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257章 是好兄弟
    接下来,林郅悟兴致高昂地向王庾一一介绍了屋子里的所有东西。

    “这是什么?”

    王庾来到一张书案前,看向上面的图纸。

    “那是我画的一些构造图,很复杂的。”林郅悟一边收拾书案上的木屑,一边说道。

    王庾压下激动的心情,不动声色地问:“我刚才进来时看你这间屋子并没有锁门,你出去了不怕有人来偷东西吗?”

    “不怕。”林郅悟抬头,嘴角流露出一丝奸猾:“以前有个护卫闯进来,被炸断了一条腿,后来,就没人敢进来了。

    “就连我表兄都不会进这个院子。”

    原来如此。

    王庾漫不经心地观察门口周围的布置:“不过,就算有人偷东西也不怕,他们不知道怎么用,这些什么图纸啊,他们也看不懂。

    “你这些复杂的公式,连我都看不懂,何况那些古人。”

    林郅悟附和:“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

    很好,想法不错。

    “对了,我看你那个地雷可以先放在一边,你现在应该把暴雨梨花针改造一下。”

    说到这里,王庾又不动声色地强调了一句:“防身的东西还是尽快做出来才好,我可不想刚认了个好兄弟,就出事了。”

    听见这话,林郅悟冲她眨了一下眼睛:“果然是好兄弟。”

    说完,跑去改造暴雨梨花针了。

    王庾瞥见地上的一个东西,捡起来朝林郅悟喊道:“借你这个九连环给我玩玩。”

    林郅悟抬头,看了她手上的九连环一眼,豪爽地说:“兄弟随便玩。”

    王庾拿着九连环,在书案后坐下,开始解九连环。

    她的动作很慢,余光一直在观察林郅悟,面上却是在专心地解九连环。

    林郅悟也在观察她,但看了好一会儿,见她心无旁骛地研究九连环,不曾动任何东西,就没有再关注她了。

    在林郅悟撤回目光的那一刻,王庾抬头看了他一眼。

    又静静地等了一会儿,再也没有感受到目光的关注,王庾才放心地将最上面那张构造图放到了这沓图纸的最下面。

    看完一张构造图就迅速放到这沓图纸的最下面,然后保持解九连环的动作。如此反复动作,王庾很快就将那沓构造图给看完了。

    王庾小心地拨弄了一下,恢复原来的模样,抬头看了眼林郅悟,见他拿着一个小工具在弄那个木盒,完全没注意到这边。

    她想了一下,双手捏着九连环,闭上眼睛。

    “嘭!”

    王庾脑袋一点,砸在了书案上。

    林郅悟听见声响,看了过来,见她捂着头,嘴里喊着痛,就跑了过去:“你怎么了?”

    “我......”王庾松开手,露出了额头上的大包,面色尴尬:“我......刚才不小心睡着了,然后就砸到了书案。”

    林郅悟低头看了看书案,又看了看她额头上的大包,毫不留情地嘲笑:“哈哈......你玩个九连环还能睡着,你真是.....兄弟,我佩服你。

    “不过,你这个大包砸得挺别致的,像我那个半成品地雷。

    “哈哈......”

    捧腹大笑。

    王庾一口气堵得慌,瞪过去:“笑什么笑?这说明你这个九连环做得一点都不好,完全让我提不起兴致。”

    林郅悟:“......这个是我表兄买给我的。”

    王庾:“......”

    和呆子沟通太堵心了。

    “我回去了。”

    王庾起身,干净利落,不带一丝留恋地走出了屋子。

    “你不留下来吃饭啊?”林郅悟追出屋子,冲她的背影喊道。

    “不吃。”

    ---------

    大全用手肘捅了一下郝绶,小声问道:“小庾儿是不是和那个林大郎吵架了?你看她心不在焉的。”

    话音刚落,王庾就踢着门槛往前倒去。

    郝绶眼疾手快,伸手一捞,将王庾捞了回来。

    “小庾儿,你怎么了?”

    王庾低头看了一眼,稳稳当当地跨过门槛,继续往前走。

    大全一面侧观前面的路,一面与郝绶窃窃私语:“你看你看,她是不是有心事?”

    “额......确实有心事。”郝绶连连点头,深以为然。

    若是在从前,小庾儿绝不会被门槛绊倒,今日确实不对劲。

    三人出了苏府,王康达已驾着马车等在街上。

    看见王庾,王康达迎上前:“小庾儿,我一听到你出宫的消息就赶来了......”

    话还没说完,王庾突然伸出双手。

    彼时,她正站在台阶上,面色凝重,似在思索,目光涣散毫无聚焦。

    几人愣住了。

    王康达看着王庾的姿势,想了一下,然后在她面前蹲下。

    王庾下意识地爬上王康达的背,箍着他的脖子。

    大全和郝绶无声地对视一眼,小庾儿不太对劲。

    两人回头看了一眼苏府的大门,目光若有若无地扫过门口的护卫。

    护卫望着王庾一行人,突然就感觉到一阵阴风袭来,寒气从脚底直冲入脑顶。

    王康达的马车刚驶走,苏定方就出现在了台阶下。

    “将军,您回来了。”

    苏定方面露疑惑,望着马车远去的方向:“那是王康达兄弟两?”

    “是的。”护卫主动禀告:“两个时辰前,大郎和王小郎君从宫里出来,回到了府上。

    “不过......大郎似乎与王小郎君吵架了,王小郎君离开的时候,看起来很生气。”

    苏定方什么也没说,朝府内走去。

    两名护卫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人悄悄地进了府,没过多久又出来了,急匆匆地往宫城而去。

    他的位置很快就有人补上,继续守卫大门。

    那护卫很快就出现在了窦建德的面前,“......王小郎君很生气,连饭都没吃就走了。”

    窦建德笑笑,不以为意,小伙伴之间拌嘴吵架是常有的事,何况是刚认识不久的小伙伴,需要慢慢地磨合。

    “有什么消息及时来报,下去吧。”

    --------

    王庾进了马车后,看见马车里的纸和笔,就立刻拿起毛笔,在纸上挥洒起来。

    大全和郝绶骑马跟随王庾的马车,他担忧地看了眼马车,对坐在车辕上的王康达说:“小庾儿没事吧?你要不要进去看一眼?”

    王康达张嘴欲说话,马车里就传来了一声“不许进来”。

    大全:“......”

    好吧,能说话,看来就没事了。

    没过多久,马车停在了一座三进宅院前。

    “小庾儿,到了。”

    王康达弓着腰站在马车旁,听见马车里唏唏嗦嗦一阵响,然后,车门打开,王庾蹦了下来。

    望着直立在身旁的王庾,王康达有点懵,他还以为王庾会像上车之前那样要他背,却没想到她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了。

    上了台阶,还回头催他:“族兄,你还愣着干嘛,进来啊。”

    王康达:“......”

    是他不正常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