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258章 还请示下
    王庾一路往里走,突然发现自己对这座宅子不熟悉,于是停下脚步,对王康达说:“你走前面,带我去书房。”

    王康达快步越过她,走在最前面领路。

    没走几步,看见闻讯赶来的左三和左四,王庾不等他们行礼,就抛出一句话:“你们两现在立刻去睡觉,晚点我有差事给你们。”

    左三和左四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转身,回房睡觉。

    到了书房,王康达对王庾说:“小庾儿,到饭点了,你先吃点东西吧。”

    “不用。”

    王庾关上门,将所有人都隔绝在门外。

    “小庾儿......”

    “吩咐下去,不管任何事任何人都不许来打扰我,都退下。”

    王康达等人面面相觑,又看了看紧闭的房门,终是叹着气走了。

    到了院外,几人聚在一起讨论。

    “你们说小庾儿今天是不是很不对劲?”

    “是很不对劲,莫不是林大郎对小庾儿说了什么难听的话,把小庾儿气着了?”

    “得了吧,小庾儿能因为别人一两句话就气着了?”

    “那你说说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一直都跟着小庾儿吗?”

    “跟着是跟着,但小庾儿和林大郎在一个屋子里的时候,我们都在外面啊,谁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啊.....莫不是林大郎用什么稀奇古怪的武器伤了小庾儿吧?”

    “......不会吧......”

    ----------

    太阳从人们的头顶慢慢地西斜,最后隐入了山脉之中。

    夜悄然而至。

    左三和左四来到书房的时候,看见王康达几人正在推搡。

    “大全,你是小庾儿的贴身侍卫,你去把饭菜送进去。”

    “我不敢,没听小庾儿说了任何事任何人都不要打扰她吗?我怕她生气,把我打出来。”

    王康达瞪过去:“就算拼着被打,也不能让小庾儿饿着啊,她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大全回瞪:“那你怎么不去?”

    “我......”

    左三走过去,提起地上的食盒:“我去。”

    几人愣了愣,随即欣喜地说:“那你快去。”

    左三:“......”

    上前轻轻地敲门,左三喊道:“小庾儿,该吃饭了。”

    屋内传来不耐烦的声音:“不吃,别打扰我。”

    左三想了想,又说:“你不吃饭,万一饿晕了,睡个三五天的,我们该怎么对外解释,还请示下。”

    沉默。

    很快,屋内响起脚步声。

    “吱呀”,门开了。

    王庾接过食盒,对左三说:“你和左四继续去睡觉,养精蓄锐,明日辰时来寻我。”

    又对王康达几人说:“我今晚就在书房睡,这儿不用你们伺候了,你们几个早点去休息吧。”

    王康达想了一下,说:“那先让我们给你加些炭,换些热茶吧。”

    王庾同意了。

    众人立刻行动起来,加炭的加炭,换热茶的换热茶,铺床的铺床,还在被褥中加了汤婆子,将手炉放在案几上......

    他们有条不紊地做事,很有默契地避开了书案。

    王康达还细心地在屋中支了个火炉,将一壶热茶放在上面温着。

    这些事做完,王庾也吃完了饭,大全收拾好碗筷,几人轻手轻脚地退出了书房。

    王康达在关门前,又说了一句:“小庾儿,我就睡在隔壁厢房,你要是有事就叫我。”

    “好。”

    众人散去。

    一个时辰后,王康达来到书房前,里面的烛火依然亮着,窗户纸上隐隐透出小小的身影,还端坐在书案前。

    他驻足看了一会儿,回房继续睡觉。

    半夜,王康达醒来,又来到了书房前,王庾仍然在秉烛书写。

    他走后没多久,王庾喉咙干涩,倒茶时发现茶壶空了,正想叫人,就看见了火炉上的铜壶。

    她想起了王康达似乎跟她说过,那是热茶。

    于是,她起身走到火炉边,拎起铜壶往茶壶中倒。

    热气氤氲,茶香扑鼻而来,她的心一下子就暖了。

    想不到王康达还挺细心的。

    喝完热茶,王庾又继续坐在书案后,开始画构造图。

    傍晚的时候她就把林郅悟画的那些构造图都复制了出来,只不过林郅悟用的是现代的公式、计量单位,她必须把它们换算成这个时代的计量单位,画的图纸也必须能让这个时代的匠师看懂才行。

    --------

    如水的夜晚很快就过去了,还在书房中奋笔疾书的王庾却不知东方既白。

    习惯了每日早起跟着王庾练功的大全在卯时自然醒了,他迅速洗漱完毕,去了书房。

    望着依然烛火通明的书房,大全有点懵,不敢上去敲门。

    王康达悄悄地来到大全身边,小声说道:“小庾儿还在忙,你不要去打扰她。”

    “她这是一晚上没睡?”

    见王康达点头,大全惊得张大了嘴巴,大得能放进一个鸡蛋。

    小庾儿昨日卯时起床,到现在足足十二个时辰,中间一直没休息,现在居然还在忙?

    “我的耶耶,小孩子果然精力旺盛。”

    王康达白了他一眼,“你自己去外面练功吧,我守在这里。”

    “哦。”大全走了。

    临近辰时,左三左四来了。

    两人望着书房内的烛火,跟大全一样的震惊:“小庾儿一晚上没睡?”

    王康达沉默地点头。

    左三和左四对视一眼,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辰时,书房内终于传来了一阵响动。

    “你们进来吧。”

    左三左四轻轻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王庾看了他们一眼,冲门口喊道:“王康达,你也进来。”

    于是,王康达走进了书房。

    看见王庾的第一眼,王康达很是惊愕。

    此时的王庾头发乱糟糟的像个鸡窝,脸色憔悴,衣服上满是折褶。

    他又环视屋内,床铺整整齐齐,一看就是没动过。火炉中的火已经熄灭,原先放在火炉上的铜壶已经移到了几案上。

    而他准备的手炉被丢弃在地上,一旁的竹篓中满是纸团。

    见他们的目光时不时地看向自己的头发,王庾才反应过来,昨晚画构造图时太伤脑筋,把头发都抓乱了。

    王庾抬手顺了顺头发,然后捧起书案上的一个包袱,来到他们面前:“左三,左四,我有一样东西需要你们尽快送回长安。”

    左三看了眼她手中的包袱,神色一凛:“若是送东西,我一人去就好,小四留下来保护你。”

    王庾不同意:“不行,两个人同行相互间有个照应,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我一个人足以胜任,你不必忧心,我定能做到。”左三态度很坚决。

    王庾面露犹豫,没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