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偏爱 > 第二十二章
    张景宣回国已有一段日子,每场表演都大受好评,几乎每日都有燕京名流邀请他参加聚会。张景宣也不是来者不拒,他的心中自有衡量的一杆秤。

    今晚这一场酒会就是他不能拒绝的。举办者名叫王成,拥有终生荣誉男爵的头衔。当然,区区一个非世袭的男爵头衔绝不是重点,张景宣不会拒绝他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的另一个身份。

    王成是所谓的“皇商”,帮王室采买各类物品。虽然如今的王室早已不复过往的辉煌,预算也受到严格的控制,但在不少人心目中他们仍然有着超然的地位。

    王成年纪虽轻,但手腕高超,在所谓的上流社会混得风生水起。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背景,只把他当作崛起的新贵对待。

    对张景宣而言,能够结交王室成员无疑是提高自身地位与名声的捷径。

    在他所认识的一圈人中,祝惜辞是与王室关系最密切的一位。可惜他和祝惜辞的那一点情谊完全是因为赫胥猗,回来之后联系她没被立时挂断电话已是祝惜辞难得的修养了。

    “这位是李霞苑李小姐,她一直是景宣你的大粉丝。这次听说我邀请了你,一直吵着要来,我拦也拦不住呢。”

    王成介绍着身边一位看起来清新可人的女孩,却没说她的具体身份。张景宣觉得她有几分眼熟,试探性地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李霞苑微微一笑。

    “张老师您真是健忘,我旁听过您的课程,还问您要过联系方式呢。”

    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但因为问他要联系方式的学生实在太多,张景宣也不大记得清了。

    “原来是你。”

    不过这不影响他说场面话,面对美丽的女孩,他自有一套应对的方法。

    独自在国外多年,又有个不如意的未婚妻,他自然也要找些乐子。纯情不再,他不仅明白了男女之间的相处之道,也能将感情和欲望分开。

    这没什么不好,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不都是如此吗?

    他最爱的仍是赫胥猗,可他的身体有更为迫切的需求。尤其是回国之后的这段日子,看得见却碰不着的情况早就让他蠢蠢欲动。

    王成似乎是见两人聊得不错,笑道:“我还有一些其他事,你俩自便吧。景宣,之前说的事之后有机会再仔细谈,我很看好你哦。”

    王成说的是为国王陛下庆生的事,如今正在选拔乐团的成员。指挥这一位置无疑是最重要的,历来都是由国内最具盛名和资历的指挥家来担任。但这一次,他似乎也有了机会。

    “还要劳烦男爵阁下多多提携。”

    张景宣说得客气,心中已经忍不住畅想起了未来。李霞苑显出一副好奇的模样,挽着他的手问道:“张老师和男爵阁下打什么哑谜?是有什么好事吗?”

    李霞苑表现得很亲密,张景宣没有一丝拒绝的意思。

    “八字没有一撇的事,还是不说了。”

    “哎呀,这样说一定是好事了,得庆祝庆祝。”李霞苑拉着他的手,“这里太喧闹了些,我们去安静点的地方吧?我正好有一些问题想咨询老师您呢,您也可以给我讲讲那件好事……只是满足我的好奇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这已经是种□□裸的邀约了。

    张景宣看着面前这张清纯可人的脸,感受着手臂之间的柔软,又扫了一眼不远处正在与他人相谈甚欢的王成,最终笑着点了点头。

    “你既然喜欢听,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燕京的夜很长也很短,黑暗总是容易滋生见不得光的丑事。身处其中的人已经对此习以为常,然而,当它们暴露在真正的阳光之下时,终将原形毕露。

    赫胥猗支着下颌,望着电脑屏幕嘴角露出了微妙的笑容。像是开心,像是讥讽,也像是厌恶。

    张景宣和一位女性亲密调情的照片显示在屏幕之上,女性背对着镜头让人看不清脸,但这个身形打扮看起来有些像赫胥猗。

    照片被点击选入了一封电子邮件之中,收件人赫然显示着许箐茹的名字。

    赫胥猗敲下了回车键,邮件顺利发送,作呕的感觉却挥之不去。

    即便是自己设的局,即便只是这位“演员”的身形有些像自己,即便只是被以为和张景宣如此亲密,也无法消除她的恶心感。

    忍耐吧,为了达到目的一切忍耐都是值得的。

    赫胥猗一边这样告诉自己,一边仔细地思考了一遍近期的进展,确认一切都顺利后,从容地关闭了电脑。

    已经将近五点,尹如琢应该快回来了,她得去迎接她。

    张景宣回来之后,赫胥猗不仅开始变得更爱回家,也开始变得更喜欢见尹如琢。

    事实上,“喜欢”尹如琢该是理所当然的事,赫胥猗之前也绝不是讨厌她。但不得不承认,面对尹如琢的时候她难免还是有些心理负担,而这种负担造成了她下意识的疏远。

    可是,在为了完成目的不得不面对张景宣之后,这种负担突然变得无足轻重起来。因为她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计划上,所以没有太多顾虑的时间,因为张景宣实在是太过叫人厌烦,所以尹如琢变得更加可爱。

    或许,也有之前那件事的原因。

    两人因为赫胥复发生争执之后,尹如琢变得粘人了一些。大概是她之前表现得实在太过激动和受伤,尹如琢对她更加关怀备至、温柔体贴。

    赫胥猗并不讨厌她的这种表现——可能是因为这件事确实是尹如琢有错在先,她的殷勤和讨好让赫胥猗觉得十分受用,不像之前接受到尹如琢的爱护那么叫她觉得沉重。

    赫胥猗偶尔会分析一下自己的心态变化,但也仅仅只是几个瞬间,毕竟很多事,不思考的话会更加轻松。

    因为她是尹如琢的妻子,所以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赫胥猗走出书房准备下楼,正在此时,一阵悠扬的钢琴声突然在房间之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