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我有一个祸水群 > 12、十二:
    太后打听她的时候,冯念也在琢磨,平时总在宗庙无要紧事不会回宫的太后娘娘怎会在这节骨眼回宫?

    说是节前回来看望皇上,事先却没打过招呼,她怎么想都感觉事有蹊跷。

    正好群里有个很会窥探人心的,冯念便问了她。

    冯念:“吕姐姐你看太后是不是听说了什么特地赶回来的?”

    吕雉:“你怎么想?”

    冯念:“陈嬷嬷介绍后宫里人事物的时候提过,这几年太后很少在宫里,都是年末回来同皇上起守岁,在宫里待月余时间,二三月又去宗庙。她忽然在秋节前回来,怎么看都不像单纯思念儿子。还有,我随妃嫔们去拜见太后时,她特地点了我名,般来说要是对新选上来的好奇不应该让这届选进来的全都站出去看看?”

    吕雉:“你跟她面对面的没敢多看,我们在群里瞧得明白,这个太后不是对新进宫的女人感兴趣,她就是想瞅瞅你。”

    西施:“是不是有可能她听说了与念念有关的什么事,特地赶回来,想要求证。”

    褒姒:“那就是贵妃去进的谗言,肯定是她!她让我们群主踩了脸,被狗皇帝冷落好长段时间,宫里少不了笑话她的,以她的为人不得打击报复?”

    妲己:“就该让狗皇帝把她砍了!”

    吕雉:“除了砍砍砍你还知道什么?”

    妲己:“妾不用知道什么,我想砍谁就能砍谁还不够呀?你这妖后是妒忌!我的大王从来对我言听计从,你家的只恨你威望太高,不然早给你废了。”

    眼看两人要怼起来,赵飞燕赶紧冒头劝她老祖千岁。冯念也咳了声:“妲己姐姐消停会儿,我这儿说正事呢。吕姐姐接着讲吧,这个照面你看出什么?”

    吕雉:“我看出太后不愧是皇帝的生母,他们很多方面都挺相似的。她看你的眼神不错,心里面对你的印象应该还好,有机会的话,你可以走走太后的路子,真能拿下也是大助力。”

    这道理冯念明白。

    可是区区个昭仪,想见她老人家面都不容易,哪来机会去套近乎呢?

    她还在打主意,谁曾想机会竟然主动送到她面前了。

    太后听李忠顺说了那些,回头又跟她宁寿宫的留守奴才打听了下,将几个人的说法拼起来,得到的结论是皇上宠爱冯昭仪是真的,可是又不像前面有些朝代的情种……冯昭仪也是安分人,既没见她去煽风点火主动挑事,也没见她给皇上吹枕边风为自己娘家谋求好处。

    这是通过底下奴才所说拼凑出来的冯昭仪形象,太后还是想仔细看看她,毕竟是为这事回宫来的。

    当然这不着急,她先陪儿子过了秋,节后没立刻走,而是召见了冯念。

    冯念想起吕雉的分析,打算努力看看,开着光环就去了。

    初见之时太后就觉得这姑娘不错,今日再看,她又额外瞧出些。

    这人你乍看仿佛只是普通的美,越看越觉得她非常灵秀,身上好像盘着仙气似的。

    太后常年在宗庙,把气性养得很好,她本就慈眉善目的,这会儿瞧着冯念心里喜欢,表情更加舒展,眼都带上笑了。

    冯念适才请了个安,太后已经伸出手:“过来吧,走近点给哀家瞧瞧。”

    冯念略低着头规规矩矩走上前去。

    太后上下打量番,看好之后吩咐旁伺候的唐嬷嬷:“你去拿个绣墩来。”

    两人聊了得有小半个时辰,主要以太后发问冯念作答的方式,问题包括但不限于冯念进宫前的事、她的喜好才艺等等。

    冯念都真真假假的答了,聊得是挺好,就是太后有些疲惫,冯念看出来想劝她歇歇,她说在外边待习惯了,回来总感觉闷,身上也僵,说着抬手捶了捶肩膀。

    就这时,冯念灵机动,想到冯小怜本来是北齐后主高纬第三任皇后穆黄花的侍女,因经常需要给皇后捏肩捶腿,自然而然练就了手大保健技术。

    冯念切进群里,问冯小怜:“野史上说姐姐精通推拿之术可是真的?”

    刚才听太后说心里闷身上僵,接着群主就问起这事,冯小怜能不会意?她顺手发去个红包,冯念拆开看正是自己想要的推拿术。选择学习之后,人体构造经脉穴道全在她脑子里展开,以前只给自己捶过腿,现在已无师自通学会按摩。

    不光学成了,经过群提炼并且优化升级的推拿术效果非常之好,能当场消除成疲惫,极大程度缓解身上的酸软疼痛,还可以帮助减压促进睡眠。

    冯念恨不得跳起来给冯小怜个爱的么么哒。

    本家的姐姐就是好!

    前两个月她才靠玲珑玉体避了暑,现在新的问题刚出现,这手推拿术跟及时雨似的。

    冯念:“吹爆冯小怜姐姐!姐姐你是哪来的仙女?太好了叭!”

    冯小怜:“突然害羞。”

    褒姒:“……”

    西施:“……”

    赵飞燕:“……”

    妲己:“妾才是本群最美!人美心善!”

    吕雉:“我要吐了。”

    冯念在群里给冯小怜吹了彩虹屁,在外边对太后说:“妾看过些讲经脉穴道的书,要不给太后娘娘按按?按按身上没准能松快些。”

    换做贵妃她们,这会儿保准建议请太医,冯念提出要不要推拿番,太后听着挺新鲜的,便准了她。

    冯念将推按揉捏上了个齐活,因为存着讨好的心,她做得格外仔细,开始太后感觉还不明显,过会儿功效就上来,冯念只给按了刻钟,结束之后太后感觉浑身松快,闷在心里那口气也吐了。

    恍惚之间她想起多年以前,先皇曾在初冬时分带她去泡过温泉,那些事本都被掩埋在时光里,因着冯念按这通,太后想起来。

    当时就是这样的感觉,仿佛浑身都打开来,整个人轻飘飘的。

    后宫里这么多女人,哪怕元后在太后这里也只得过不错的评价,其他妃嫔顶多勉强凑合,还有不上台面的……就在今天,冯念却开了个先例,她是第个真正讨了太后喜欢的。

    刚才只是让人坐绣墩上说话,这会儿绣墩已经被遗忘掉,太后牵她到身边坐下,握着冯念白皙细嫩的手,边摸边说:“让你按完浑身都通泰了,可惜你是皇帝心头好,不能常伴哀家身侧。”

    冯念笑道:“您要喜欢,妾天天都来。”

    太后没说好赖,又道:“哀家闲人个,你还是伴在君侧好,经常给皇帝按按。”

    太后觉得她明白了,她总算知道为什么冯念进宫就得了宠,有这手,难怪皇帝离不开她。

    *

    秋之后,连续有四五日冯念天天去宁寿宫请安,宫里都纳闷,没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

    你说你要是皇后,天天去给太后请安说得过去。

    你个昭仪你配吗?

    伺候的奴才在耳边提了好几次,苏贵妃忍不住了,也找了个由头去宁寿宫。太后问她为何事来,她说想汇报下这大半年间宫里发生的事。

    正好有空,太后就听了耳朵。

    结果发现苏贵妃是看之前的计划失败,来上第二回眼药,她重点讲述了冯念是怎么被皇上相破格册封,提到她还是美人之时就很得宠,当时个月承宠十次之多,升昭仪之后更不得了,整个夏天皇上都扑她身上,最近才恢复正常……

    “贵妃不如直说吧,你想让哀家做什么?”

    “臣妾绝没有这意思。”

    太后都不笑了,她放慢了语速字句对苏贵妃说:“最好是没有,哀家再劝你句,别门心思琢磨怎么跟底下人过不去,既然是贵妃就有个贵妃的样子。”

    苏贵妃听着这话刺耳至极,她还得否认,说自己没那么想过,将这些告诉太后只是为了让太后了解宫近况。

    “皇上喜欢冯昭仪,臣妾看了也很高兴,只是想着不能总翻她个人的牌子 ,各宫妃嫔都等着为皇家开枝散叶呢。”

    “那贵妃你告诉哀家,这个月皇帝去哪宫最多?”

    “是臣妾的昭阳宫,可那是……”

    “还可是什么?你跟着皇帝十多年,没生下子半女,就这样皇帝还是疼你,三不五时就去你宫,你还不知道满足?照你所说各宫妃嫔都等着为皇家开枝散叶,你不能生为何不往后稍稍?”

    这话扎爆了苏贵妃的心。

    哪是她不能生?她行的,她曾经怀过两次,只是遭人暗算没生下来。

    苏贵妃满腹委屈的样子,太后瞧了心烦:“你摆出副倒霉相给谁看?没事儿就待在昭阳宫里,别来哀家跟前晃悠,真是晦气。”

    苏贵妃大老远跑来告状,没成功不说,还受了气回去。

    太后本来挺高兴的,听她叭叭说那些也烦起来,好在嬷嬷瞧着不对去请了冯念,冯念到宁寿宫为她推拿番,太后心里才舒服点儿。

    “所以哀家不爱回来,只要回来各宫的全往前凑,乱七糟的事都拿来说。最气人的是,个个都把哀家当傻子,哀家能把皇上生下来,养大,看他登基继承大统,还能看不明白她们心里那点花花肠子?”

    抨击了贵妃等人之后,太后慈眉善目的朝冯念看来。

    “还是你好,你啊,对哀家不样,不像是皇帝的女人在讨好我,更像晚辈在孝敬长辈。”

    “好孩子,你进了宫还能坚守本心是好,也得多看看多学学,在这地方,人太老实太善良不好生存。”

    旁边嬷嬷都感动了,群里小姐姐们觉得太后这眼神也没她自己鼓吹的那么好,虽然看穿了苏贵妃,还是让千年狐狸精给骗了。

    吕雉:“是我们群主道行太高还是裴家这对母子眼瘸得如出辙?”

    妲己:“怎么说话呢?这个太后说得对呀。我们群主跟狗皇帝的其他女人是不样,别人多简单易懂,就我们群主进可骚退可婊的。”

    【妲己已被禁言】

    褒姒:“妲己姐姐你……”

    吕雉:“真是活该。”

    冯小怜:“可能这就是母子吧,皇上不也觉得群主妹妹是天仙儿吗?”

    吕雉:“真是天仙儿他想睡就睡想晾就晾?”

    被群里小姐姐吐槽的狗皇帝刚才听说贵妃上宁寿宫去吃了挂落,又听说母后派唐嬷嬷去请了冯氏,他纳闷了。

    “太后跟冯昭仪是怎么扯上的关系?”

    “据奴才所知,太后娘娘听说了这大半年宫里发生的事,请冯昭仪过去,想见见她。”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仿佛四五日前,冯昭仪同太后娘娘相处好像不错,这几日她每天去宁寿宫陪伴。”

    皇上挺惊讶的,他这些女人里面能得母后青眼的不多,冯昭仪是为何?

    因为心有疑惑,看完奏折以后他亲自去了趟宁寿宫,说是给母后请安,实则是去探话。

    他问:“母后此次回来觉得怎样?”

    太后答曰:“不错。”

    他又问:“朕听说母后还挺喜欢冯昭仪?”

    太后点点头说:“她不错,要不是已经跟了你,哀家都想把人带在身边。”

    皇上非常惊讶。

    看他这样太后挑眉:“才几天呐,哀家都快离不开她,冯氏那手推拿术实在厉害,甭管是胸闷或者头晕再或者腰酸背疼,给她捏过就舒坦了。贵妃还嫌皇帝你太疼她,若是哀家也愿意疼她……多可心的人儿啊。”

    说这番话时,太后脸上写了六个字:儿啊,我明白你。

    皇上听罢,就个念头——

    娘啊,您不明白。

    朕压根不知道她还会推拿!

    她除了给朕跳舞之外,就是陪朕睡觉。

    皇上又问:“母后真感觉那么舒服?”

    太后回味了下,满是享受道:“舒服,舒服极了。不过皇帝你放心,你是哀家的亲儿子,哀家还是心疼你的,没打算跟你抢人。”

    狗皇帝让亲娘说得蠢蠢欲动,本来打算去看看怀孕的谢昭仪,想想算了……谢昭仪就在那儿又跑不了,他先尝尝冯氏那手被母后大力推崇的推拿术。

    因为太后,狗皇帝又翻了冯念的牌子。

    冯念沐浴之后乘步辇过去看。

    皇上跟当初似的!

    之前有次他召了人来却把人撂在旁,今日故技重施。

    上回冯念选择转身就走,同样的招当然不能用两回,皇上不搭理她,她就自个儿上前去挤进皇上怀里。

    “皇上真薄情呀,前头还说离了妾不知如何是好,天凉快就没怎么翻过妾的牌子。今儿个难得想起来,妾仔细打扮了过来您都不正眼瞧瞧,那您翻什么翻?还不如召别人去!”

    刚才狗皇帝想着好哇你,进宫多久了还藏了手,会推拿也不给朕捏捏。他正想板起脸说人来着,美人儿先发作了。

    那话听,狗皇帝他心虚。

    想到自己抱着美人儿舒舒服服过了夏,入秋就翻脸,转身疼了别人。美人儿心里不好受是应该的,为了冬夏两季长久的幸福,狗皇帝决定高抬贵手原谅她瞒着推拿术没给自己用这回事,还抱着人好声好气哄了哄:“朕看书入迷了没注意到爱妾过来,为这你就恼上了?”

    “妾哪知道……”

    “现在知道朕不是故意要冷落你,还置气吗?”

    冯念轻哼声:“妾是那么小气的人?”

    “听母后说你这些天常去宁寿宫为她推拿,怎么朕没听过爱妾还会这个?”

    冯念愣了下,然后想想说:“那日妾应召去宁寿宫,听说太后身上僵着怪不舒服才给捏了几下,哪想到太后竟然非常喜欢,这……妾也很意外啊。”

    “是这样?”

    “皇上试试看吗?”冯念说着直接站起身,先取走皇上拿着的书册,放在旁,又替他脱了鞋,让人趴在榻上,她跪坐着推拿起来。

    跟太后的淡定从容相比,狗皇帝污得跟臭水沟似的。

    才按了没几下他就舒服得哼哼起来。

    分明是纯洁的推拿,守在外头的小太监却听得面红耳赤。小赵子都惊讶了,心说平时要么没声响,要么是娘娘叫唤,哪听过皇上这么嗯嗯啊啊。

    他不光嗯嗯啊啊,还让冯昭仪大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