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161章 不拘小节
    李渊正一筹莫展,听王庾说有主意,连忙追问:“你有什么好主意?”

    王庾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说起了一本书:“前几日,顾先生给我讲解了《礼记》中的一个词——九锡。

    “九锡,是皇帝赐给有功之臣的九种特殊礼器。这九种特赐用物分别是车马、衣服、乐县、朱户、纳陛、虎贲、斧钺、弓矢、秬鬯。”

    王庾像小孩子数数一样,掰着手指头历历数完九种特殊礼器,而后站定在李渊面前,仰望着李渊:“自古以来接受过九锡的权臣不少,有王莽、曹操、司马昭....

    “最近的还有本朝开国皇帝——隋文帝杨坚。”

    最后一句掷地有声,如金石敲击在李渊的心脏上,让他的心跳猛然加速。

    下一刻,李渊眸中放出万丈光芒。

    “没错,我的主意就是‘废炀帝而立代王,兴义兵以檄郡县’。”王庾突然停了下来,走到一旁倒了盏茶喝。

    听完王庾举例加九锡的权臣后,李渊就想到了这些,原本他也是要西进攻取长安,王庾这个拥立西京留守代王的计策正中他下怀,但这还不够。

    李世民显然也想到了,他跟着王庾走到几案旁,追问道:“然后呢,我们要怎么稳住突厥?”

    王庾放下茶盏,舔了一下湿润的嘴唇,笑道:“当然是改旗帜以示突厥,如此才师出有名,以安天下。”

    李渊和李世民同时笑了。

    “至于这个旗帜到底要怎么改,阿耶不妨去问问李靖的意见。”王庾向李渊推荐道。

    李渊嘴角的笑顿时凝固,表情似有不快,哼道:“他不过小小的一个郡丞,我麾下良将何其多,还非得问他不可?

    “笑话。”

    王庾知道他心中还惦记着李靖告密的仇,但李靖用兵如神,不能因为这点私人恩怨就被埋没了。

    于是,王庾走到李渊身边,拉起他的手臂轻轻地摇了摇,用一种甜死人不偿命的语气撒娇道:“阿耶~

    “李靖其实是个用兵奇才,您也曾经看过他写的兵书草稿,对不对?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您就给他一个机会吧,我保证,他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李渊想说他已经对李靖失望了,但王庾摇着他的手臂又甜甜地叫了一声“阿耶”,尾音婉转又绵长,别提听了心里有多甜蜜了。

    在女儿酿的蜜中,李渊佯装严肃地点了一下头:“好,我同意了,不过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答应的。”

    王庾将头靠在他的手掌上,亲昵地蹭了蹭:“谢谢阿耶。”

    李世民抖了抖身体,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他以后要是有个这样的女儿,他绝对会受不了。甭管女儿说什么,答应她就是。

    李渊并未当即传唤李靖,而是过了一天之后才将李靖唤到了议事厅。

    “听小庾儿说你对旗法多有研究,你说说看,都有哪些心得。”

    李靖不慌不忙,对李渊说:“还请唐公稍等片刻,我回房取样东西。”

    说完施礼退下。

    没过多久,他捧着一本粗糙的线装书回来了。

    “这段时间在唐公府上养伤,日子无聊,便写了这些,请唐公过目。”

    李渊满腹狐疑地接过书籍,翻看起来。

    越看到后面,他的眼睛就越亮,书中提到了各种旗法,以及士兵如何操练的方法。

    静静地看完,李渊心中已经是对李靖刮目相看,但面上不显,语气依然淡漠:“额,总结得不错,那我就先将新兵交于你训练,七日后,再看成效。”

    李靖应下,信心满满。

    李渊又问及如何改变军旗才能得到突厥人的支持。

    李靖回想了一下突厥旗帜的模样,沉吟片刻,说:“唐公不妨把军旗颜色改为突厥军旗所用的白色,以此向突厥示好。”

    听完李靖的话,李渊没吭声,他觉得不是很满意。

    想了两天之后,李渊决定稍稍修改一下细节,他既没有使用隋朝的红色,也没有使用突厥的白色,而是采用红白相间的双色。

    决定之后,李渊就下令制军旗和各色令旗。

    当李渊在太原招兵买马,意欲夺取长安时,还有一个人也瞄准了长安这块肥肉。

    ------

    东都洛阳。

    裴虔通跪在殿中,向杨广禀报:“陛下,庞玉和霍世举已经率部抵达洛阳城外,请陛下示下。”

    杨广面无表情地看着殿外灰暗的天空,语气冰冷:“命庞玉和霍世举于今晚行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夺回回洛仓。”

    于是,裴虔通立即命人向庞玉和霍世举传达杨广的命令。

    是夜,庞玉和霍世举率领手下全部兵马对回洛仓发动了一场奇袭。

    李密仓促应战,士卒死伤被俘的人数超过一半,李密只好放弃回洛仓,下令退守洛口。

    庞玉和霍世举乘胜直追,直到天明时分,进驻偃师,与李密强势对峙。

    杨广闻讯大喜,派内侍前去偃师大大地奖赏了庞玉和霍世举一番。

    李密坐在元帅府中气闷不已。

    柴孝和趁机进言:“主公,汉朝凭借洛阳成就帝王霸业,可见洛阳地势险固,很难攻克。

    “如今我们拥兵数十万,围着洛阳攻打了数月,却始终强攻不下,如此可见一斑。”

    见李密沉默不语,脸上乌云密布,柴孝和顺势提出了建议:“主公不如放弃洛阳,转攻西京长安。”

    李密抬眼看向他,眸中闪过惊愕。

    柴孝和继续说道:“只要我们攻克长安,大业根基稳固,就可挥师东下,扫平河南、河北,到时候再传檄天下即可安定中原。

    “为今之计,应当命翟让和裴仁基留守洛口,您亲率精锐部队,西进关中夺取长安。”

    李密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

    当年他也劝过杨玄感西进关中夺取长安,但是杨玄感拒绝了他,坚持攻打洛阳,所以后来杨玄感兵败,也因此付出了性命。

    但他与杨玄感不同。

    杨玄感出身政治豪门,且位高权重,对于军队有绝对的控制权。

    而他在来瓦岗寨之前只是一个穷困潦倒的破落贵族,因为耍了一些小手段,才篡夺了瓦岗寨的领导权。

    如果他西进关中,很有可能会丧失瓦岗军的领导权,到时候若攻取长安失败,他就会一败涂地,连个容身之所都没有。

    柴孝和见李密久久没有回应,不免有些着急:“主公,如今隋朝民心尽失,中原群雄竞逐,若不早取长安,恐他人抢先,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