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爱在梦醒时分(程昱温妍) > 第一百九十五章入侵者
    </p>

    林大的话依旧没有让温妍放心,麦子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能把她压制主动男人并不多,刚才的那个樊博维似乎是其中一个。

    温妍倒不是怕樊博维把麦子怎么样,她更担心樊博维会被麦子欺负了。

    回到家里,温妍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程昱,然后问道:“你认识樊博维吗?”

    “消失了一晚上,你一回家就问我有关别的男人的事情而不是投入我的怀抱,你觉得这是对的吗?”程昱倾身向前,他摸着下巴问道。

    程昱没想到温妍会知道樊博维,樊博维不是要保持自己神秘的身份吗?他现在又是要干嘛?

    “是我先提问的,你先回答。”温妍急的很,没空和程昱瞎扯。

    虽说程昱没有真的生气,就是想要逗逗温妍,但被温妍这般怼了之后,他还是不太高兴了,而这笔账则是被记到了樊博维的头上。

    “认识,但不熟。”两个人就好像是周瑜和诸葛亮的关系,虽说不至于非要你死我活的,但私下的接触也不是很多。两家公司的发展方向也是不一样的,他们的接触也就限于偶尔的应酬环节了。

    “他是个好人还是坏人?”光靠简熠的话,温妍还是没办法对樊博维有一个客观的了解和判断。

    亲人之间的了解和真相是有区别的,就像是没有一个父母会愿意承认自己的孩子是反社会人格一样。

    “如果是绝对的好人,在这个圈子是混不开的。”程昱说道,就连他身上都是有过灰色的地带。

    “完蛋了,麦子被他带走了。”温妍的上半身都趴在了桌子上,她后悔自己的袖手旁观了,她应该在麦子“被绑架”的第一时刻就冲上去保护她的。

    程昱的眉毛向上挑了一下,“麦子和樊博维认识?”这倒是程昱不曾想到的事情。突然之间,程昱也有了八卦的欲望,但现在他更加担心自家的私有财产。

    桌子太硬了,温妍就这么趴着,对身体的某个部位的再次发育不太有利啊!

    “好像是,我也不太清楚,刚我们吃饭呢,樊博维忽然就把麦子拉走了,到现在我都还没联系上麦子,有点担心。”

    “樊博维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好人,但是杀人之类的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的,所以你可以放心了,麦子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那。”程昱很理性的分析道。

    “谢谢你哦。”然后温妍并没有被安慰道,她怎么觉得更加的担心了呢。

    温妍一晚上都在试图联系麦子都失败了,她还给李悦打过电话,最后证实麦子一夜都没有回去。

    第二天早上报社有例会,温妍必须出席,只好把寻找麦子的事情往后放,但临和程昱分开之前,她还是给了他一个警告。

    “如果麦子没有安全的回来,我一定要你好看。”

    “人又不是我带走的,为什么是我倒霉?”程昱觉得这中间的逻辑是完全不通的。

    “不知道,反正就是要你好看。”温妍很不讲理的甩下这句话之后就上楼去了。

    程昱则是承担了找人的重任,而樊氏集团的熟人给的回复则是,他们的老大也丢了,没有人知道一向提前半个小时上班的樊博维为什么会迟到?

    樊氏集团的上上下下已经开始人心浮动了,他们都怕樊博维出事了,集团要群龙无首了。

    程昱则是觉得特别的有趣了,他在无意之中好像是掌握了樊博维的一个小秘密啊!

    发已知的信息发给了温妍,程昱也开始了新一周的忙碌。

    报社里,因为温妍这一总编的随性,每次开会的时候也没有特别正式的感觉,而且他们的会议内容也不涉及钱什么的,主要就是针对下一阶段的选题进行讨论而已。

    “这次养老院的新闻很成功,我希望我们可以多关注社会问题,这方面还需要王记者多费心,至于马上就要开辟的时尚专栏则是交由文旭负责……”在会议之初,温妍先把一些人事上的变动安排了下去,其实就是让大家明白王记者和文旭作为元老级的人物在报社里是有一定地位的。

    某些新来的人不要太过分,觉得自己最大。

    “喂,你谁啊,你不能进去!”就在一个记者汇报自己的选题方向时,李悦很急切的声音在会议室外响了起来。

    汇报的记者停了下来和大家一起往外面张望着。

    会议室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很多人都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温妍所在的方向看去。

    温妍脸色不变的坐在她的老板椅上微微的左右晃着,大家都在心里感叹着,总编不愧是总编,就是有大将风范,哪怕是在这种未知的可能会发生危险的情况下,温妍都还是能够做到纹风不动。

    “哪一个是温妍?”闯进来的瘦小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把刀,他灰头土脸的,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甚至还在散发着异味。

    距离他最近的李悦的胳膊上则是有一道被划伤的痕迹,几滴血珠在她白色的衣服上更加的明显。

    几个胆小的女生已经害怕的往男生身后躲了,王记者则是偷偷的报了警。

    现在最冷静的人可能就是王记者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事儿不简单,但怎么个不简单法儿他也说不准,现在也不是深究这件事的时候,他得先帮着大家脱险才可以。

    “我是。”温妍主动站了起来,心里则是一直在骂,她则是又遇上了什么神经病,竟然直接闯到这里来找她。

    她的身上是有某种特殊的磁石吗?专门用来吸引神经病的那种。

    “你个臭婊子,你要害死老子了,既然你不让我活,那就大家一起死吧,谁都别活了。

    男人举着刀就往前冲,王记者和尤克抓住机会一起拦住了他。

    尤克本就是王记者亲自带的徒弟,不然上次那么好的新闻轮也是轮不到尤克的身上的。

    师生间的情意还是培养出了不小的默契的,王记者底盘稳、体重大,他冲过去抱住了男人的腰,尤克则是握住了男人的手腕,想要把刀从他的手里抢下来。

    不愧是一群记者的聚集地,在最初的害怕感消失之后,大家纷纷拿出了自己的相机、录音笔开始进行拍摄。这么好的新闻素材,不录下来可惜了。

    他们都还没认识到这可是在自家的大本营啊!大本营被人闯了可不是什么令人颜面有关的事情。

    “放开我!”男人大声的喊着,但他这段时间一直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力气也不够大,一个对两个的完全没有优势,很快的就败下阵来了。

    尤克把刀子夺下来之后就推到了距离男人比较远的地方,他手里没有武器了也就没有人还会害怕他了,另外一名摄影师冲了过来捡漏,帮着王记者一起制住了男人。

    “你们放开我,混蛋,我要杀了你们,放开!”闯入的男子不停的大声喊着。

    “快拿绳子,绑起来,快快快。”文旭反应过来之后急忙和几名女性员工开始找东西了。

    最后还是几名男性员工贡献出了自己的皮带,把两个连在一起当成绳子,把男人绑在了一把椅子上。

    “喂,我们聊两句。”温妍的胆子是不小,她竟然主动的坐到了男人的对面,还一副我们来谈谈心的样子。

    “臭婊子,杀了你、杀了你……”男人看着温妍,似乎只会说着一句话了。

    “你先回答我个问题呗,我是哪里得罪的你,让你这么恨我?”就算是死,温妍也要死个明明白白的。

    “如果你不是做了那个养老院的报道,我现在应该还是那儿的负责人,每天数钱数到手软,何至于落到如今的地步,都不如街道上的一只老鼠。”负责人说完又开始咒骂了起来。

    温妍想到自己在给报道做校正的时候,程昱在她旁边说过一句话,恶人就是恶人,他们最会的就是把责任推给别人,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做错事情的那个。

    这句话在养老人的这一负责人身上得到了完美的呈现。

    温妍不懂很有毅力、也很聪明的一个人,为什么非要去做恶呢?

    武警匆匆赶来准备解救十几号人质的时候却发现他们这次的速度好像是慢了一些,现在需要他们解救的怕是那个入侵者了,他被一群记者围在了中间,这群人很有秩序的一个接一个的提问着,几乎要把负责人的生平都问出来了。

    武警在旁边看着都心疼那个负责人了,他们还是第一次对一名罪犯生出了怜悯的心情来,同时他们也默默的提醒了自己一下,他们以后绝对不要落入一群记者手中。

    “好了,请各位让让,我们要把犯人带走了。”武警在旁边看了会儿热闹,觉得差不多了就站了出来。

    记者们都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文旭作为一个小领导,她当了一把出头鸟,“警察哥哥,你们能不能再给我们五分钟的时间,我们还有几个问题呢,拜托了。”温妍卖萌的样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抵挡的住的。

    武警也是,他黝黑的脸上多了一抹可疑的颜色,然后轻了下嗓子,说道:“就五分钟。”

    “好的好的,谢谢你,你真的是太好了。”文旭一边帮着大家拖住武警,以免他们会反悔,一边还给大家做着手势,让他们抓紧时间赶紧提问。

    温妍则是站在一圈人之外听着记者们有条理的提问,看着养老院负责人的癫狂,忽然有了种局外人的感觉。

    五分钟之后,武警打开了皮带准备把人送走,但养老院负责人却像是得到癫狂者一样,一下子就摆脱了武警的约束。

    美女小说 "" 微信号,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