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穿成山神后,我捡到了一条龙 > 第 24 章
    虽然时笏和邢司两个人都坚决反对,但最后还是唐沐沐取得了胜利。

    久违的小兔妖终于回到自己的怀抱,唐沐沐满足的抱着兔子进了屋,只剩下门外的时笏和邢司相互沉默。

    最后也只能进了隔壁的房间。

    这两人今天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话,甚至时笏都不知道邢司的名字。

    邢司并没有跟时笏交流的念头,进了屋,让时笏把他放在桌上,就一声不吭的开始低气压。

    他明明都跟来了,居然还是没能防住!

    一想到那只白兔子,现在就窝在唐沐沐的怀里,甚至还会在唐沐沐的身上留下气息,邢司心里就烦躁的不行。

    哪怕那气息他十分钟就能给遮盖掉也不行。

    要不是怕吓到唐沐沐,他现在都能几下尾巴把这个客栈给拆了!

    邢司就好像一个守着宝物的凶兽,恨不得把周围的人都赶走,连看都不愿让那些人看一眼。结果!自家宝物自己跑了!

    他又气又烦躁,偏偏又舍不得凶沐沐,只能自己一个人生闷气,身体也越发的燥热。

    “喂,你叫什么?”房间里实在太安静了,又没有兔子给他摸,时笏只能跟那条黑蛇搭话。

    房间里安静了快十分钟,没人开口,时笏都以为那条黑蛇睡着了,才听到冷冰冰的一声,“邢司。”

    “邢司?”时笏抽了抽嘴角,“那你志向还挺远大的。”

    不过是一条黑蛇,居然敢以邢为姓。

    要知道妖兽里,姓邢的大部分都是龙族,或者是千年以上的蛇妖。这条小黑蛇居然敢给自己起这么个名字,也真的是很有志向了。

    不过也是,蛇妖之中,又有几个不想化蛇成龙呢?

    蛇妖在妖兽之中地位虽然不低,但终究比不上四大妖兽之一的龙族。

    邢司并没有搭理他,对他来说名字不过是个代号。

    房间一时安静了下来。

    而隔壁唐沐沐和小白,就相处的很好了。

    唐沐沐洗漱完毕后,就将小白抱到了床上,轻轻摸着软绵绵的兔毛,“要睡觉吗?”

    小白趴在枕头边,抖了抖小尾巴,犹豫了一下,小声问道:“我可以问山……姐姐一件事吗?”

    唐沐沐又一次被小兔妖的声音萌到了,她轻咳一声,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可以。”

    小白默默的往唐沐沐身边挪了挪,整只兔子慢慢趴下来,“为什么姐姐要留在傅公子家里呢?”

    她其实想不太明白,那人的病并不重,吃点灵草就会好,完全不需要姐姐留下。

    而且,姐姐眼里多出来的又是什么呢?

    唐沐沐听到小白的问题,微微沉默。她虽然一直单身到现在,但没吃过猪肉,还能没见过猪跑么。爱情小说里多的是狐妖遇到了书生,一见钟情之类的情节。

    现在不过是从狐妖变成了只兔妖罢了。

    “小白……今年多大了?”唐沐沐突然开口问道。

    小白眨巴眨巴眼,迟疑的算了算,“应该是……快要两百岁了,下个月我就成年啦,成年之后就可以化形了呢。”

    唐沐沐点了点头,她轻轻揉了揉小兔妖的脑袋,声音柔和:“小软选择留下,是因为她不想离开傅公子。”

    “就算傅公子没有生病,小软也不会跟我们走的。”

    小白不解的看着唐沐沐,“为什么?”

    “因为她喜欢上了傅公子。”唐沐沐弯了弯眼眸。

    若是小白年岁还小,唐沐沐可能会随便找个借口,把这事瞒过去,但小白都快成年了,更何况……

    隔壁那只白虎,一看就是图谋不轨,唐沐沐可不会让自家小兔妖吃亏。

    “喜欢?”小白想了想,“就像爹和娘亲那样的喜欢吗?”

    唐沐沐略微有些惊讶,她点了点头,问道:“小白觉得那是怎么样的喜欢呢?”

    “唔,爹会给娘亲采好吃的果子和灵草,娘亲会爹做好看的衣服。平时出门的时候,娘亲若是不想动,都是爹抱着娘亲的。”

    说到这,小白有些气呼呼的告状,“小白都是自己走的!”

    唐沐沐还真没想到小白的父母居然这么恩爱,不过想来也是,小白一看就是被宠着长大的。

    小白的气来得快,去的也快,转眼就把刚刚生的气抛到脑后了,“所以……姐姐要跟傅公子成亲了?”

    唐沐沐失笑,“还早呢。”

    至少要等小软把自己的身份告诉傅言,否则傅言只会把她当成一只兔子。

    唐沐沐想着,忽然发现房间有些安静。她低下头,看着若有所思的小兔妖,轻声问道:“怎么了?在想什么?”

    小白迟疑的开口,“人类……不是很可怕的生物吗?”

    在青藤山上,大家都告诉她,看见人类一定要快点跑,千万不能被人类抓住。但是下了山之后,虽然也遇到了坏人,但也遇到了像傅公子和那个小道士一样的好人。

    小白眼睛里满是疑惑。

    “人类和妖怪一样,有好有坏。”唐沐沐想了想,问道,“小白觉得时笏是好妖怪吗?”

    小白认真的点了点头,“恩。”

    那只大老虎会抱着她到处走,还会给她吃好吃的灵草,当然是好妖怪。

    “但是时笏曾经打伤过一名道士,还搬空了那名道士的洞府。”唐沐沐笑眯眯的看着小白,“小白觉得那名道士会觉得时笏是好妖怪吗?”

    小兔妖抖了抖鼻尖,默默摇了摇头,“不会。”

    唐沐沐笑了笑,“你看,每个人对于别人的看法是不一样的,就像你觉得时笏是个好妖怪。但对于我来说,他只是只陌生的妖怪罢了,谈不上好坏。”

    小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所以人类也是,会有好人也会有坏人。”

    “傅公子救了姐姐,所以对于姐姐来说,傅公子是好人,所以姐姐喜欢上了他。”小白的声音顿了顿,“但是……傅公子喜欢姐姐吗?”

    唐沐沐回想着几次见面时,傅言的一举一动,她总感觉傅言应该知道了些什么。

    否则为什么他要把屋子让出来,一个人出去?而且在看见小道士的时候,傅言虽然掩饰的很好,但神情还是有些紧张,是在担心小道士把小软抓走么?

    唐沐沐觉得,傅言应该至少已经知道小软并不是普通的兔子,至于小软其实是只兔妖……应该还没暴露吧?

    怀里的小白似乎一下子想通了,嘟嘟囔囔着:“傅公子肯定也喜欢姐姐的,他还给姐姐起了新名字,还教姐姐认字呢。”

    好像也是,小软的那张纸条上的字就写得挺好……?!!!

    唐沐沐突然想到一件事,猛的坐起身。

    小白迷茫:“姐姐,怎么了?”

    唐沐沐抽了抽嘴角,内心崩溃。

    那张纸条!

    她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当时意外在门口遇到了傅言,唐沐沐没办法,只能说小软不是她家的兔子。但她却在桌上留了纸条,请傅言帮忙照顾小软,这根本就是前后矛盾,自己打脸……

    更何况,唐沐沐微微闭了闭眼。

    傅言从头到尾,都没跟她们说过自己给小软起过名字。但那张纸条上,小软写的是……

    家中突有急事,麻烦傅公子照顾相思几日,他日必有重谢。

    麻烦傅公子照顾相思几日……

    照顾相思几日……

    相思……

    她当时脑子是坏了吗!居然忘了这一茬,还夸赞小软这两个字写的好看!

    唐沐沐突然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高度怀疑。

    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张纸条绝对已经被傅言看到了,唐沐沐也没办法了,也不知道小软现在怎么样……

    唐沐沐躺了回去,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没告诉小白。

    小白虽然心里疑惑,但她性子乖巧,唐沐沐不说的话,她便也不多问了。

    一人一兔各自心事重重的入睡了。

    夜里。

    红河镇的夜晚相当安静,只有风声掠过。

    时笏和邢司都没有睡,一个坐在窗框发呆,一个对着茶杯生闷气。隔壁的灯早就关了,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那一人一兔轻微的呼吸声。

    时间慢慢推移,眼看着要到午夜,空气里突然出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时笏皱着眉,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却没见到人。那股味道越来越重,连邢司都回过了神。时笏从窗框上快速站起身,“去隔壁看看。”

    这味道似乎对妖兽没有用,但对人类却不一定。

    时笏说着,正想伸手带着邢司一起过去,就看见那条小黑蛇就自己飘了起来。

    之前这条蛇是没说过自己会飞,还一定要呆在那个唐沐沐的手腕上。

    不过这事跟他关系不大,时笏也只是随意看了邢司一眼,确定他能跟上来,就直接出了房门。

    一人一蛇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咚的一声。

    时笏原本打算敲门,听到声音直接一把推开了房门。

    然后……他便沉默了。

    只见屋内的灯已经重新点亮了,唐沐沐正抱着小白,一脸微笑的看着绑在自己脚下的两个人。而他们听到的咚的一声,却是那两个人倒在地上发出的声响。

    唐沐沐对于两人的到来并不惊讶,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来啦。”

    时笏抽了抽嘴角,点了点头。邢司不知何时落在了时笏的肩上,时笏也没管他,问道:“怎么回事?”

    唐沐沐一手撑着下巴,“他们要偷东西,被我发现了,我就把他们打晕了。”

    这么简单?

    时笏怀疑的看了她一眼,往前走到桌子边,一手搭在了桌上。果然,邢司趁着这个机会直接从他身上下去,径自就往唐沐沐那边爬。

    之前还在唐沐沐怀里呆的好好的小白,又感受到了那股凉意,她相当熟练的从唐沐沐怀里往外一蹦,回到了时笏怀里。

    而邢司也回到了唐沐沐的手腕上。

    时笏和邢司都满意了。

    唐沐沐倒也没拒绝,只是有些奇怪的摸了摸邢司的鳞片,奇怪道:“怎么感觉你身上的温度不太对?”

    但她仔细摸了摸,又感觉是自己的错觉。

    另一边,时笏低头,又问了小白一遍:“怎么回事?”

    小白说的就详细的多了。

    和时笏他们一样,小白也闻到了那股奇怪的气味,醒了过来。

    然后她就发现床上躺着的山神大人不见了。

    吓得她急忙从床上蹦下来,正准备去隔壁找时笏。然后就看见山神大人正坐在桌边,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晃着一个茶杯,就好像……在等着什么人。

    没过一会,房间的窗户就悄无声息的自己开了,然后……

    小白指了指地上昏迷的两个人,“他们就进来了。”

    “再然后他们就被山神大人打晕了。”

    那两个人可能都没能看清打晕他们的人长什么样。

    时笏听完,皱着眉走到那晕倒的两人旁边,用脚踹了两下:“这两个人是你的仇人?”

    “你不记得了吗?”唐沐沐弯了弯眼眸。

    时笏挑了挑眉,用脚把一个人踢翻个身,露出了正脸。时笏猛然怔住,这人他居然还真的认识,就是昨天抓了他的那三个猎人之一。

    “怎么会是他们?”时笏面露惊讶。“他们认出我们了?”

    唐沐沐无语的看了时笏一眼,“还不是你!”

    拿那么好的灵草喂兔子,他们自然以为遇到了肥羊,再加上唐沐沐一副涉世不深的样子,是来偷东西的都不错了,没准是来绑票的。

    唐沐沐喝下最后一口茶,站起身,伸个懒腰,“好了,把人丢到官府吧,接下来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你怎么知道是他们的?”时笏还是想不明白,连他都没发现这两个人的踪迹。

    唐沐沐随手取出了一个什么,丢给了时笏。

    时笏愣了一下,定睛一看,却是一根箭矢。

    “原本是准备去找他们算账,给小白出出气的,”唐沐沐笑眯眯的解释,“没想到他们竟然自己又撞了上来。”

    晚上的时候,虽然她也没在街道上看到人影,但追踪术却很明确的告诉她,这个箭矢的主人就在附近。唐沐沐便打算等他们晚上动手,把人抓住。

    当晚,红河镇的衙门内被丢进去了两个人,当地的县令连夜审讯,发现这两人竟然是通缉榜上的罪犯,连忙将几人关入大牢。

    至于这两人为什么出现在衙门里,就变成了一个无解的迷。

    虽说唐沐沐没有吸入太多的迷烟,但身体终究还是受到了点影响,整个人都困得不行。

    时笏趁机直接把小白带走了,没给唐沐沐再反对的机会。唐沐沐想到晚上小白对时笏的态度,只能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什么。

    “睡觉吧。”唐沐沐在床边坐下,把手搭在床头,等着邢司自己爬下来。

    然而往常乖巧的小黑蛇,却突然有些奇怪,不仅没有往下爬,反而顺着唐沐沐的手腕,一路蹭到了她的脖颈。

    这又是怎么了?

    唐沐沐无奈的把小黑蛇揪到手心,然而小黑蛇却开始不停翻滚,唐沐沐猛的站起身,语气焦急,“邢司?你怎么了?”

    邢司也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事,他只觉得身体很热,就好像从身体内着火了一般。

    手心里的小黑蛇不停的翻动着,唐沐沐心里着急的不行,就要去隔壁找时笏。她刚往前走一步,身上却突然被什么重重的压了下来。

    唐沐沐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被压倒在了床榻之上。

    她茫然的侧过头,借着桌上的灯光,她看清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东西。

    是一个黑衣男子。

    而她手心的小黑蛇,不知何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