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TXT全本小说网哦!真正无限小说网,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九十一章

    阎罗殿里的几位互相看了看,纷纷笑起来,在陆矶纳闷时,判官忽然一笔点在他的额间。

    白光乍起,他在虚空的漂浮里,听到了年轻判官的笑声。

    “恭喜你成功了,接下来,好好地活下去吧——”

    刺耳的警笛声,脚步声,叫喊声纷至沓来,上一刻还如隔云端,下一刻忽然清晰响在耳边。

    他猛地睁开眼,身下躺的是实地,还带着盛夏的余热,眼前警车救护车的警示灯闪烁不停,一片缭乱。

    陆矶头痛欲裂,身体更是如被拆散重组的零件,他尝试坐起,却没有起来,干脆躺在了地上。

    两旁的霓虹大楼,成排的路灯,拉起的警戒线,一切都在告诉他,他回来了。

    他捂着额头,忽然觉得一切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哥哥!”

    听到这声,陆矶一僵,放下了手,远处,他救下的那名高中女生正从警车上跳下来,红着眼冲了过来。

    “哥哥,你没事吧?”她声音带了哭腔,紧张兮兮地看着陆矶,陆矶怔怔然看着她,果然是和越晴波一模一样。

    “喂喂,让一让让一让,你堵在这里,我们怎么送他上担架?”

    陆矶如遭雷击,立刻转头去看向来人,下一刻他瞪大眼睛:“竺……”

    那人穿了一身医生的白大褂,正弯腰去拉和越晴波长相一样的姑娘。

    “你吼什么吼?不会好好说话啊!没看到哥哥受伤了,他需要安静!”

    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瞪圆了眼:“你怎么这么凶?你是医生我是医生?我看他好得很,骑摩托不戴头盔本来就有错,违反交通规则是要罚款的好吗?”

    “你是医生又不是警察,罚款也用不着你来啊!再说了好不好要检查才知道,你根本不严谨!”

    这两个人竟然就这么又吵了起来。

    陆矶哭笑不得,看着那张和竺之磐一模一样的年轻的脸,却一不小心红了眼眶。

    他转头,警察正铐着那几人从旁边走过,感觉到身上疼痛渐消,他正想自己坐起来,眼前忽然伸出一双手。

    手指修长,骨节匀称,白皙好看,且熟悉。

    陆矶一怔,顺着这双手,极其缓慢地抬起头——

    城市的夜空之上,飞机闪烁着红色的航行灯,站在楼层顶端看去,巨大的尾翼似乎就在头顶划过,带起的劲风吹起白色的衣角。

    一身白色西装,架着金丝边框眼镜的男人站在楼顶,俯瞰着下方川流不息的五彩车流,唇角带笑,似乎那里正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喵。”一只黑色的猫敏捷地跳到他身边,优雅地蹲坐下。

    “这真是我遇见过最有趣的事,本活动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宿主和最失败的宿主,居然是一对恋人。”

    黑猫一脸不赞同:“喵!”

    白衣人笑了笑:“你还觉得他是很好的宿主?没有错吧?在他的剧情世界里,很多人都死了,如果不是你救了越晴波,只凭他现在的得分,他就该与通关擦肩而过了。”

    黑猫甩了甩尾巴,又叫了一声,这一次白衣人沉默了一下,才笑道:“确实,他虽然笨了点,运气倒一直不错,连你的失误都成了他的运气。”

    黑猫看了看他:“喵?”

    白衣人面露沉思:“唔,你说沈知微吗?他真的是很优秀的宿主,不仅成功完成了主线任务,也发现了真相,除了对伊屠身份得知较晚,失手杀了他,他的世界里没有任何人死亡。”

    他像是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笔记本,打开翻了几页,扶了一下眼镜,念道:“原本的剧情里,竺之磐遇到越晴波,越晴波已经被穆恒带进府里,两个人后来决定逃跑,被穆恒发现后死亡,而温景瑜是在沈知微被姬容玉带进宫里决定杀死的路上拼死相救,死于非命,在他的任务进程里,这些都没有发生。”

    他看了眼黑猫:“你的宿主怎么样我就不说了,他临通关前,居然还自己挨了一刀,你应该不知道,这事儿在总部传开了,估计能笑到今年年底。”

    黑猫耷拉着眼皮,蔫头耷脑地喵了一声。

    白衣人低低一笑,心情颇好地揉了揉它的脑袋:“没事啊,不用担心失业,你只是不能再参加这个活动而已,别的任务还是能继续担任的,毕竟干涉任务进程实在是很严重的违规。”

    “因为你,总部已经决定以后对新人实施和宿主一样的保密级别,完全隐藏这个系统的真实目的了,你也算是总部的名人了。”

    黑猫更蔫了,白衣人想了想,建议道:“要不你试试最近的新任务?”他翻出笔记本,“你看这个,炮灰重生系统,作为交换,需要宿主不停在主角面前作死,你要不要试试?很简单的,只需要不停发布任务就可以了,这次绝对不需要感情参与……”

    黑猫转头瞄了一眼笔记本,片刻后一脸嫌弃地转过头,这次终于开了口:“再说吧……”

    白衣人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站起身,迎着风看向夜幕下的都市。

    “人类总是会有很多遗憾,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弥补,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很幸运。”

    忽然,一朵玫瑰花出现在他眼前。

    白衣人愣了愣,转过头,方才的黑猫已经不见了,戴着鸭舌帽,穿着黑T恤牛仔裤的青年和他并肩而立,见他看来,把玫瑰花又往前递了递。

    “给我的?”他接过,放在鼻尖嗅了嗅,弯起眼睛,“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青年一哼,正了正帽檐:“路上经过花店打烊,我从篮子里随口叼的。”

    白衣人不以为意,依旧眯着眼笑:“你能记得今天是情人节,也很难得啊。”

    两人并肩站在楼顶,广袤而嘈杂的都市似乎离他们十分遥远,这里只有夜风的声音。

    “不是每个人都有他们这样的运气啊。”白衣人再次感叹了一句,随后笑了笑,揉了一把身边人的脑袋,“还是珍惜当下吧。”

    青年对白衣人揉他头的行为表示了愤慨,抬手揉了回去,两个人你追我躲,玫瑰花一不小心被风吹起,散落了几片花瓣。

    一朵花瓣在风中打着旋儿,渐渐飘落,拂过闪烁的霓虹灯牌,又经过一个巨大的屏幕。

    屏幕里,正播出一档访谈综艺,女主持坐在对面,含笑问坐在沙发里的女嘉宾。

    “昭昭还是这么幽默啊,说起来,我相信很多观众朋友也一直想问啊,就是听说慕老师的新书是以你为原型创作的,女主人公正是一名舞蹈演员,是真的吗?”

    女嘉宾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应该……不是吧?我跟他说过,其实比起跳舞,我更想做一名吃播播主……”

    玫瑰花瓣继续往下飘,穿过五光十色的长街,经过一面橱窗。

    橱窗里的电视,正在播放晚间经济栏目。

    “最新青年企业家排行榜今日更新,文暻先生荣登榜首,这位白手起家历经非议的年轻人,以超乎常人的优秀能力,告诉了我们出身与年龄都无法成为评价一个人‘可不可以’的所谓标准……”

    一阵风起,玫瑰花忽然像人群中飘去,它飘过街边的小吃摊,飘过装潢精致的服装店,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上空掠过,向宽阔的马路飞去。

    一片花瓣落在车窗上,正看着车窗外的陆矶忍不住一怔。

    忽然,车窗上一道亮光闪过,陆矶闭了一下眼,转过头疑惑地看着那人:“你干嘛?”

    这个在无数大小媒体和电视影院里见过的小白脸正坐在他身旁,闻言依旧看着手机,头也不抬:“官宣啊。”

    陆矶悚然一惊,立刻扑过去阻止他:“我求你了大哥!你省省!”他指了指自己头上缠着白纱布,“好歹等我去了这玩意儿啊,你不怕别人说你家暴?!”

    沈知微,或者说,傅玉笙愣了愣,若有所思:“好像也对。”

    陆矶松了口气,正要坐回去,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陆矶和傅玉笙面面相觑,傅玉笙挑了挑眉:“你的。”

    “哦……”陆矶低下头去翻手机,然而才掏出来,立刻被身边的人拿了过去。

    “什么人这么晚还给你打电话?”傅玉笙看着屏幕上备注的四个字,意味深长地扬起眉梢。

    “‘绝世小受’?”他一字一顿地念。

    陆矶听到这四个字初始还有些愣,反应过来后脸色顿白:“等等!”他伸手去抢,然而傅玉笙已经按下了免提。

    “喂,小陆啊~”电话那头,一道嗓音拐着弯儿地响起,“怎么刚才打了你那么多个电话,你都不接啊?”

    傅玉笙转过头看了他一眼,陆矶喉咙干涩,悄声细气地给他比划:“不是你想的那样!”

    电话那头的人又问了一句,陆矶忙道:“哎,哎,老板,我在,刚才手机掉了,才找回来!”

    飞机头老板哦了一声,下一刻却有些不好意思:“小陆啊,我刚才想了想,就因为你觉得傅玉笙不好看,我就对你这么凶,实在是我不对啦,你原谅我好不好呀?”

    傅玉笙挨近了些,凑到他耳边:“你那天可不是这么说的……”

    耳边呼吸氤氲,陆矶立刻瞟了眼司机,幸好司机一脸淡定地开车,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

    他的脸仍旧热了热,把人推远了些,忙答道:“老板放心,我已经不生气了,那我明天还能去上班?”

    飞机头老板掐着嗓子道:“哎呀,这个不急,小陆啊,还有件事……”他似乎有些羞涩,“其实,我想了想,觉得你比傅玉笙也不差,你明天有没有空——”

    “他没空。”傅玉笙忽然道。

    “唉,小陆,你身边怎么还有人,还是个男的?这么晚了你俩干什么呢,你谁啊,你说话,给我说话——”

    傅玉笙把手机拿近些,不顾陆矶震惊的表情说道:“他明天也不会去你那里上班了,现在起他辞职了。”

    说完,他干脆按了挂断。

    陆矶终于回过神,立刻去晃他的肩:“我靠老子的工作啊好容易来的工作啊你就这么给我辞了!!”

    “有什么,”傅玉笙眨了眨长睫毛,眼神亮亮地看着他,“你给我工作不好吗?我一样给你发工资。”

    陆矶虽然十分唾弃他卖萌的行为,却更唾弃自己居然吃这一套,心里的火一扫而空。

    他闷声道:“什么工作?”

    想到自己原来干的活儿,陆矶心虚地看了眼正在开车的司机。

    傅玉笙还没回答,陆矶的手机忽然又响了起来,两人都是一顿。

    “你挺忙啊。”傅玉笙挑了挑眉。

    陆矶咳嗽了两下,示意他接。

    电话一接通,立刻传来一个大嗓门:“小陆啊,是小陆吗,我是房东老刘!”

    陆矶一奇,凑过去看了看,还真是他那个房东,奇了个怪了,房东不是已经让他睡大街了,难道他忽然想起他上个月还有三十块电费没交?太抠了吧,他的三个月押金都没要啊!

    电话那头的房东憨憨一笑:“哎,对不住啊小陆,今天和婆娘吵架了,那会儿脾气不太好,你们小年轻在外头工作不容易,我也知道,没事,房租你有钱了再交,明天还是回来住吧啊……小陆?小陆?”

    陆矶没有回答,半晌才擦了擦眼睛,还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他居然如此感性了,当真是一点不爷们。

    “大爷,太感谢了,我明天……”

    “他明天不回去了,房子租给别人吧,感谢照顾。”

    陆矶的感动情绪酝酿到一半,正憋在喉咙口不上不下,傅玉笙已经挂断了电话。

    两人面面相觑,车里安静了一瞬。

    “傅玉笙!”陆矶忿忿道。

    “哎。”傅玉笙红唇微勾,“我在呢。”

    陆矶看着他笑的亮晶晶的眼睛,一口气忽然又散了。

    他有些出神地看着他。

    就是这个人,他还在。

    足够了。

    “怎么没生气?”

    “……我想好了,以后不能总对你生气,这样不太好。”

    “受宠若惊。”

    “说起来,你说要给我的到底啥工作?”

    另一个声音停顿了一下,才道:“暖……”最后一字压低了些,才出口就被一声闷哼代替了。

    “不是说好不生气了……”

    “我反悔了!”

    “生日快乐。”

    “……什么?”

    车辆如梭,驶向远方,零点的钟声悠悠敲响。

    孤儿院外。

    暗蓝色的天幕上满是灿黄的星辰。

    陆矶和傅玉笙下车关门,走到院门口,齐齐停下了脚步。

    三层的小楼透着温暖的灯光,似乎还能听到晚睡的孩子欢闹的笑声。

    “近乡情怯?”傅玉笙转过头,路灯映照在他那熟悉的眉眼上,让陆矶心里隐约微动。

    他双手插在兜里,踢了踢院门,正准备鼓足勇气喊上一声,忽然有两个人影顺着通往大门的路走来。

    隔着一段距离,陆矶没有看清长相,直到那两人走出大门,站到面前,陆矶才有恍如隔世之感。

    “你们是……也来看吴老爷子?”容貌俊秀的年轻人愣了愣,随后温和地绽开一个笑,这一笑便显出几分腼腆。

    他身边站了个才到他肩膀的少年,板着脸,表情有些僵硬,似乎很少同人说话般,看见两人也没有什么反应。

    陆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觉得鼻子有点酸,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话。

    傅玉笙点头道:“是的。”

    年轻人看向他,显然认出他是谁,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十分有礼貌地笑了笑,便带着身后的少年和他们告别,上了不远处的车。

    “我不记得小时候孤儿院里有他。”陆矶揉了揉鼻子。

    傅玉笙道:“应该是他身边的的那个孩子吧。”

    陆矶点点头,忽然伸手握住了傅玉笙。

    傅玉笙微微一愣,低头看了看,唇角微勾,又握紧了些。

    陆矶推开院门,气沉丹田,大喝一声:“老爷子,我回来了——”

    声音越荡越高,院门前的路灯下,两个人影挨在一起,又齐齐喊了几声,只听见院子里传来一声怒气冲冲的声音。

    “臭小子,老子的摩托呢?”

    院墙上,一黑一白两只猫站起身,叫了两声,向巨大的月亮奔去。

    月满而圆。

    今夜好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TXT全本小说网 VIP小说免费看,真正无限小说网-真正清爽无广告小说网- 最值得收藏的小说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