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163章 准备惊喜
    听说李建成兄弟到了,万氏激动得放下手中的绣帕就往外走。

    紫绯连忙喊住她:“娘子,五郎没来。”

    万氏顿住脚步,脸上的欣喜还未褪去,“怎么回事?他们都在河东,怎么大郎、四郎到了,五郎却没到呢?”

    “我也不知道。”紫绯露出疑惑的表情:“娘子不要心急,等阿郎回来再说吧。”

    对,以她的身份不宜去问,还是等等吧。

    万氏看了看天色,阿郎快回来了吧。

    “去大门口等着,阿郎回来就通知我。”

    ————

    “四郎你站住。”李建成忍不住呵斥道。

    李元吉望着近在咫尺的大门,右脚戳地,蠢蠢欲动。

    他转过身,堆上笑容面对李建成:“兄长,我就是去附近逛逛,反正阿耶还没回来。”

    这个时候,丁志追了上来,苦口婆心地劝李元吉:“四郎,阿郎吩咐了,让你们在府中等他。”

    丁志前脚刚到,柴绍也跟了过来,他有点无语地望着李元吉:“没日没夜地赶路,我都累死了,四郎你怎么还有精神去外面逛?”

    李元吉上下打量了柴绍一番,语气有点鄙视:“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差?我三姐怎么就嫁给你了?”

    柴绍:“……”

    好想打人,柴绍握了握拳头,三娘没说错,四郎就是欠揍。

    李建成轻斥:“四郎,你怎么说话的?快跟妹婿道歉。”

    李元吉没反应。

    李建成咳了一声,面容严肃地盯着李元吉。

    长兄如父,李建成拿出了长兄的威严,李元吉立刻就怂了,他恭恭敬敬地对着柴绍一揖:“姐夫,对不起,我错了。”

    柴绍“呵呵”笑了两声:“玩笑之语,不必放在心上。”

    这时,大门外传来了声音:“阿郎回来了。”

    李元吉立刻朝着大门跑去。

    李建成和柴绍对视一眼,也跟了过去,跟在他们后面的就是丁志、岳郁等侍从。

    “哒哒…”

    一阵快意的马蹄声传来,眨眼之间,一群马儿停在了唐国公府门前。

    打头的马儿上面坐着两个人,一大一小。

    李渊潇洒地下了马,很自然地伸出双手去抱马背上的王庾。

    李世民就在他们的后面,此刻也已经跳下了马。

    李建成三人欣喜地迎上来,叉手行礼:“阿耶。”

    “唐公。”

    李渊正抱着王庾,转身看见他们,顿时喜上眉头:“你们终于来了,不用多礼,都起身吧。”

    李元吉一抬头就看见了被李渊抱在怀里的王庾,她转动着漆黑的眼珠子打量面前的人。

    李元吉心中很不舒服,这小子莫不是阿耶的哪个侍妾生的庶子?

    不,他没接到消息,不是庶子。

    那就是……私生子了?

    刚才他向阿耶行礼,岂不是也向这个私生子行礼了?

    一想到这里,李元吉的愤怒直冲向头顶。

    那边李建成和柴绍已经与李世民互相打了招呼。

    “四郎。”

    李世民的声音将李元吉的神思拉了回来。

    李元吉茫然地看向李世民,数息过后,才反应过来,对李世民行礼:“二兄。”

    李世民颔首,面带微笑。

    王庾扭了扭身体:“阿耶,放我下来。”

    李渊恍若梦惊醒般,蹲下身体,将王庾放在地面上,并向众人介绍道:“这就是我跟你们提过的王庾,你们的义妹。”

    王庾照着这个时代的贵族女子礼仪,优雅地对着他们行礼:“王庾见过大兄,四兄,姐夫。

    “你们可以叫我小庾儿。”

    义妹?不是私生子?

    李元吉盯着王庾的道士头看了很久,感慨道:“原来你是女娃啊。”

    王庾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虽然梳了男子发型,穿了男子袍衫,但她这张脸虽谈不上顶级美人,那也是活脱脱的美人胚子好吗?

    再说了,李渊早就跟他们提起过她,这个地点,这个场景,能被李渊抱着的除了她小庾儿,还能有谁?

    真够蠢的。

    当然,吐槽归吐槽,面上还是天真无邪地笑着回答:“是呀。”

    “好了,进去说话。”

    李渊发话,众人一起进了府。

    到了前院大厅,长孙氏和万氏早已等候。

    厅中还有一位华服女子,那就是李建成的妻子——郑观音。

    众人一番见礼。

    李渊看见万氏很诧异:“你怎么来了?”

    万氏敛下眼皮,恭顺地回道:“妾方才听闻大郎他们到了,就出来迎接。”

    迎接是假,打探消息才是真。

    李渊这会儿听见她的话,突然意识到少了一个人,便看向李建成:“大郎,怎么不见五郎?”

    没等李建成回答,李元吉就已经抢先回答:“还不是五郎他贪玩,非要去打猎。

    “我们又找不到他,只好先走一步了。”

    万氏皱起了眉头,五郎不是这么任性的孩子。

    李建成见李渊表情不太对,连忙说道:“阿耶放心,我将府中大部分的侍卫都留给了五郎,他应该晚几天就会到晋阳。”

    李渊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岳郁,见他垂着头默不作声,心中猜疑此事必有内情。

    不过眼下这个情形不宜追究,于是,李渊吩咐管家:“吩咐厨房,整几桌丰盛的席面,今晚为大郎他们三人接风洗尘。

    “今晚是家宴,男女不分席。”

    长孙氏掌管着中馈,便说:“阿翁,我先下去安排晚上的宴席。”

    “去吧。”

    王庾想去帮长孙氏,看郑观音和万氏坐着说话没反应,她想了想,就继续坐在李渊的身边。

    接下来,李渊问起了各人的近况。

    李建成先说了河东的情况。

    王庾发现万氏虽然在和郑观音说话,却一面竖着耳朵在听李建成说话。

    等到李建成说完之后,万氏面上闪过一丝失望,应该是没听到关于李智云有用的消息才失望的。

    柴绍说了李三娘让他独自离开长安的事后,李渊的眸中就染上了忧色。

    王庾见状,便对李渊说:“阿耶不必担心,阿姐虽是女儿身,却巾帼不让须眉,她不会有事的。”

    李渊听了她的话,心中的担忧并没有减少。

    王庾转动着漆黑的眼珠子,突然凑近李渊说:“其实,阿姐在给阿耶准备一个大大的惊喜。”

    “惊喜?什么惊喜?”李渊终于正视王庾。

    李世民几人也看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