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撸大猫吗,超凶超猛的那种! > 15、黑社会大佬虎的日常
    阿穆尔眼睁睁的看着老虎的血盆大口森森獠牙瞬间就会咬穿他的脖子,他想逃,但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泰加心里只有个念头,他的阿穆尔绝对不能出事,不仅不能出事,点点伤都不能受!

    出于保护幼崽的本能,泰加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用自己的身体狠狠撞向娜莎,同时爪子重重的打向娜莎的脑袋,砰的声巨响,娜莎被泰加死死的压在了在地上!

    就连泰加都没有想到他的速度竟可以这样快。

    其其波莉吓坏了,看见哥哥没受伤还是吓的浑身发抖,即便如此害怕他们还蹭着哥哥的身体安慰着哥哥。

    泰加起初也担心过娜莎有可能会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伤害他的幼崽,但娜莎都为他的小崽子喂奶了这么长时间,直都是和睦共处的,他渐渐也就放下了防备,谁想到!

    看着不远处躺在血泊娜莎的幼崽,泰加猜出了七七,但他还是要问,不仅要问,还要让娜莎死的明明白白,娜莎死了也不能冤枉他的阿穆尔。

    泰加怒问:“你的小崽子又不是阿穆尔弄死的,你为什么要咬死阿穆尔?!”

    因为短时间内三只幼崽全部死亡,娜莎已经完全崩溃,她不再惧怕泰加,她怒吼着:“是泰加林在惩罚我,我哺乳了人类幼崽,泰加林让豹子咬死了我的小崽子们,如果我没有哺乳过阿穆尔,泰加林就不会惩罚我,我的小崽子们就不会死……”

    泰加心想着,你自己保护不好幼崽还要赖在我的阿穆尔身上,看我活吃了你!

    阿穆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差点被咬死,但他却点儿都不害怕,非常镇静,只要有泰加在身边,他就全然不惧。

    他看到倒在血泊的三只小崽子,有两只都还有微弱的呼吸,肚子鼓鼓的,只是受伤严重而已。

    阿穆尔立即跑了过去,仔细检查三只幼崽的情况,只脖子已被咬穿彻底断气,只脖子在汩汩往外流血但还没死,还有只则完全没受外伤只是呼吸困难。

    娜莎被泰加压住动不了,泰加实在是太过沉重又很强壮,她连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但她还是发疯般的怒吼着:“阿穆尔,不许靠近我的幼崽,我咬死你……”

    阿穆尔看向娜莎怒喝:“我在救你的小崽子们,小斑没有外伤,他还有气,我们来之前,小斑在做什么,你给他吃了什么,你快说……”

    娜莎浑然失去理智,不断念叨着:“人类都是坏的,是你害死了我的幼崽,我咬死你……”

    阿穆尔:“小斑的呼吸已经越来越弱了,想救他,就马上告诉我,快!没时间了!”

    最终还是希望幼崽活下来的念头战胜了娜莎的愤怒,她说:“小斑的两个哥哥被豹子咬死,他吓坏了,我给他吃奶,他才吃两口就这样了,怎么会这样,定是泰加林在惩罚我……”

    阿穆尔立即用自己的爪子使劲儿拍着小斑的脊背,将小斑的嘴大大张开,没会儿小斑猛的咳嗽了几声,吐出口奶混合着几块鹿肉,奇迹般的醒了过来。

    娜莎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切,她想要去抱抱小斑却完全无法动弹。

    小斑原本身体就很瘦弱,现在更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他知道是阿穆尔哥哥救了自己,但他不明白为什么泰加叔叔会将他的妈妈按在地上,好像是在打架。

    阿穆尔又赶紧救小斑的哥哥斑斑。

    从斑斑脖子上流出的热血融化了厚厚的积雪,阿穆尔用爪子使劲儿的刨着被雪水滋润的泥土,他只虎崽刨的太慢,又叫来了其其和波莉帮忙。

    三只小虎崽很快就将被雪水滋润的泥土刨出了很多很多粘稠的泥浆。

    阿穆尔将斑斑侧躺着,用爪子分开了伤口旁边的厚毛,完整的露出伤口,然后将刨出来的泥浆厚厚的敷在了血洞上,很快就止住了血。

    斑斑原本微不可察的呼吸也渐渐变的平稳厚实。

    小斑看着阿穆尔哥哥又救了他的哥哥,他不停小声说着:“阿穆尔哥哥,谢谢你,阿穆尔哥哥,你是我们的救命恩虎,以后我和哥哥的命都是你的……”

    阿穆尔原本还想去找些消炎止痛的草药,但在天寒地冻的冬季,只有四季常青的灌木和针叶林,根本没有任何治外伤的草药。

    斑斑到底能不能活下来,完全看天意,阿穆尔也再没有其他的办法。

    做完了这些,阿穆尔才对娜莎说:“小斑是受到惊吓胃里没有及时消化的肉反到了食道,加上吃奶太急呛到了气管,导致的食物堵塞闭气,再晚会儿吐出这些东西,小斑就已经死了,你以后别让小斑吃奶吃太急。斑斑脖子上的伤我已经帮他止了血,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自己了。”

    娜莎大致上是听懂了阿穆尔的话,她羞愧难当,她想要趴在阿穆尔的脚下感谢他救了自己的崽子,但被泰加压着动不了,只能不停的说:“谢谢你,阿穆尔,谢谢你,阿穆尔,对不起,刚才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迁怒于你……”

    泰加却不能原谅娜莎,他怒吼着:“你差点咬死了我的阿穆尔,你以为光道歉就行?我要咬死你!”

    娜莎:“求求你,泰加,不要咬死我,我还有小崽子要养,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留我命,以后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为你的小崽子们哺乳……”

    泰加心想着,如果重新再去找只愿意每天为他的小崽子们提供母乳的雌虎也不容易,而且娜莎应该不会也不敢再伤害他的小崽子们,新找的“奶妈”需要段磨合期,最主要的是新奶妈还是有很大概率可能伤害小崽子们。

    多方面考虑之后,泰加选择留娜莎命。

    泰加:“我要拔下你颗獠牙作为惩罚!”

    娜莎感到有些恐惧,但她还是欣然接受了,她非常懊悔,她差点咬死了阿穆尔,也差点害死了自己的小崽子,这样的惩罚,她觉得是自己活该。

    阿穆尔是真的觉得泰加也太“黑.社.会”,这惩罚对于老虎而言是非常残酷的,就像砍掉了钢琴家的只手。

    泰加死死的咬住了娜莎的颗上犬齿用力往外甩,连根拔起。

    娜莎发出了难以想象的惨叫声,这持久又无比惨烈的虎啸让方圆百里的动物惊慌不已。

    小斑用尽全力想要爬到麻麻的身边,他急的嗷嗷叫,但却没有点儿力气。

    失去颗獠牙的老虎捕猎的成功率将大大降低,但好歹保住了命,泰加原本可以直接咬死她,为小崽子们重新找个奶妈也不是非常困难,对岸受伤的母虎就是选择之。

    泰加发出声声的虎啸,他在警告泰加林的所有动物,谁敢伤害他的小崽子,下场就如娜莎的这颗獠牙!

    阿穆尔嘱咐娜莎:“斑斑伤口上的泥你不要去动,我每天来喝奶的时候会为他检查,斑斑醒了后,尽量让他多喝点奶,喝不进去,你就硬喂给他喝……”

    娜莎剧痛难忍,还是不停的点着头含糊的说着:“谢谢你,阿穆尔,谢谢……”

    泰加当然还是让三只小崽子吃了奶才走的,这次给泰加的小崽子们喂奶,娜莎的眼神都不样了,以前是冰冷的,现在就像是看她自己的幼崽样,充满了母爱的光辉。

    因为娜莎的獠牙被咬掉了颗,泰加为她捕猎了只鹿,既然要留娜莎命,泰加就会说到做到。

    泰加:“在你能自己捕猎之前,我不会让你挨饿。”

    娜莎满含热泪的望着泰加,她从来都知道泰加是最值得尊敬的虎王,是泰加林真正的王,唯的王。

    泰加带着小崽子们离开不久,重伤的斑斑醒了过来。

    娜莎喜不自禁,她喂饱了两只小崽子后说:“你们不要记恨泰加拔掉了我的獠牙,我差点咬死了阿穆尔,如果不是泰加反应快,阿穆尔现在就已经死了,你们也死了,这是我应得的……”

    两只小崽子心疼的望着他们的麻麻,眼里泪光盈盈。

    娜莎继续说:“你们定要记住阿穆尔哥哥的救命之恩。”

    两只小崽子拼命的点着头。

    阿穆尔和泰加都觉得自己做的问心无愧,他们已经对得起娜莎母子了,也就不再为刚才的事烦心。

    其其波莉原本有点害怕,现在也点儿都不怕了,他们觉得泰加做的对,娜莎差点咬死了他们的哥哥,娜莎活该!

    随后的几天,斑斑直都在发烧昏睡,阿穆尔也没办法,只能靠斑斑自己挺过来,挺不过来就只有死路条。

    轮到该去萨莎那里吃奶的时候,泰加大早就听到了萨莎的虎啸声,萨莎在呼唤他的小崽子们过去吃奶,萨莎的行为让泰加非常不能理解,这有点过于主动。

    当然他还是带着小崽子们过去了,因为担心萨莎耍什么花招,吃完奶,泰加就立即带着小崽子们往回走。

    泰加带着小崽子们走在前面,他听到后面有急促的脚步声,不是有蹄类动物的脚步声,而是毛茸茸的爪子踩在积雪上十分微弱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即便脚步声再微弱,泰加是王,感官非常的敏锐,毛茸茸的爪子很有可能是猎食动物,他迅速的转身将小崽子们护在身后。

    泰加的大举动让三个小崽子也迅速的转身往后看去。

    阿穆尔看到巴克利站在不远处,他不敢相信,巴克利怎么可能找到这么珍贵的东西,这也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