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杨戬]谁说不能谈恋爱 > 第81章 生机
    唤完后, 云遇见她脸色极差地站在房顶,只冷冷地盯着她们看,她嘴唇微微动了动, 把卡在喉咙间的“你怎么来了”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其实云遇有很多话想问, 除了她怎么会过来之外, 还有黄天化死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时黄天化的死讯传回武成王府, 他那位早年杀伐决断、身经百战的祖父霎时喷出一口浊血来。她本也浑浑噩噩,难过到不知今夕何夕, 可一想到黄天祥年纪还小,而黄滚老爷子年事又高,硬生生挺了过来。

    后来,他们家人再也不计较她非人的身份,再后来, 武成王每每寄回书信,都会顺着问候她一句。

    扶绪朝云遇点点头, 以作回应,而后跃下屋顶,径直朝杨婵走过来。

    “他眼下九死一生,两只脚几乎都踏进了鬼门关, 你怎么还如此悠闲?”看她茫然的神色, 扶绪暗暗捏紧了拳头。她想,若非这小姑娘是杨戬的亲妹妹,她一定会直接将她扯到火云洞,哪还能这么耐心与她慢慢讲。

    杨婵似乎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但看她眼睛还微肿着, 满面怒气,又似乎明白了:“你说二哥?二哥怎么了?他遇到危险了?”

    “你心里只有你二哥?”扶绪说不明白心里究竟是种什么滋味, 有愤怒,有难过,但更多的,似乎是替聿潜惋惜,看来他喜欢的人……

    这么想着,她又慢慢冷静了下来。

    “不是二哥……”小姑娘的双眸瞬间睁大,“难道是聿潜?他怎么了?”

    “你不知道?”扶绪侧眼看她。

    “我只记得他让我等他,然后……”她眸中恍惚,对聿潜的担心不似作伪,面上茫然也像真的,“然后我便睡过去了,再醒来时,就在这里了,但他还是留了信,说自己去办点事情,一段日子里回不来。”

    “可不是一段日子回不来么。”扶绪笑着,眼眶更红了,“他杀了大金乌,去娲皇宫领罪,被五道玄雷劈得一身修为尽散,若不是女娲娘娘念着情分保住了他一丝气息,我又及时找到了神农,他可真的就回不来了。”

    杨婵倏地怔住了。

    云遇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看扶绪,又看看杨婵,末了走到二人中间:“你们……”

    “带我去见他。”小姑娘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圈,却硬挺着没掉下来,语气异常坚定,惹得扶绪心里揪着疼——

    她终究,还是个小姑娘啊。

    “我要去见他。”说这句时,她的情绪很快便调整了过来。

    也对,在年少时便经历过家中剧变,被神仙四处追杀的日子,如今无论遇到什么,性子里都是坚强又果决的。

    和她哥哥一模一样。

    扶绪不敢再耽搁,生怕多拖会儿,聿潜醒来的几率又小了些,来不及和云遇再说什么,带着杨婵便走了。

    云遇即便抓心挠肝地想问黄天化的情况,却也知顾全大局。她收拾好东西,正打算带回武成王府,突然瞥见一个黑色的身影在半空一闪而过,朝扶绪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

    她顿了一下,在大脑反应过来前,脚步已经跟上黑色身影。

    妖气弥漫,一大团黑色的云聚在云遇身前,她定眼瞧了瞧,没看出这是什么妖。

    “我很急,没时间陪你浪费,识相地赶紧滚开。”黑云中传来一阵微微颤抖的女声,她声音低哑,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的确如她所说,她已经急到话都说不稳。云遇略一思忖,袖中的手暗自握紧攒心钉——那是黄天化临走前留给她的,他告诉她,这东西的用法简单得很,谁敢欺负她就使劲儿往谁胸口扎便是了。

    自他走后,云遇还从没用过攒心钉。

    她回头看了看,已经看不见凤凰的身影。放下心,稳了稳声线,她问道:“你是谁?跟着凤君做什么?”

    “滚开!”女妖急到破了音,云遇只看到黑云中一片衣袖翻飞,而后便有一群乌鸦吱哇叫着朝她扑过来。

    云遇飞身避过,双手捏诀扯出一道结界,拦住趁乱飞过去的女妖,一手并指作刃,横空砍出一道强劲的风刃,将乌鸦们斩得血肉横飞。

    这招当年黄天化演示给她的时候,他毫不费力就将岐山上一排的树砍倒,如今她做,却只能砍乌鸦了。

    分神了一瞬,她心里唏嘘,嘴上却不饶人:“乌鸦……你是橘叶。”虽是问话,她语气却十分肯定。“我便不懂了,聿潜先前没有中意的姑娘,你怎么跟着都罢了,如今他有了中意的姑娘,还愿意为她献出性命,你怎么还不知好歹的黏着人家?”

    橘叶的脚步一顿,而后挥袖散去黑云。她长得极为出众,单看脸与身段,的确是叫人为之倾倒的样子,然而她一出口,就破功了。她的声音低哑至极,先前云遇不懂,这时才想起来,她也许是大哭过一场,把嗓子哭哑了。

    “你说什么?”橘叶冷冷道,“再说一遍。”

    “不仅脑子不好用,耳朵还坏了。”云遇嗤笑着摇头,“我再说一遍,你仔细听好。无论做人还是做妖,都要顾及着个脸面。你跟着聿潜几百年,他都没正眼瞧过你,你心里便该有数了吧?如今他有了中意的人,你不仅不祝福他们,还百般欺负那凡人姑娘。若我没猜错,前段日子在丞相府作乱,搅得人心惶惶的便是你吧。”

    橘叶浑身气得发抖,云遇嘴上仍不留情:“情这件事,其实极为简单,无非就是两情相悦,郎有情、妾有意。你一厢情愿了几百年,做过无数伤天害理的事,三界诸妖仙看不起你,聿潜的心里就放得下你了?何况——”她眼里轻蔑,不屑道,“火云洞是什么地方?又岂是你一个满手鲜血的乌鸦精进得去的?”

    她话音刚落,飞快地闪身避开一团妖气。

    “你懂什么!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非妖非仙的怪物,也配教训我?”橘叶也不去追扶绪了,拔剑朝云遇砍来。

    云遇清楚自己与她的实力差距,却还是硬生生迎了上去——好在攒心钉的确是件神物,虽然长得小,仙力却十分霸道,橘叶的剑反而被它斩断。

    橘叶诧异地愣了一下,旋即冷笑道:“好啊,你不拿出这个,我一时还忘了,当年我与黄天化也是有一箭之仇的。他虽然死了,我的仇却不能不报。就报在你身上吧。”她眼色一凛,飞速掠来。

    电光石火间过了两招,云遇颇为吃力,一个恍惚,被她一掌打到肩上,喷出一口血。

    橘叶几百年的修为不是看着好看的,妖精修仙本就不易,她后又跟着聿潜拿了不少宝贝,修为年年精进。

    她面带嘲讽地看着手下败将,也不急着杀了云遇,将飘到额前的头发顺到耳后,懒懒地开口:“你说得对,又不全对。想要在一起,的确先得两情相悦。可是若是不让他有中意的人,那他不就只有我了?”

    “连他的人都管不住,又能管得住他的心?”云遇抹掉唇边的血,本觉得她在说梦话,却在看到她志在必得的笑容时,突然反应过来,“你是对杨婵做了什么!”

    橘叶冷声道:“有他在,我能对她做什么……不过我做不成的,只能让能做的来做了。”她蹲下来,看着云遇,勾起唇角,“知道为什么她与聿潜的事情会被大金乌得知么?知道为什么无论她在哪里都躲不开大金乌么?”

    “你……你真是疯了!你要杀杨婵,连聿潜也不放过?!”

    “我怎么忍心这样对他。”她掌风凛冽,一掌打到云遇脸上,将云遇打得瞬间眼前金星乱窜。“我没想到他居然会杀了大金乌……若我能想到,我绝不会这样做。”说着说着,她又哽咽起来。

    云遇只觉有血顺着她的耳朵往下躺,她侧过头,看见云上一滴滴的血痕,突然就松了口气:“没想到吧,他就算与三界之主为敌,宁愿一死揽了所有罪责,也不愿那个姑娘有半分危险。橘叶啊橘叶,你真可怜,他就算死,也看不上你。”

    又一巴掌打在云遇脸上,橘叶掐住云遇的衣领,将她勒得脸颊通红。眼睛似要爆裂开来,她面目狰狞:“胡说八道,我杀了你!”

    橘叶指甲锋利,高高扬起手。

    云遇看着她,目光悠远,似是想起了什么,露出个轻笑,握紧了手中攒心钉,安然闭上了眼睛。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面前的女妖倏地闷哼一声,随即云遇觉着一阵热血喷到自己脖子上,把她恶心的一激灵,猛地睁开眼睛。

    就见橘叶真如叶子般轻飘飘飞了出去。

    橘叶胸前燃着一簇凤凰火,将她皮肉烤得外焦里嫩,隔着老远都闻到了味道。

    云遇下意识捂住了嘴。而后她被人提着领子拉了起来,拉她的人手上一点也不温柔,把她拉起来后,直接以手掌贴上她的后心,给她缓缓运着仙力。

    “我见你冷静,便以为你是真的冷静。”扶绪简直气得要跳脚,“就算不想活了,你也不能死在乌鸦精手上啊。要么去跟着杨戬打仗,要么去封神台等着姜尚封神,在这里激她算是怎么回事?我若再晚一步,你就再也见不着黄天化了。”

    “他是带着一身军功死的,名字记在封神榜上,早晚要封神的。你若死了,就是消散于天地间。我还以为你明白。”扶绪把她扶稳,站在她身前,瞪着橘叶,“我凤凰台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连我都不舍得对它们半点不好,你居然敢扇巴掌?云遇,过去,打回来。”

    云遇揉着红肿的脸颊,迟疑着没动。

    “过去。”

    扶绪负着手,又轻轻地说了一声,声音不大,威严却十足,居然有些像阵前的杨戬。

    她说了两遍,云遇才迈着小步子,捏着鼻子,皱着眉头挪过去。

    她走到方才张扬跋扈的女妖身前,看见她痛苦地缩成一团,根本下不去手——说到底,是她先用话激橘叶的,橘叶本没打算对她做什么。

    “罢了罢了,你让到一旁去吧。”云遇迟迟不动作,扶绪也没那么多时间陪她们耗着,她看着强撑着起来的橘叶,祭出杀气凛凛的金鞭:“我先时也在疑惑,聿潜霸道惯了,三界里从来没人敢盯上他,怎么大金乌会不要命一样对他们两个穷追不舍。想必是你告诉了大金乌,聿潜身上带着要命的顽疾,并且时不时会发作。”她提着金鞭慢慢走过去,左手打了个响指,橘叶身上的火光又强了几分。

    “可是聿潜的情况连我都知道,你跟在他身边那么久,更应该清楚——聿潜的旧疾每次复发,虽然暂时失去五感与行动力,却是要实实在在见血的。真不知你是想让大金乌趁着聿潜发作不便去抓杨婵,还是想让大金乌把命送在他那。”

    橘叶看她过来,眼里有一瞬的期冀:“带我去见……呃……”她话还没说完,再也发不出声了——她的脖子,被锋利的金鞭缠住了。一圈圈紧绕,她说不出话,喘不过气。

    扶绪手腕微动,便有血顺着金鞭的纹路流下来:“你还想见他?算了吧,我觉得他不会想见你。”扶绪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突然话锋一转,“但是我想,他的姨母一定很有兴趣见你。走!”

    扶绪手腕一用力,将她拉倒,在云上拖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回过头看橘叶用双手紧紧扯着锋利的金鞭,痛苦地睁着眼睛,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脖颈处流的血几乎将云染红。

    扶绪眼里闪过一瞬的不忍心,缠着她脖颈的鞭子便微微松了松。

    不过已然于事无补,凤凰的涅磐火威力惊人,仅仅是一小簇,也够要她的命了。若非在她不备的情况下打中了她,正面对上发了疯的橘叶,怕也难缠得很。

    橘叶烧了个透心焦,她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拉着金鞭,汩汩的血染红了鞭身,染红了云,她却执着道:“让我见见他。”

    “呵。”闻言扶绪顿时收起那点可怜她的心绪,心道你居然还有脸说见他?也不知杨婵见了他,能不能把他叫醒。

    她这一走神,橘叶突然发了疯一般挣开了她的鞭子,不顾伤口挣扎的更深,几乎深可见骨。她踉踉跄跄地爬起来,不管血流不止,朝扶绪来的方向冲过去。

    金鞭再一次缠上她的脖子,这次扶绪手下没留情,熊熊燃烧的火顺着鞭身接触到她的脖子,一路蜿蜒向下,几乎是眨眼间,女妖就再也挣扎不动了。

    她软软地倒下来,眼睛还在看着火云洞的方向,嘴唇无声地念着那个名字,却再也叫不出声。

    但即便她喊出来,那男子也听不见了。

    扶绪站在云间,看着乌鸦慢慢燃尽的尸体,颇有感慨——

    虽然她做的事令人生气,却无非是个为情所困的可怜女子罢了。

    扶绪,云遇,甚至橘叶,在某些方面,都是一样的。

    偏执的过分。

    “走吧,和我回去。”扶绪叹了声,对云遇招手。

    云遇犹豫着,缓缓跪下:“谢凤君救命之恩,不过,我不打算回凤凰台了,我……”

    “你的事,自己最有分寸,想怎么便怎么吧。”扶绪转过身,按了按眉心,“你记得,无论凡间怎么样,黄天化又如何,三重天的凤凰台永远是你的家。”

    太阳的余晖落在云上,将白云映成一片橙红。凡间的冬天正在悄悄过去,许多地方已长出葱绿。她们站在云巅,遥遥远望那片生机勃勃,心里都相信着,未来的一切都会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