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256章 你傻啊你
    白雪消融,万物渐渐地露出本来的模样。

    “大郎,您回来了。”

    下人们纷纷停足,冲林郅悟行礼。

    林郅悟矜持地点了一下头,就没再回应了。

    直到踏进一座僻静的院子,林郅悟才像个孩子一样,炫耀似的对王庾说:“这就是我平常做实验的院子。”

    王庾瞟了眼院外的护卫,在府内还安排了八名护卫守护这座院子,看来院里的东西很重要。

    若不是这个呆子,她恐怕还进不来。

    心中思绪万千,面上却像个孩子一般好奇地东张西望,“也不怎么样嘛,景色都没有宫里的好看。”

    林郅悟:“......”

    院门口的护卫听见这句话,心中暗哂,小小的苏府怎么能跟宫城相比?无知小儿。

    林郅悟推开主屋的门:“外面不好看,好看的在屋里。”

    当王庾进入屋子的那一刻,她惊呆了,微张着嘴,目光在室内摆设上都流转了一遍。

    除了盆景,正经的奢侈摆设是没有的,有的只是各种各样的工具。

    这些工具大的比井口还大,小的比核桃还要小,种类繁多,有些并不是这个时代创造的。

    “这个是什么?”

    王庾拿起一个小木盒子,看见侧面有个小机关,就要按下去。

    一声暴喝传来:“别动。”

    林郅悟冲过来,小心地避开机关,从王庾书中夺下小木盒子。

    王庾悻悻地甩了甩手:“看你这个样子,不会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吧?”

    “确实是宝贝,这是我用来防身的。”

    林郅悟说完,突然举着小木盒子对准了王庾。

    王庾反应快,身形一转,就到了他的后方。

    “你......反应这么快?”林郅悟有点失望:“想吓你都不成啊。”

    王庾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你已经成功吓到了我,快说,这是个什么东西?”

    林郅悟将手换了个方向,对准了卧榻。

    “你看小说吗?”

    “看。”

    林郅悟笑了笑:“那你应该知道暴雨梨花针吧?”

    话音刚落,他就触动了侧面的机关。

    “咻咻咻——”

    密密麻麻的银针从小木盒子中射出,速度非常快,几乎是眨眼间,银针全部射进了榻面的木板之中。

    “这就是暴雨梨花针。”

    王庾迅速看了眼那一排排的银针,又警惕地盯着林郅悟的手:“这个东西一共能射几次?”

    “两次。”

    林郅悟又按了一次机关,银针悉数射出。

    “一共可以射两次,每次可以射三十三根银针,这玩意用来防身非常不错。”

    说完,林郅悟冲王庾扬了扬下巴,很是得意:“我厉害吧?”

    “厉害!”王庾由衷地夸奖了他一句,“你要是送一个给兄弟我防身,就更厉害了。”

    林郅悟立刻将小木盒子藏到身后:“不行,这个东西很难做的,我才做出这一个,本来打算今天送去给主上看的。”

    还要送去给窦建德看?

    那岂不是连唯一的都保不住?

    王庾黑亮的眼珠子转了转,往后退了两步,“既然你只有一个,那就算了。你没有武功傍身,还是留着自己防身吧。”

    林郅悟见她没有抢夺的意思,心下稍安。

    “不过你也不能拿去给主上看,最好这个东西谁也不要告诉。”

    林郅悟不解:“为什么?”

    “你傻啊你。”王庾实在忍不住,骂了他一句:“用来防身的东西当然要独一无二,不能让别人知晓啊。要不然别人有所防备,你还怎么出其不意地打败敌人,平安逃跑。”

    真是够蠢的。

    “对哦,你说得对,那我就不给主上看了。”林郅悟走到卧榻边,一根根地把银针拔下来。

    王庾站在一旁,给他提意见:“不过,你这个暴雨梨花针还应该改进一下。”

    “改进?”林郅悟抬头看着她,面露疑惑,他觉得他这个机关已经做得很精巧了。

    王庾伸手指了指侧面的机关:“你这个启动开关太显眼了,别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开关。

    “若是有人捡到你这个东西,按两下开关,你这个暴雨梨花针不就浪费了吗?

    “再说了,别人一看就知道怎么用,万一用来对付你怎么办?”

    林郅悟若有所思。

    “所以,你应该将这个开关隐藏起来,不会无意间触动,也不会让人看见。这样的话,谁捡着这东西都用不了,只有你能用。”

    林郅悟听得连连点头:“没错,你说得对,我马上就改。”

    拔针的速度加快了。

    “你说的那个飞鱼弹、烟雾弹在哪里?”王庾立着没动,只用目光四处搜索。

    她可不想随随便便一碰,就被炸成了炮灰。

    闻言,林郅悟匆匆将针和木盒子放在榻上,跑到角落里的高木柜旁,从里面搬出一个长条木匣子。

    然后一一指给王庾看:“这个就是飞鱼弹。”

    “这个是烟雾弹。”

    “这个是催泪弹。”

    “还有这个,是地雷,不过还是个半成品。”

    王庾悄悄地往后退了几步,脸上挤出笑容:“哇塞,你好厉害,我从小最钦佩的人就是科学家了。”

    林郅悟翘起嘴角,骄矜之色溢于言表:“还行吧,就是这儿条件差了点,这些还不能量产。”

    要是量产还了得?

    李渊直接认输得了。

    王庾默默地看着他,想着怎么做才能从这里拿走东西。

    林郅悟盖上盒子,小心翼翼地装入木柜中:“除了那个半成品,我打算这两日把飞鱼弹、烟雾弹、催泪弹给主上展示一番。”

    “你傻啊你。”王庾又骂了一句。

    林郅悟:“......”

    短短时间内被人骂了两次,还是同一个人,林郅悟的怒火一下子就窜上来了:“你才傻呢,你全家都傻。”

    “唉!”

    王庾深深地叹了口气:“我骂你也是为了你好,你这么聪明,难道不知道窦建德对你这么好是因为你举世无双的才能吗?”

    林郅悟一愣,他当然知道。

    “你还年轻,纵然是有满腹才华,那也不应该一股脑地掏出来。这儿物产贫瘠,万一到后面没有支撑你才华的材料,你怎么办?

    “到那个时候,江郎才尽,窦建德还会器重你吗?其他人还会对你这么客气吗?”

    林郅悟一下子就想到了刘黑闼,那个大黑炭,肯定会第一时间跳出来嘲笑他。

    王庾一步一步走近他,重重地拍了拍他的手臂,语重心长地告诫他:“所以说,这些好东西,你要慢慢地给,一点一点地给,隔一段时间就贡献一个,而且要从弱的开始贡献。

    “如此,方能永保富贵和地位。”

    林郅悟在心中琢磨了一下,猛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兄弟,你对我真好,为我设想周全,我果然没认错兄弟,哈哈哈哈~”

    王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