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246章 多抢一人
    众人闻言,目光从地面的箭上移到了两人身上。

    只见两人同时取了三支箭搭在弓上。

    弓满箭离。

    不,甄翟儿的箭是拉满弓才放手的,但王庾的三支箭还未拉满弓就放手了。

    于是,众人看见了王庾的三支箭刚飞过中点,有两支撞飞了甄翟儿的两支箭,还有一支箭径直垂落于地。

    甄翟儿的第三支箭朝着王庾疾驰而去。

    “啊,小心。”左四忍不住想冲过去。

    大全一把拽住了他:“再看看。”

    王庾在射出三支箭后就迅速往箭篓中取箭,所以这一次她的动作要比甄翟儿快,但她同时还面临着对面飞箭的威胁。

    飞箭的速度很快,但王庾的动作更快,身体迅速往右边倾斜。

    众人看见她好像动了一下,又好像没动,但箭却与她的手臂擦身而过,落在了她身后的空地上。

    甄翟儿双眼一眯,脸色有点难看,他看见那小子动了。

    就差一点点,他就能射中那小子。

    看来,他不该给那小子留太多的空间腾挪。

    “咻咻咻。”

    甄翟儿刚取出箭,搭上弓,就听见了破空声,三支箭眨眼间就到了眼前。

    他慌忙侧身空翻,堪堪避过箭。

    躲避的同时不忘拉弓,身体落地之前,他手中的箭已经射了出去。

    刚落地,箭又来了。

    速度果然很快,甄翟儿不敢掉以轻心。

    王庾一边取箭一边目视前方,这一次,甄翟儿没有对着她的心射,而是对准了她的脑袋。

    尽管是敌人,但她也不得不赞叹一声,在躲避飞箭的同时,还能在空中对准她的脑袋射出箭,确实是高手。

    可惜,这样高超的本领却不走良善之道。

    “咻咻咻!”

    王庾及时蹲下身体,躲过了对方的三支箭,同时又射出了三支箭。

    甄翟儿刚躲开一轮箭,下一轮箭就到了眼前,他再也找不到间隙去取箭矢。

    “咻!”

    “嘭!”

    箭入皮肉,终于有一支箭射中了甄翟儿的小腿。

    腿一痛,一软,单膝跪了下去。

    还未从惊愕中缓过神来,一支迅猛无比的箭凌空飞来,插进了他的脑门。

    四周一片死寂。

    良久过后,玄甲军发出一阵叫好声,周围人受其感染,也欢呼了起来:“好,好......”

    “我让你欺负小庾儿。”

    大全冲到甄翟儿的面前,双手举起斧头就是一顿乱砍:“我让你滥杀无辜,我砍死你,砍死你......”

    那气势,那怒火,那狰狞的面容,就如同一头猛兽,张牙舞爪,十分吓人。

    周围又是一静。

    王伏宝小声说道:“主上,你不阻止吗?”

    窦建德岿然不动:“技不如人,死了也活该。”

    甄翟儿本是单膝跪地,此时却躺在了地上,被大全砍得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那惨状,就连他的亲兵也无法直视。

    此时此刻,他们被王庾的箭术震慑住了,也被大全的残暴吓住了。

    他们双腿一软,跪地求饶:“我们都是听从命令行事,从前的事与我们无关,与我们无关......”

    “好了。”王庾走过去,对大全说:“他已经死了。”

    大全手一顿,又落下砍了两斧子,这才罢休。

    窦建德笑容慈祥地望着王庾:“小英雄,天色已晚,不如随我去魏帝的宫殿用个晚膳如何?”

    “行。”王庾很爽快:“不过,我没有马,又不想走路。”

    “这还不简单。”

    窦建德吩咐士兵:“把你的马给小英雄。”

    王庾看向王康达。

    王康达立即走过来,先是将王庾抱上了马,然后自己翻身上马坐在了王庾身后,大全等人则跟在他们后面。

    ---------

    打了胜仗,收服了数万人马,窦建德很高兴。

    大手一挥:“府库中的东西全都分给兄弟们,今晚多整些美酒佳肴,咱们不醉不归。”

    “多谢主上。”众人雀跃。

    王庾冷眼瞧着,窦建德身上的衣服很朴素,身上也没什么饰物,只腰间挂着一个佩囊。

    看其穿着打扮,实在不像是一方霸主。

    相反,他身边的将领谋士穿的比他还要好,各个红光满面,应该是平日也吃得好。

    攻下城池得到的金银珠宝,自己一分也不要,全部分给了底下的将士,看来,长乐王的仁义之名不是浪得虚名。

    难怪河北军民对他死心塌地,这样的人,日后必将是李渊的劲敌。

    如果再加上从现代来的武器学家,那......局势就不好说了......

    突然后背传来轻痛,王庾回过神,看向了身后的大全,“怎么了?”

    大全往上位瞟了瞟:“长乐王问你叫什么名字?”

    “哦。”王庾回过头,面带微笑地对窦建德说:“我叫王庾。”

    又指着隔壁的王康达说:“这是我族兄王康达。”

    窦建德笑吟吟地说道:“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高超的箭术,想必练了很久吧?”

    王庾很流利地回答:“我从三岁起,父亲就开始教我箭术,每日练功三个时辰,从不敢懈怠。

    “可惜......去年遭遇盗匪,父亲还没来得及看见我学成,就已惨遭毒手......”

    说到后面,神情黯然失色,泫然若泣。

    窦建德立刻转移话题:“小郎君节哀,来,吃菜,你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不要拘束。”

    “嗯。”

    说到吃东西,王庾还真不拘束,不过一会儿,就消灭了三盘菜。

    窦建德看在眼里,心中暗叹,小孩子就是好吃。

    不过,看王庾吃得那么香,窦建德不知不觉间也多吃了一碗饭。

    饭后,窦建德吩咐属下:“府库的东西,记得留一份给魏徵。”

    魏徵?

    王庾猛地抬头:“敢问主上,你说的魏徵可是字无瑛?”

    “不是,魏徵他字玄成。”窦建德面露疑惑:“你认识魏徵。”

    原来魏徵在这里。

    王庾心中狂喜不已,面上却做出一副失望的表情:“我父亲曾有个挚友,也叫魏征,征途的征,字无瑛。

    “这人字玄成,应该不是我父亲的那位挚友。”

    窦建德微微点头:“没错,他的名可不是征途的征,看来两人只是名字相似罢了。”

    “是啊。”王庾无比失望。

    默了默,她突然说道:“我们兄弟既然投靠了主上,那就要一心一意地为主上排忧解难。

    “我看冀州还未归属主上,不如我们帮主上拿下冀州吧。”

    窦建德:“......好啊。”

    这小娃娃,很生猛啊......

    是夜,王康达、大全几人聚在王庾的房间。

    王庾:“我们这次的任务,还要多抢一人。”

    “什么?”大全陡然拔高了声音,被王康达捂住了嘴。

    “小点声。”

    大全拿开王康达的手,压低音量:“你们都看见了吧,那长乐王身边有一支骑兵,装备精良,弓弩用的是五矢连弩。

    “而且我今日仔细观察了,他们的身手很厉害。

    “我们的马和装备都在城外,他们有十几万人马,我们怎么打得过?

    “抢一个人就已经很困难了,还要再加一人?”

    大全用哀怨的眼神看着王庾:“小庾儿,你是不是玩我们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