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爱在梦醒时分(程昱温妍) > 第四十五章餐厅
    </p>

    两个人都被宋总编的态度弄愣了,随后不满了起来,这是有火气不舍得跟自己的外甥女发,所以拿他们泄愤吗?

    “总编,我们可是接到了你的指令才过来的。”摄像是报社里的老人了,他自以为自己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自然是可以非常有理的和总编对抗了。

    “我的指令?我什么时候告诉你们的?”宋总编的火气更盛了。

    “今天上午。”摄像据实回答道。

    “我并不记得我今天上午有见到过你们。”宋总编说道。

    “是娇娇转告我们的。”一直都没有说话的灯光师忽然插嘴说了一句,他要比摄像师更有脑子一些。在旁边看了会儿,再加上之前受到的待遇,他觉得事情应该是出在宋娇身上了。

    这次的替换事件恐怕压根儿就是宋娇自己导演的一出好戏。

    灯光师恨自己一开始的时候没多想想,他当时只想到了宋娇是宋总编的外甥女却忘记了宋总编一贯的行事作风,结果被人推出来当了靶子,这可不行。

    “你们是第一天进报社工作吗?我什么时候让别人转告过你们某个采访任务?”宋总编坐上这个位置之后,基本上每一个采访任务都是亲自去布置的,就算是他没有时间,也会让自己的助手去通知,假手他人的情况是不曾发生过的。

    摄像和灯光都不再说话了,他们把宋娇想的太重要了。或许宋总编会多提携宋娇,但他不会因为一个宋娇而把自己给搭进去,又不是亲生女儿,哪里值得呢?

    “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关在这间屋子里,出去后什么都不要多说,你们收拾好东西就到外面等我下。”宋总编说道,他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不会过多的为难其他人,但该他们知道的东西也得敲打敲打。

    两个人沉默着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快速的整理好了东西就出门了,他们是都把这笔账算在了宋娇的头上,但也不敢做什么,就看以后宋总编会不会有下台的那一天吧。

    屋子里一下子就只剩下宋娇和宋总编两个人了,宋娇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舅舅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酝酿了一会儿情绪,宋娇的眼眶马上就红了起来,她弱弱的叫了声:“舅舅。”以前,她每次犯错误的时候,只要这样,舅舅的心就软了,舍不得过多的苛责她了。

    宋娇天真的以为这次的事情也是一样的。

    “你还知道我是你舅舅,看看你办的这事儿,你知不知道程昱一句话就能让我从现在的位置上消失不见?你想没想过我们报社为什么会拿到程昱的专访?”宋总编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抛了出来。

    本以为宋娇就是天真,刚走进社会的人总会有些不懂的事情,但没想到宋娇竟然不懂事到这种地步。

    宋总编现在也只以为宋娇是想要抢这个采访,没想过程昱才是她的最终目的,不然怕是这些都不会跟她说了,直接把人送走就完事儿了。

    “程总的本事是很大,但舅舅,你是报社认命的总编,他不能把你怎么样的。”宋娇天真的说道,都要把宋总编气笑了。

    “这次的专访是程昱主动送上门来的,同时还送上了一笔广告费,要求只有一个,就是从头到尾他只要温研一个人。”宋总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说出实情来,宋娇脑子里不一定还要去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呢。

    “他……他只要温研?”宋娇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砸了一下,她满心欢喜的过来,胜券在握的想着自己能够得到程昱的青睐,多余的或许还不够,但最起码程昱会对她这个人有印象。

    可到头来,一切就是一个笑话,她就是一场笑话。温研……宋娇把这两个字在心里反复的咀嚼着,第一次恨不得杀了一个人。她处心积虑都得不到的东西,为什么温研可以得到?甚至得到的还那么的轻松,是对方主动送了上来的。

    “现在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宋总编看着宋娇灰败的脸,也有些不太舍得了,但还是硬了下心的摆出一副冷脸来。再不让宋娇吃点教训、长点记性,以后还不一定闯出什么样的大祸来呢。

    宋娇摇头,她想马上从这里消失,就当作自己从未来过这里。

    “走吧。”宋总编说道,率先离开了会议室,宋娇低着头跟在他后面,一言不发,咬着嘴唇,把受到的所有的侮辱都算到了温研的头上,心想着如果不是温研,她根本不用遭受今天的一切,却不去想自取其辱这件事。

    唐雨珊把事情跟程昱汇报了一下,程昱点点头,没多说,但还是打算给宋总编一个教训,把这次的专访退后一段时间,

    “妍妍,这次的专访对你来说重要吗?”程昱刚想要推迟专访、忽然就想到了温研,把到嘴的话收了回去,改成了一句询问。

    “还行吧,我主做的并不是任务访谈而是社会新闻。”所以啊,程总,有什么黑暗的时间快点给我透露一点。

    “那这次的访谈就先推迟,下个月再说。”程昱说道,他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但也会留有一定的余地。

    “我知道了。”唐雨珊恭敬的应了下来,在离开程昱办公室前,问了句:“那晚上的计划呢?”

    “照常进行。”程昱头也不抬的说道,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了字。

    搞定所有的工作,看了下股市停盘之前的走向,程昱才对等的不耐烦了的温研发出了邀请,“晚上一起吃饭?”用的是询问的语气,可那表情却是不允许拒绝的。

    蹭饭这事儿,温研是不会错过的。跟着程昱走有肉吃这句话是亘久不变的真理。

    而且,这三天时间下来,温研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和程昱试着做做朋友。他们也算是陪着对方经历过黑暗的时光的小伙伴了,爱情这条路走不通,总还有友情这另外一条路可走。

    “好。”

    温研本来以为这就是很普通的一顿晚饭,唯一特别的地方可能就是他们去的店会比较贵。

    可走进餐厅之后,温研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儿。虽说这家餐厅每日都是限制客人人数的,平常人也不太多,但除了他们之外没有客人这就不太对了吧?整个餐厅就像是要倒闭了一样,所有的桌子都撤走了,就只在正中间留下了一个。

    温研的第一想法就是调头跑掉,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绝对很恐怖。

    “程昱,这里今天是不营业的吧,我们换个地方。”说着,温研就转身朝向了大门口。

    “今天这里是不营业,但那是对其他人来说,对我们,它照常营业。”温研没有逃跑成功,程昱轻轻松松的就把她的身子转了过来,让她正视眼前的一切。

    “为什么?”温研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特别的蠢,答案都已经放到她的眼前了,她竟然还需要询问。

    “因为我把这里包下来了,今天你是这里的公主。”程昱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温研的眼睛瞬间睁的大大的,她好像是被人窥探到了内心最隐秘的东西一样,她诧异不已的看着程昱。

    是巧合吗?还是他看到了什么……

    温研和文字的缘分比较悠久了,在母亲离开之后,她再也没有可以诉说的对象了。文字就成为了她最好的发泄渠道,如果没有那一篇篇日志,温研可能早就变成了一个心理有问题的少女了。

    在那本日志上,温研写下了很多隐秘的小心思,其中就有过关于“公主”的小畅想。而很不幸的是,那本记录了温研隐秘的青春和心事的日志本丢失了,更准确一点的说是五年前的慌乱中被温研遗忘在了原本的住处。

    那会儿,温研特别的一根筋儿,满脑子、满心装的都是“逃跑”这件事儿,哪里还顾得上把那小本带走。

    温研现在只能祈祷那小本并没有落到程昱的手中,不然她现在就可以去撞墙自尽了。

    “那个,我一个灰姑娘,不太适合这种变公主的套路。”这意思就还是想跑。

    可送到嘴边的肥肉,程昱会让她跑了才怪。早就料到了温研可能会有的所有的反应,所以,程昱早早的就和餐厅的主管打好了招呼,等他们一进来就把门从外面锁好。

    除非温研在这五年的时间里学会了穿墙术,不然她今天是肯定跑不掉的了。

    “我说你适合就行了。”程昱不由温研再说任何废话,直接拽着人来到了餐桌旁,把人按在椅子上的同时在温研的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你再动,我是不介意直接给你绑在椅子上的。”

    “你这是非法禁锢吧?我可以告你的。”温研伸出了自己的小爪子,在最后一刻还想着再反抗一下下。

    “你大学学的是法律吧?怎么总想着要告我?”之前牵牵手就要告他性骚扰的,程昱还真想要让温研明白明白那三个字的真正的含义。

    “因为你总做违法犯罪的事情。”

    “哦?可是刚才无数的人看到你自愿跟我走进来的,你现在报警,有用吗?”谈法律是吗?这方面,程昱可没在怕的。

    优雅的坐到了温研的面前,看着她懊悔的样子,程昱还不忘再落井下石一下:“之前是不是没告诉你,我修过法律,法学学士是我的第二学位。”

    “不是说吃完饭吗?菜呢?”温研第无数次的感觉到败下阵来的苦闷,现在唯有食物能够解救她了。

    “等下就上来了。”后厨应该是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他们两个人入座呢。

    美女小说 ""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