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162章 形势所逼
    位置决定思维,这是一个普遍真理。

    当年李密劝杨玄感西进关中夺取长安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幕僚。

    而如今,他却是一个领袖,所思所想自然与当时不同。

    李密沉默良久,幽幽感慨:“此计我曾经思考过,确实是上策,但是....杨广还在位,他的军队还有很多。

    “而我的士兵却大都是山东人,洛阳未拿下,谁肯跟我去关中?人心未聚拢,这支军队就很容易被击垮。

    “再说瓦岗将领多是盗匪出身,谁也不服谁,我若西进,万一他们发生内讧,瓦岗瞬间崩塌,到时候还谈什么大业?

    “所以,诚然我知晓洛阳是危险之地,我也不得不留在这里。”

    说完,李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和无力溢于言表。

    柴孝和听完李密的话,同样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奈,形势所逼,他们却毫无办法。

    由于身上还有伤势未愈,李密决定暂停战斗,开始休整。

    -------

    四季轮回,春去夏至,时间进入了六月。

    杨广收到了苏威的奏报,却没收到赵才的奏报。

    苏威在奏报中称李渊正在积极征讨刘武周,但刘武周有突厥人支持,一时半会攻不下,请求杨广多给他们一点时间。

    尽管杨广知道背靠突厥的刘武周很难对付,但他却不想给李渊时间和机会。

    杨广招来段达,对他说:“你拿着朕的圣旨前去太原,李渊征讨贼兵不利,就地诛杀。”

    又吩咐裴虔通:“将李渊亲族三代全都抓起来,先关进大牢。”

    两人分头行事。

    杨广心想,从他上次下命令到现在已经有半个月了,李渊的两个嫡子和嫡女应该都被他的人控制住了。

    就算李渊要耍花样,有他们在手,他也能让李渊束手就擒。

    想到这里,杨广不禁露出得意的神色,你们再怎么蹦跶,这个天下始终还是朕的天下。

    ------

    今日是李渊检验李靖训练成果的日子。

    在府中用完早膳后,李渊和李世民就带着王庾去了兴国寺。

    淇水望着王庾的背影,酸溜溜地说:“小庾儿最近老是跟着阿郎去军营,顾先生也不说说。”

    桑中没好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顾先生的规矩,只要提前完成功课,就可以不去上课。

    “小庾儿提前完成了今天的功课,不去上课,他又有什么好说的。

    “我看你就是嫉妒小庾儿能出府。”

    “我才没有嫉妒她呢。”淇水抵死不认:“我只是觉得当先生的怎么能立这样的规矩呢?还提前布置功课,真是……闻所未闻。”

    长孙氏轻斥道:“顾先生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以后不许在背后议论先生。”

    淇水和桑中连忙认错。

    半个时辰后,李渊一行人来到了兴国寺附近的一处旷阔的平原上。

    李靖站在最高处,看见李渊,前行几步相迎:“唐公,二郎,小庾儿。”

    李世民冲他点了点头。

    王庾笑吟吟地唤了一声:“李伯伯。”

    李靖对上她的笑脸,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开始吧。”李渊下令。

    李靖站在最高处,高声对众人说:“军队不论人数多少,若要取得胜利,就必须保持阵势统一不乱。

    “而要保持阵势统一不乱,就必须听旗令行动。

    “若不听旗令者,斩。”

    王庾望着李靖冷峻的侧脸,他冰冷的话语听起来是那样的无情,然而这才是严明军纪的开始。

    “演练开始。”

    李靖面向南方,左右各置大鼓十二面,角十二具,左右各树五色旗,六纛居前,列旗次之,左右牙官驻队如偃月形为后骑。

    只见李靖高举黄旗向前亚,鼓声立刻响了起来,众将士齐唱:“呜呼!呜呼!”

    声落,齐向前,至中界,一时齐斗,唱“杀”齐入。

    随后,李靖不停地变换着手中的令旗,或向前亚,或卧,或正竖,或两旗交,或五旗交……

    而一万多名士兵随着令旗的改变不断地变换阵型。队列整齐,步伐一致,一整套旗法演示下来,阵势统一不散乱,极具气势。

    王庾是第一次见这么士兵训练,他们整齐的动作,整齐的喊声激荡在她的心房,让她热血沸腾、激情澎湃。

    这一刻,她也想成为万人中的一名,金戈铁马,征战沙场。

    李渊频频点头,由衷地赞叹:“李靖果然有才,才短短七日,就能将新兵训练得服服帖帖。

    “先不说战斗力,光这磅礴的气势,就足以震慑敌人。”

    赞完李靖又赞王庾:“小庾儿眼光不错,小小年纪就能当伯乐了。”

    王庾笑了笑,态度十分谦虚:“小庾儿有今日,都是阿耶教得好,要知道阿耶才是我的人生导师。”

    “哈哈…”

    李渊豪放开心的笑声在旷野上传散开。

    人不管处于何种位置,对于好听的话总是抵抗不了,尤其是来自天真无邪的小孩子的赞美。

    尽管王庾有时候很狡黠,但她在李渊心中,就是一个聪明又机灵还很暖心的小女儿。

    所以王庾适时的马屁总能让他舒爽,什么烦恼在这一刻,都会一扫而光。

    下面的士兵们听见李渊如此开心的笑声,以为他是对他们的表现很满意,都露出了开心的笑。

    演练结束,李渊夸赞了众人一番,让士兵们的士气又增长几分。

    “勤加练习,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李渊拍了拍李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

    “回府。”

    来时,王庾与李渊同乘一骑,回去的时候,李渊双手放在王庾腰间,举着她放到了自己的马背上,然后翻身上马,坐在王庾身后。

    王庾摸着马脖子,叹惋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自己的马…”

    李渊听见了,便笑道:“你年纪太小,高头大马不适合你,改日我帮你选一匹小马驹吧。”

    王庾皱着脸:“小马驹上不了战场啊。”

    李渊闻言板下脸:“你不要以为上次你投机取巧赢了程知节他们就很厉害,战场上刀枪无眼,你一个小孩子去了只会是白白牺牲。“

    王庾垂下头,似在反省。

    过了一会儿,马儿往前奔驰了一段距离,王庾仰头对李渊说:“阿耶,我不上战场,那你给我制一副铠甲吧,让我过过瘾也行。”

    “不行。”李渊断然拒绝。

    声音有点大,李世民看了过来。

    王庾满脸的不高兴,嘴巴翘得老高:“为什么?”

    “浪费钱。”

    王庾:“……我有钱。”

    李渊:“工匠很忙,没空给你做。”

    王庾:“……”

    忙不忙,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不想给她做就直说,非要找理由搪塞她。

    伤心……

    这个时候,迎面而来一人一马。

    是府中侍卫。

    侍卫下马向李渊禀告:“启禀阿郎,大郎、四郎和柴郎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