭宫中驶出来,她悄悄地跟了上去。

    走到一处昏暗甬道时,她突然出手,对着马车旁的内侍脖子用力一砍,内侍轰然倒地。

    马车另一旁的内侍听见闷响,勒停了马车,走了过来,看见李三娘并无惊讶,而是埋怨道:“你怎么现在才来?”

    李三娘冲他微微一笑:“还来得及。”

    说完,将倒在地上的内侍拖到黑暗角落中,没过多久,角落中走出一个内侍,面容赫然是李三娘的面容。

    “走吧。”

    李三娘微微垂着头,跟着马车缓缓前行。

    掖庭宫在皇宫的西面,这几日她在西面的园子赏花,就是在寻找时机。

    幸运的是她找到了一个契机,并用身上的珠宝收买了一个内侍,这就是负责运送秽物出宫的内侍。

    马车徐徐行至宫门前,禁军侍卫喝道:“站住,干什么的?”

    两人立刻勒停马车,内侍掏出令牌,恭敬回道:“小的是负责押送秽车出宫的。”

    “打开看看。”禁军侍卫走到了马车旁边。

    李三娘和内侍面不改色,仿佛是做了上千遍一样镇定地打开木桶盖子。

    一股臭气冲天而出,瞬间就侵蚀了宫门四周,周围禁军忙不迭地捂鼻子。

    负责查看的禁军侍卫也忍不住往后大跳了一步,同时抬手捂住了鼻子。但出于职责,他还是上前去看了看。

    只匆匆看了一眼,他就摆手道:“快盖上,快走快走。”

    李三娘和内侍不慌不忙地盖上木盖,牵着马车缓缓走出了宫门。

    出了宫门,李三娘和内侍跳上车辕,架着马车拐了个弯。

    直到离开了皇宫的值守范围,李三娘才勒停了马车,将怀里的布包以及腰间的佩囊全都递给了内侍:“这笔钱足够你离开长安买个宅子,开间铺子安度余生。

    “大恩不言谢,我们就此别过。”

    内侍颤抖着双手接过,泪光闪闪,十分激动:“娘子于我才是大恩,是您将我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了出来。”

    说着,他突然跪下对着李三娘磕头:“多谢娘子救命之恩,愿娘子长命百岁,余生安康。”

    李三娘扶起他:“你我是各取所需,不必挂怀,城门即将开启,你还是尽快出城去吧。”

    说完,李三娘冲他抱拳,道了一声“保重”,就转身消失在朦胧天色中。

    得益于母亲窦氏的“文武兼修”教导,李三娘就算是成亲后,也不敢懈怠武艺,每日必练功,所以她一路狂奔至柴府,也只是微微喘气,并无疲惫之色。

    到了柴府外面,她并没有径直进府,而是藏在角落里暗自观察。

    她想韦妃既然将她软禁在宫中,那柴府应该也会有人监视,她不能贸然露面。

    就在她悄然观察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从背后搭上了她的肩膀。

    李三娘脸色大变,立刻一手按住那只手,另一只手往后抓住了背后之人。

    正要施展过肩摔,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娘子,是我。”

    李三娘顿住,随即放开了他,这是她放在外院的随从,“你怎么在这儿?”

    随从回道:“府中奴仆已经被马三宝遣散,马三宝按照娘子吩咐,此刻正在鄠县。

    “马三宝说娘子从宫中出来,必定回柴府,就命我等在此等候。”

    李三娘微微点头,露出满意的神色,不愧是郎君的心腹,有点能力。

    “娘子,你稍等一下。”

    随从说完,转身就往柴府后面跑去。

    没过一会儿,四名男子并排站立在李三娘面前,恭敬行礼:“娘子。”

    这便是马三宝留在柴府等候李三娘的随从了,李三娘扫了他们一眼,吩咐道:“城门即将开启,我们现在就去城门。”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