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假霸总只想咸鱼[穿书] > 正文 第10章 多懂事
    原身认识祁然是偶然,两人本来就是一个大学,原身某次去参加讲座的时候下雨了,没带伞,正好遇到祁然。

    祁然把伞借给了原身。

    原身因为祁然把伞借给了自己而祁然自己却淋着雨走了而对祁然心怀感激,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再加上祁然长了张娃娃脸,年纪又比原身小,原身便把他当弟弟。

    他说的那些让祁然有事找他的话也是出自内心的。

    原身这人,表面上看起来坚硬,实际谁对他好,他便会记在心底很久。

    不过祁然这个人平时没事不怎么和原身联系,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就立马找原身了,直接把原身当成了无情的工具人。

    有事喊哥哥,没事陌生人。

    宋洛轻咳了声,敛起笑态度冷漠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一手拿过江郁手上的一朵棉花糖一手从口袋里拿出支手机递给他,凑过去小声和他说:“你先订个位置,我有点事要解决。”

    江郁垂着眼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还带着宋洛掌心的温度。

    江郁心底涌上奇怪的感觉。

    宋洛本来把手机给他之后就要去和祁然好好谈谈的,但又突然想起来现在的江郁可能还不会用手机的这些功能,便又扭过头低头看了眼,才发现自己拿错了手机,他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打开软件,小声地和他解释:“你点这里,直接预约就好。”

    说完,他啊了声:“差点忘了,这是你的手机,换过保护膜后忘记还你了。”

    本来昨天晚上让阿姨弄完以后就要还给江郁的。

    但阿姨不在江郁在家的时候进他房间,他头疼的时候把手机要过去了就给忘了。

    宋洛又说:“让阿姨绑了几张银行卡,你也可以直接用。”

    江郁沉默地听着,终于还是忍不住偏头看宋洛。

    这个时候的宋洛完全不在上班状态,没有穿一本正经的西装,就连衬衫都是不怎么正规的那种样式,看起来要比平时年轻。

    宋洛的侧脸线条很柔和,光看外表,他确实是个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人。

    但这个人外皮下面裹着的一颗心,却完全不像他的表面。

    江郁还是不懂他到底为什么这样对自己。

    他们两个人在那背对着说一些悄悄话,一人手里拿着一朵棉花糖,虽然宋洛手里的那朵看起来严重缩水,但就是十分和谐。

    祁然原本想好的自己再低头服个软说几句好听的话把宋洛哄开心了,说不定就会给自己买钢琴的想法才刚开了个头,又被死死摁在了这尴尬的氛围里。

    他不说话,他朋友却有些忍不了了,故意大声问:“祁然,我们站在这里干什么?不是说好了去买衣服吗?”

    朋友说得够大声了,但那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也没有半点反应,祁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他这个朋友也是知道他和宋洛的关系的。

    祁然和朋友说过自己有个条件很优秀的追求者,不过他不想谈恋爱,便把对方当哥哥了,人对他特别好,基本上有求必应。

    但现在这个情况。

    祁然拽着朋友的手臂,“走了!”

    “这就走了吗?”朋友不怀好意地笑着问:“这真的是你的好哥哥吗?”

    祁然面色涨红地看了眼宋洛的方向,见他到现在都无动于衷,气急败坏地说:“不是!”

    边拉着朋友往反方向走。

    上次聚会没能办成就已经够让他在朋友面前丢脸了。

    下次说什么,他也不会再主动给宋洛梯/子下了。

    “点这里就行。”宋洛又给江郁示范了一遍外卖软件的用法:“你们学校附近外卖这么少。”

    江郁心不在焉嗯了声,微微回头,余光瞥见那两人已经走到了电梯口,立马道:“我会了。”

    刚刚他让宋洛把手机上有的软件挨个教自己用了一遍。

    实际上这些他都会用。

    宋洛却不太相信:“真的吗?你刚刚还问了我两遍怎么选完后下单,小孩子不要不懂装懂嘛。”

    江郁:“……”

    江郁不想争辩,面无表情嗯了声。

    他刚刚肯定是有病才故意缠着宋洛。

    听他这么肯定的回答,宋洛也不再拆穿他,叛逆期的小孩儿脸皮确实比较薄。

    宋洛转过身去,才发现已经没了祁然他们的身影。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茫然地问:“人呢?”

    语气还有些遗憾。

    好不容易撞上来的好机会,还想借机和祁然说清楚。

    江郁见他有些懊恼,莫名很不舒服地低声说:“不知道。”

    宋洛这人,就这么喜欢认弟弟吗?

    江郁垂下眼握紧了手机,又一把把手机塞进口袋里,没再说话,径直往自动扶梯走。

    宋洛连忙跟上他的脚步。

    虽然失去了一个好机会,但还是干饭比较重要。

    下午回公司后,宋洛就把负责这个商场的管理喊过来开会。

    他也没想到自己就偷个懒出去逛个街还能有这么多事。

    隔了几天,商场的小领导就收到了辞退信和两张银行卡。

    银行卡十分眼熟,像极了他那天送给那个下来视察的贪心的年轻小管理。

    小领导一查,卡里正好两万块钱。

    卡的背面还贴了张小纸条。

    【:)还你,以后没有百万礼包就不要做这种事啦:(】

    小领导:……

    小领导看着极具嘲讽的两个表情,脑门突突地跳。

    合着在那儿钓/鱼执/法呢?还坑了他那么多购物卡!

    和小领导一起收到辞退信的还有服装店的蓝衣导购。

    她看着店长送过来的纸条:【:)姐姐你适合当领导,但是小庙容不下大佛:(】

    蓝衣导购不可置信:“你们没有资格开除我,我是章文的人,有什么事让章文找我!”

    章文就是小领导的名字。

    店长摇摇头,平时忍受蓝衣导购对不同客人不同态度憋了一肚子火又不能责骂,一骂她她就搬出章文来,这回章文被开除,商场老板亲自下的命令,顺手还让她送了张纸条给蓝衣导购,店长一查监控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自然也不用再给对方留什么情面。

    结算的时候连带着前几个月该扣的工资一并扣了。

    蓝衣导购再怎么闹,也没人理她了。

    临走之前,还听见店长和红衣导购说,这次她做得很好,再过一个月考核,就可以提升副店长了。

    这么一出无异于杀鸡儆猴。

    公司旗下的另外几家大型商场都开始人心惶惶,几个管理都开始自发整顿起来。

    宋洛那天是单独去的商场,也没多少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知道内情的管理也不怎么敢说,只说小宋总带着弟弟去逛街了。

    “弟弟?宋总有两个儿子吗?”

    “不知道,隔壁主管说的……说小宋总本来不是去视察的,就只是带着弟弟去逛街,顺带处理这些事,小宋总还是挺厉害的嘛。”

    “没这么离谱,小宋总本来就是去视察的,我那天去送材料听见白助理说的,而且宋总就这么一个独生子,不要瞎造谣,小心宋总爬出来半夜找你……”

    “上班时间在这里聊什么天!”宋明元刚进办公室就听见有人在那儿议论宋明国和宋洛。

    宋洛这几天干的事他也知道,不过就是忙着展示自己的能力罢了。

    倒是他们口中所说的弟弟。

    宋明元也有听其他人提起过,不过他不负责商场部分,接触不到监控录像,也不知道这些人嘴里到底有没有一句真话。

    至于弟弟,宋洛之前倒是对一个男生挺热情。

    想到这儿,宋明元冷哼了声。

    不过就是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

    但没一会儿,宋明元又黑了脸。

    宋明国一辈子没有娶妻生子,更是把宋洛这个朋友之子当成了亲儿子,但宋明元知道宋明国一直在外面有女人,只是一直到他去世也没见哪个女人跑过来说给他生了什么孩子。

    但……说不定呢?

    宋明元狠狠咬着牙。

    倒是提醒他了。

    “宋经理,项目那边的人又打电话来了,说是现在有人在那里闹事……”宋明元刚进自己办公室,助理就立马关了门说。

    宋明元本来心情就不佳,一听就更不舒服了。

    项目那边的事情没有他想得那么好解决。

    “嗯?有人闹事啊?”宋洛从饭盒里抬起头来,“宋明元的人怎么不上报。”

    白开推了推眼镜看着他不说话。

    他不说宋洛也知道,宋洛冷着脸哼哼了两声,“他不就是看我不顺眼嘛,公私不分,老宋……不是,我爹怎么就有这种兄弟的?”

    宋洛边说边戳着手机,“不像我弟弟,看看,多懂事啊……”

    昨天天江郁他们学校进行了月考,刚刚江郁他们班主任发短信通知他说要开家长会,顺便把成绩单发给了他。

    宋洛正在一边吃饭一边给江郁发短信问他家长会具体时间需要准备什么。

    宋洛得意洋洋:“我弟月考班级第十名,比上次进步了十名!”

    江郁这个进步真的非常大了。

    那就不怪前几天自己睡在公司的时候给江郁发消息他都非常冷漠地说在学习了。

    白开眼角一抽,刚想离开,就看见宋洛脸色立马垮了下来。

    低头往宋洛递出来炫耀的手机上一看。

    好弟弟:【不用】

    白开:……

    白开差点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