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带个奶吧! > 第 25 章
    “草太郎先生。”三个怯怯生生的声音在回春绿弥身后响了起来,在此之前一点声响都没有,惊得回春绿弥一哆嗦。

    他捂着自己的心脏,草太郎这个称呼……他当时就应该拉着嘴平伊之助那个家伙辅导个三天三夜,一直到他能够第一句就叫出他的名字为止的!

    回春绿弥抿着嘴转头,就看到三个小姑娘满脸期待的看着他。

    他就只好咽下了自己差点骂出人来的话,有些无奈的问道,“怎么了?”自己怎么样都不可能对着比自己还要小的孩子生气的,更何况他也没跟几个小姑娘说过自己的名字,应该是从伊之助那里听来的吧。

    三个小姑娘互相看看,扭扭捏捏的,支支吾吾好久才一起从身后掏出一样东西递给他。

    “帽子吗?”回春绿弥迟疑的接过,有些不太明白在初次见面的情况下怎么会给自己送上礼物。虽然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思考自己要送什么回礼比较好了。

    小女孩儿的话,无非就是一些好看的花或者是亮晶晶的头饰?

    回春绿弥晃晃脑袋,不不不,说不定有哪个妹妹就是要更加喜欢□□什么的!

    相当的具有直男的思维。

    三个小姑娘则是仰着头,捏着手笑眯眯地看着他,“嗯……因为一直听伊之助有听过你的故事……”

    三人隐秘的看了一眼回春绿弥的脑袋,尽可能的让自己的眼光看起来没有那么失礼。

    但是回春绿弥非常明显的感受到了对自己人对他的好奇心,“他都说了些什么?”

    最左边的那个有些不好意思的捏裙摆,尽可能的小声,“伊之助说过,草太郎先生跟他一样是从山里出来的……恩……那个,但是平时可能修炼的不太好,头上就还有象征着本体的……”

    回春绿弥简直就是要翻白眼了,这个家伙!又在外面宣扬他不是人的谣言!

    他十分想要澄清这件事情,却发现眼前这三人似乎十分相信嘴平伊之助说的话,甚至在他没有来的时候就放在了心上,还准备了礼物。

    如果就这么打破这个像是童话一样的设定,似乎就有一些太残忍了。

    回春绿弥自己被自己感动了,他小时候第一次知道圣诞老人其实是自家老爸假扮的时候可是哭到脱水的!从那以后他就发誓绝对不能像家里那对粗心的夫妻那样,在他未来小孩儿小学毕业这样天真单纯的年纪的时候就让他知道现实的残酷!

    做好心理建设,回春绿弥把美美从自己的脑袋上抱下来,然后蹲下身把脑袋凑到三人面前蹲下,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和一些,笑眯眯的说道,“要摸一摸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嘴平伊之助口中散播开的关于他的‘传说故事’的作用,还是回春绿弥本身就没有什么侵略性甚至算得上是可爱的长相,小姑娘们对他的好感度一开始似乎就是水平线以上的。

    一听到回春绿弥的准许,三个小姑娘眼睛闪着光,小声尖叫着,伸手要去摸摸回春绿弥脑袋上的小草叶子。

    几人还非常谨慎的让自己的指甲尖不要掐到对方。

    “不愧是草太郎!”

    “不愧是草太郎!”

    “不愧是草太郎!”

    一下子被草太郎三连,回春绿弥面色僵硬,甚至想要当场冲到病房里把原本就带着伤的嘴平伊之助给揍一顿。

    但是他没有。

    回春绿弥安慰自己,要不是伊之助受伤了他绝对是要跟人冲上去干架的!毕竟他在那一群斯巴达手下□□练这么久了,没有一点进步可说不过去,绝对不是他现在没有练出肌肉而怕了满身都是肌肉块的嘴平伊之助。

    虽然嘴上一只想着要逃避,但是平时该有的训练一点都没有落下。只是他和锖兔之间的距离相差实在是太大了,短短的两三个月并不足以让他追上来的回春绿弥在对方的手下撑不了五分钟。于是依旧觉得自己是个小弱鸡的回春绿弥只能暗暗在心里把对方拼命扯着拧脑袋。

    因为嘴平伊之助现在还受着伤的关系,他只能睡在病房里。好在病号吃得相当不错,顺便连回春绿弥也能蹭到饭团以外的食物。

    只是对方对于饭后甜点非常的不满意,强行要求要提到饭前去,然后被气势汹汹的,戴着蝴蝶发饰的护理人员神崎葵相当严格的按着灌了一碗苦苦的汤药。

    回春绿弥傻乎乎的端着饭碗在旁边看得一脸震惊,在对方视线转移到他那边的时候拼命晃着脑袋,“不,我不是,我没受伤!”

    神崎葵叉腰,“绿弥也是,不能太宠着伊之助的!”

    回春绿弥瞪着眼睛抗议,“我没有,我真没有!我是想教育他来着。”然后有些心虚的把自己刚刚才做出来的糖塞回到自己的兜里。神崎葵明明是长得超可爱的,但是整个蝶屋的伤员都怕的不行,是个魄力十足的女孩子。

    在严格的神崎葵的指导下,回春绿弥相当残忍的拒绝了嘴平伊之助的提议,甚至为了让对方长点记性,并没有帮着给他治疗外伤。

    正好蝶屋的主人蝴蝶忍也要找一下回春绿弥,似乎是想要商讨一下关于他的身体已经产屋敷耀哉的治疗问题。只是因为她同时也是鬼杀队的柱,正巧在外出任务,回春绿弥便直接住了下来。

    房间相对来说比较简陋,只有一张小铁床和一张小木桌子,但是向着阳,偶尔有几株调皮的小藤蔓要越过窗框探进来看看这个好像是同类的家伙。回春绿弥倒也不在意,要知道这跟外面的旅店比起来也要好上不少了。

    大概因为是医疗机构的关系,从里到外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并不刺鼻,还有一些安神的作用,周围也是满满的栽了紫藤花,没有什么嘈杂的声音,安静的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疗养院。

    回春绿弥正打算脱衣服,跟着精力旺盛的嘴平伊之助折腾了这么久,又是赶了一天的场子,他也有些累了。

    回春绿弥的里衣都挂到脖子上了,突然从外面传来什么敲门声。

    这么晚了……

    回春绿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外,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野猪套,眼睛放着光抵在整个窗户上。鼻子被挤成了歪歪扭扭的形状,张牙舞爪的,再加上室内影影绰绰的光和外面的夜色,映衬着特别像某个恐怖片画面。

    “卧槽——啊!”回春绿弥被吓了一跳,直接整个人从床上倒翻了下去,狠狠地砸了一下鼻子。

    这一下砸的直接让他挤出几滴生理眼泪来,鼻头和眼眶都是红红的,看起来委屈巴巴的不行。

    嘴平伊之助则是完全没有察觉到是自己的问题,还相当自然的一下子打开窗户跳了进来,站在回春绿房间的桌子上叉腰,哈哈大笑,“草太郎你也太弱了一点吧,这么久没见你怎么一点长大都没有!”

    回春绿弥习惯性的要去纠正他的话,却发现对方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来来回回的比较着回春绿弥的身高,“跟之前一样,你算是加上脑袋上顶着的草叶子也没有俺高。”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着风柱,不死川实弥训练了一段日子,嘴平伊之助要比之前看起来更加的结实了,似乎身高也确实长高了不少,之前回春绿弥站在稍微有点坡的地方还能勉强平视,现在是确确实实的需要仰头看他了。

    回春绿弥威胁性的冲他挥挥拳头,“你再这样我就要打你了!”

    他酸里酸气的嘟嘟囔囔,“我也长高了02厘米左右的……”大概是那个时候富冈义勇把他插进泥土里养着的行为的确是有几分用处的,回春绿弥不仅仅发现他力气变大,身体变结实,甚至还长高了这么一丢丢。

    但是依然没有腹肌,白花花的一大片肚子。

    回春绿弥才说完就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威胁对对方造成不了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于是半路转了个话头,“我以后再也不会给你带甜点了。”

    嘴平伊之助生气的吭哧吭哧,从头套里传出一大串模模糊糊听不清楚的话。

    回春绿弥惊了一下,一把捏住他的头拼命的来回晃动,“我靠,伊之助你给老子醒醒,你现在真的不是猪哇!”这段时间不是一直都跟着不死川实弥吗?按理来说长时间的和人类接触应该也会稍微潜移默化的,看看她不是还会识字了么。

    可是仙子阿怎么突然又退化了!

    嘴平伊之助啪啪一下打开回春绿弥的手,“俺当然不是猪了。”

    他在原地哼哼唧唧,然后声音突然变得很小,用气音扒在回春绿弥耳边说道,“喂,俺说小弟呀!咱们偷偷溜出去玩儿吧。”

    回春绿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啥呢?”这么晚了跑来他的房间,就是为了大晚上的溜出去玩儿?

    虽说按照现代来说现在也不过是六七点的时间,但是蝶屋附近本来就没有什么人家,周遭都是黑漆漆的,再远一些倒是有热闹的小镇子,但是也没有办法跑出去玩。

    果然是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时代。

    于是回春绿弥习惯性的劝导,“可是你伤还没好呢……诶!”

    他看了一眼对方的身体,对方还是像之前一样裸着上身,看来是蝶屋的医护人员本都已经习惯了。他之前还从那三个小姑娘嘴里听说,好像是因为那位风柱大人也不太爱好好穿衣服的愿意,谁都没有办法让嘴平伊之助穿上上衣了。

    原本绑着绷带的地方相当的光洁,甚至没有一点点伤痕,看起来好像从来都没有受过伤一样。

    回春绿弥有些无语,“你是真的野兽吧野兽……明明白天的时候还在喝药的。”

    他有些生气,“果然我说你们都不是什么普通人,你,你们还非要扯着我不放!”

    没有办法拒绝的回春绿弥抵着脑袋,“那你想去什么地方玩?”

    他还以为对方还要说出什么山里的话,没想到嘴平伊之助斩钉截铁地说道,“俺要去能看到火车的地方!”

    回春绿弥震惊,“我们伊之助终于知道火车这种东西了吗?”

    然后他下一秒就听到嘴平伊之助双手高举,“嗯!要去把那个怪物给打倒才行。”

    回春绿弥,“……”

    “对不起,是我太高估你了,我绝对不会带你去什么科技发达的地方的,到时候被警察抓紧了喝茶了可怎么办。”

    虽然这么说着,第二天,回春绿弥还把人带到了附近连夜晚也闪满灯光的城镇里。跟一些大城市不一样,但是大概是因为有庆典的关系,依旧是人潮汹涌的。到处都是欢笑和叫卖声,连那些平日里暗潮涌动的小巷子里也是亮堂着的,氛围十足。

    回春绿弥紧紧的拽着嘴平伊之助警告他,“我可是跟妹妹们打了包票的,你可千万不要走丢了。”

    也不用回春绿弥提醒,大概是适应不了人潮,嘴平伊之助有些怕生的躲在回春绿弥身边,紧紧的捏着他的衣角,也不愿意离他远一些。

    回春绿弥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拿绳子绑在自己身上,把他和嘴平伊之助连在一起。要是一不小心被人潮冲散了,这可是也会让他苦恼很久的。

    不知道是因为回春绿弥强制对方摘下他的猪头头套,又套上了和服,嘴平伊之助看起来兴致不太高。

    明明本意是想让对方没有什么顾虑的在外游玩的,这样子也不是个办法,回春绿弥想了想,在街边给他整了个面具戴在脑袋上,这样跟周围人不会太违和,也能遮住大部分有人看到嘴平伊之助时探究的视线。

    不跟别人接触视线,嘴平伊之助看起来放松了不少,而放松的结果——

    因为在山里待久了,有些习惯还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嘴平伊之助看到一个为了庆典搭起来的高台子就要往上爬,说是要看看这个地盘最大的家伙在那里,下面人太多了味道又太嘈杂,他什么都闻不到。

    回春绿弥涨红了脸,青筋都爆出来了,拼命的去拉他,“给我——乖乖的去玩一些捞金鱼的正常项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