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245章 不许出手
    天边挂着一抹红,那是晚霞的最后一丝余晖。

    空气中传来了稚嫩清脆的声音:“长乐王可接受这个条件?”

    “不接受。”

    王庾错愕,静等他的意见。

    窦建德依然是慈眉善目,语气温和,但说出的话就不那么温和了:“虽说你与甄翟儿有不共戴天之仇,我助你是举手之劳,但不助你,也是人之常情。

    “何况甄翟儿是这数万魏军的首领,你若把他杀了,岂不是激起魏军的愤怒,再起战事?”

    甄翟儿扬起嘴角,目光变得有恃无恐。

    数万大军与一百多的农民,就算是小孩子也知道怎么选,何况是一方霸主的窦建德。

    “呵呵~”

    王庾轻笑了一声,不急不忙地说:“看这个情形,魏帝魏刀儿已经死了吧?其部将与士兵也都归降了长乐王吧?

    “既然已经归降,那他们就是长乐王你的人。

    “长乐王处置一个小小的降将,与他们何干?难道他们还敢造反不成?”

    说到这里,王庾目光扫视甄翟儿带来的人。

    他们不敢与王庾对视,垂下了眼睑。

    “就算他们造反,难道凭长乐王的精兵猛将,还怕灭不了他们?”

    王庾目光一转,又回到了窦建德身上,用一种嘲笑的口吻说:“哦,我知道了,莫不是长乐王降服不了魏军。”

    “臭小子,你说什么?”刘黑闼驱马上前:“不要以为自己是个小娃娃,我们就不会杀你了。

    “你若再敢对主上不敬,我就杀了你。”

    王庾连个眼风都没给他,视线不离窦建德的脸:“若不是如此,那长乐王为何不敢答应呢?”

    居然被无视了?

    刘黑闼气得脸都青了,正要出手教训,就被窦建德伸手拦住了。

    想用激将法激他?

    有意思。

    窦建德一副被说服了吐露真心的模样:“其实,我并不是顾忌那些魏军,而是惜才。

    “甄翟儿有一手好箭术,百步穿杨,箭不虚发,这样的人才,我不忍心他就此死去。”

    甄翟儿闻言更得意了,甚至不由自主地抬手摸了摸背上的弓。

    好箭术?

    呵,用来杀所谓俘虏实则是无辜老百姓的好箭术吗?

    王庾嗤之以鼻:“箭不虚发?呵,可惜碰上了我,箭箭虚发。”

    甄翟儿沉下脸,想起了他们初次见面的情景......

    众人怔愣间,王庾又往前走了一步:“若是我的箭术比他更强呢?”

    窦建德不假思索:“他任你处置。”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三言两语就定了自己的命运,甄翟儿有些懵。

    刘黑闼却小声劝窦建德:“甄翟儿的箭术,我们都见过,这个小娃儿能不能拉开弓都不知道,你怎么能答应她的条件呢?”

    王伏宝跟着说道:“是啊,一个是成熟的将领,一个是小娃娃,就算小娃娃的箭术更胜一筹,那也不能选她啊,一个成熟的将领用途不是更大吗?”

    “错。”窦建德淡然微笑:“自然是年纪轻者为我所用时间更长。”

    何况是在小娃娃的箭术更胜一筹的情况下,他当然要选小娃娃。

    用一人换一百多人,再加一个潜力无限的小娃娃,这交易太划算了。

    “你要怎么比?”

    王庾仰头望了一下天色,指着中间的空地说:“就在这里比吧,我和甄翟儿相距十丈,分别站于半丈圈内。

    “同时射箭,可躲避,但脚不能出圈,谁先被射中,谁就输了。”

    窦建德也看了看天空:“天色如此昏暗,不用距离再近一点?”

    “不用了。”王庾顿了一下,目光瞥向一直沉默的甄翟儿:“不过,若是他要求近一点,我也可以答应。”

    这话是明晃晃的藐视。

    甄翟儿心里窝的火更盛了,咬牙道:“我没意见。”

    “好,那就赶紧准备吧。”

    窦建德给左右士兵使了一个眼色。

    王庾和甄翟儿在中间空地相对而立,中间相隔十丈,各自手持一把弓。

    士兵走到两人身边,各画了一个径长半丈的圆圈,将他们圈在圆内。

    稍远些,围了一圈灯笼,顿时周围就变得亮堂了起来。

    见士兵退下,王康达小跑过来,劝道:“小庾儿,飞箭不长眼,咱还是不要比了吧?

    “咱们另外想办法报仇,行不行?”

    听长乐王说甄翟儿是百步穿杨的高手,王康达心就虚了,王庾的箭术虽说很有准头,但他还没见过她能百步穿杨。

    何况甄翟儿看着就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勇士,他怕王庾因此受伤或者......

    王康达不敢再想下去,苦口婆心地继续劝:“小庾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不是君子。”王庾一把推开王康达,高声说道:“那就开始吧。”

    王康达无奈,只得握紧了手中兵器,暗中对左三说:“好生盯着,一发现不对劲,咱们就出手,不能让小庾儿有事。”

    左三暗暗点头。

    谁知,下一刻,王庾看了过来:“你们给我听好了,谁也不许出手。”

    王康达:“......”

    左三:“......”

    大全跑了过去,又塞了一把箭矢到王庾背上的箭篓中:“小庾儿,我给你多拿了些箭,你速度快,多射几箭,一定能先射中那混蛋。”

    说完就跑了。

    王庾:“......”

    窦建德扫了这边一眼,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听我号令,我喊‘开始’,你们就开始射击。”

    两人弯弓搭箭,迅速拉满弓。

    “一,”

    “二,”

    “开始。”

    “咻——”

    两支箭几乎是同时射出。

    但王庾的力气似乎不够,在中点靠近王庾这边的某个位置,两支箭相遇,同时被击落在地。

    两人又迅速取箭搭弓,动作几乎同步。

    “咻——”

    半途中,两箭对击,又掉落了下来。

    甄翟儿动作速度不减,心中却在惊叹,一年不见,这小子居然习得了一手好箭术?

    若不是这小子力道不够,恐怕箭早已射到他的面前。

    不过,他可不是吃素的。

    两人又对射了一箭。

    这个时候,两箭在中点处相撞而落。

    窦建德等人惊愕不已,没想到这个小娃娃没有说大话,箭术与甄翟儿旗鼓相当。

    只是......目前看来,箭术不相上下,只能看谁先体力不支了。

    若是如此,小娃娃必然先倒下。

    窦建德一方的人皆这样认为,而王康达等人则紧紧地盯着甄翟儿的箭,仔细去看,他们都是一种随时战斗的戒备状态。

    天色越来越暗,只有周围的灯笼发出微弱的光芒。

    突然,有人喊道:“快看,他们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