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TXT全本小说网哦!真正无限小说网,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45章

    预收文求收藏:《他的小狐狸精未婚妻》

    苏允儿最讨厌两句话, 一句是“你的狐狸尾巴漏出来了”,一句是“看她个小狐狸精!”

    因为总有种暴露身份的感觉。

    不止一个人告诉韩骁,“你的未婚妻是个小狐狸精!”

    韩骁看着自己婀娜多姿, 纤纤诱人的美娇妻, 笑的有些荡漾, “我老婆当然是个狐狸精!”

    直到有一天, 未婚妻的尾巴扫到他的脸上……

    ===============================

    月圆之夜,永夜门打开之时。

    一年只有一次机会。

    抓到圣女的消息不胫而走, 蓝血族的所有生灵都在等着这场盛宴。

    他们可以吸血。

    他们也可以拥有阳光。

    不再是永远生活在黑夜的鬼怪。

    最终他们会成为这个世界的统治者。

    蓝血族的四大护法之一,血魔,也是整个蓝血族军队的统领着,收到总部的消息之后率领所有的血族回到了总部。

    他常年带领军队征战在外,血族的内的事情早已不过问了。

    这次接到消息, 昼夜兼程,赶回来见了蓝血大帝。

    蓝血族的四大护法其中之三都是朽禁收的, 唯有这个血魔,是自己投奔而来,他很有领导才能,在几次和赤血族的战役中都大获全胜, 是他们血族的常胜将军, 所以慢慢的,朽禁便将一部分军队给了他统领。

    到最后,整个军队都交给了他。

    血魔人和他的名字一样,邪恶, 冷血, 毫无人性。

    他的眼里只有杀戮和胜利。

    和赤血族征战几百年,唯一让他不爽的就是蓝血族不能见阳光, 每次阳光出来,他都要率领他的军队隐匿起来,而赤血族就在阳光里恢复元气。

    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他还不能将赤血族消灭干净的原因。

    现在听说找到了圣女,永夜之门将要打开,他可以拥有见太阳的能力,怎么能不高兴?

    不心急如焚?

    朽禁见到他回来,表面上很高兴,心里却有些空落落的。

    他从来不知道难过是什么,好像今天是第一次感觉到。

    “见过朽禁大帝。”血魔拜道。

    朽禁扶他起来:“辛苦你了,请坐。”

    “听说圣女已经找到,而8月15月圆之夜也快到了,到时我们就能见到阳光,现在全体血族已经集结完毕,就等着月圆之夜了。”

    “好说,”朽禁摆摆手,有些心不在焉的,“不知道这永夜之门是不是真有传说那么厉害,万一打开永夜之门又是另一番景象呢?”

    “朽禁大帝……”血魔不赞同他的说法。

    朽禁没让他说完:“这只是我的猜测,结果到底如何还未可知。”

    血魔皱了皱眉,他身材矮小,可是常年领军的缘故,气势特别足,往后挥了一下衣袍,带着对朽禁的尊重说道:“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心事?”

    如果不是对朽禁还存了那么一点客气,他没必要这样用试探的语气。

    朽禁当然忌惮这个一直统领军队的人。

    这些年他没怎么管事,权利已经半架空了。

    但是单纯论法力,血魔比他还是差了很多的。

    所以他放任血魔,也觉得任何时候自己都有能力控制他。

    血魔见完了朽禁去找幽冥。

    幽冥这会刚从外边办完事回来,两个人一见面先打了一顿,都累的不想动了坐在地上开始交心。

    刚才交手的时候血魔下了死手,这会幽冥一边让身体慢慢恢复,一边奇怪的问:“你想死弄我?”

    “看你状态不对?”

    血魔沉默了几秒,一双蓝色的眼睛如鬼似魅,“我怎么觉得朽禁不太对劲?”

    幽冥皱眉:“怎么不对?”

    血魔:“我看他好像不太想开启永夜之门。”

    幽冥心下微颤,刚要回答,忽然从外边传来一声冷笑:“呵,他当然不想开启。”

    “你什么东西?”血魔转头看向门口,见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抬手一挥就将对方打倒撞在了旁边的石壁上。

    周莹莹费了半天劲才爬起来。

    她知道四大护法都杀人不眨眼,可是没想到血魔这么暴躁。

    她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双手抱拳特别恭敬的说道:“见过血魔将军。”

    血魔这才睨着眼睛看她:“你是谁?”

    顿了下,“再对血族大帝有半点不敬,我让你活不过一秒。”

    周莹莹这会挺起脖子,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说道:“那你就杀了我吧。”

    血魔看了一眼幽冥:“这到底是谁?”

    幽冥最近和周莹莹相处的时间比较长,解释道:“是鬼影收的,现在鬼影已死,她在帮血族大帝做事。”

    血魔这才看向周莹莹:“你刚才要说什么,说完。”

    周莹莹斟酌了一下,反正现在周楚柠不死,她就得死,所以稍一犹豫便豁出去了:“血族大帝喜欢圣女,他肯定舍不得让她死,就一定不会用她开启永夜之门。”

    血魔愣了一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周莹莹于是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周楚柠还关在血族总部的监狱里。

    虽然紫衣人给她带了毯子,她用毯子把全身都包裹了起来,可还是觉得冷气袭人,瑟瑟发抖。

    不知道殷厉怎么样了,要是他出了什么事,她可怎么办?

    又想到自己在这个鬼地方想走都走不了了,到时候用她祭奠永夜之门的时间一到,她怕是再也没有出去的机会了。

    没想到这么快就和他永别了。

    如果现在能让她见一面,她一定要告诉他好好的活下去。

    不要像前世一样,杀的血流成河。

    吱嘎——

    忽然一道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屋里进来一个人,她慌乱的把眼角的泪抹去,这才向外看去。

    是朽禁来了。

    他披着紫色的风衣,身躯挺拔,满脸肃穆。

    再也没了当日在神秘山萎靡不振需要吸食鲜血的神态了。

    “你来干什么?”周楚柠嗓子沙哑,发出的声音带着沙沙的质感。

    朽禁挥了一下长袍,他坐到周楚柠身边,深蓝色的瞳仁凝视着她,屋里落针可闻,没有一丝声响。

    周楚柠被看得全身不自在,有些烦躁的问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朽禁默了一会,忽然问道:“你知道今天几号了吗?”

    “几号?”周楚柠顺着他的话题问道。

    朽禁:“14。”

    “哦,”周楚柠知道了,明天就是月圆之夜,也就是她的死期了。

    她悲凉且绝望的应了一声,慢慢往后挪动了一下身子,用毛毯裹着自己,她抱紧了膝盖。

    好像这样能让她感觉自在一点。

    手腕上还有当时她故意用热水烫出来的伤疤,后来殷厉恢复了法力要给她去掉,她觉得没有必要,还有纪念意义就拒绝了。

    现在上边带着他送的手链,伤疤从手链的缝隙处透出来,看得很清楚。

    朽禁默默的看了她一会,像是终于下了决定似得向她伸出了手。

    周楚柠疑惑的望向他,没说话,但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为什么?

    朽禁咽了口吐沫:“跟我走,我带你。”

    “走?”周楚柠怔怔的看着他,“你要放了我?”

    这怎么可能,她的血可以开启永夜之门,让所有的血族见到阳光,换成任何人都不能抵挡住这样的诱惑。

    朽禁也绝对不是特殊的那一个。

    “柠柠,”周楚柠不肯把手递给他,他主动握住她的手,“跟我走,我们找个没人能到的地方隐居起来。”

    “跟我走,我护着你。”

    朽禁的眼神笃定,语气坚决,好像再难的困境他都不在乎一样。

    周楚柠内心微微触动。

    他真能忍受住阳光的引力吗?

    可看他的眼神,就是那种能抵抗一切的样子。

    这世上,除了殷厉,没有任何人再对她好了。

    朽禁是第二个。

    周楚柠很感激他:“谢谢你,但是我不会跟你走的。”

    周楚柠的手指从他的手里抽出求,朽禁看了眼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忽然情绪特别激动的拎起了周楚柠。

    事情变化的太快,她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你,你,你要干什么?”

    “跟我走,只有我才能救你,这样下去,你只有死路一条。”朽禁把女人拎到自己面前,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征求周楚柠的意思?

    明明带她离开可以把人打晕了直接带走。

    可他就是想她心甘情愿的跟着他离开,一起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

    这样他才能说服自己去拒绝阳光的诱惑。

    可是周楚柠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为什么,是为了那个愚蠢的人类?”

    周楚柠据理力争:“不,他不愚蠢,他很聪明,你不能这么说他。”

    即使面前站的人是血族的统治者,一根手指就能捏死她,周楚柠还是会忍不住替殷厉说话。

    朽禁听见周楚柠在他面前维护另一个男人,火气蹭蹭的往上窜,“你找死!”

    “那你就杀了我吧,”周楚柠眼睛一闭,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朽禁磨了磨牙,到底没下去手。

    他使劲用手一推,周楚柠整个人撞在坚硬的石壁上,眼前一黑人就昏了过去。

    “柠柠——”

    朽禁没想到自己的手劲这么大,他只不过轻轻一挥而已,险些忘了自己是掌握生杀大权的血族统治者,而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他赶紧过去抱起周楚柠,手指放在她的脖颈上检查一下伤势。

    心里一片疑云拂过,朽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最后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

    他慢慢的把周楚柠放在石床上,最后离开了石屋。

    在离开石屋之前,到底没忍心,又返回去给她盖上了毯子。

    她竟然有了。

    有了。

    肯定是那个该死的人类的。

    朽禁失魂落魄的回到了祭台,望着永夜之门的入口,却忽视了身后一直在监视他的两个人。

    一个是血魔。

    两一个是周莹莹。

    他们两个从祭台离开,周莹莹特别得意的问他:“你看到了吧,他为了那个女人真的什么都可以放弃。”

    血魔到现在仍然不信:“不可能,他是血族的统治者,怎么可能背叛血族?”

    周莹莹特别不屑的说道:“你不知道对方狐媚的功夫有多高,任何男人都可以为了她放弃任何事。”

    “背叛血族算什么,连命的豁得出。”

    “反正我提醒你做两手准备,否则明天晚上我们都会无功而退。”

    殷厉接受了邱常的提议回到赤血族,他现在是以赤血族统治者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的。

    当众血族山呼万岁的时候,他觉得特别的空虚。

    没有周楚柠在身边,那一切都没有意义。

    他现在法力不能恢复,又急需圣女之血,便只能靠赤血族的力量的把人抢回来。

    他准备在今天晚上强攻蓝血族的总部,在一切都没发生的时候结束这场杀伐了几百年的战斗。

    赤血族这些年一直由左长老温姬带领,虽然屡战屡败但还是一直在坚持。

    这次听说找到了血族王子之后就召集所有的赤血族回到了总部。

    他的总部早在几百年前就被蓝血族占领了,现在是找的一个临时的废旧场所。

    所有赤血族生存下来的吸血鬼都站在了广场中间,等着他们的王亲自过来指挥。

    这是他们坚持了几百年的信念。

    有朝一日,赤血族可以重登血族统治的宝座,再也不会被蓝血族欺压,杀戮。

    殷厉是第一次站在这么高的统领台上,尽管台子简陋,但是群情激奋一副马上就要收服山河的斗志还是鼓舞了他。

    他扔掉了提前准备好的征伐蓝血族的台词,由心而发的一番言辞讲完,将血族的斗志激励到最高点。

    万事俱备,向蓝血族总部开拔。

    却在这个时候看见雪狼带了几十只狼赶了过来,各个威风凌凌,杀气腾腾。

    雪狼化成人形,走到殷厉面前:“我跟你一起。”

    她要救回自己的姐姐。

    单枪匹马不是蓝血族的对手,只能跟赤血族合作了。

    “好,”殷厉欢迎他的加入,两个人撞了一下拳头。

    队伍出发不到五分钟,江铭洋和苏珊带着一队特殊人来了,各个手持武器,时刻准备进入战斗的样子。

    “殷厉,我们也去。”

    江铭洋代表着人族,势要将把人类当成猎物的蓝赤血族赶出去。

    三支队伍一起向血族总部进发,马上就是一场你死我亡的大仗。

    殷厉一直没有圣女血补充,现在身体时好时坏,邱常一直特别担心他在打仗的时候倒下去,可又没办法。

    如果不能抢回圣女,那蓝血族以后就更没法控制了。

    “主上,”邱常关切的看着殷厉,“您现在身体怎么样?”

    “一会我想办法先找到王妃,您还是先养好身体是正经。”

    顿了下,他担心殷厉不肯吸周楚柠的血,特意说道,“只要几百毫升就可以了,对她的身体不会有影响。”

    殷厉吸过苏珊的血,苏珊虽然病了一段时间,倒是撑过来了。

    之前殷厉是打定主意不会吸食周楚柠的血,可是如果这么下去,不光他和血族都有危险,更重要的是她肯定会被当成圣女打开永夜之门。

    在那之前他要是没有能力保护她,一切都是枉然。

    大军开拔,昼夜兼程,在月圆之前两个小时终于围住了血族总部。

    殷厉和邱常想办法在人群混乱的时候混进去。

    外边喊声震天,周楚柠一直警惕的听着。

    她知道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成为血族的祭品了。

    心里担心殷厉,也不知道他什么样了。

    “柠柠——”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了幻觉,周楚柠忽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她嚯的从石床上起来,问道:“是殷厉吗?”

    “是阿厉吗?”

    “你来了吗?”

    “你在哪?”

    “我在这。”

    ……

    听见殷厉的声音,周楚柠全身都在颤抖,他能找到这就说明他好了吧?

    “柠柠——”穿过墙壁,殷厉忽然出现在周楚柠面前。

    周楚柠怔了几秒才向眼前的人扑过去。

    她日思夜想的男人终于来了,好好端端没有任何异样的站在她面前。

    “你没事吧?”周楚柠还没来得及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就推开了他,然后上下打量着他的身体。

    发现没什么问题之后才放下心来,“呜呜呜,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马上就是月圆之时,时间紧迫,殷厉来不及和她温存就要带着人走。

    却在这个时候听见远处地面发出一阵响动,是有人奔着他们的方向来了。

    邱常也在这个时候忽然出现,“来不及了,主上快点。”

    “我不能,”殷厉干脆的拒绝,“等出去再说。”

    邱常挡在门口:“我们出不去了,你快点吸她的血。”

    殷厉看着周楚柠孱弱的身体怎么下的去口?

    “先出去,”殷厉坚持。

    外边的声音却越来越近了,周楚柠看两个人一来一往好像在争论什么事,急道:“怎么回事?”

    殷厉一双冷的像冰锋似得眼睛看向邱常,好像在威胁他要敢胡说立刻法办。

    可是邱常却在这个时候跪了下去:“禀告王妃,时间来不及了,长话短说,王子的病并没有好,只有吸了你的血液之后法力才会恢复,否则我们一个人都出不去。”

    周楚柠明白了,她拉住殷厉,毫不犹豫把自己的手腕递给他。

    她知道殷厉下不去狠心吸她的血,可是不这样他们两个都活不了了。

    稍一犹豫,她看着殷厉,充满希冀的说道:“我想活着,和你一起。”

    前世他们没机会在一起,今生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事情接连不断地发生,他们根本来不及相守。

    “如果只是几滴血液,我想用它换我们两个人的未来。”

    “否则,我也会被放在献祭台上,用来打开永夜之门。”

    这些殷厉都知道,可是他怎么狠得下心用自己女人的鲜血来恢复法力?

    当初他决定逆转时光的时候就知道恢复法力的方法,当他知道了周楚柠就是圣女的时候,他就发誓绝不用她的鲜血。

    现在怎么可以……

    “快点来不及了,”周楚柠看殷厉不动,忽然瞥见邱常腰上别了一把小匕首。

    她毫不犹豫的把出来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动作干脆流利,丝毫不拖泥带水,然后她把手腕递到了殷厉面前。

    散发着血腥味的鲜血,对殷厉来说是致命的诱惑。

    他浑身的细胞都在告诉他,他无论如何都抵御不住。

    就在刀光火石之间,周楚柠的手腕已经贴到了他的嘴唇上。

    他的獠牙慢慢凸起,最后长到有两公分那么长。

    而他的眼睛也慢慢变红,直到像鲜血一样。

    接下来,他的大脑好像被什么控制了一样,他抓住周楚柠的手臂,像个饿了很久的狼一样,拼命的吸食她的鲜血。

    哐——

    石门被打开,邱常赶在前边阻止前来的蓝血族打扰殷厉补充血液。

    是几个蓝血族的小兵过来带周楚柠去祭台。

    现在外边两军已经对垒,还不知道屋里发生的一切。

    小兵看见石屋有人闯进来,而圣女正在被一只赤血族的吸血鬼吸食鲜血,吓得连滚带爬的冲出去寻求救援了。

    不过那小兵没跑出多远就看见朽禁来了:“有,有,有人闯入,”小兵颤颤巍巍的报告。

    朽禁黑袍一挥,那小兵就被扯成了好几段。

    此刻的殷厉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周楚柠的鲜血像生命之源一样,对着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从手腕上吸食不过瘾,最终他讲目标转移到她的脖颈上。

    这样的场面乍一闯进朽禁的视线时,他的眸子都黑了,蓝中泛黑那种,阴森恐怖,看着令人发抖。

    “殷厉,你疯了,”他一把将冲过来阻拦的邱常扔到一边,另一只手使出全部的法力推开殷厉。

    “柠柠——”看见在自己眼前缓缓倒下去的周楚柠,朽禁觉得自己的心已经碎了,他快速的将人抱住,准备离开。

    周楚柠身体里的血液特殊,普通的吸血鬼吸食之后都会精神错落从而崩溃。

    当年在图书馆阁楼上的吸血鬼如此。

    鬼影也是如此。

    所以普通的吸血鬼都不能控制她的血性。

    可是殷厉不同,他是有着毁天灭地能量的人。

    可即使这样他也不能一下消化周楚柠的血液。

    他这会全身的每根神经都在叫嚣,膨胀,不可控制。

    意识也是混乱的,什么都分不清。

    可唯一能意识到的就是有人要带周楚柠离开。

    所以他从地上挣扎起来,毫不犹豫在朽禁背后给了他一拳。

    刚刚觉醒的能量虽然还不能达到最高值,可那发出去也是不可估量的。

    朽禁不知道他法力这么高,等他结结实实挨了一拳之后,腹内翻滚,一口鲜血就从嘴里喷了出去。

    可眨眼间,他还是调戏好了内伤,带着周楚柠快速离开了。

    “柠柠——”殷厉往前追了两步,忽然觉得身体不适,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邱常想去追人,但又放不下殷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回来救殷厉了。

    朽禁从来没想过血魔会背叛他,他带着人刚离开石屋没多远,就被血魔拦住了去路。

    矮小嗜血的血魔旁边还站着周莹莹。

    “血族大帝,”血魔仍然像往常一样尊重他,但是口吻却不同以往的恭谨,“您这是去哪?”

    满含质问的口吻。

    朽禁低头看了眼周楚柠,女孩没有知觉,奄奄一息的样子,让他心疼不已。

    “她受伤了,我带他去疗伤,”他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跟自己的手下解释,“你什么意思,让开!”

    血魔笑得阴森森的,蓝色的瞳眸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圣女不能走。”

    周莹莹已经跟血魔商量好了,这会又看朽禁受了伤,才不怕他,立刻说道:“马上就到时间了,必须立刻送她去祭台,谁都不能带她走。”

    “那我呢?”朽禁刚才中的那一拳着实不轻,这会强撑着,“也不行吗?”

    整个血族的统治者那是有多大的气势,他的眼神像刀锋一样扫过来的时候,周莹莹尽管不停的做着心里建树还是被吓得抖了一下身体。

    她没敢再说话,而是看向了血魔。

    血魔不怕朽禁,言辞坚决的强调道:“您也不行,现在圣女必须交给我。”

    “如果我不给呢?”朽禁抱着周楚柠往后退了一步。

    血魔却在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朽禁受了伤,又顾着怀里的人,此刻哪是血魔的对手,只几个回合他就被打倒了。

    他倒在血魔脚下,权威受到了挑战,地位也岌岌可危,再也不是站在高处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血族大帝了。

    此刻他只能仰望着血魔,任由他把眼前的人带走。

    血魔把轻的像羽毛一样的人抱起来,对朽禁轻视一笑:“她是血族的希望,朽禁,等你见到了阳光,就会感谢我今天的举动。”

    语毕,他毫不犹豫的离开,周莹莹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爬不起来朽禁,充满了嘲讽:“任何一个爱上的她的男人,都是贱人。”

    殷厉从石屋出来的时候外边刚打完仗,他看见朽禁倒在地上,赶紧跑过去:“柠柠呢?”

    朽禁艰难的用手臂撑着坐起来,像是自嘲似得说道:“被人带走了。”

    没想到有一天,他称霸整个血族上千年的血魔大地竟然也有保护不了人。

    真是笑话!

    “你把她弄到哪去了?”殷厉揪着他的衣服发了疯似的问道,“为什么你在这,而她被带走了?”

    朽禁被扯了两下,像忽然回神似得看着殷厉,使劲把人推开:“要不是你,她怎么会受伤?”

    “你知道不知道她身体不允许失血?”

    殷厉冷漠至极:“这不用你管。”

    朽禁忽然想到了什么,像疯了一样大笑起来:“你竟然就是血族王子,藏的够深的。”

    “可那又怎么样?”

    “你现在拥有无限的能量,可你能救得了心爱的女人吗?”

    “你是杀死她的最后一片雪花。”

    殷厉觉得朽禁疯了,他使劲把人推开往血族祭坛赶去,不管怎么样,周楚柠肯定会被带去永夜之门的。

    没有那么多时间了,他必须尽快赶过去。

    朽禁却在这个时候追了上来,“不用我管,周楚柠他怀孕了,我看你一会怎么面对她!”

    “怀孕了?”殷厉咯噔一下定住脚步,他不敢相信的看着朽禁,发出的声音既虚无又缥缈,“她真怀孕了?”

    周楚柠很快被绑在了一个大圆盘上,四肢都被铁链缠住,困在大盘里的人形模具中。

    中间是一个类似十字架一样的东西,她知道血族害怕十字架是不会供奉这种东西的,应该是血族自己的标示。

    她的手腕旁边插着一把利刃,一会大概就会用这把利刃把她的血都放出来。

    刚才一下失血过多,她昏了过去,这会倒是清醒多了。

    只希望殷厉有了她的血,可以尽快恢复能量,否则她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了。

    她死不可怕,蓝血族可以见阳光才是可怕的。

    不对,她死也很可怕,殷厉会发疯。

    她和殷厉再也不能长相厮守了。

    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血魔走上祭坛,手里举起他们血族的圣物,向下边数以千万的血族生灵喊道:“永夜之门马上就要打开了,我们马上就可以见到光明。”

    “血族大帝身体有恙,现在由我来主持这场神圣而又神秘的狂欢,请接收神明的指示吧。”

    他说完之后转身看向周楚柠,再有五分钟,永夜之门就可以打开。

    “冲啊——”

    “杀啊——”

    赤血族、狼族和人族一起冲了进来,将整个祭台围得水泄不通。

    战斗发展到了从来都没有过的激烈程度。

    殷厉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先拦住他的是蓝血族四大护法其中的幽冥,但他在殷厉手上没撑过一个回合就被打倒了。

    此刻殷厉的能量正在一点一点的恢复,直到再次拥有毁天灭的能量。

    所以幽冥根本不是他对手了。

    下一个是周莹莹。

    周莹莹三番二次的陷害周楚柠,设计她,给她带来伤害,殷厉早就恨透了她。

    只一招,就将周莹莹的脑袋截掉了。

    周莹莹连回手的机会没有,就这样灰飞烟灭了。

    殷厉像个杀红了眼的恶魔,此刻朝着血魔而去。

    血魔吓得后退了两步,可是眼看着永夜之门就要打开了,这个时候让他放弃怎么都不甘心。

    所以稍一犹豫他就鼓舞起士气,准备迎接殷厉的挑战。

    只可惜奇迹并没有发生,他很快便成了殷厉的手下败将。

    “这才是真的血族大帝,”所有吸血鬼都看呆了。

    就连征战了几百年,蓝血族战无不胜的将军在殷厉手下都过不了三招,还有比这更厉害的吸血鬼吗?

    所有的赤血族都跪下来山呼万岁,所有的蓝血族都停下了战斗。

    现在他们已经失去了战力。

    这场战役最终以殷厉忽然爆发而终结。

    周楚柠撑着最后一点力气看着殷厉恢复能力,不过她只坚持到他杀了血魔便撑不下去了。

    眼皮一沉,昏睡了过去。

    殷厉用法力砍断束缚在她手腕上的铁链,然后将人抱了下来。

    孟千贺是后来的,也参与这场战争。

    在他心里对所有的吸血鬼都存有偏见,并不认为殷厉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所以在看见他变得那么强大之后,他就想着到底怎么才能一击致命。

    还真被他找到了机会。

    就在殷厉全心全意的照顾周楚柠的时候,他暗暗拿出一把桃木剑准备刺入他的后心。

    他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

    可惜如今的殷厉太过强大,他还没近到他的身体就被殷厉感觉到了。

    只一招,他便死在了殷厉强大的法力下。

    杀戮、征战几百年的赤蓝两族,终于在这一刻有了一个不算完美的结束。

    三天后,殷厉看着自己手腕处的伤口,那里已经有三个牙印了。

    不知道为什么怀了孕的周楚柠变的比他这只吸血鬼还嗜血。

    而且还只吸他的血。

    殷厉刚从血管里放出来四百毫升冰镇起来了,以备不时之需。

    邱常特别忧心的说道:“主上,这么下去,你的血早晚都会干的。”

    殷厉看着在床上熟睡的女人,脸色惨白,肌肤也不像原来那么光滑,肚子有一点点隆起,心情特别复杂。

    周楚柠现在意识完全模糊,根本不知道在干什么。

    但她知道自己有对鲜血的需求,每次醒来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寻找鲜血。

    或者受肚子里的宝宝影响。

    大概宝宝不生出来,她是不会停止的。

    可到底对母体自己有没有危害,现在还不好说。

    殷厉有些烦躁的摆摆手:“血族的事怎么样了?”

    邱常汇报道:“温姬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朽禁已经逃走,至于去了哪里,还不清楚。”

    “不过只要您在,量他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蓝血族都已经投降,现在已经被分配下去被各个小组统治。”

    “至于永夜之门,已经被温姬毁掉,以后再也不会有这个传说了。”

    “好,”殷厉挥挥手,“你下去吧。”

    殷厉还以为周楚柠整个孕期都会吸血呢,那样他可真撑不下去了。

    幸好周楚柠只吸食了七天。

    之后便是长时间的昏睡。

    要不是每天还能感受到她的呼吸,殷厉觉得他都以为周楚柠死了。

    一年后,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终于出来了。

    可周楚柠还处于昏睡的状态。

    殷厉遍访名医,可都没办法唤醒她。

    她像一个睡美人一样,沉睡在水晶棺材里。

    这天,小粉团子吃饱饭,眨巴乌黑的大眼睛,正在咿咿呀呀的唱歌,殷厉抱着她来到周楚柠身边。

    每天他都要抱着小粉团子陪周楚柠说一会话。

    今天亦是如此。

    “柠柠,你看我们的女儿都会笑了,你要是再不醒,女儿都开始找妈妈了。”

    “柠柠,你不想看看我们的女儿长什么样吗?”

    “她跟你好像,简直跟你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像你一样可爱,像你一样漂亮。”

    “先生,可以给小公主吃一块苹果吗?”佣人端过来一盘切好的苹果。

    小粉团子还小,当然不能吃苹果了。

    可是殷厉看了眼果盘之后犹豫了一会,小粉团子已经伸着小手去够了,他便拿着牙签扎了一块苹果递给小粉团子。

    小粉团子也很上道,一把就抓过了苹果。

    殷厉看着小粉团子,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可是目光在落到周楚柠脸上的时候,那点笑很快便消失了。

    周楚柠脸色平静,气色安详,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可谁知道就是这样看起来正常的人却昏睡了这么久呢?

    “宝宝,看看妈妈,是不是妈妈很漂亮?”殷厉抱着小粉团子,让她看向周楚柠。

    他希望小粉团子能发出声音,那样应该有助于唤醒周楚柠。

    小粉团子手里拿着苹果,放在嘴里咬了两口苹果就掉在了地上,手里只剩了一支牙签。

    殷厉一心只在周楚柠身上,也没在意小粉团子。

    谁知道她一不小心就扎破了自己的手指,等殷厉注意到的时候,一滴鲜红的血液已经落到了周楚柠的嘴唇上。

    殷厉一惊,赶紧将小粉团子递给佣人,自己伸出手指轻轻落到周楚柠的嘴唇上,想把鲜血擦去。

    可他的手指刚接触到周楚柠的嘴唇,还没他擦拭,床上躺着久久为动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

    只是那眼睛鲜红如血,很快嘴巴也慢慢张开,一双洁白的獠牙渐渐凸了出来。

    殷厉反应了几秒,按捺住心里忽然冒出来的狂喜,看着眼前的人,眼底的笑意从来没有那么浓过,等两个人的目光对视上,他开口:“hi,欢迎来到血族世界。”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求收藏:

    1.《有四个天凉王破的弟弟》

    到了适婚年龄,安安一连相了三次亲,每次开始都很美好,可是等她一提起自己有四个弟弟时,对方看她的眼神就变了。

    好像有四个弟弟的姐姐带有原罪一样。

    后来当红影星站出来,搂着她的肩膀:“这是我姐。”

    豪门霸总拍下价值几个亿的珠宝送给她:这是我姐。

    刚从某星球回来的科研大佬,把新发现的星球以她的名字命名:这是我姐。

    几秒钟就能黑进阿里服务器的几岁神童拉着她的手:这是我姐。

    就连最年轻帅气的世界首富,也牵起了她的手。

    众人:不用说,肯定也是她弟。

    求当他姐夫。

    年轻的首富霸气十足的说道:这是我的女人!

    2.《他的小狐狸精未婚妻》

    苏允儿最讨厌两句话,一句是“你的狐狸尾巴漏出来了”,一句是“看她个小狐狸精!”

    因为总有种暴露身份的感觉。

    不止一个人告诉韩骁,“你的未婚妻是个小狐狸精!”

    韩骁看着自己婀娜多姿,纤纤诱人的美娇妻,笑的有些荡漾,“我老婆当然是个狐狸精!”

    直到有一天,未婚妻的尾巴扫到他的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TXT全本小说网 VIP小说免费看,真正无限小说网-真正清爽无广告小说网- 最值得收藏的小说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