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和谐了宿敌之后[穿书] > 第22章 一吻
    许逸濯无视了紫衣男子的调侃,问道:“阁下高姓大名?”这人虽然和聂池一般油嘴滑舌,但不知为何,他却并没有那么的厌恶这人。

    “叫我子涧吧。”

    在心里说了声抱歉,聂池急中生智,用了临死前打给他电话的那个年轻导演的名。说来他一直觉得导演的名很有古韵,放到古风小说里当做侠客或书生都不违和。

    许逸濯对他拱了拱手,然后离开了。

    当许逸濯的身影消失片刻后,他赶紧换下身上从系统那里要来的衣服,穿上顾纵英的那身白衣青衫,将白玉冠换成白玉簪,戴上白玉扳指,吃下改变提醒的药丸等等一系列东西,打开模拟体制模式。

    那一刻,聂池觉得自己仿佛成了在进行变身。

    系统先前说必须要在扮演顾纵英时在不解除扳指限制的情况下进行剧情,才能获得奖励。但他现在用的是本体的身份进来洞内,没戴扳指,又不是顾纵英,也就没了这个限制。

    当时他与系统这么提议时,系统吐槽他太会见缝插针,但却没有反驳这个想法。而他这些从系统那里得到的东西和一次传送阵,将他小金库的15000点存款用尽不说,又让他成了背负50000点的欠债人。

    这传送阵真特么贵的要死。

    [赶紧将我传送我到洞口。]

    话音落下,重新成为顾纵英被传送到洞口,漂泊大雨落在身上,将他身上完全淋湿,成了落汤鸡。

    他愣了愣,内心咆哮。

    这系统是报复他吗?!他说的是洞口,不是洞外!

    他连忙跑到距离五米外的琳琅洞内,湿透的衣服粘在身上非常不舒服,而顾纵英在来这里时身体就有些不堪重负,如今被雨一淋,打起了喷嚏。

    等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他听到了洞内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不一会儿,就见一袭白衣出现在视野中。他急急跑向来人,看到身上沾了些许蝙蝠血迹的许逸濯:“大哥,你没事吧?”

    “这里太过危险,赶快出去!”许逸濯这么说着,先将竹条塞到他的手里,随即一把将他朝前方推去,然后转身将飞向他的数只蝙蝠斩成两半。

    这些蝙蝠源源不绝不说,怎么就这么不死心!

    作为顾纵英又怎么可能在此时退缩,他用起打鬼功法,四处抽击着袭来的蝙蝠。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在小蝙蝠之后,他又看到了巨型蝙蝠,且还是比适才那只更大的,差不多两米有余的超大型蝙蝠。

    两只蝙蝠的脸部看上去分外狰狞,好似许逸濯是它们的杀子仇人一般。

    如此想着,成群的蝙蝠叫声刺入耳朵里,两只巨型蝙蝠扇动翅膀之余,在他们与小蝙蝠周旋的时候,以刁钻的角度朝他们咬来。

    许逸濯似乎是想将他护在身后,他注意许逸濯的剑光分别刺向巨型蝙蝠,两只蝙蝠巨大的翅膀和身体分离,纷纷落地之时,有一只小蝙蝠飞向了许逸濯的脖子。

    来不及想那么多,顾纵英的竹条不可能打在许逸濯身上,所以他用一只手抓住了那只蝙蝠,然后以内力捏爆在手掌中,最后扔掉。

    ……捏爆之前似乎被咬了。

    没事,反正他有万能解药,但是好恶心啊啊啊啊啊。

    除了恶心之外,随后而至的是一阵头晕目眩,让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高烧发作了。

    钱恒没想到顾纵英这么固执,而有顾纵英在身边,为了防止伤及他,他不能用毒粉,他又吃了抑制内力的药,导致内力大减,但还不至于对付不了这种畜生。

    利剑脱手而出,将即将落地的两只巨型蝙蝠的身体钉在一起,牢牢钉在石壁上之后,其余的毒蝙蝠再次群龙无首,刺耳群体尖叫穿破耳膜,然后朝着洞内飞去。

    钱恒当然注意到顾纵英捏死了一只毒蝙蝠,连忙将他拉到身边,接着便看到顾纵英颧骨两边红的厉害,看上去似是得了温病的模样。

    他连忙抓顾纵英的手腕,诊了脉。

    中毒了。

    这个蠢货!

    钱恒在内心骂着顾纵英的莽撞,却看到顾纵英昏昏沉沉地问他:“大哥,你没事吧?”

    低沉的声音有些沙哑:“我没事。”

    你有事了。

    [恭喜,许逸濯与顾纵英的友情值上升至35点。]

    钱恒眼神复杂地看着顾纵英。

    “大哥,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顾纵英说着,听到系统的提醒后,还有些高兴,就要拉着许逸濯洞穴。

    “等等。”许逸濯拉住他,然后让他站定,“阿英,你被毒蝙蝠咬了,我给你解毒。”

    他确实是被咬了……但他有万能解药啊……

    不是吧!一小时过去了?!他潇洒还没装够,这样会显得他很挫诶。

    顾纵英瞪大眼,愣愣地望着许逸濯,好在他虽然不能当着小许的面拿出万能解药,但小许有办法救他。

    许逸濯拿出一块白布,铺在地上,让他坐下,他听话地坐在了地上。

    许逸濯从怀里的一个小包裹,打开后里面是一株长着黑色果实的草,他从中摘下一颗果实,接着竟然要塞到嘴里。

    顾纵英也不知哪里生出的力气,一把抓住许逸濯的手腕,制止了:“大哥,这是毒草吧?”

    “它的果实能解蝙蝠之毒,叶子才是真正的毒物。”许逸濯的语气不似平常那般柔和,其中似乎一份对他的不愉。

    这人似乎在对他置气,难道说他这是多此一举了?

    果实被放入嘴巴里,许逸濯咀嚼着,一刻不停地,拿了一块帕子,在外面沾湿了雨水又进了洞。

    这时候,顾纵英还听到了洞穴外的雨声中混合着两个人的脚步声,快速地接近这里。

    只见许逸濯回到他身旁,跪坐在他身边,抓住他的手,将他的手展开,然后用湿帕子将他手上的污血擦干净之后,低头就要吻在他的伤口处。

    蝙蝠身上可都是病菌。

    在许逸濯还没碰到之前,顾纵英欲抽回手,却被对方紧紧抓住,一个眼神看过来,被震慑了。许逸濯的眼神似乎在告诉他,如果不乖乖的,等会儿有他好看。

    等等,小许脾气这么臭的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竟然觉得自己理亏,弱弱道:“大哥,要不我再洗洗?”说完,艰难地站起来,挪到洞口,把手放到洞外,努力地洗干净一点。

    小许没阻止他,果然也是嫌弃他的手脏,那再洗干净点吧,虽然他头晕脑胀的思考不了为什么许逸濯要咀嚼果实之后亲他的伤口……

    等被雨水冲刷得差不多之后,一阵强烈的晕眩袭来,他整个人往后倒去之际,许逸濯出现在他身后,将他揽在了怀里,然后重新扶着他坐下。

    比许逸濯的手掌要热乎多的温热触感舔舐在他的伤口处,他盯着眼前近在咫尺的脑袋,竟有些迷迷糊糊的。

    “许大哥,纵英哥哥?”

    宿水蓉的声音从雨中传来,下一刻,两到穿着蓑衣的熟悉身影走入洞内,是宿水蓉和谢淳。

    许逸濯这时松了口,顾纵英看向自己的手掌,看到两个小洞上被抹上了黑色的果实。

    “未中毒之人的唾液混合这个蝙蝠草的毒性,可以暂时缓解蝙蝠之毒。马上回客栈,我需要再用果实给你调配一副真正的解药。”许逸濯解释完了,他也注意到身后的来人,转头看了两个人一眼,“宿姑娘,谢公子,这里的毒蝙蝠异常凶猛,我们赶紧出去吧。”

    宿水蓉对上许逸濯的目光,愣了愣,随即道:“许大哥,这是我们带来的蓑衣,你们先穿上吧。”

    谢淳跟在宿水蓉身后,不只是否因为洞内的光线不好,总觉得看起来神色有些阴沉。

    顾许二人分别穿上蓑衣后,许逸濯背朝顾纵英蹲下身:“阿英,上来。”

    聂池是真觉得许逸濯生气了,平时温和的语气都变得有些冷巴巴。拜托,他扮演顾纵英这个软弱无能的男主,他也很委屈……

    内心叹了口气,他趴上许逸濯的背,被稳稳背了起来。

    顾纵英不太记得是怎么回到客栈的,反正当他再次清醒时,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客栈,他从被褥里坐起来,看向窗外。

    窗外雨不知何时停了,如今暮色沉沉。

    “吱呀”一声,门开了。

    许逸濯端着药碗走到床边坐下。

    一个沉默地喂药,一个沉默地喝药。

    等喝完之后,一颗糖塞到顾纵英嘴边。

    顾纵英张开嘴,舌头不小心碰到了对方稍显冰冷的指尖,他愣了一下,听许逸濯道:“我答应过义母一路护你周全,如果你出了事,我该如何面对义母?”

    顾纵英装作深刻意识到自己的莽撞:“这次是我莽撞了。”顿了顿,他含着糖,又开了口,“但那时大哥有危险,我又怎可能不管不顾,是身体自己动的。”

    他没脸没皮的话似乎噎住了许逸濯。

    沉默对视间,许逸濯伸手理了理粘连在他脸颊边的发丝,问道:“甜吗?”

    顾纵英缓缓弯起嘴角:“甜。”

    钱恒见顾纵英讨好一般伸手从放在床旁的盘子里抓了一颗糖,递给他,看着绽放在少年脸上的笑花,有一瞬间,他听到了自己紧缩的心门的锁链松动的声响。

    天真的顾纵英对许逸濯付出满腔真心,而自己给他,却是利用。

    [恭喜,许逸濯与顾纵英的友情值上升至38点。]

    他听着系统提醒再次上升的友情值,心也变得沉甸甸的。

    顾纵英手拿着糖,见许逸濯没反应,于是和刚才许逸濯一样,将糖塞到许逸濯嘴边。许逸濯先是一愣,而后张开嘴含住了糖。

    “阿英,我还没和你道谢,多谢你。”

    “大哥,你说过你我之间不用这么生分的,该罚。”

    “罚什么?”

    顾纵英笑得狡黠:“等我想好和大哥说。”

    这一路归来,聂池唯一有印象的便是自己靠坐在许逸濯的怀里,明明平时让他觉得冷了很多度的体温,第一次带了给他温暖。

    那是一种知道自己有性命之忧,却又知晓身边之人会竭尽所能的救他,从而产生的被深切关心而产生安心的实感。

    宿水蓉睡了一觉,下楼的时候发现谢淳依旧坐在原先的四方桌前,在他们休息的时候,这人似乎动也没有动过。

    今早,她虽然一开始也担心许逸濯,但其实内心有一部分是觉得许大哥给他们添麻烦的,毕竟她想快点回家,可当见到顾纵英果断地骑上马,且对他们说出那番话时,她忽然从这被她一直嗤之以鼻的孱弱少年身上看到了一丝侠义之气。

    宿水蓉和谢淳回到客栈后,宿水蓉犹豫再三,最终选择了前往琳琅洞。

    谢淳似乎是见她有所行动,皱了皱眉,也跟了上来,不知是说给宿水蓉听还是说给自己听,道:“我与你一起去,我当初和顾伯母说过带他们一起前往大理,如果到了大理却没有他们,那我便是失信于人了。”

    然后谢淳让两个护卫待在客栈等他们。

    当看到顾许二人安然无恙,顾纵英虽然因为中了蝙蝠毒,许逸濯却有办法治疗时,宿水蓉松了口气。但一路回到客栈,谢淳却一直都面无表情,如今几个时辰过去,还是这般模样。

    从当初谢淳以商议武林大会之事来到宿府,见到宿水蓉表现出让她排斥的亲密时,她就觉得这人奇怪。明明他们过去从未见过,这人却像是与她熟识已久,且对她的一些习惯了如指掌,这让她产生一种自己被个陌生人看透的不适。

    而如今,谢淳这副魂不守舍的姿态,却让她不禁再生疑惑。

    谢淳的手紧紧捏着茶盏,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怪不得他处处看这个许逸濯不对劲,他所知的许逸濯,他认识的大哥明明连一点医术都不会!

    当这个念头出现之后,谢淳突然发现记忆中的许逸濯根不是那般容貌,可为何当初第一眼见到这个假冒的人,竟然没有怀疑,仿佛被人篡改了记忆一般……

    这个世界太不正常,太奇怪了。

    然而,再仔细一想,当他一觉醒来成为谢淳,这个世界或许就已经不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