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穿越小说 > 附身吕布 > 第四章 西凉乱
    全本小说网 www.txtquan.com,最快更新附身吕布最新章节!

    两颗鲜血淋漓的人头被人挂在城楼之上,始终不肯离开的马铁在人头被挂在城墙上的那一刻,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委顿下来。

    “我去将这小子的人头,一起割下来!”城楼上,看着萎顿在地的马铁,阎行眼中闪过一抹狰狞的笑意:“很快,我便要让他马家父子在地府团聚!”

    韩遂没有理会阎行出城,马腾一死,他也松了口气,扭头看向身边的成公英,微笑道:“马腾一死,其治下必然陷入混乱,我们安排在陇右的人,也差不多可以动手了,马超骁勇,颇得羌人信任,定不能让他活着离开陇右!”

    成公英点头道:“主公放心,梁兴将军已经买通了马腾麾下一员将领,此时梁兴将军的部队,怕是已经攻破陇右了,马超一死,西凉将再无掣肘,届时主公可雄霸西凉,威逼关中,进可雄视天下,坐看关东诸侯争锋,退亦可自保,割地称王。”

    “哈哈,大事未定,先等我们杀掉马超再说。”韩遂抚须大笑道。

    此时阎行已经从西门杀出,数百名西凉铁骑带着萧杀的气息,如同一股洪流般杀向马铁所在的南门。

    “少将军快走!”几名亲卫面色大变,急忙将马铁扶上战马,只是这片刻功夫,阎行已经带着人马掩杀上来。

    “马家小儿,哪里去!”阎行得意的大笑一声,手中银枪连闪,将冲上来的骑兵一一挑杀。

    “狗贼,我跟你拼了!”马铁眼见无法逃生,稚嫩的脸上闪过一抹决绝,挥舞着马刀毫不退避的迎向阎行,稚嫩的令人心疼的脸颊上,带着一抹狰狞的杀机。

    “就凭你!?”看到马铁的样子,不知为何,阎行突然响起当日那张狂无比的马超,那一仗,若非韩遂和马腾及时现身,再打下去,他非输不可,每当想到这里,心中就有股难言的憋屈和恐慌,目光也变得狰狞,手中的银枪毫不犹豫的向马铁的胸膛刺去。

    “吼~”马铁身负箭伤,骨子里的血勇却被激发出来,咆哮一声,马刀辟出一股惨烈的杀伐之气,竟将阎行势在必得的一枪荡开。

    阎行胸口一滞,握枪的双臂,竟然生出一股酸麻的感觉,心中惊骇之余,杀机更胜,今日,绝不能让这马家幼子活着离开。

    金城城头之上,韩遂皱眉看着阎行数百骑迟迟不能将马铁的数十骑拿下,有些不快,身旁观望着战事的成公英面色却是不禁一变,突然出声道:“主公,快,鸣金收兵!”

    “嗯?”韩遂闻言不解,扭头看去,却见成公英惊恐的看向远方,连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见天地相接之处,一条黑线正在不断变粗,渐渐出现一支骑兵的轮廓,一面马字大旗迎风招展。

    “马超,他怎么会在这里!?”韩遂面色大变,连忙下令鸣金。

    城下,阎行的长枪再一次被马铁荡开,但马铁明显已经不支,阎行正要一鼓作气,将这马家余孽斩于刀下,城楼上突然传来鸣金之声,周围的西凉军顿时潮水般退去。

    怎么回事!?

    阎行不甘的向城楼看去,却见韩遂正站在城楼上,焦急的看向远方,同时,随着周围的西凉军退去,阎行也感觉到不对,地面正在剧烈的颤抖,这绝不是几百个西凉军能够产生的震动,面色顿时一变,却见远处,一支骑兵犹如奔腾的洪流一般朝着这边冲来。

    “大哥!”马铁看到了骑军的旗帜,喜极而泣,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

    “混账!”阎行怒骂一声,反手将手中银枪刺向马铁,就算杀不了马超,也要先将马铁杀掉。

    “咻~”

    “贼子狗胆!”破空声伴随着一声厉喝,一枚投枪朝着阎行当头射来,阎行面色一变,只能将枪一转,把投枪挑飞。

    “咻咻咻~”

    不等阎行撤走,又是三支投枪先后射出,将阎行的退路尽数封死,阎行枪出如龙,顷刻间,将三支投枪尽数击飞,一声爆喝在耳边如惊雷般炸响,却是马超已经在这片刻功夫,飞马而至,一眼便看到挂在城头上的马腾和马休的人头。

    “马超!”阎行脸上露出一抹狰狞,深知到了拼命的时候了,想也不想,将银枪一转,刺向马超胸腹。

    “大哥,他们害死了父亲和二哥!”马铁趴在马上,凄厉的吼道。

    “狗贼,受死!”马超怒发冲冠,手中的银枪化作一道道闪电,如同毒龙般刺向阎行的咽喉。

    铛铛铛~

    只是一瞬间,两人便交手二十余合,阎行面色微微发沉,这马超,似乎又强出不少,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阎行都有种无法跟上的感觉。

    马超双目渐渐泛起一抹血光,父亲的死,兄弟的死,马铁的伤,胸中的怒气仿佛要将整个身体撑裂一般,银枪刺破虚空,甚至带起一道道恐怖的残影,身体的潜力在怒气的激发之下,被彻底激发出来,汇聚成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朝着阎行落下。

    一开始,阎行还能与马超互有攻防,但到了后来,却只能勉力阻挡,身上的铠甲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几个血淋淋的裂口,战马也被马超坐下的汗血宝马咬的血肉模糊。

    “岳父,救我!”一枪将马超的银枪荡开,恐惧的感觉突然在胸中升起,阎行突然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哀嚎,马超的凶残和仇恨,让他感觉到一股浓浓的绝望。

    “给我死!”马超突然发出一声爆喝,手中的狼牙枪在空中划过一道奇异的弧线,击碎了阎行的防御,冰冷的枪锋狠狠地撕裂阎行的肌肤,搅碎喉骨,将阎行的脖子整个洞穿,紧跟着用力一绞,残忍的将阎行的头颅生生给拽下来。

    “韩遂老儿,出来受死!”一把拎起阎行的头颅,马超豁然抬头,狰狞的看向韩遂,一股凶戾之气扑面而来,令金城守军变色。

    勇冠三军的西凉骁将,在此之前,隐隐有西凉第一猛将之称,如今,却被马超在金城之下,当着金城三军将士的面,生生的虐杀,此刻马超一双腥红的眸子瞪过来,凶残的气息,哪怕有着城墙的阻隔,依旧让金城守军心中发颤。

    韩遂面色铁青的看着城下的马超,深吸了一口气,压住之前突然涌来的窒息感,寒声道:“此子不除,西凉永无宁日!”

    成公英看着城下的马超,默默地点了点头。

    “少将军,我军并无攻城利器,此刻攻城,于我军颇为不利!”庞德策马上前,在马超耳边道:“而且三公子伤重,我等当先回陇右,集结重兵,再战不迟!”

    马超扭头,看了一眼已经昏迷过去的马铁,身上的杀机更浓了几分,却被他强忍住,一挥手,咬牙道:“撤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