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学渣味的甜 > 第40章 番外
    父亲出狱了。

    这是岳知雪最开心的事。

    她这辈子, 没什么大的理想,只想着能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幸福快乐。

    父亲在狱里待了十几年, 出来之后, 性格变得格外温和, 少言寡语, 唯恐哪里不周到,被家里人嫌弃。姑姑岳池倒是时常照料, 但是哥哥一回来,她就会躲走。

    嫂子生了一对双胞胎后,小两口经常带着孩子回老宅,老宅多了不少生气。父亲常说,家里就是要有孩子, 才能活起来。她便总是玩笑哥哥嫂子,让他们搬回来住。可是, 她怎么能不知道,父亲这是在催谁。

    这是她第六次相亲,姑姑岳池一手安排,家世好, 人品方正, 事业有成,是严叔叔律所里的青年才俊。就是——

    不太会说话。

    “岳,像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应该已经有过不菲的恋爱经历了吧?”

    岳知雪想立刻离开!想着亲戚的面子, 还是用温文尔雅的笑容回击了不礼貌的问话:“对不起, 让你失望了,单身SOHO一枚。”

    “那是为什么呢?”

    岳知雪从这话里听出了“你是不是有毛病”的终极意思, 站了起来,忍住怒气:“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说完就扔下咖啡钱转身离开了,完全不再理会后面“岳,你误会了……”“岳,我是不是说错话了……”“岳,你听我解释……”

    回到家,嫂子带着两个小侄子来了,两个孩子已经会走路了,但还不太利索,她此刻正在客厅遛孩子,父亲在厨房忙着。

    看到她进来,叶葳停下逗孩子的动作:“相亲顺利吗?”一脸看戏八卦的表情。

    岳知雪想起那个男的一本正经地挖苦,很想吐槽,但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便回了一句:“一言难尽!”

    “是不是没有上次你哥那个同学好?”叶葳想起老公日夜惦记妹妹与同窗好友喜结连理这件事,便决定打探打探。

    “你说的是……那个话都说不利索的眼镜男?”岳知雪在脑海里搜索半天,才想起这个人。

    叶葳瞬间觉得,老公的如意算盘算是落空了。

    ***

    周日晚上,岳知雪趴在家里赶了一天的稿子,终于,天黑了。

    也没写完。

    屏蔽了花样催稿的编辑大人,她决定出去爽一下!

    一路溜达到了她经常光顾的静吧门口,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喝一杯,还是去隔壁街的大排档撸串。天秤座真可怕,二选一都这么难。

    正犹豫着,后面有人叫她:“岳。”

    她回头,看到那天那个不会说人话的青年才俊,他依然西装革履,提着公文包,正一脸担忧地看着她:“就算你找不到男朋友,也不应该来这种地方。走,跟我走!”青年才俊说着说着,有点激动,上来直接拉了她的手就往回走。

    岳知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扔进了车里。

    “你干什么?!”车子开动后,她才反应过来。

    “我不能让你进那种地方!”青年才俊皱着眉头,目不斜视地说。

    “哪种地方???”岳知雪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了嫌弃谨慎和惋惜,仿佛自己要进的是什么红灯区之类的地方。

    “就是那种地方……”听她语气不善,他的底气莫名不足,但还是解释,“那种地方乱,不适合你这样的……淑女。”

    岳知雪哭笑不得,只是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啊,脑回路真的清奇。他以为,那是什么地方啊?

    “喂,那就是个静吧,和咖啡馆茶馆没啥区别,你以为那是什么地方?”

    青年才俊明显不相信她说的话,“那里面是卖酒的吗?”

    “嗯。”

    “女孩子要少喝酒,容易变老。尤其是你——”还回头看了一眼,“这么大年纪的……”

    “停车!!!”

    下一秒,车猝然停在了路边,岳知雪下车,准备用扬长而去来回敬这人无时不在的侮辱。哪知,下车刚走两步,就被从车后绕过来的青年才俊挡下。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岳知雪头疼,好不容易生挤出来的美好周末夜晚,就要被这个人胡搅蛮缠没了。

    “我……我……我想送你回家。”路灯霓虹,青年才俊挠着头,脸红着,像一个犯了错被罚站的孩子。

    “我家就在刚才那个地方的附近,现在——”正在渐渐远去。

    “嗯?你家不是在城南那边……”

    “那是我家老宅,平时我自己住这边。”说着,她不想再过多解释,绕过去,想着还是去大排档吃点东西,晚上接着赶稿吧。

    “我送你吧!”她走出了十几米,他才反应过来,在后面喊。岳知雪并不想理他,便自顾自地走着,并加快了脚步。

    谁知没一会儿,他车就追上来了。

    “大哥,你在逆行啊!”岳知雪心凉凉,这个人到底要干嘛,专门来破坏自己的美好夜晚的吗?

    “你快上车,我赶紧转车道!”

    无奈,重新上了他的车。

    “幸亏刚才车少,要不然就太危险了。”直到一个路口红灯,车子停稳,青年才俊才舒了一口气。

    岳知雪并不想答话,只想顺利到家。

    见她不开口,青年才俊又开始找新的话题:“岳,听说你是一个画家。”

    “嗯。”

    “听说,你还写书。”

    “嗯。”

    “那你是更喜欢写呢还是更喜欢画?”

    “……”谁来救救她!

    “你叫什么名字?”以后看到有同字的人,我都绕着走。

    听到这个问题,青年才俊明显一愣,而后脸红:“我叫秋稳。”说完有点着急地解释,“秋天的秋,稳重的稳,不是那个wen……”

    嗯,是挺稳重的。

    “你没去过酒吧?”一个主意从心底渐渐成型。

    摇摇头。

    “走,姐带你见识见识!”

    在岳知雪的坚持下,秋稳被拉进了静吧。晚上**点,正是人多的时候,却并不喧闹,三五成群,各自说笑,并没有传说中那种场合的乌烟瘴气。

    找了个角落的小桌,两个人坐下来,岳知雪熟练地点了两杯“秋天与神话”。这是一种调和酒,度数不高,味甜,更像果汁。其实,她酒量并不好,只是,适量的酒精能帮她找到创作灵感。

    “好好喝!”秋稳试探性地喝了一口后,就爱上了这个味道,高兴得像个孩子。

    “和你的名字也很配哦,秋稳,秋天与神话。”

    秋稳的脸又红了。

    “你为什么总是脸红?”岳知雪觉得,虽然这个人说话特别不好听,但细相处起来,倒也有自己的可爱之处。比如,他的单纯。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与女孩子单独相处。”

    “啊?”岳知雪蓦然一惊。

    “我也是第一次相亲。没想到遇到你这么好的女孩子。”秋稳的脸更红了。

    该说点什么话呢?谦虚一下还是推脱一下?岳知雪正在心乱如麻如何不伤人家第一次的心,咚的一声,秋稳已经倒在了桌上。

    醉了???

    岳知雪捅了捅秋稳的胳膊,没有反应;戳了戳他的头,没有反应。

    “秋稳?”站起来,绕到另一边,拍了拍他的脸。人动了动,眉头拧在一起,似是很痛苦的样子。

    “秋稳,秋稳,秋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可不想惹事。看眼前人越来越痛苦,且并没有恢复意识的征兆,岳知雪越发慌神,声音都大了起来,服务生赶忙过来查看情况。

    “他这是酒精过敏吧?”服务生也不能确定,就赶紧打了120。

    ***

    几个小时以后。

    “他是重度酒精过敏体质,滴酒不能沾,你们家属以后要注意啊!”一切稳定下来之后,医生嘱咐岳知雪。

    岳知雪连连点头。心里却在咒骂这个麻烦精,不能喝酒为什么还要逞强?这是何必呢?

    正在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这可是后半夜。

    拿出来一看,果然是自家魔头编辑。

    挂断,出门,找了个楼梯间,才打回去。

    “姐,我在医院,实在病得厉害,稿子我下周给你。”

    “你病了?”那边声音明显不是惊讶,而是怀疑,“你上周感冒,上上周肠胃炎,上上上周肺炎,上上上上……”

    “酒精过敏,差点死了。”岳知雪说着,带上了哭腔,“不是我,是我家那口子。”

    “啊?你是说你……”那边从惊讶变成了然,“没事没事,你照顾着,这边的事儿我都替你挡着!你放心好了!”

    呃……这个比装病还好使吗?

    “姐们儿祝福你啊!你先照顾着,我睡觉去了!”

    挂了电话,岳知雪回到病房,青年才俊秋稳还在睡着,点滴滴滴答答,她无端困了。好好的一个偷闲夜,到底被破坏到医院来了。埋怨着,便趴在床边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岳知雪走的时候,秋稳还睡得四平八稳,问过了医生他已经完全没事,估计醒来吃点东西就能活蹦乱跳,她便毫不犹豫地赶紧跑了。

    她实在,不喜欢,和这个人,尬聊。因为每次受伤害的都是她。

    回到家,洗漱收拾了一番,便回了老宅。

    父亲正在侍弄他的宝贝花草,看她回来,便问:“你稿子写完了?”

    呃,来自亲爹的扎心。

    “没。”

    “收拾收拾在家写也一样,不用非要回你那个小屋里闷着。人啊,还是要多活动活动,否则是会生病的。”

    她不喜欢在家呆着吗?奈何家里太舒适安逸,她在这儿,完全写不出东西来。

    “对了,你姑姑问,你觉得小秋怎么样啊?”

    岳知雪刚走到厨房门口,寻思进去找点吃的,闻听此言,差点绊了一跤。

    “爸,我们不谈这个好不好?”

    “你嫂子给你物色了一个新人选,你看哪天有空去见见?”

    岳知雪:“……爸,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先回去了……”

    “你这孩子!”爸爸无奈叹气,好像她要孤独终老了一般。

    岳知雪着急忙慌地从家里跑出来,一路上心有戚戚,她突然想到了下本书的主题,不如就写写自己的悲惨遭遇。

    正暴走着,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以为是快递,她接起。

    “岳,谢谢你送我到医院,又无微不至地照顾我。”

    “你怎么有我的手机号的?”

    “你姑姑给我的。”

    “听说,你对我在相亲中的表现极其不满意。嗯……对不起,我跟女孩子接触经验特别少,所以那天见你,我特别紧张。我没有恶意,我只是觉得,你这么好,为什么还需要出来相亲呢,是那些男的眼瞎吗……”

    岳知雪:“……”从来没感觉出你的紧张!

    “如果哪里冒犯了,请原谅我,我不会再犯错误了。然后,你要不要考虑跟我接触一下,看得出来,你家里很着急,这样你就能堵住他们的嘴了。而且,我虽然情商低,但智商高啊,你可以教我怎么和女孩子相处,我一定好好学,成为模范男友!”

    岳知雪挂了电话后,掐了自己一把,怎么就鬼使神差地同意了呢???不是发誓要找白马王子吗?怎么就答应了一个唐僧???

    ***

    三个月后。

    两个人因为一点小事吵了一架,岳知雪暴走并提了分手。

    然后,她就被堵在了小工作室的楼下。

    “你干什么?”她承认,这三个月,他的变化很大,她说的话,他都一一践行,从一个透明的唐僧渐渐成为可盐可甜,可霸道可温柔的律政大帅比。这,她此刻竟然有点心动,不能控制那种。

    “我刚跟你哥学的霸道总裁范儿,你喜欢吗?”秋稳将岳知雪圈在单元楼的角落里,两个人的距离越贴越近,几乎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秋稳贴在岳知雪的耳畔,轻声说道。

    什么鬼?傻哥哥为什么要教这些?“不喜欢。”她咽了咽口水,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秋稳别有一番风味。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秋稳邪魅一笑。

    “你要干什么?!”

    下一秒,秋稳将她拦腰抱起,转身上了楼梯。

    “当然是惩罚你,把你就地正法!”

    岳知雪:“……”

    岳知雪的小房子在五楼,这个小区还都是复式的房子,所以楼梯格外高。

    四楼。

    看着满头大汗的秋稳,岳知雪对自己的身高体重产生了严重的怀疑:“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去刑场……”

    秋稳已经邪魅地笑不出来了,咬牙:“不行,你哥说,不见床不能放人!”

    终于到了楼上。

    秋稳:“钥匙给我。”

    岳知雪摸了半天:“钥匙……好像在屋里……你放我下来吧……”

    “不行,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哪里?”

    “你去了就知道了。”

    “不用猜也知道,酒店呗。”

    “你怎么知道的?”

    “就我哥那两下子,能教你点啥?你放我下来,我去隔壁要备用钥匙。”

    “啊?哦。”秋稳乖乖地放她下地。

    拿了钥匙进门。房门关上的一刹那,岳知雪突然将秋稳怼在了门上,吓得秋稳如同受惊的小白兔。

    “怎么?进屋了就怕了?别怕,小爷疼你。”岳知雪一副浪荡子的模样。

    “你要干嘛?”秋稳下意识后退,背后的门坚固似铁。

    “当然是做霸道总裁要做的事啦!”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姑姑的故事有点多,改天会写个三五万的短篇挂在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