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星河滚烫 > 2、解体
    2019年6月12日午12点整,NewEra娱乐公司官博更新了条毫无预兆的声明――

    “大家恰逢人生的十字路口,由于些现实原因,X-F全体成员和公司就组合及每个人的未来发展进行充分讨论之后,达成致决定‘就此告别’,组合成员将各自翻开崭新的人生篇章……”

    公司官博发的声明行板正,很多友乍看,没立刻反应过来声明的意思。些人读了两遍之后才个激灵,同时意识到这绝对是今年最爆炸的新闻之。

    紧接着,X-F组合官博更进了条动态:“相聚是缘,分散亦是缘。七年弹指而过,X君祝四位殿下星途璀璨,荣光万丈。@X-F季沅辰@X-F左渡@X-F池易@X-F楚北然”。

    NewEra娱乐选在这个时间点公布X-F的解体声明战略性十足。正午12点,正好是下班放学时间,友刷手机的集时间,果然,这两条消息甫出来,差点把微博搞瘫痪,不到两分钟,热搜首位立刻从“《少女偶像之路》导师阵容”刷新成“X-F解体!”后面跟着个大红醒目的“爆”字。

    与此同时,“难道今天是愚人节?”也蹿升到了热搜前排。猝不及防的解体消息让广大友们以为这是NewEra娱乐别出心裁的恶作剧,粉丝们更是难以置信。然而,没会,X-F组合四名成员相继转发了组合官博的最新动态,并前后把自己的微博认证前缀删除,仅留下名字。粉丝们这才相信了这个事实——

    爆红了七年,热度直不减的神团X-F解体了!

    各大络平台和媒体相聚报道此事,时间,络角角落落飘满了“X-F解体”的报道内容。感情界常有七年之痒的说法,NewEra特别擅长心理战术,选在今天宣布神团解体别有用心。

    X-F组合每个成员都无可替代。他们才华横溢,品行端正,组合成立至今,十二张专辑,百二十多首单曲,专辑销量创造了个又个的记录。每个组员都无可替代,他们颜值超群,才华横溢,随便单独领哪个出来都是线偶像。声明的“各种原因”无非就是引流,为旗下这四位超级偶像创造更多的发展空间。

    纵然团粉们万般不舍,也不得不含泪祝福四个哥哥偶像之路越走越宽敞。

    *

    下午两点刚过,北城热浪袭人,十二个小时的长途飞行让孟星也累到崩溃。下了飞机,关闭飞行模式,打开微博便看到了微博热搜榜上爆热的两个话题:【神团解散】和【《少女偶像之路》导师阵容】。

    十九岁的少女穿着袭墨绿热带海滩风长裙,肤色白皙清透,蓬松微卷的长发散搭在身后,过分精致的五官惹眼,吸引了无数路人往她这边看。

    孟星也边往行李提取处走,边刷微博,看到了季沅辰某个前线站姐发过来的私信:【辰星X号,你睡了没?你看国内的消息了没有?X团解散了!太令人震惊了,我到现在都还没缓过神来。说不清什么感受,不可置信有,难受也有,不过其实这样也好,公司以后肯定会给我们哥哥更多的影视和时尚资源。他会更好的。行了,我得去NewEra蹲下,这会那边肯定已经被围得水泻不通了】

    孟星也短暂地混乱了几秒,很快消化掉这个消息,然后淡定地给站姐回消息:【刚要睡就看到了热搜,这是另外个起点,哥哥定会更好的。K姐定要注意安全哦。】

    出了个如此劲爆的消息,公司那边肯定人山人海,而且今天粉丝肯定心情激动,稍不小心就会发生踩踏等安全事故。她便善意地提醒了句。

    没有感觉到多惊讶,解体是迟早的事。这个时间,刚刚好。

    孟星也加入过季沅辰的很多粉丝组织,不过都是以个神秘人的身份参与,作为初代粉的她,开始就打进了季沅辰粉丝后援会的内部,不过她只砸钱,手笔很大。却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应援活动。所以很多前线和站姐都知道“辰星X号”,却不知道她长什么样。甚至连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大家只知道这人手笔很大,非常壕气。要么是个成功人士,要么是个富二代。

    不是没有人邀请孟星也去参加那些活动,很多叫的上号的老粉对她特别好奇。只是她以后也是要进入娱乐圈的,在友面前掉马和在季沅辰面前掉马都会给她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这次回国孟星也没让孟星珩派人来接她,因为她早就和蒋桨约好,蒋桨会来接机。刚取到行李箱,蒋桨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说她已经到机场了。

    孟星也在国内到达厅和她的小青梅成功会师,和她亲昵地抱了抱,然后毫不客气地把行李箱拉杆放到蒋桨手里,满脸倦意地说:“累死了。”

    蒋桨低着头叫约车,声音带了三分抱怨气:“谁叫你当个练习生要跑那么远的,是隔壁它配不上你吗?要不是我现在还比较闲,经常跑去看你,不然我们年估计都见不上两次面。”

    孟星也笑了笑,“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她扯开话题:“我们待会去哪?”

    “当然是去吃饭。”

    蒋桨下了单,两人在乘车区等着。飞机上睡不踏实,孟星也现在困得可以倒床就睡,虽然肚子也空空的,但睡觉更急迫,便说:“不想吃,我想回家睡觉。”

    “你马上要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录制,未来三个月内都吃不到美味佳肴,你确定你现在要回家睡觉?”

    孟星也想了想,觉得蒋桨说得挺有道理,《少女偶像之路》6月15号开始录制,后天她就要出发去录制基地。那地方确实挺可怕的,听说只有家不足十平米的小卖部。她果断说:“行,我们去吃饭。”

    蒋桨选的是家口味清淡的菜馆,当了练习生后,孟星也格外珍惜自己的嗓子,饮食特别自律,几乎不沾辛辣食物。蒋桨轻车熟路地点了桌子菜,等菜期间,她从包里抽出沓厚厚的资料递给孟星也,介绍道:“这次参赛选手的资料,你看看,有个谱。”

    孟星也翻开浏览了下,这份资料非常全面,选手的信息包括公司、实力、性格、粉丝数量以及参赛前的些作品等都有。

    好的,这人是情报局的。

    浏览完孟星也随手把资料放在桌子边。选手的名单还没完全公开,蒋桨收集这些信息肯定废了不少功夫,她由衷地感激道:“谢谢,幸苦了。”

    “你不看看?”

    “我回家睡个觉再起来看。”

    “也行,出发前看完就行。”蒋桨给孟星也倒了杯温水,孟星也在国外边上学边当了三年的练习生,聘请的是实力非常在线的老师,她自己也非常努力,实力不说碾压,至少能在这群选手里脱颖而出。蒋桨不怎么担心,就怕女生聚集之地是非多,撕逼也多,便提醒道:“千人千面,这群人里面有几个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哦。反正你注意点。不过我也不担心,我们眷眷可不会让自己吃亏。我和星珩哥哥都会在外面声援你。”

    这两颗小青梅还真是像得很,个偷偷把季沅辰当偶像,个悄悄喜欢着孟星珩。

    这个孟星也倒是不怕,淡定道:“知道了。”

    说着话,点的菜陆陆续续上桌,蒋桨午饭吃得比较晚,还不怎么饿,随便吃了两口便停筷,个劲给孟星也夹菜。飞机餐食不合口味,孟星也午饭没吃,这会吃得挺欢。

    蒋桨又扯起老生常谈的话题:“你这星追得也太励志了。”

    说起这个,蒋桨有无限感慨,也对孟星也肃然起敬。她其实挺佩服星也这股冲劲和毅力。就孟星也这做事三分钟热度的性子,能坚持这么久来做这件事,还做得有模有样,真的算是活久见系列。

    孟星也抬眼看她,再次纠正:“我走这条路也不完全是因为他,我自己喜欢,所以才选择它。如果不喜欢,我也坚持不了这么久。拼拼嘛,拼不过就回家啃我爸。再说了,我哥也会养我的。将来,你也得养我,是吧,嫂子?”

    “好吧。”蒋桨笑了笑,眼眸清亮,“想站到高位挺难的。星也,加油,这是起点,你会成为星河的颗闪亮的星星。”

    孟星也勾了下唇:“嗯。”

    孟星也差不多也吃好了,擦了擦嘴巴,补口红时听到蒋桨说:“姐姐会鞠躬尽瘁为你打投的。”

    蒋桨大孟星也两个月,听到这话,抬起头来甜甜地说:“谢谢姐姐。”

    说完,她的微信提示音响了下,是孟星珩发来的。屏幕亮起的瞬间,蒋桨瞄到她的手机屏保换了。“怎么换了?”

    孟星也回复着信息,随口答:“怕惹麻烦,所以就换了。”

    “注意捂好马甲。屏保换起来容易,但有些东西可是抹不去的哦。小心藏好。”

    “说不定人家根本不记得我了,压根不会往那方面想。”

    孟星也自然知道蒋桨在指什么,不过毕竟他们三年未见,说不定正如她所说,季沅辰早就把她从记忆删除了。

    “不记得你就去他面前多晃晃呗,小时候的没脸没皮哪去了。”

    “谢谢提醒。”孟星也补好妆,刚才困得要死,现在幅生龙活虎的模样,拿起手提包就要走,走之前再次不客气地使唤蒋桨:“帮我把行李送回家,我先走了。”

    蒋桨脸懵,“去哪?”

    “去他面前晃。”孟星也语气欢快,“我哥等会会过来,算作谢礼。”

    *

    从饭馆出来,孟星也带着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去了季家。季母的刺绣品店铺也关了门,季正带着她从那条老旧的步行街搬了出去,季沅辰在江边买了套两居室给二老住,他自己则单独出去公司分配的团队公寓住。

    孟星也知道季沅辰不经常回家,而且今天微博直处于临近瘫痪的状态,作为队长的他定都和成员在公司里,所以也不担心会碰上他。

    其实每年回家星也都会去季家小坐会,所以即便她出去三年,和叔叔阿姨也不太生分。

    生分的只有他,而她,对他的世界,如既往的熟络。

    这次也样,小坐了个多小时,留在季家随便吃了点晚饭。孟星也有些后悔刚刚跟蒋桨在起吃的过于多了,错过了季母的好手艺。

    打车回家途,她路过了市心的巨大led屏,上面正在放四个哥哥的代言广告。在高架桥上,她看到了矗立于CBD综合商业大厦林的NewEra,甚至隐约看到了围聚在公司外密密麻麻的人群。

    分开是为了更辉煌的以后,哥哥们之后定会越来越好。孟星也登上微博,转发了季沅辰的最新微博,附加评论:【哥哥,前路漫漫,我陪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