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爱在梦醒时分(程昱温妍) > 第二百六十二章破碎的梦
    </p>

    “青青,你今天真漂亮。”新娘休息室里,各种夸赞声和赞美声此起彼伏的,程青青总是会客气的回以一个微笑,但那笑意完全没有深入到内心深处。

    出嫁,本该是一个女孩儿一生中最幸福的、最充满期待的一天,她的身边应该围绕着所有她爱的、爱她的人。

    可是,看着这一群人虚伪的笑容,程青青忽然就觉得没意思极了。

    之前的十几年人生里,程青青都是以抢夺程昱喜好的东西为人生目标的,她现在似乎取得了胜利。

    忽然间,程青青就失去了方向,很多事情都觉得没意思了。

    包括这场婚礼,她极尽奢华,程家人却一个都没有来,她的幸福都没处展示了,等下嫁不嫁人好像都没什么必要了。

    “快到时间了,要不要再补下妆?”女儿出嫁,最不舍的就是母亲。凌静把休息室的其他人都请了出去,亲自帮程青青整理着头纱。

    站在程青青的身后,凌静仿佛看到了三十年前的自己,当时她也是身穿白纱的坐在新娘的休息室里,等待着吉时的到来。

    不同的是,凌静的眼睛里要比程青青多上几许的期待。

    “不用了,这样挺好。”程青青的语气之中都透露着懒洋洋的气息,仿佛接下来的婚礼并不是以她为主角的,她只是来观礼的一样。

    “青青,你真的想嫁给杨舒吗?”第一次,凌静在乎的是程青青心里的声音而不是他选择的男人的身世背景。

    直到行礼之前几分钟,凌静才开始反思自己做的对不对,她一直让程青青为了争权夺利做一些必要的牺牲,而这一刻母爱开始觉醒,她竟然想把自己之前的一些教育方式推翻重来。

    程青青无所谓的反问道:“重要吗?”

    临门一脚的时候问她想不想结婚,她就是说不想,这场婚礼还有结束的可能吗?

    就算是凌静母爱大爆发,愿意不顾利息的去阻止这场注定了不幸的婚姻,程青青都不同意,她不会让自己沦为笑柄的。

    凌静愣住了,刚好有人来敲门提醒程青青时间到了。

    程青青站起身来,对着镜子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喜悦的微笑。她忽然想起之前樊博维说过的一句话,他们这群人都是戏子,她也不例外。

    门口,凌家老大身穿黑色燕尾服的等着程青青。

    虽然收到了邀请,程松依旧拒绝出席,新娘父亲的工作只能换成舅舅来做。

    程青青对这样的结果是早有准备的,但这一刻还是忍不住的伤心了一下。原来,程松说的不再是父女的话果然是发自真心的,他从头到尾就没把自己放在他心上的位置过,不然也不会连这一场合都不出席。

    站在礼堂的小门处,看着里面的高朋满座,程青青挺起了胸膛,这是她最风光无限的一天,才不会让程家那群恶心的人坏了她的好心情呢。

    婚礼的伴奏音乐响起,所有人都看向门口,等着程青青缓缓的从门那头走进来,杨舒更是期待的不行。

    杨舒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圈子里也算是少有的痴情的奇葩了,他的朋友们都不明白他怎么就非程青青不可了。那可是一个会让杨舒日后满头发绿的女人啊!

    小门被花童拉开,程青青刚抬起一只脚往外迈,一群人呼天抢地的就从另外一个门涌了进来。

    他们非常有组织性的占据了红毯,程青青想走都走不出来。

    这群人的业务能力还是非常不错的,一到位就“啪”的跪下了,那声音无比的响,听得在场的人的膝盖都是一疼,还有人下意识的就伸手就去摸自己的膝盖了。

    “老太太啊,你走了我们可怎么办啊!”一群人负责哭、另外一群人则负责喊话。

    热闹的婚礼现场一下子就变得更加的热闹了,原本的柔美的音乐声已经被覆盖了,只剩下一群人嚎啕大哭的声音,这群人还都披麻戴孝的。

    一身白衣倒也和新娘子的衣服有些搭。

    程青青气的脸色铁青,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程昱在捣鬼,她就知道程昱不会安安静静的,那就是一个小人。可是程青青没想到程昱会损成这个样子,他憋了这么多天就是在等这一刻吧?

    程昱还真是知道要如何毁掉一个人的一生。

    “我的电话呢?”程青青已经没有心思结婚了,她现在就要马上找到程昱。

    “冷静点儿。”凌家老大低声说道,他们现在做什么都是错。很好的一盘棋都是被程青青自己打坏的,怨不得别人。

    不过,凌家老大也挺佩服程昱的,他能把一口气忍到现在才发出来。

    “这让我怎么忍?”程青青手中的捧花都快要变形了。

    不用程青青找,程昱自己就出现在了宴会现场,他双手恭敬的捧着程老太太的骨灰盒,雷俊则是捧着程老太太的遗像走在程昱的身边,两个人都穿着一身黑、还带着孝,表情肃穆。

    不少人都偷偷的往后缩了一下,似乎是不想让程昱注意到自己的存在,他们明白程昱这是在跟程青青开战了。

    程庆庆是唯一一个出现在这里的程家人,这一刻她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她对程昱的讨厌好像散去了一些,这一次她站程昱。

    “大姐,我和奶奶来送你出嫁。”程昱走到程青青面前说道,他一脸挑衅的表情。

    全世界都知道程昱是来挑事儿的,程青青却没想到他还能够如此理所当然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在这一点上她确实输给程昱了。

    “程昱,你太过分了!”程青青压着声音说道。他们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可大多都是不怀好意的,程青青再愤怒也只得先把声音压下来。

    “怎么?我和奶奶连来参加你的婚礼的权利都没有了?”程昱故意曲解着程青青的意思,他还特意提高了音量,想要周围的人都听见他说的话。

    “你……”程青青被怼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程昱也没打算给程青青机会翻盘,他今天就打算一次性的把她解决了。

    “也对,我们是没有什么资格过来,毕竟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人。”程昱说着说着,竟然笑了。

    程昱的微笑让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大事不好了,好多人都屏住了呼吸,总觉得要有大事情发生了。

    雷俊给哭丧的人打了个手势,这是他们之前就说好了的,哭丧的人十分专业,马上就收声了,宴会现场又安静了下来,静的让人发慌。

    杨舒绕过人群,好不容易的来到了程青青的身边,他想要来打个圆场。

    今天是一个好日子,不该就此毁掉。

    程昱因为什么而生气,杨舒也明白,换成谁都不可能不气,程青青那件事儿做的实在是不太地道。

    可是,杨舒开口之前,程昱先说了一句话,惊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我十二岁进程家,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一张漂亮的脸蛋,吐出来的却是野种这两个伤人的字眼。”

    几百年前的事情了,程青青早就没有记忆了,她这些年都不知道叫程昱野种叫了多少次了,没想到他会在今天一起算账。

    “就这事儿?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心眼儿太小了点吧?”程青青反唇相讥道。

    “这事儿挺重要的,因为我要把这两个字送还给你了。”说着,程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

    “这是你和爸的亲子鉴定书,还有我和你的、我和爸的,这些足以证明你和我们没有亲缘关系。”程昱扔下这句话,在场的人都想要迅速溜走了,他们好像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啊!

    大家都怕知道得多了会被灭口。

    虽然好奇的很,但大家还是不愿意用生命去冒险、换取一条八卦回来。

    “程昱,这招太low了吧?”程青青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她活了二十几年都是程家的大小姐,怎么忽然之间,就一秒两秒的,程昱上下嘴皮子一碰,她就变成了一个和程家完全无关的人,凭什么?

    “你如果不相信,我们可以去你指定的任何一家鉴定中心重新做鉴定。不过,如果我是你,我会先问问自己的母亲,她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事实的真相。”

    程昱的一句话非常成功的把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凌静,凌静再怎么故作镇定,眼睛中的心虚还是没能隐藏得住。

    这是凌静一生之中最大的一个谎言,也是最不能够被揭穿的谎言。

    只一眼,程青青就明白了,程昱并没有撒谎。她险些就站不稳了,真相还真是够讽刺的。可心里明白是一回事儿,程青青却还是不能认下这个事实。

    做惯了公主,没有人会愿意回到贫民窟里去生活。程青青已经高高在上了将近三十年,她是没有办法低下头去生活的。

    “别以为你胡说八道了几句,演的逼真了,我就会相信你的鬼话。程昱,你就这么恨我,见不得我幸福吗?”程青青镇定的反问道。

    凌静真心觉得程青青比自己强太大了,她刚才慌的差点就要当场承认了。还好,程青青撑住了,她也快速的恢复了镇定,依旧骄傲的仰着脖子。

    “如果不是你在奶奶葬礼上的精彩表演,我原本是打算把这个秘密藏一辈子的。”

    “虚伪。”程青青不信的说道,她觉得程昱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在今天摧毁她呢。可惜,她没那么脆弱、也没那么不堪一击。

    “随便你信不信,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以姐弟的身份站在这里了,祝你幸福。”程昱的最后四个字咬的很重,他的意思不言自明。

    添加 "xwu799"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