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爱在梦醒时分(程昱温妍) > 第三百零五章沈佳莘的秘密
    </p>

    贺其飞低下头没说话,隔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知道那个房间是谁用的,但我不能告诉你。”

    “好。”程昱点点头,并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但他还是做出了一个非常善良的举动:“如果你认识那个包间里的人,希望你能提醒他离沈佳莘远一点。”

    “谢谢。”贺其飞诚恳的说道,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笑了。

    程昱忽然觉得有贺其飞做自己的情敌也不是一件很差劲的事情。

    温妍忧伤的叹了口气,瞬间觉得自己才是一个局外人,程昱和贺其飞之间刚刚升起了一种奇怪的默契感,一度让温妍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先走一步才是。

    “你和其飞在打什么哑谜吗?”上车之后,温妍开口问道,她对这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心。

    “没有。”程昱发动着车子说道,在温妍表示反对之前,他抢先了一步继续说道:“我们都懂彼此的意思,所以算不上是哑谜。”

    “你这是在混淆概念。”温妍抗议道,她一个文字工作者在文字游戏上被玩了一次,丢人到家了。

    “和沈家有些关系,我也不太确定就是个猜测,如果29号包厢里的人贺其飞在意的人,他还是去提个醒儿的好。”程昱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带着温妍去了一家路边摊吃烧烤。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温妍趴在窗户上,满意且开心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饱?”她的肚子确实还处在饥饿的状态下。

    “我就是知道。”程昱宠溺的捏了下温妍的鼻子。他刚才走进包房后先看了下桌子,食材都挺精致的,但数量不够,就算是把整张桌子上的食物都加在一起,也是不够温妍填饱肚子的。

    那一瞬间,程昱是满足的,温妍只会在他面前暴露出自己“饕餮”的本性这一点让程昱十分的骄傲。

    陪着温妍吃东西的时候,程昱的手机响了,是程松打过来的。

    程松已经在机场了,他或许是意识到了程昱的难处,他怕自己再给程昱增添负担,竟是选择了离开。

    本来是想要不告而别的,但程松没舍得的,他和程昱之间的关系好不容易的缓和了一些,程松不愿意让自己的一个错误的决定破坏掉眼下的一切。

    “先回去也好,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了,我和温妍一起过去接你。”程昱在听完程松的话之后沉默了好一阵,他抬头看了下正叼着鸡爪子的温妍,有种想把温妍和程松一起打包送出去的冲动。

    或许,暂时的远离眼下的一切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小昱……”

    “爸,我和妍妍来不及去送你了,你路上多保重,到了就给我打电话。”程松的语气让程昱感觉到很不舒服,他头一次主动的叫了一声爸,就是想让程松不要胡思乱想。

    结婚的那一天,程昱是希望程松可以在场的。

    “叔叔不是在医院吗?”温妍疑惑的问道,说完也没忘记继续吃,拿起了一串鸡翅继续吃着。

    “出院了,现在在机场。”程昱说道,毫不意外的看到温妍被吓到,呛得咳嗽了起来。

    温妍咳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叔叔的身体能行吗?”

    “妍妍,虽然我爸的年纪是有些大了,但你说这句话还是会伤害到他的。”没有预兆就开车的程昱完全没想过程松是自己的父亲。

    温妍的心中闪过无数的词句,最后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她已经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句来形容程昱此时的无耻了。

    低下头,温妍觉得自己还是默默的吃东西比较好。

    程昱好心情的擦去温妍脸上的酱,“老头子现在离开一段时间也好,程青青虽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但怎么都是他名义上的第一个孩子,他也程青青也是投入过感情的。”

    所以,程青青出嫁的时候,程松虽然没有出席却在婚礼的前一天和杨董事长一起吃了顿饭。

    程青青只看到了别人对她的不好,没有去想过那场婚礼还能够继续的原因。

    后面发生的事情,程松也是伤心的吧?到底是不愿意看见自己爱过的孩子身陷囹圄,他又没有办法让她躲过这次的灾难。除了逃离,好像也没有其他的更好的解决的办法了。

    程松乘上飞机的时候也是程青青托人到程家来传话的时候,传话的人扑了个空儿,心里还挺庆幸的。

    五天后,程昱才得知程青青曾托人来找程松的这件事,他想了想,还是选择来到了看守所。

    温妍坐在车子里,不太放心的问道:“你确定你一个人是ok的?不需要我陪吗?”她倒不是怕程昱被人怎么样,她主要是怕程青青又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把程昱气到,看守所不好砸的。

    “又不是什么好地方,进去干嘛,在车子里等我。”程昱难得严肃的说了一句,如果不是临出门前温妍露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让程昱实在是无法拒绝,他压根儿就不会带温妍过来。

    “我担心你啊!”温妍理所当然的样子让程昱的心一暖。

    温妍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她这一周都特别的乖,不论程昱说什么都听,甚至都没去机场送贺其飞离开。

    弄的程昱反倒不舒服了起来,他好似习惯了温妍和他对着干的生活,温妍一下子转变了过来,程昱开始心慌了。

    好几次,程昱都忍不住的想温妍是不是又在计划什么新的“逃离游戏”。

    “乖,等着我。”程昱倾身向前吻了下温妍的唇,软软的、甜甜的。

    坐着等程青青的时候,程昱忽然笑了一下,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在这里看到程青青,甚至他现在还挺心平气和的,都没有撕了程青青的意思。

    到了这会儿,想想程青青最近经历的事情,程昱开始有些同情她了。

    程青青从未穿过廉价的布料做成的衣服,这些天穿着这里的衣服,她浑身都不舒服,还起了不少的疹子,但并没有人会在意她、关心她了。

    杨舒唯一一次过来还是来给她送离婚协议书的。那一刻,程青青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什么。

    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程青青就越不甘心,她把一切都归结到了程昱身上。如果没有过他的存在,她也不会沦落到这一地步。所以,那就一起下地狱吧!

    “找我有事?”程昱冷着声音问道,程青青已经在他对面坐下了许久,可是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对待程青青,程昱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

    “你能让杨舒不和我离婚吗?”程青青问道,只要程昱愿意用生意对杨家施压,她就一定可以保住自己的婚姻。

    这次的事情虽然会让程青青在监狱里待上一段时间,但程青青希望自己出去的时候还可以挂着“杨太太”的头衔,不然她以后要如何生存呢?

    程青青也在给程昱机会,如果他愿意帮自己一次,她也会好心的提示程昱接下来要遇到的危险。

    “程青青,你觉得男人能接受女人给他戴绿帽子的事儿吗?”程昱并没有直接拒绝程青青,但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你不肯帮帮我吗?”程青青的眼神变得绝望而凌厉。

    “如果你没绑架爸,我会帮你的。”程昱来不过是表态的,他希望程青青可以好自为之,他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再添油加醋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程昱,如果你不帮我,你是会后悔的。”程青青威胁道,颇有几分黔驴技穷的意思,更是有种无奈下的孤注一掷。

    程昱笑了下,很是不在意的说道,“你是指在告诉公路边埋伏的那几个小混混吗?不好意思,他们还真就伤不到我。”

    这一次来访并不是程青青在给程昱机会,而是程昱在做最后一次的试探和让步。

    既然想让他死于飞车党抢劫的事情和程青青有关,他也就不需要再顾及什么程松对程青青的那一点点的同情和曾有过的亲情了。

    程青青惊悚的看着程昱的身姿在自己的面前变得挺拔,程昱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吗?竟然已经知道了……

    “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你。”程昱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风平浪静的,什么都没有发生。温妍永远都不曾知道,在他们开车回家前的五分钟,这条道路上曾有几个人被打的鼻青脸肿、哭爹喊娘的。

    有些人就是欠教训。

    陈佳婉几日都没有等到程昱的一个电话或者是探视,她几次想要打电话都忍住了,她怕自己太主动了会引起程昱的反感。

    可一连等了这么多天,陈佳婉觉得自己还是主动出击的好,她天天看着程昱携手温妍出席各种场合的新闻,心也是够塞的。

    本以为两个人的情意会让程昱多少关心下她,结果等来等去也只等到了程昱秀恩爱的新闻,陈佳婉能开心才怪。

    为了吸引程昱,陈佳婉彻底的豁出去了,她把小斑马穿的棉袄都脱掉,抱着小斑马到小区的公园里走了一圈儿又一圈儿,还收集了一些雪放到了盆里面。

    “小斑马,对不起,妈妈发誓以后都不会这么对你了,今天就委屈你了。”陈佳婉看着一脸无辜的小斑马,她吸吮着自己的手指头,小脸红扑扑的,甚至有些开心的看着陈佳婉。

    妈妈从来都没有抱过她这么长时间呢。

    “啊啊!”小斑马发出愉快的声音,陈佳婉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舍得了。

    可是,只是犹豫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陈佳婉就闭上眼睛、狠着心的把小斑马放到了装满了雪的盆里面。

    陈佳婉的手刚接触到雪都感觉到了透心凉的意思,可她还是没有把小斑马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