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穿越小说 > 附身吕布 > 第十七章 雨夜劫营
    全本小说网 www.txtquan.com,最快更新附身吕布最新章节!

    本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在入夜之后渐渐有变大的趋势,韩遂大营,帅帐之中,看着雨势越渐加大,韩遂皱了皱眉,向侍立在侧的侍卫道:“派人传令烧当大营,加强警戒,恐防马超趁着大雨劫营。”

    “是!”侍卫答应一声,掉头离去。

    韩遂皱了皱眉,这场大雨来的还真是时候,不过也好,虽然给了马超喘息之机,却也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从容布署,这一次,马超插翅难逃!

    就在韩遂踌躇满志,等待雨停之后,便一鼓作气,攻破临泾,将马氏残余势力彻底从西凉抹去之际,阴暗的夜幕下,临泾南门却悄然而开,一支骑兵人衔枚,马裹足,悄无声息的冒着越来越大的雨水,往临泾西方而去,迅速没入浓浓的夜色之中。

    烧当大营。

    烧当老王正在与麾下一干豪帅痛饮,韩遂治军颇严,虽然烧当老营并不是直接归属于韩遂,但平日里,迫于脸面,烧当老王也不会扶了韩遂的面子,不过今日大雨将笼罩,天地间一片朦胧,马超这会儿不趁机苟延残喘,难不成还敢跑来劫营不成?就算要劫,也该去劫更近的韩遂大营才对。

    “老王,主公希望老王今夜能够加强戒备,一面被马超所趁。”韩遂的侍卫看了一眼醉眼朦胧的一众豪帅、羌将,心中无奈的苦笑一声,主公的命令,这一次怕是不会被执行了。

    “知道了,放心。”烧当老王不在意的挥了挥手道。

    “小人告退。”叹了口气,侍卫终究只是一个传话之人,还没资格去管烧当老王的事情,躬身一礼之后,默然告退。

    “老王,韩遂那老儿真是越发胆小了,如今大雨磅礴,道路泥泞,那马超就算想要冒雨偷袭,也不可能舍近求远啊。”一名豪帅看着侍卫离去,不禁冷笑着嘲讽道。

    “韩遂生性谨慎,而且此战关系重大,容不得有半点失误,一会儿让儿郎们警惕一些。”烧当老王摇了摇头,对着部下吩咐道。

    “是!”一众豪帅醉醺醺的应了一声,不过有几个一会儿还能记得的就不得而知了。

    夜深人静,军营中燃烧的火把在雨中逐渐被淋灭,整个军营一片黑暗,就连把守辕门的战士,此刻也不知道躲到那个旮旯躲雨取了。

    辕门之外,张绣接过庞德递来的啸月盔,一身兽面甲,远远看去,几乎和马超本人无异。

    “竟然如此大意!”缓缓地带上啸月盔,看着眼前寂静一片的军营,张绣冷笑一声,手中的点钢枪缓缓举起。

    一队骑士飞马上前,将拦在辕门外的巨鹿拖开,辕门也在黑夜中,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之后,缓缓打开。

    “将士们,杀!”张绣举起手中的点钢枪,狂嗥一声,率先策马向着辕门冲去,一路畅通无阻,若非不久前还看到有人在营中走动,差点以为这里已经是一座空营。

    随着张绣一声厉喝,战争终于撕开了血腥的帷幕。

    马超的万余精兵,这段时间被贼人从金城赶到陇西,又从陇西赶到汉阳,现在又从汉阳赶到安定,胸中早就憋了一股郁气,此刻,随着张绣这一声令下,却是彻底被引爆开来。

    一支支全副武装的悍卒凶狠的撕裂一座座帐篷,沉睡中的羌兵甚至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被剁下了人头。

    张绣和庞德散开,各自带着一队亲卫,手中点钢枪将一座座帐篷挑开,却也不恋战,在军营中左右驰骋,厉声道:“各部人马不可恋战,随我杀!”

    烧当老王醉醺醺的被喊杀声吵醒时,偌大军营已经彻底失控,无数不着衣甲的羌兵慌乱的抱着武器没头苍蝇一般乱撞,有些机灵的则朝着马厩的方向跑去,骑上战马,想要反击,但这些人终究是少数,许多人还没开始与敌军作战,便被自己人冲的七零八落,夜幕下,不知多少羌兵被自己人相互践踏而死。

    “何人劫营!”烧当老王生生的打了一个激灵,一身酒劲彻底醒了,一把拎住一名亲卫,怒声喝问。

    “老王,是马超!”亲卫凄厉的说道,还未来得及再说,一支破空而至的雕翎洞穿了他的胸膛,殷红的鲜血瞬间浸湿了大片衣襟。

    “老贼,哪里跑!”雨幕中,张绣手持银枪,头戴啸月盔,冰冷的面甲下,一双眸子闪烁着凶狠的目光,看到烧当老王,大喝一声,朝着老王杀来。

    看到张绣一身行头,烧当老王吓得魂飞魄散,没想到马超真的会来劫营,悔不该不听韩遂之言,只是此刻已经没有时间去后悔,面对马超,烧当老王可没战斗的勇气,连忙连滚带爬的朝着一边狼狈的躲开张绣破空而至的一箭。

    “休伤老王!”两名豪帅策马而至,齐齐扑向张绣。

    “来得好!”张绣大喝一声,迎面而上,点钢枪分心便刺,一名豪帅还没来得及挥动兵器,便被张绣一枪挑落马下,将枪一转,挡住另一名豪帅的攻击,随即闪电般一枪挑开对方的咽喉。

    “快,去向韩遂求援!”烧当老王狼狈的招来几名亲卫护身,同时命人前往韩遂处求援。

    “烧当老王,可认得庞德否?”便在此时,又是一员大将拍马舞刀杀来,所过之处,无数羌兵纷纷倒地。

    “庞德!?”烧当老王闻言大惊,庞德可是马家悍将,在羌人之中的威望丝毫不敌,此刻眼见庞德杀来,烧当老王面色灰败,带着亲卫仓皇逃窜。

    虽然劫营成功,但羌人人多势众,一时间,却也阻隔了张绣和庞德的追击,两人无奈之下,只得带着兵马狠杀周围围拢上来的羌兵,黑夜中,四面八方都是山呼海啸之声,根本看不清来了多少人马,不少羌兵只是听到马超庞德之名便已胆寒,许多人直接跪地请降,更多的却是朝着四门逃散而去。

    “令明,莫要恋战,驱赶降兵回城!”张绣策马而至,一把拉住还要追杀烧当老王的庞德,厉声喝道,今夜之战,最终目标还在韩遂,他们只是一路偏师,所带兵马不过千人,若让烧当老王看出端倪,怕是难以脱身。

    “是!”庞德答应一声,迅速召集麾下将士,将跪地请降的羌兵尽数驱赶出营,往临泾方向而去。