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TXT全本小说网哦!真正无限小说网,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135章

    白涛涛很擅长装傻。

    狗本来就是擅长装傻的生物, 这点白涛涛深得其精髓, 面对自己不想解释,不想同意,不想回应的事情,他就做出一副懵懂无知又分外为难的模样, 嘟囔着,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这个我要好好想想”或者“可能有点难办”这样的搪塞之词,把推脱责任的官僚主义作风演绎的活灵活现。

    面对他家师兄的攻势,白涛涛也是采取了这个方案。

    我不懂感情,我不是基佬, 什么gay不gay的, 你别胡说啊。

    反正打死也不承认。

    对此,邵元基都要气笑了。

    明明率先挑明关系的人是白涛涛——无论是十年前的他, 还是十年后的他, 都是白涛涛本人, 这点毋庸置疑, 明明是白涛涛先做出让人误会的姿态, 才让他醒悟过来自己藏在心底的感情, 这小崽子怎么好意思在这时候撇清关系?

    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装傻充愣。

    真是可恶。

    邵元基恶劣的拧了他脸蛋一下,他不管白涛涛怎么辩解, 都要把掰弯自己的这笔账算到他头上, 他家师弟躲不掉。

    被吓到缩成一团的白涛涛睁着两只圆溜溜的黑眼睛, 委委屈屈的道,“师兄,你不要逼我啊。”

    想了想,白涛涛觉得自己这话有点儿无情,又狡猾的表示,“要不,给我一点时间,我们都冷静冷静,行不行?”

    邵元基点了根烟,微微点头,“可以,你慢慢考虑,我不急。”

    白涛涛松口气,这样也好……先让师兄冷静一下,也许过几天,他就忘记这件事,转而喜欢女孩子去了。

    结果邵元基一把把他拎回房间,“你考虑你的,我做我的。”

    白涛涛:“……”

    他吓呆了,几乎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邵元基扔到床上,眼看房门被紧紧关上,家里也没有其他人在,白涛涛不禁吓得手软,“师兄你这是犯罪啊!你!我会去告你!嗷嗷啊!我说的是真的!等等!”

    他家师兄利落的扣上锁,解开领口,抬头呵呵冷笑,“你去告啊,先说明,你这个案子我是不会接的。”

    随后白涛涛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师父出差,今晚没有回家。

    所以白涛涛凄惨的求救声没有传达到其他人的耳中。

    就算变成狗(白涛涛:我变成一只小狗狗你还能发情就算你能耐),以为能躲过一劫,哪里想到他家师兄又很鬼畜的笑了,“涛涛,你不会想看我对一只狗做什么的。”

    吓得白涛涛又赶紧变成人类。

    这是一个周末。

    白涛涛两天没出房门。

    等周一的时候,邵元基神色自然的从床上起来,如往常一般换好外出的衣服,对着趴在床上装死的白涛涛说,“今天你就不要上班了,在家里休息吧。”

    白涛涛挣扎的坐起身,感觉自己腰部以下的部位都不是自己的了,“我要起床……嘤嘤嘤……”

    邵元基笑了下,“别学相柳说话,我煮了米粥在厨房,先走了,中午再回来给你做饭。”

    白涛涛:“……禽兽,你走。”

    渣男,睡了自己之后居然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了。

    没有温存的话语,也没有专注的凝视,原本在亲密时候,还有时不时的柔声安慰,现在这种慰藉带来的温情也荡然无存。

    呵呵,男人。

    果然一旦到手就完全不知道珍惜。

    真的愧对他共产党员的身份!

    白涛涛在床上心碎的玩了一会儿手机,又勉强爬起身,去厨房吃了早饭,回来后又赖在沙发上发呆。

    他其实没什么朋友,这种事也不好意思去和师父说(因为和师父说了师兄真的会被打死),撇开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说,和他关系好的,居然只有邱铮一个。

    白涛涛气愤的和邱铮发短信。

    “我真是看错师兄了,对我居然有这种想法,亏我这么信赖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

    邱铮那边回复的很快,“搞上了?”

    白涛涛:“……”

    他啪啪啪打字,“什么叫搞上了?我们没有搞上,以后也永远搞不上,邱铮同学,我发现你这个同志思想作风很有问题,我和你说,你这样是不行的。”

    “哦。”邱铮淡定的回答,“看来是不甘不愿的搞上了,不过没用的,你放弃吧。”

    “???”白涛涛委屈,这种时候正常人不是应该好好安慰他,然后和他一起痛批师兄的无良吗?邱铮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

    明明他都做好控诉自家师兄的准备了。

    白涛涛决定抢救一下自己:“不行,我不能屈服邪恶势力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邱铮发来一长串点。

    他摸摸下巴,对旁边工作的林晗说,“我觉得我们班长说归说,其实也乐在其中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口是心非吧。”

    林晗觉得很好笑,“我看白同学只是面子过不去,内心未必不喜欢他师兄,小邱,他们的事我们不参合,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你说的对。”邱铮点头赞同,愉快的把手机关上了。

    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回应的白涛涛最后气愤的丢掉手机,躺在沙发上一个人生闷气,他把电视打开,百无聊赖的按着遥控器,过了一会,觉得屁股酸酸的不舒服,又翻了个身趴着,竟然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了。

    再次醒来,自己身上披着一条毯子,厨房里传来食物的香气。

    是邵元基赶回来做饭给他吃。

    白涛涛还在生气,但是听见厨房里面锅铲碰撞的声音,他又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

    其实有关部门和家属大院距离并不算近,中午就休息两小时,邵元基赶回来做饭也挺麻烦,但是每一次当白涛涛不高兴、生病了或者被欺负了,邵元基都会不辞辛苦的从外面赶回来,有时就算只是做顿饭,喂个药,都要亲力亲为的照顾他。

    毕竟从小师兄就疼他。

    当然……昨晚,嗯……好像也挺‘疼’的。

    这么想着,白涛涛的脑海里又不自觉闪过了昨天的画面。

    晃动的天花板,朦胧不明的灯光,师兄从下巴尖滴落的汗水,以及他微微蹙眉,混杂了情谷欠之色的神情……

    白涛涛:“……”

    等等……这个情况好像很不妙啊。

    我明明是直的!

    从小就喜欢看漂亮女生!而且还要腿直!腰细!胸大!

    怎么会……怎么会想着师兄就动摇了呢。

    然而,他的脑子却忽然冒出来一句话,好像……师兄的胸也蛮大的。

    还硬邦邦的,饱满结实,男人味十足。

    白涛涛:“……”_(:з」∠)_

    脑子里的念头止不住的翻涌,白涛涛慌乱的把自己埋在靠垫的下面,面颊绯红了一片,却又忍不住偷偷仔细回味昨晚的感受。

    那样极致的欢愉,是他以前从未体会过的。

    让人不禁对此流连忘返,又有一点心惊胆战。

    就好像……他还希望师兄再这样对他一样。

    这种深深深陷入,无法逃离的感情,着实叫人害怕。

    “涛涛。”邵元基做好饭出来就看见这样一幕,自家师弟像一只逃避现实的鸵鸟,把自己的头藏起来,假装在睡觉。

    白涛涛有时候很喜欢钻牛角尖,为一些没必要的烦恼纠结不已。犬类原本就是性情敏感的种族,白涛涛更甚,与众不同的出身让他比普通人的情感还要细腻得多。

    看来这一次,他又陷入这种无所谓的纠结中。

    当然,这一点其实怪可爱的。邵元基忍不住想。

    不过,还真是个笨师弟。

    邵元基微微一笑,很自然的弯下腰,拿开靠垫,吻了一下白涛涛的后脑勺,“这是干什么,快起床吧。”

    他知道白涛涛面对自己根本硬气不起来,白涛涛脾气好,性格略微柔软,就算是自己做过分了,他真生气了,哄一哄两人也很快会和好如初。

    果不其然,他听见自家师弟微弱又害羞的嗯了一声。

    “身体怎么样了?”邵元基的手放在他的腰上,轻轻揉了揉,“疼不疼,我给你看看?”

    “不要了啊……”白涛涛受不了他乱动的手,邵元基的指尖仿佛有魔力,轻轻碰他一下就止不住的哆嗦,大概是因为昨晚做得太激烈的缘故,他现在还隐约有种对方仍然残存在他身体里的感觉。

    酥酥麻麻,就好像有无数蚂蚁在爬。

    白涛涛羞红脸,忍气吞声了半天,终于受不了了,伸手推开他,“走开,别揉了,你手在碰哪里啊!”

    邵元基淡定的说,“我就检查一下。”

    检查三头犬不由得龇牙,检查个鬼?分明是占他的便宜。

    还特意摸了一下他的小菊花,可恶,那个部位还肿着呢,难道昨晚哔(消音)得还不够多吗?

    眼看对方的手越来越不规矩,不止摸了自己肿肿的小菊花,还要往里面伸的趋势,白涛涛和火烧了屁股一样,嗖的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

    身手矫健的不像是昨晚遭遇过漫长一夜的人。

    他凶狠的瞪着邵元基,顽强捍卫自己最后的领土。“你走开,真不要脸!”

    见他这个样子,邵元基哑然失笑,“这就生气了,好吧,是我的错,我没有忍住,对不起。”

    “当然是你的错。”白涛涛凶巴巴的说。

    他说这话其实有点儿心虚,因为自己昨晚也挺享受的,还在对方的引导下,说过不少面红耳赤的话。但是,这种错误犯一次就够了,必须及时遏制住。

    白涛涛忍不住强调,“昨晚的事就当做没发生过,你、你不准再碰我了。”

    邵元基摸摸自己的鼻子,“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呢,难道师兄技术不好吗?”

    白涛涛对他横眉怒视。

    邵元基轻轻一笑,“好吧,师兄错了,以后没你的同意,师兄不会碰你了。”

    白涛涛没好气的说,“我才不会同意呢。”

    他肯定、一定、铁定不会同意这种事。昨晚的经历,一次就够了,如果再来一次,他……绝对要死啦!

    “好吧,那我们先去吃饭好不好?”邵元基放柔了声音,“乖,别和师兄生气,已经这么晚了,你肯定也饿了,我们先吃饭吧。”

    “只是吃饭吗?”白涛涛警惕的问。

    “不然我还能做什么?”邵元基乐了。

    见邵元基真的转身去厨房拿碗筷,白涛涛这才松了口气,他心里其实有点儿犹豫,生怕邵元基又拉着他乱来,但最后,他咕嘟直叫的肚子占了上风,白涛涛还是屁颠屁颠的跟着邵元基去了餐厅。

    好香啊,师兄的手艺很好,肯定都是他爱吃的菜!

    结果没想到,刚走到客厅,背对着他的邵元基突然回头,一把将他拉到身边,强迫白涛涛抬起头。

    下一秒钟,他低头吻住白涛涛的嘴唇。

    “唔……”还来不及反应,白涛涛就感觉唇瓣一热,邵元基的吻落了下来,紧接着,对方灵活的舌尖撬开他的嘴唇,探入他的口中,肆意的翻动搅弄。

    这个吻就像暴风雨一样激烈,而白涛涛就像风雨中的小舟,很快就彻底迷失在对方的唇舌当中。邵元基把他抵在墙上,两只手臂犹如钢圈一般紧紧桎梏着他,他没办法挣脱,也……不太想去挣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邵元基卸下力气,慢慢的放开他,这个吻才终于结束,白涛涛回神过来,呼吸急促,又羞又气,“你!我!你再这样,我要变成狗了!”

    终极大法,变狗术,可以躲避一切变态的骚扰。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气愤邵元基这样亲他,还是单纯气愤他被邵元基这样牵着鼻子走,或者二者兼有之,总之,白涛涛就是……不高兴!

    邵元基脸上还是那种温柔和气的表情,但说出口的话,却和恶魔没什么两样,“师弟想躲我,我也没办法反对,不过先说好,如果师弟变成狗,那就没有午饭,只能吃狗粮了。”

    白涛涛:“……”⊙⊙,好恶劣!

    邵元基笑笑:“还是说师弟就想吃狗粮?不好意思,家里没有,但楼下就有宠物用品的商店,你想要的话,师兄那么疼你,也不是不可以满足你……”

    白涛涛含泪:“……停停停,我错了,师兄,再爱我一次。”

    确认了,这还是那个鬼畜的师兄。

    无论什么时候,对方对上自己,都是把他吃的死死的。

    邵元基轻轻一笑,“师兄还不够爱你吗?”他低下头,认真又郑重的重复:“师兄最爱你。”

    白涛涛脸微微有点发热,悻悻的道,“好啦,我知道了……”

    邵元基说,“我想多说几次让你明白,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

    白涛涛没说话了。

    等他们走进餐厅,他才忽然鼓起勇气跳到邵元基背上,伸手捂住他的眼睛,主动亲了下他的面颊。

    “师兄……”白涛涛声音小小的,“你可要一直爱我。”

    邵元基嘴角弯了起来。

    番外二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TXT全本小说网 VIP小说免费看,真正无限小说网-真正清爽无广告小说网- 最值得收藏的小说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