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206章 大战在即
    听闻派出去的使者已经回来,窦建德当即召见了他。

    使者禀完之后,就退到了一旁站立。

    窦建德看向屋中的男子,英姿挺拔如芝兰玉树,周身气度就如他的文笔一样,刚正而又不失儒雅。

    “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不卑不亢地回答:“鄙人姓魏名徵,字玄成。”

    “魏徵....”窦建德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当即宣布:“从今日起,你就是记室参军,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魏徵平淡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他略显激动地说道:“多谢主上,魏某必定全心全意辅佐主上,成就霸业。”

    窦建德满意地笑了。

    接下来的日子,窦建德果然如他所言,很是重用魏徵,凡是有什么书信或者诏书之类的,都交给魏徵去写。

    时不时地还会和魏徵讨论时事,商议决策。

    吃穿用度上,窦建德也给予了魏徵很好的待遇。

    丰富多样的食物,舒适富余的衣裳靴袜,宽敞独立的院落,丰厚的俸禄奖赏.....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从前的魏徵孤贫、落魄潦倒,吃饱穿暖都是一种奢望。

    魏徵想到从前的苦日子,又想到了如今美好的生活,心中万分感触,也十分感激窦建德。

    他原以为窦建德和其家人生活简朴,是吝啬,后来才知道,窦建德只是要求自己和家人过简朴的生活,对待下属和百姓却十分大方。

    难怪河北的军民对他死心塌地.....

    他想,他终于投靠了一位英主。

    摇曳的烛光下,魏徵踌躇满志地拿起毛笔,在纸上“唰唰”地写了起来。

    第二日,魏徵怀揣着通宵的战果去见了窦建德。

    窦建德看见他双眼红肿、眼下乌青,吓了一跳:“玄成这是......被人打了?”

    魏徵连忙说道:“不是,魏某昨夜看书到很晚,所以显得憔悴。”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本奏疏,双手奉上:“主上,这是我昨晚写的,安定天下十策。”

    听见最后一句话,窦建德就燃起了兴趣,他亲手接过奏疏看了起来。

    魏徵双手交握,眼神紧张地望着窦建德。

    过了一会儿,窦建德合上奏疏,由衷称赞:“这十条计策完全符合当下局势,写得真是妙极了。”

    魏徵暗松了口气,紧绷的神情舒缓开来。

    “玄成,你跟我来,我们好好商议一下这十策.....”

    ------

    不只是河北的窦建德,还有全国各地的义军都在抓紧时间攻城略地。

    李密在夺回回洛仓后,又精心布局,夺下了黎阳仓,并派房彦藻驻守。

    黎阳仓是河北最大的粮仓,窦建德原本打算出手抢夺,却被李密抢了先。

    李密在夺下黎阳仓之后,远近四方军民纷纷投靠了瓦岗军,旬日之间,瓦岗军又增加了十多万的青壮年。

    窦建德再次叹惋,吩咐魏徵写信给李密,表示祝贺之意,并再次提及拥戴李密称帝的建议。

    刘黑闼听闻,赶来阻止:“主上为何要拥戴李密?

    “从前我们实力不济,依附李密是为了保存实力,徐徐图之。

    “如今我们已坐拥大半个河北,且手握强大武器,不需要依附任何人。

    “谁若不服,我们就灭了他。”

    如此狂妄的语气,窦建德只是笑了笑,并不受其影响:“李密拥军四十万,而我们目前只有十余万人马,虽说我们拥有强大的武器,但数量并不多。

    “就连称王的朱粲等人也归附了李密,不得不说,李密势头正盛,我们不宜与他交锋。还是避其锋芒,暂时拥戴他,发展自身实力为上。”

    刘黑闼不服气,挥着手道:“人马太少,我们多攻些地盘就有了。凭借我们的武器,还有士兵们的战斗力,迟早我们也能拥有四十万、五十万甚至更多的军队。”

    魏徵看不下去,插嘴说道:“刘将军,打造武器需要时间,也需要人力财力,不是一蹴而就的。

    “我们必须承认,我们自身还不够强大,需要争取足够的时间来培植军队力量。”

    刘黑闼一噎,说不出反驳的话。

    一个字,就是“穷”。

    他们是农民军起家,手中资财并不多,而每日军队的花销很大,还要挪出钱财打造新型武器、铠甲等军用物资,还有底下百姓需要兼顾,花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李密占据三大粮仓,就算没有丰裕的钱财,很多人也会冲着粮仓投靠他,轻轻松松就坐拥了数十万大军。

    还有那李渊,就更不用说了,既是皇亲,又是重臣。有钱有权,还有声望,振臂一呼,应者云集。

    短短数月,就已经有了数十万大军,攻进了关中。

    “行吧,这些政事我也不太懂,总之主上需要我打哪里,我就打哪里。”

    刘黑闼不再阻止魏徵写信,反而跟窦建德商量起来:“如今除了黎阳仓附近的郡县,河北尽在我们掌控之下,接下来,我们往河南、山东进军吧。

    “苏定方那小子不错,行军布阵,攻城防卫,是个大将之材。

    “还有林大郎,小小年纪就天赋异禀,有他们两兄弟辅佐,主上大业指日可成。”

    窦建德禁不住绽放笑颜,从架子上取下舆图:“先让我瞧瞧.....”

    ------

    九月初十,李渊派出去的各路大军送来了奏报。

    徐世勣、殷开山所率西进军队已经进驻故城,李世民、程知节等各军进驻了阿城,李建成退守永丰仓,刘文静和李靖将屈突通等关中援军挡在了潼关之外。

    同日,关中又有十余郡县投降义军。

    李渊大喜,展开舆图,再次观察局势地形。

    正在这时,王康达面色凝重地走进了议事厅,先是小心翼翼地觑了一眼李渊,然后才斟酌着禀道:“唐公,长安传来消息,阴世师.....”

    听见阴世师这个名字,李渊陡然从舆图中抬起头,目光犀利地看着王康达:“说。”

    面对李渊那张不怒自威的面庞,王康达的心底陡然升起一阵寒气,他深吸一口气,快速说道:“十日前,阴世师派人挖了您的祖坟,还捣毁了李氏五庙。”

    天子立七庙,公爵立五庙。

    “嘭!”

    李渊一拳锤在案几上,案几裂开了一条缝。

    “这个老匹夫,待我拿下长安,我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