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穿越小说 > 附身吕布 > 第五章 折箭为誓
    全本小说网 www.txtquan.com,最快更新附身吕布最新章节!

    陇右。

    马超面色阴沉的坐在马背上,任由战马拖着自己前行,马岱目光有些呆滞,到现在,还无法相信,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西凉局势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西凉最强军事集团的首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害死在金城里。

    就算不去打听,马岱也知道,西凉,恐怕要变天了!

    陇右的轮廓渐渐在视线中清晰起来,让压抑的心情舒缓了不少,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家。

    “少将军,情况有些不对!”庞德策马来到马超身边,目光凝重的盯着前方越来越清晰的城池。

    马超抬起头,看了一眼城池的方向,扭头疑惑的看向庞德。

    “血腥气!”庞德沉声道。

    边塞之地,虽然苦寒,却也磨练出中原人所没有的坚强生存意志以及对环境的敏锐判断,经过庞德提醒,马超也发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息以及硝烟的味道,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马氏的家眷,几乎都在陇右,若陇右有变,那马家,可就彻底完了。

    “小心戒备!”马超面色一瞬间仿佛快要滴出水来,闷哼一声之后,跃马扬鞭,当先飞驰而去。

    “伯瞻将军,劳烦你带一千骑兵殿后,若有变故,我等也可首尾相顾!”看着马超急匆匆的离开,庞德轻叹了一口气,扭头看向马岱道。

    “嗯。”马岱看了一眼马超离开的方向,他知道,这个时候想要劝兄长很难,答应一声之后,带了一千骑兵放慢了脚步,同时派出侦骑四处探查,避免被人断了后路。

    陇右城外,马超飞马来到城下,仰头看向那代表着韩遂的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看在马超眼中,却极为刺眼,城门上挂着一排人头,看着那些熟悉的容貌,一口鲜血涌上喉头,却被马超生生的咽了回去。

    尤其是那还不满周岁的小弟,小小的头颅,目光中没有恐惧,只有淡淡的茫然,一条幼小的生命,就这样被这些畜生给剥夺了。

    “少将军!”庞德策马来到马超身边,看着城墙上挂着的一排排人头,胸口一窒,涩声道,他很想劝马超从长计议,但看着眼前的一幕,马家上下,这一次,算是被灭门了,堂堂伏波将军之后,被人灭门了!到嘴的话,却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

    “吼~”马超犹如一头受伤的苍狼,仰天长啸,声音中带着悲愤,仇恨,以及浓浓的杀机直透九霄,令城上守军各个变色。

    “马超!?”梁兴闻声而来,看到马超的瞬间目光一缩,随即冷笑一声,看向马超道:“马超,成王败寇,如今马腾已死,马氏一族满门尽没,你若是聪明,就该带着你那群残兵败将,滚出西凉!而不是来这里找死!”

    “梁兴!”马超狼一般的眸子瞪向梁兴,瞪得梁兴心里发慌,正要说话,马超却已经抖手将手中的狼牙枪掷出,沉重的钢枪此刻自马超手中投出,速度竟然丝毫不下利箭。

    直到长枪破空而至,梁兴才反应过来,只是此时想要格挡已经不可能了,连忙一把将身旁一名西凉军拉过来挡在自己身前。

    “噗嗤~”

    在那名西凉军凄厉的惨叫声中,狼牙枪直接洞穿了他的身体,余势不止,狠狠地撞在梁兴的护心镜之上,将护心镜撞得粉碎,梁兴的身体更是被撞得倒飞而出,也幸好有了西凉军和护心镜的保护,才让梁兴逃得一命,即便如此,也让梁兴半天都爬不起来。

    一枪之威,令满城将士变色。

    “你们……”马超遥遥指向城头的守军,森然道:“全部要给我的家人陪葬!!!”

    “少将军,不可!”随后而来的庞德闻言面色不禁大变,原本城中守军被马超一枪之威吓到,若再加以利诱威逼,未必不能迫对方打开城门投降,如今马超一句话,等于绝了这些西凉军的生路,城中守军,还不拼死力抗?

    “休要拦我!”马超凄厉的看向城头的守军,咬牙切齿道:“就算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要将这些残害我家人的贼人,千刀万剐!”

    梁兴咳出一口鲜血,半晌才挣扎着在亲卫的搀扶下站起来,心有余悸的看向马超,有些虚弱道:“兄弟们,马超已经说了,城破之日,便是我等殒命之时,既然如此,何不死战!?”

    “死战!死战!死战!”

    城中的西凉军闻言,纷纷举起了手中的兵器,愤怒的咆哮起来,将胸中那股之前马超所带来的恐惧驱散。

    “很好!”马超看着城头的守军,嘴角掠过一抹森然的笑意,他要用这满城叛逆的鲜血,祭奠家人的在天之灵!

    “少将军!”庞德苦笑道,如今战机已逝,继续纠缠,只会令己方军队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

    “将部队分作四支千人队,绕城放箭,不必停留!”马超寒声道,当日他先败于高顺,再败于吕布之手,心中耿耿于怀,却也因此,潜心搜集吕布这些年来作战之法,尤其是最近转战千里的一次次战斗,对马超来说,获益良多,如今他便要用吕布的战法来攻破这座城池。

    “喏!”庞德眼见马超心意已决,知道再劝无用,只得躬身领命,迅速点了四名将领,各带一支千人队,绕城放箭,同时,马超招来亲卫队,就近取材,做出一个简易的撞城木,准备攻城。

    这本是胡人战法,却也正适合骑兵攻城,当初,吕布便是以此战法攻破舒县,生擒凌操,如今,马超如法炮制,一时间,却也令梁兴措手不及,可惜,不同于当时吕布的处境,如今这陇右有数千人镇守,人手充足,在损失了不少将士之后,梁兴命城墙守军散开,同时以盾牌遮挡,待马超的攻城队抵达城门时,以滚木礌石猛攻,片刻间,攻城队损失惨重,无奈退回。

    “不行吗?”看着梁兴做出的反应,马超无奈一叹,毕竟境况不同,当初吕布在舒县,双方兵力不多,而且南方人恐怕一辈子也没见过胡人骑兵攻城,但放在西北之地,常年与胡蛮打交道,作为韩遂帐下大将,又怎能不会应对。

    眼见方式无效,马超正要下令强攻,却见一名小校飞驰而来,嘶声道:“少将军,我军后方出现大量军队,马岱将军正在进行袭扰,请少将军快快撤军!”

    “少将军,来日方长!”庞德挥动令其,示意围城将士撤退,同时拉着马超大声道:“若我们都战死在这里,谁来为主公报仇!?”

    “梁兴!”马超通红的眸子瞪着城墙的守军,怒吼道:“总有一日,我会将你满门上下,尽数活剐!若违此誓,便如此箭!”

    一把从箭囊中抽出一支箭矢,在三军将士面前,将箭矢折断,而后调转马头,厉声喝道:“撤军!”

    城墙上,看着马超军队离去前那冰冷的目光,梁兴只觉浑身一冷,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懊悔,自己将马超得罪的太死了,只是事已至此,后悔已经无用,为今之计,必须斩草除根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