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玄幻小说 > 甜甜的月亮 > 第 17 章
    白甜看着顾早有些微红的耳朵,莫名觉得有些可爱,忽然开口问:“你为什么会答应陪我来参加节目?”

    顾早薄唇微抿,似真似假的道:“……因为我不想再被叫秃头家暴老男人。”

    白甜:“”

    白甜:“咳……委屈你了。”

    顾早低笑,询问道:“这两天录制的时候,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吗?”

    白甜想了想,顾早毕竟不是圈内的,对录制和拍摄一定会有很多不适或者不知道的地方,她仔仔细细的叮嘱了几句。

    最后道:“如果有不想回答的问题,你就不回答,主持人如果让你做一些让你感到为难的事,你也拒绝就行了,不用考虑我。”

    顾早能陪她来参加综艺已经很不容易了,她不想让顾早再受委屈,反正她经常被观众骂,已经习惯了,就算被多骂两句也没关系。

    “好。”顾早漆黑的眼睛盯着白甜看,目光温柔。

    白甜迟疑片刻,压低了嗓音道:“我们尽量装的亲密一点吧。”

    这样她妈妈和顾老爷子看了综艺,才能彻底放下心。

    她停顿片刻,又添了一句,“……最好看起来比魏靳盐和江若梦更亲密。”

    虽然这有些痴心妄想,不过,既然她和顾早来都来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江若梦和魏靳盐面前出差错。

    顾早垂眸看她,白甜的眉心微蹙着,提起魏靳盐和江若梦的时候,神情不自觉带了几分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委屈。

    顾早看着她轻轻颔首,不动声色的道:“明白了。”

    白甜抬眸,“嗯?”明白什么了?

    “明白我们这次参加节目,只有一个目的。”顾早看着她眉心的小褶皱,漫不经心的道:“就是秀恩爱。”

    白甜神色动了动,忍不住抿唇笑了起来,唇边好看的小梨涡若隐若现,她觉得顾早的总结能力果然极强。

    没错,就是秀恩爱!

    这次一定她不能输给魏靳盐和江若梦!虽然这样有些幼稚,但是幼稚就幼稚一次吧。

    想到秀恩爱,白甜郁闷的皱了皱眉,可惜她在嫁给顾早以前,只交过魏靳盐这一个异地恋的男朋友,交往时间还及其短暂,实在是缺少经验,不知道该怎么秀恩爱。

    她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忍不住寻找智囊团,拿出手机飞快的给林霜发信息。

    白甜:你觉得我和顾早怎么秀恩爱,才能打败魏靳盐和江若梦?

    林霜很快发来了一个文档,标题是‘爱情十八计’。

    白甜:……为什么是十八计?

    林霜:一共三十六计,后面十八计还没写完,要下个月才能完成。

    白甜盯着‘爱情十八计’这个名字看了半秒,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靠谱,忍不住问:“可信吗?”

    林霜:当然可信!这可是资深感情专家所写,他扮演过各种各样的角色,深入了解各种男人的心理,这篇文章里全方位刨析了男女感情,相信我,按照他所说的做,没有秀不了的恩爱。

    白甜觉得她语气里的骄傲,莫名的有些熟悉,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白甜:……这是谁写的?

    林霜:当然是我家帅气又聪明的非非了!他担心我们这些女粉丝会被男人骗,也担心我们太喜欢他,会找不到对象,所以亲自写给我们的,哎,我儿子真是贴心又懂事!想不喜欢都难。

    白甜:“……”果然能让林霜这样闭眼吹的只有陈非一个人。

    林霜:一般人我可不舍得分享,你要知足!

    白甜:……谢谢?

    林霜没好气地问:一句话,要不要!

    白甜看着文档纠结片刻,勉强回复道:……我试试吧。

    虽然不知道这个陈非靠不靠谱,但是有了总比没有强。

    林霜:记住,录制的时候,你一定要越婊越好!最好婊的天下无敌,婊到我看了你都想打你的程度,气死那个江若梦!

    林霜:如果你婊不上来,就想想江若梦平时都是怎么对你的,以其人之婊,还治其人之身!

    白甜想了想,实在缺少经验,在婊的方面不是很有信心,“我能行吗?”

    林霜:当然!你要相信,你是勇士,是绝顶高手!

    林霜:这个世界上没有你秀不了的恩爱!没有你打不倒的黑子!

    林霜:你要用你纤细的手指按住黑子的喉咙,用你无敌的恩爱必杀技能狂打江若梦的脸!

    白甜:……停!

    林霜安静了片刻,就在白甜以为林霜的暴风轰炸已经结束的时候,林霜又发过来一条信息过来。

    林霜:啊!是你,你就是这般勇猛的小仙女!独一无二的、白、甜!

    白甜:“……”

    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了,她就不该问林霜!

    白甜无声的嘀咕一句,果断的结束掉了对话,把手机扔进了包里。

    她抬起头,才发现车已经开到了郊区,窗外晴空万里,绿草如茵,偶尔有飞鸟在林间飞过,环境清幽,看来录制场地应该很漂亮,她不自觉舒了一口气,心情都晴朗了几分。

    顾早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双目紧闭,眼睫毛低垂着,白甜凑近看了看,发现他的睫毛还挺长,不过分浓密,也不过分卷翘,是正好的弧度,精致又不失男人的俊朗。

    白甜勉强收回视线,眼看着距离录制的地方越来越近,她伸手捋了捋乌黑顺滑的头发,从包里拿出镜子看了看妆容。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偷偷的比了一个加油的姿势,她决定听林霜的,等会儿下车后,她一定要把婊里婊气发挥的淋漓尽致!

    她对着镜子微微一笑,镜子里的人明眸皓齿,笑容艳丽,她满意的把镜子扔回了包里。

    最后,她从包里拿出一个丝绒小盒子,看了一会儿,把里面的婚戒拿出来,戴在了无名指上。

    她伸出白嫩的手指欣赏了片刻,戒指上的钻石熠熠发光,和她手腕上那条顾早送给她的手链相得益彰。

    她目光微微停顿,视线忍不住移到了顾早的手上。

    顾早手指纤长,骨节分明,男款的婚戒在他的无名指上闪烁着低调的银光。

    白甜因为工作原因,平时很少戴婚戒,只有节日需要见亲友的时候,她才会把戒指拿出来戴上。

    顾早和她不同,从结婚起,顾早好像就再未把婚戒摘下来过,因为戴婚戒戴得时间久了,他的手指已经留下了一道浅淡的痕迹。

    白甜看着他手上的浅色圈痕,有些恍惚的意识到,原来他们已经结婚很久了,她不由微微有些出神,视线在两枚相似的戒指上流连。

    白甜和顾早到达的时候,其他三组嘉宾都已经到齐了,直播间里已经有上百万的粉丝在焦急的等待着,有的是为了各自的偶像而来,有的则是单纯对白甜的丈夫比较好奇,来等着吃瓜的。

    嘉宾们横排站在一起,正好对着来路的方向,白甜的车停稳之后,江若梦一眼就发现里面坐的是白甜,她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裙摆,抬手拢了拢头发,然后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摆出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嘴上挂上嘲讽的冷笑,目光沉沉的看向保姆车。

    车门打开,白甜一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顾早正好有一封重要邮件要回复,暂时未下车。

    白甜下车后,一阵微风吹过,她伸手撩了下被风吹乱的头发,然后抬眸盈盈一笑,好像连太阳都偏爱她,照在她身上的光格外的亮,众人的目光不自觉被吸引了过来。

    她今天穿的简约又清凉,肌肤瓷白,五官精致明媚,头发扎成了一个利落的马尾,随风吹拂着,发尾俏皮的卷起,暖暖的光照在她姣好的脸颊上,形成好看的光晕,衬得她本就娇艳的面容更是动人,让人不由眼前一亮。

    江若梦看着白甜,面色不由沉了沉,那日慈善晚宴,她见白甜虽然穿的素雅清淡,却获得了媒体和时尚圈的一致好评,所以她今天特意选了一条白色的长裙,配了一顶绸花草帽,娉娉婷婷的站在那里,像一朵柔弱的白花似的。

    她本来想要跟白甜一决高下,却没想到白甜今日竟然走起了清爽简约路线,反倒显得她穿得过于繁琐,平白好像比白甜年长了几岁一样。

    江若梦不甘心的抿了抿唇,脸色僵了一瞬,见白甜一步步走了过来,她很快整理好表情,尽力扬起了笑容。

    她扯着嘴角干笑一声,语气亲昵的道:“甜甜,你来啦。”

    白甜看着她脸上虚伪的笑容,只想一个白眼翻过去,不过她想起林霜的叮嘱,勉强按下心里的怒火,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江若梦悠悠一笑,却一个字也没肯有说。

    其他嘉宾纷纷上前跟白甜打招呼,直播镜头早就已经打开了,很多粉丝都正看着他们,在镜头前,大家自然一派和乐融融,明明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面,却笑得好像相熟已久似的。

    白甜习惯了娱乐圈里的虚与委蛇,倒是应对自如,巧笑倩兮,不过分热情,也不会拒人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